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接下来有一些重要情节要写,这两天要专心收集一下资料,所以可能暂时不会更新,非常对不起大家!等我回来!

前文列表


(72)


叶修这个人,不答应是不答应,一旦答应,也不会在履行承诺的时候刻意给对方难处。所以当叶秋用舌尖轻轻顶着他的嘴唇的时候,他闭上眼睛,松开唇瓣,让叶秋的舌头滑了进去。

叶秋亲得很仔细,像是从来不知道什么滋味是甜的孩子,第一次小心翼翼地舔着属于他的那块水果糖。巨大的惊讶混合着不可置信的喜悦,甚至让叶秋在幸福中感觉一阵恐慌。他注定不能在这个吻中尽情地给予叶修,或者从他身上掠夺,他能做的仅仅是以最单纯的心态去感受,感受叶修的触感,温度,气息,以及隐藏在他无可奈何的承受和包容之下的更加复杂的情绪。

他们的动作都很轻,甚至连亲吻都是缓慢的,但是呼吸灼热,鼻息交叠,不可分辨。...

前文列表


(71)


危机一结束,叶秋的心思难免又活络起来。

他安静了十秒钟,终于忍不住开口:“哥哥,刚才你说的话还算数吗?”

叶修正在重新酝酿睡意,同时思考着是就这么跟叶秋在沙发上挤着睡——因为这样挤着虽然憋屈,但不可否认的是很暖和,人体的温度比空调那种干燥灼人的热风要舒服多了——还是趁着对方难得假装乖巧的时候把他赶走。

叶修当然知道这种乖巧绝不是叶秋的本质,但他不在乎。横竖叶秋跳不出他的手心,他当然更乐意看到叶秋老实一点,少给他找点事。

显然他也没看错叶秋,这货只乖了不到十秒,就又不知道在蓄谋什么了。

叶修眼皮都懒得抬:“什么话?”

叶秋悄悄地贴近他的脸,叶修不睁眼都...

前文列表


(70)


叶秋条件反射般地握住叶修伸向他的手,叶修的掌心干燥、微凉。这不是一个正在说谎的人会有的身体状态。

叶修太坦然了,坦然到即使在叙述一件对叶秋有着天大的不利的消息,也离奇地让叶秋从中获得了一丝丝令他本能地安心下来的包容感。

直到这时,叶秋才意识到客厅的空调没开,他已经穿着一套单衣暴露在H市冬夜的室温中许久了。他没有接叶修的话,只是说:“哥哥,有点冷。”

叶修犹豫了一下,说:“那你进屋去睡吧,我帮你把空调打开。”但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是下意识地,他把被子掀起了一个角。

叶秋像条泥鳅一样地钻了进去。

沙发不够宽,他只能一半身体支在沙发上,另一半叠在叶修身上...

前文列表


(69)


在叶秋说出那句话之前,叶修本来已经快要睡着了。

就算是突发什么意外状况都未必有这么痛苦,他的意识对这句话反应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在大脑还是一片混沌的时候,叶修就感觉到全身的毛孔都在一瞬间缩紧,那句话随即冲口而出。

这种滋味很难受。因为酒精的作用,他的精神和身体都困顿得一塌糊涂,却不得不强行让自己清醒起来,去处理这个问题。

他还保持着被叶秋抱在怀里的姿势,一时间倒也没想去挣扎,现在的能量不足以支撑他去在意这个,他已经把它们全部调用到保持思考能力这件事上来了。

叶秋的语气听上去却挺轻松的样子:“她也是B市人,我上大学时认识的,王珏你还记得吧?他的发小,P大的女...

前文列表


(68)


叶秋是饿醒的。

因为摄入酒精的缘故,这几个小时里他睡得非常香甜;因为摄入酒精比较少的缘故,他也没出现什么宿醉不适的症状。他一睁开眼,立刻觉得大脑清醒极了,甚至能让他瞬间就意识到这是什么时候,他在哪里。

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非常饿,非常非常想吃东西。

现在依然是夜里,从窗外透进来的光就可以判断。从窗子的高度和房间里的杂物,他看出来他是睡在叶修的那间小黑屋里,自己一个人,叶修不在。

他正躺在叶修的床上,枕着叶修的枕头,盖着叶修的被子。

南方的冬夜,房间里没有开空调,空气又冷又潮湿,但被窝里是温暖的。叶秋忽略胃里传来的一阵阵饥饿感,翻了个身,趴在枕头上,闭上...

前文列表


(67)


叶秋不假思索地问出有没有酒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有点惊讶。他没有这个习惯,也不清楚自己的酒量。同学聚会他从来都是用饮料替代,记忆中自己上一次主动喝酒还是很多年之前,他终于放下对喜欢叶修这件事的罪恶感,做出了那个决定之后。

也许是因为叶修虽然态度上没有表现出对他到访的欢迎,却买回了很多他喜欢吃的菜。叶秋在取出那些餐盒的时候,尽管他面上只是表现出满意的样子,心里却着实感到意外。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跟叶修一起正经地吃过饭,但他的口味叶修却依然记得清清楚楚。那里面有几道甜口的菜甚至是他小时候才喜欢吃的,长大后他们在外面吃饭时并没有特意点过,但叶修还是买了回来。

但是这个...

前文列表


(66)


年前叶秋正好要去S市出趟差,结束之后,他买了去H市的高铁票。

那天跟叶修聊到最后,他到底把叶修现在工作的地址问了出来,随后他就以多种途径查了一下兴欣网吧,是不是非法经营,安全如何,环境怎样。他在网上也找到不少网吧内部的图片,装修意外地好,和他小时候陪叶修去的那种黑网吧条件迥然不同。

他当时还关心了一下叶修怎么住,醉翁之意不在酒地问他有没有舍友,叶修倒是很爽快地告诉他自己是住单间,就在网吧里,每天上班连门都不用出。

叶秋在各种意义上都松了口气,于是就放下心来,专注于自己的事情去了。


叶秋下了高铁,打车直奔兴欣。他来之前并没有跟叶修打招呼,因为想也知道他...

前文列表


(65)


叶秋给谢莹夹了道刚上来的菜,又拿起她面前的瓷碗,给她盛了碗奶白色的鱼汤。谢莹捧着碗,朝叶秋一笑,笑容清淡而甜蜜。她现在比叶秋认识她时还要漂亮,仪态和气质都极好,面对着叶秋父母也不怯场,样子落落大方。

叶秋揣摩了一轮父母的神情,觉得他俩对自己这个女朋友大概是非常满意的,连一贯不怒自威的父亲都显得神态温和不少。

“莹莹在哪里工作,离家远不远?”母亲关心地问。

“还没有定下来,目前拿到两个offer了,一个是银行,还有一个是在大学当老师。”谢莹笑着报了一下学校的名字,是一所还不错的理工科学校。“刚回来,还跟爸妈一起住,我家在紫竹院那边。要是去银行的话,可能就要在...

前文列表


(64)


第二天回俱乐部之后,叶修曾经担心过叶秋到底会不会按照他所承诺的那样,让他安心把这几年的比赛打完。

叶秋也许不会明着追求他,但一定会用一些潜移默化的方式来对他好,而这些好,他没办法拒绝。

他多虑了。

他很快就没有任何时间和心思再去想跟叶秋有关的事情。

第八赛季到来。


真正的变动发生之前,总是会先出来无数风声。叶修对风声感知得比所有局外人都早。因为这体现在很明显的一个地方,嘉世的队员,不好好打比赛了。

如果说第七赛季以及之前的赛场上,他们还会假装在积极比赛,到了第八赛季,很多人已经干脆把不屑和消极怠工明白地写在脸上。

叶修也是在这半年里见到了他有生...

1 / 38

小白糖

跟我念句话,孩子你是最胖哒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