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36)

前文

(36)

第四赛季很快到来。


第四赛季其实是嘉世声名最盛的一个赛季,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了季后赛总决赛的那天为止。这一年,嘉世的三冠王朝建立起来;有一位美貌和技术并重的女选手出道,立刻被很多人视为嘉世形象的一个新代表;随着联盟影响力的进一步扩大和大量有实力的新人涌现,游戏和联赛的知名度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了解和关注它们的玩家群体,而是向着更宽泛的领域扩散开去。

这些东西叶修都能觉察到,不过对他而言也没那么重要。他感受最深的,还是这个赛季出道的新人们。其实这些年总有人黯然或者光荣地离开,也总有新的血液加入进来,有一些能够产生独特而深刻的影响力,比如二赛季的孙哲平、张佳乐和林敬言,三赛季的王杰希、杨聪和邓复升,但从没有过像这一年一样,天赋、实力和头脑都出色的新人扎堆儿似的冒出来,一出道就能让人强烈地感受到他们不容小觑的能力和成长性。

因为这个原因,第四赛季刚一开始叶修就非常忙,他的个人数据库里增加了那么多新的对象,而这些人又伴随着每一场比赛而进步、变化,也包括着他身边的这个女孩子。他关注和研究着他们,关注和研究着每一支随时都可能放出震惊全职业圈的大招的队伍,为此疲惫并充实,但是非常快乐。

这一拨人跟他们之前的那些都不一样,叶修有很明显的感觉。三年一个代沟,就在荣耀的圈子里也是这样,也许到了第七赛季出道的孩子,可能跟这些人的整体画风又会很不同。不管出身是在网游或者训练营,他们出道前都受过了系统而完整的训练,也一定经过战术思路和团队意识的熏陶,不管风格和性情怎样,底子都是扎实的。就连这些孩子的性格都跟他们这些从网游里混上来的老家伙差别巨大,叶修打了几个月的比赛,也整理了不少相关的视频、文字资料。他偶尔思考过这个问题,把原因还是归结为了荣耀影响力的扩大和联赛的正规化,让愿意从事它的人素质越来越高,它本身对于人才的培养也越来越全面。

好在这种培养并不会扼杀个性,也不会对选手的比赛风格干涉过多。叶修一直留意着这些新人,跟他们也或多或少有过接触,适当的接触是他乐见的,因为有助于更了解他们的性情,为比赛中做出的决策提供更合适的参考。霸图和轮回的治疗让他印象都很深,这两个人,一个非常严谨,说话做事都细致得滴水不漏;一个性格随和,但小小年纪就有种自信而笃定的气场,叶修很喜欢他,觉得这人不简单的程度,足以在这一拨新人里面排上前三。蓝雨有三位个人风格都很明显的新人出道,赛季初就跟嘉世打过一场,输得并不难看,尤其让叶修赞赏的一点是他们的团队很好,到最后都没有被打散;雷霆、烟雨、皇风、虚空之类的,也有相当耀眼的选手出来。

至于嘉世这边,苏沐橙的表现远超包括陶轩在内的一大批人的期待,但以叶修对她的了解而言,足够出色,让他满意甚至欣慰,但依然在他预计的范围之内。他不会因为她是自己人就过高评价她,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让她以最好的方式进步。他跟苏沐橙的搭档磨合得很顺利,所以不管其他的队伍发生着怎样的改变和成长,嘉世在常规赛里的成绩依然是一路领先的。


赛季刚开始没两个月,联盟就召集各家战队队长开了个会。这次下面无事发生,是因为联盟原主席金成义功成身退,新主席冯宪君上任后要跟大家熟悉一下,也方便之后再开展工作,于是就以征集对全明星周末的改善意见为理由,把大家聚到了一起。冯主席很体贴,本着就近原则,把会议地点定在了离大多数战队相对距离都比较近的H市,给除了嘉世之外的所有战队都安排了食宿,所以开会那天,叶修反而是最后一个到的。

已经快到秋天,H市的气温很舒服,叶修在俱乐部里吃完了午饭,掐着点溜溜达达地来了开会的酒店。除了他之外的其他队长都已经到了半天,有些还没见过面的相互打招呼认识一下,三五个一起不咸不淡地聊着。叶修推开会议室的门走进去,先扫视了一圈屋里。大家不约而同地慢慢安静下来,目光一齐投向他。

叶修没穿队服,但其他人都穿了——不过这显然也不是大家都看着他的原因。有一些人是因为认识他,有一些人是因为嘉世,还有一些,虽然还没见过他,但也从别人的目光和气氛里察觉出来异常,于是也跟着一起看过去。这种无声的注目礼反而让叶修有点不好意思,他轻咳一声,拉开离主座最远的那张椅子坐下来,把手放在会议桌上,十指交叠,又扫视一圈正在注视着他的众人:“人都齐了吗?没来的举个手。咳,点名批评霸图的小朋友,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能不来呢!”

“滚!”坐在他身边的韩文清干脆地说,但是表情很平静,已经习惯了的样子。

“哦,来了啊。既然大家都来了,那我就简单说两句。”叶修一本正经地说。孙哲平在手边捡了个青桔子,朝叶修远距离投掷过去,叶修敏捷地一抬手接住,一脸“得分!”的满足感。认识叶修的人已经开始嘲讽或者吐槽他,也有不嫌事儿大的人呱唧呱唧鼓掌并喝彩“好!欢迎叶主席讲几句!”,乱哄哄的时候,喻文州朝王杰希靠近一点,低声问:“叶秋?”

“你没见过他?”王杰希很诧异:“你们不是打过比赛了么?”

“没见过,还是第一次见。”喻文州看向叶修。虽然蓝雨也有一些早就见过叶修的老队员,但是他们这几个新人已经约定好,等蓝雨打赢嘉世的时候,再一起去备战室里拜会前辈,算是给队伍取得重大进步的一个奖励,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以这种方式见到。当然他也不知道,蓝雨跟嘉世打的那一场,黄少天跟郑轩已经在选手专用的洗手间里跟叶修遇到过,而且聊了几句,彼此都认识了。

喻文州出道前对叶修的比赛研究得很多,做过很多笔记和推测,这次见了真人倒没有什么太强烈的感觉,只是觉得“原来是他”,一叶之秋的操作者是这样一个人,有点意外,但是也很合理。他跟黄少天不一样,基于蓝雨和魏琛的立场,黄少天对叶修呈现出包含鄙视、仇恨、唾弃和认可等等因素在内的多重感情色彩,都很浓烈,他甚至会兴致勃勃地推测叶修本人是怎样的形象和性格,还要拉着喻文州讨论;喻文州自认为看问题非常客观,见不见到叶修,叶修真人是怎样的,都不影响他对他的研究,不影响他学习他、战胜他,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而已。他远远地看了叶修一眼,叶修正隔着几个人跟孙哲平说着什么。

喻文州在心里叹口气。太难了。大家现实里都是一样的人,为什么在荣耀里打败他要这么困难。不过他竟然挺帅的,这点很意外——喻文州又看了叶修一眼,在心里作出最终评价——在职业圈里可能仅次于自己,他跟小伙伴们讨论过他从不出面是不是因为太丑了,现在看来不是这个原因。但是也没帅到需要像宝贝一样捂着自己的程度吧,就正常帅的水平,喻文州在心里嘀咕,所以他不出面,跟长相什么的也没关系?

一位头发花白、神情和蔼的男人推门进来,身后跟了个三十来岁的秘书样的人。年长的那位笑呵呵的:“年轻人都很精神啊。”

这才是联盟主席冯宪君。既然正主已经到了,大伙儿就安静下来,专心地听起了发言,或者假装专心地听着发言实际上神游天外。这位冯主席不错的,叶修听了会儿就有所察觉,一来不会厚此薄彼,哪个队伍都有被他照顾到,言语里没有追捧强队,也没有忽略弱队;二来也确实很了解比赛本身和大环境,绝对不是外行,而且眼界不是很多内行可比。毕竟是领导嘛。但也因为是领导,讲话里三成干货七成官腔,叶修有时听得无聊,就挨个观察与会的人。在场的人他其实都认识,毕竟从不出面的情况,在职业圈里他是独一份,所以这些人的采访和视频他都看过不少;但有些还是第一次见到本人,现实里的人跟摄像机里的总还是有些区别。

霸图的治疗没来,叶修暗想,可惜了,还挺想见见他的。轮回来的也不是方明华,其实看这几个月的比赛,他的意识显然比身为队长的张益玮还好,估计轮回未来会有很大的变动。楚云秀。实力非常强的孩子,一出道就把烟雨的实力带上了一个档次,但弱点也很明显。大眼应该是跟那边的田森一起来的。这个是喻文州,蓝雨的新队长……

叶修的目光在喻文州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他当然记得夏休期里见到的索克萨尔,他没有看错,这个人很厉害,即使出道不久整个职业圈就发现他在手速上存在很大缺陷,甚至被一些队伍加以利用,也不影响他成为一个出色的职业选手。蓝雨这一年里最有名的新人是夜雨声烦的操作者黄少天,这家伙也不错,操作极好,眼光意识毒辣得漂亮,但叶修也很明白蓝雨战术体系的核心还是索克萨尔。

喻文州太稳了,这种稳估计是他性情里本身带来的。

叶修喜欢琢磨对手,不单单是针对于比赛中的表现。一个人性格里的长处和弱点影响着他所有无意识和本能之下会采取的行动,比赛到了最激烈最急迫的时候往往容不下太多周密的推测,很多取胜的契机就是因为一刹那间勘破了对方最细微的想法和决策,这种能力没办法去教,没办法形成文字或者知识,只能靠个人体察和领悟。喻文州的厉害之处不仅仅在于他的头脑和意识,他这种波澜不惊、永远都平稳镇定的性情让叶修觉得非常赞叹,不过,作为对手也很棘手。

叶修又看了喻文州一会儿。当然喻文州的优点不仅仅是这些,即使放到这一年出道的新人里来比较,他也是里面性格最好,最让人喜欢的。叶修猜想他在学校的成绩应该不错,他没有跟他交谈过,只是个人感觉。就叶修看过的喻文州的采访而言,喻文州跟叶秋这类的人有一个很明显的共同点,他们都知道社会标准中的“好”是怎么样的,并且长期以此来要求自己,久而久之就成为了性格里的一部分,成为一个礼貌的、有教养的、性情温和无害,会为他人的感受着想的人,而他们骨子里又确实很善良,所以这种礼貌、教养与温和也是真实的。

这看似简单,但在这个圈子里或者任何一个圈子里,不伤害他人的善意与温和都是稀缺品。叶修没有过这样的自我教化,但他由衷地喜欢它们,也没办法不对有着这些品质的人抱有好感。当然喻文州跟他弟弟也并没有很像,叶秋在他面前放松得很,撒娇暴躁顽皮样样不落,贴心起来又让人甜得没办法,但叶修知道他在面对其他人时必然不是自己面前这个样子。而喻文州也好,其他人也好,性情再怎么好,都终究是外人,跟他没什么关系。

叶修漫无边际地想着,就看到喻文州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扭头看了他一眼。其实喻文州的目光很随意,就是听累了,四下里望望,这下正好跟叶修打量他的目光对上。两个人都发现了这种对视,喻文州先朝着叶修笑了笑,以示招呼。叶修朝他点点头。喻文州愣了愣,叶修看他一眼,把目光转开了。

喻文州确实就是想开个小差,眼神也好思路也好,看向叶修那边是无心,不过也很难说,他对荣耀第一人还是保持着一定的好奇的。但没想到叶修正在看着他,而且是在自己看过来之前就在看着他,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了。他很意外,于是朝叶修一笑,叶修果然确认似的朝他点了个头,这才看向别处。

这一刻喻文州心里爽得飘飘然……说实话,出道之前喻文州是受了几年冷眼的。他确实做到了不在意这些嘲笑和鄙视,但是嘲笑和鄙视并不因为他的不在意而不存在。他也可以用自己的信心和勇气去对抗权威给他的评价,但温暖而积极的赞美和认同谁会不需要,谁会真心抵触呢。这种被一直重视和学习着的前辈突然发现,甚至以长久的注视给予认同的情况——尤其是在对方是叶修的前提下——快感的性质就像是去拍电影被奥斯卡提名,去唱歌被格莱美提名一样,能超越它的也只能拿奖本身了。

不过喻文州迅速平静下来,心里想,其实任何人的实力和水平最终都会得到公允的评价。没用的,像我这样的男人,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鲜明出众,就我这清醒的眼神,帅气的外表,无与伦比的头脑和意识,还有历经一个夏休期的升级已经更新换代的灭神的诅咒,无论到哪里,都足以深深地吸引住任何一个懂行人的目光。叶修能注意到我很正常,他有这个判断力。其他人不知道也没关系,一个人的才能和实力如果不能转化为最终的成绩,那就跟没有也没什么区别。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这次会议没有让叶修收获什么额外的友情,散会之后冯主席把他留堂,又是语重心长地跟他谈了一番出面做宣传的事,还把前任主席金成义的一些话搬出来说,未果。叶修跟喻文州熟悉起来是在一段时间以后,细说起来,他是跟黄少天比较熟,然后捎带着跟喻文州也熟了一点。

叶修在职业圈里没有刻意交过朋友,随缘来去,留下的都是性格比较投的那些人。他很少主动找谁做什么,所以找他多的,他也就跟对方玩得多,这也就是黄少天在这一拨人里一骑绝尘地跟叶修熟络起来的主要原因——也是几年之后黄少天在叶修所有朋友里跟他最熟的主要原因。就连喻文州都没想到黄少天的脸变得这么快,其实也有端倪,出道前黄少天跟着魏琛骂了叶修几年,出道之后他不再人身攻击叶修,但经常表示出激烈的态度;跟嘉世打过比赛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有很久都没听过黄少天再说过叶修什么坏话,甚至在职业群里他还经常发现这两个人会聊上几句。既然他们三个都已经见过了叶修,那么那个约定自然也就作废了。喻文州偶尔会跟黄少天聊一些叶修的事情,黄少天获得的一手材料,或者是他们在黄金一代的QQ群里看到苏沐橙透露出来的那些。不过还是不够,对于对手的信息自然是收集得越多越好,有时候蓝雨去H市参加活动,或者他们在别的地方碰到,黄少天如果能把叶修约到的话,喻文州也就蹭他的光,一起去见个面。

叶修不知道他们这边的想法,不过他跟喻文州的初衷其实相差无几,就像这些新人会观察他,他也会借着一切机会去观察这些新人,甚至因为私下里的交流,而看到不会出现在媒体和比赛中的部分。比如黄少天虽然废话很多,发言经常毫无重点,但一点儿也不傻,至少不比喻文州傻,只是废话稀释了他的外在智商,实际上此人相当冷静有魄力,头脑聪敏,所以他只要适当收敛废话,叶修还蛮喜欢跟他在一起玩,以及他收不收敛叶修都蛮喜欢他;喻文州性格稳重,但不涉及比赛的时候思路天马行空,有时候可以飘起来。人的深层性格和外在表现可以是反着的。

而且他发现了很有趣的一件事,喻文州平时从不主动找他,但只要黄少天约他,喻文州肯定会暗搓搓地一起来。虽然这家伙不怎么说话,但跟黄少天说话的时候,叶修总能察觉到喻文州的注意力一直缀着他,像是很留心地把他的资料都录入进去似的。叶修怀疑喻文州就像他在观察他们一样观察自己,某次他们在H市见面,黄少天去了洗手间,叶修就趁机问喻文州:“我总觉得你跟黄少天不太一样。”

“当然不一样,”喻文州笑,“我是队长。”

“不,我是说跟我来往的目的。他是很单纯的交朋友,有时候缠着我单挑几场之类的。至于你,”叶修用手指点点桌子,“我总在想,喻文州你是不是有个小本啊?然后每个人的名字下面记录他的爱好,习惯,性格什么的,有时候光写不够,还画画。”

喻文州万没想到叶修会说得这么准确,一时间脸上的表情惊得跟什么似的。叶修看到他的表情,也惊了:“我就随口一说,真有啊?”

喻文州还在震惊中:“我以为你看到了。你是猜的?”

叶修已经进入了感慨的阶段:“也亏了你来当职业选手,你要是那种脑筋不正的商人,肯定也有个很厚的小本,天天写,某某日某某收受贿赂,多少多少,某某刚正不阿,但此人弱点是什么,应该怎么攻破。”

喻文州也镇定下来,笑了笑:“你以为我现在没写啊。”

叶修很好奇:“那你是怎么写我的?发现了我什么弱点?”

喻文州摸着下巴陷入思索:“可能抗药性差点。但没有证实过。”

“还抗药性,说得我跟病虫害一样。”叶修鄙视。

“不是那种药。”喻文州说。

叶修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我也在探索自己思维疆域的极限。”喻文州踌躇满志。

喻文州的脑回路就是这么飘,叶修习惯了就懒得跟他认真,不过喻文州坦坦荡荡,这件事并不打算掩饰,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他做人的这种大气劲儿叶修倒是一直蛮欣赏。正想着,喻文州问他:“我也想问,你呢?你不做这样的记录吗?”

叶修点点自己太阳穴,笑道:“都在这里。”

喻文州内心叹服。前辈就是前辈,自己以为给这些选手建档做性格分析是件很少见、至少在荣耀职业圈里很创新的事,其实可能早已经是人家玩剩很多年的了。蓝雨虽然有专门的战术顾问,但也都是针对比赛和选手的战斗风格本身,顶多开战术会议时会提一两句哪家俱乐部出了什么大事,并不会细致到连同他们生活中的性格和心态也包括进去。叶修显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也许其他战队也有人意识到了。喻文州突然福至心灵,望着叶修:“我突然明白你为什么猜到本子的事了。”

“嗯?”叶修望着他。

“因为人聪明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思考回路都是一样的,”喻文州冷静地说,“因为那就是智慧在绝对意义上的极限。”

“你可别拐着弯地夸自己了,就你还跟我一样?”叶修一脸受不了的表情:“我能看明白你是因为高中生会做初中生的题,你觉得初中生会不会做高中的?你试试看明白一下我?”

“如果我资料没错的话,你学历就只是初中而已,”喻文州非常自信地说,“我好歹参加过会考,拿到了高中毕业证。”

“可把你牛逼坏了是吧?”

“嗯。”喻文州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情绪明显特别高兴的样子。


……真的不一样。每一代人跟每一代人都不一样。跟这些刚出道的新人们接触得越多,叶修这个感觉就越清晰。跟韩文清、孙哲平之类的人在一起,虽然会你来我往地挤兑对方,但气氛始终是平等的,再年轻的人,职业圈里打拼几年之后都变成了老家伙;到了王杰希杨聪这里,虽然已经拿起了前辈的架子——哪怕对方不买账,叶修也没感觉自己比他们大多少。但是第四赛季出道的这些孩子们,不管实力和心智如何,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叶修已经不可避免地带上了长辈的心态。就算还能跟他们没有障碍地交流,甚至欺负起来毫不愧疚,也总是隐隐带着一点这种心情。

这种矛盾的心理,有点像他面对叶秋的时候。虽然叶秋跟自己一样大,但叶修总觉得他在自己心里始终就是个孩子,他知道他的成长,以各种视角见证了他的成熟,然而一段时间不见,再回想起来的第一印象,还是那个放学后跟着自己去网吧的男孩子,被偷走身份证之后气得在QQ上狂吼的男孩子,冬夜里开着车带自己去他宿舍,安慰跟父亲吵过架的自己的男孩子。就像他认识苏沐橙时她才十二岁,从此苏沐橙在他心里永远是那个小丫头一样,也许他离开叶秋时他才十五岁,从此弟弟在他心里也永远都是那个被他抛在家里的少年。以叶修的视角看过去,叶秋跟他的那些老朋友们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人,可能更接近苏沐橙这个年纪,因为从他离开家到下一次见面,他们之间接近三年未见,这三年里叶秋的成长被叶修一厢情愿地抹去了。

这又让叶修有点感叹,有点不爽。他本来只感觉自己是叶秋一个人的哥哥,现在迫于年龄的原因,当了这一波新出道的所有小萝卜的哥哥,也许等他再打很多年,年纪都足以当新出道的小孩们的爸爸,但这实在不是值得开心的事。好在虽然这种心态已经无法避免,但真正能让他抱有弟弟的感情的也只有叶秋,他看到这些新人的时候偶尔会想起叶秋,一闪念就过了——因为除了赋予他自身是兄长的感觉,他们绝大多数人跟叶秋也没什么相似之处。并且他的态度也不会一样。这些人也许会成为他的同事,朋友,挚友,但怎么亲密或者交心也还是隔着一层,那是人与人交往时必须保持的一点距离,而他跟叶秋从来就不存在这点距离。

绝对信赖,绝对安全,无可取代。

叶修偶尔会想起那个拥抱,想起的时候他的心会轻轻地动一下,划出一个疑问的弧度,但他会本能地回避开这个弧度,迅速把它放置到一边。——放置,而不是抹平。如果叶秋并不像他推测的那样有着那些苦衷或者打算,那么他的异常,他拥抱里特殊的感情,就必然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要求着另外的解释,不是吗?可叶修也实在提不起精神来去给自己寻求另外的解释了。况且那不是他的主要责任,他的人生主题很明确,荣耀,比赛,再没有其他,他没办法关心叶秋到那么穷根究底的程度,更何况水落石出之后显现出的,未必是他想看到的图景。不想了,时间会治愈一切,让任何事物都按照规律和命运自然地运转下去。

叶秋肯定没问题的,他毕竟是我的弟弟。叶修这么告诉自己。

tbc

喻队“黑夜中的萤火虫”那段是用的星星电影《国产凌凌漆》里的台词,大家应该都知道吧!这章私设楚云秀出道就是烟雨队长,如果有明显的冲突请务必告诉我。

继续碎碎念几句,这次重温虫爹访谈发现了这篇好多违背设定的地方,比如喻队、黄少和修修应该是在比赛里慢慢熟悉的,吴副不知道修修的真名,修修没有上过高中,还有他家有个狗……但是除了小点之外,原作里没有明确交代过的地方我就还是按照自己的设定来了,小点这种原作里明确交代过的地方我也心一横按照自己的设定来了,毕竟我已经干了最违背原作设定的事……

评论(63)
热度(822)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