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前文列表


大家久等了~其实经常追我的文就知道,一个月我肯定有十来天左右进入倦怠期,通常是由五天左右的头痛+一周左右的懒构成的,但这段时间也没闲着,看了点书什么的。这篇文一定不会弃坑的,这个可以放心,而且完结之后想写的文也计划好了。我也一直在试图克服自己不能持久续航这个毛病,但如果太勤快了又会造成反弹,所以就……先这么着吧,谢谢大家没有放弃我><


(86)


一个约定如果没有按期履行,它就很容易长久地留在人心里,成为某个悬而未决的待办事项,而不像是那些处理得圆满妥善的事情一样被迅速忘掉。

因为这个原因,在度假村的这几天,叶修过得并没有想象中好。

他刚开始以为,在家...

前文列表


(85)


叶修冲洗干净身体,吹好头发,换了套衣服。他去其他人的房间转了转,才知道这晚上有义斩的比赛,楼冠宁下午送了门票过来,酒劲缓过来的人已经跑去了现场,剩下几个不愿意凑热闹的在酒店看直播,顺便等着他睡醒。

乔一帆帮他泡了碗面,陪着叶修一起看了会儿比赛直播,没过多久便接到了陈果的电话。义斩那边已经打完了,楼冠宁接到了她们,陈果便替他打电话问问乔一帆,叶修醒了没有,起不起得来床,要不要出来跟义斩的人聚聚。

叶修欣然同意,带着留守在酒店的几只一起打车去了聚会的餐馆。

他心里一直隐隐约约记着要联系叶秋这件事,刚洗完澡那会儿饿得有点惨,想着吃完面再跟一帆借手机,结果刚撂筷不...

前文列表


(84)


在叶修和叶秋那次对话之后不久,为期一个多月的挑战赛线下部分开始了。


由于荣耀的版本更新,这一年春天,很多俱乐部的职业选手大多会抽出时间来网游里帮助公会抢野图BOSS,以便获得稀有材料用来提升装备,这给了叶修带领兴欣队员们进行大量高强度实战训练的机会。一开始这些人只是见招拆招地回应叶修等人的“捣乱”,到了三月,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开始组织起一波职业选手来专门陪兴欣的人打,这对于叶修来说简直是天降馅饼。这样质量的陪练世间难找,叶修倒也没有专门去找谁问问原因,免得打草惊蛇。

得益于这样密集而强力的训练,也得益于跟义斩、越云等几家公会在野图BOSS方面开展的合作,...

前文列表


(83)


回到H市之后没过多久就是春节。可能是元旦那阵子叶修回过家的缘故,叶秋没有表现出过度强烈的要求叶修回家的意愿,只是在被叶修拒绝他来H市看他之后改了一下QQ签名以明志。

从时间上他确实也来不了,这一年过去之后,叶秋变得非常非常忙。他的工作时间要服从公司的安排,然而这还不够,他还花了大量的业余时间来熟悉人脉、渠道、客户以及公司内部的事务。一个小小的地区销售经理只是一时的安排而已,是他接手公司事务的一个切入点,他不会在这个岗位上停留太久。他这一年的业绩不错,发现了一些下面的人实际办事过程中和原则严重相悖之处,还有一些流程中混乱低效的地方,对于行业本身也做到了心里有数。...

前文列表


今天之前还有一更,不要漏,见(81)


(82)


叶秋站在卧室门外,定了定神。

房间里灯亮着,从门下面能看到。但是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声音。

他推开门,走进去。


叶修背对着他,站在阳台门口,但并没有拉开阳台的门,像是在看着对面楼房的夜景似的,就那么静静地站着。听到叶秋开门的声音,他似乎吃了一惊,转过身来。

他的神情平静之中带一点困倦,叶秋看不透他的情绪。

但是他得到了一个信息:叶修果然没有睡着。——更准确的说法是,他没有打算睡。

叶秋关好门,谨慎地锁好,走到叶修面前。

他直截了当:“我没在谈恋爱。那个妹子说的一切都是假的。”


叶修为这晚上的...

前文列表


(81)


谢莹打了个呵欠,又刷了会儿朋友圈,抬起眼睛看看叶秋。十几分钟之前她已经钻了被窝,叶家客房的被子是双人被,像是怕叶秋反悔似的,她直接撤了一个枕头,把另一个枕头摆到床铺中间,整个人也睡在被子的正中央。她其实早就困了,但又不太愿意在另外一个目光炯炯活像只猫头鹰的男人在场时无知无觉地睡过去,这种情况跟她和叶秋睡那两张单人床时有微妙的差别。

此外,她确实也挺想看到这出戏的结局:叶秋的哥哥到底会不会跑过来找他。坦白讲,她觉得他有点高估他哥的道德敏感度。一般人都是点到即止,像他哥那样会以暗示的方法提醒她的已属罕见,直接阻止他弟弟和未来的弟妹同房?反正换了谢莹自己,她觉得她肯...

前文列表


(80)


有一段时间里,叶修就那么无言地坐在床边,手里捏着刚刚那根烟,始终没有点燃。

他生平第一次体会到连烟都没心情抽是怎样一种感受。

胸口好像有一块东西堵着,粘腻,滞涩,带来一阵阵可以被他的肉体感知到的不适。叶修三番五次想点上那根烟压一压,但吸烟在现在的他看来只会带来更多的难受和焦虑。

并不是他身体的问题,叶修很清楚这件事。但他也没有想到,他到了这个年纪,竟然还会被一时的心情影响到生理状态。

他甚至没有过什么激烈的感觉,一切都在看似平静无波的表面下运转。在家人面前他的注意力都用在跟他们交流、旁敲侧击地询问和暗自推测上,直到独处时才有精力把这晚发生的事情,以及很久...

前文列表


(79)


叶修刚要开口叫叶秋一声,又本能地止住了口,转而看向母亲:“妈,有多余的睡衣没?给我找一套。”

“让叶秋给你找,我给你拿毛巾去。你先去洗,一会儿给你放外面。”母亲嘴里念叨着往浴室走,叶修跟在她身后,还是转头叫了叶秋一声:“叶秋。”

“啊?”叶秋一直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叶修喊他,才如梦方醒地抬起头来。

叶修手指朝地上戳了戳:“这个也要。”

顾及到谢莹在场,叶修没把话说得太明显,但叶秋显然是听懂了。他忙不迭地点了下头:“好。”

叶修没什么表情地转过身,进了浴室。


叶修背影消失在客厅的一刹那,叶秋不动声色地拍拍谢莹的胳膊,随即站起身。谢莹眼明手快地一道站...

前文列表


(78)


父母在看电视,谢莹在玩手机,因而哪怕只隔了不到半秒的时间,最先发现叶修的也是叶秋。

他有一个瞬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或者出现了幻觉。非常俗套的猜测,但是压根儿没有别的方式形容这件事的离奇。叶修应该远在千里之外的H市,为他的事业忙忙碌碌,而不是突如其来地出现在家门口,脸色冻得发白,头发被风吹得凌乱,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

紧接着就是涌上心头的本能般的狂喜——这狂喜只出现了不到一刹那,立刻就被叶秋所意识到的事实打断了。

谢莹在他身边。

这本是叶秋精心安排的一个家庭团聚之夜,中秋之后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带谢莹来家人面前刷脸,有必要趁新年放假的时机联络一下感情,在父母...

前文列表


(77)


叶修在兴欣勤勤恳恳地养育了一年战队宝宝公会宝宝账号卡宝宝和新人宝宝,第九赛季的冬天,终于带着兴欣战队一路杀到了线下比赛的门前。

这年年底的全明星周末是在B市举行,由微草主办。兴欣的人本来没什么打算,但是跟兴欣关系很好的义斩老板楼冠宁热情邀请他们过去参加,陈果跟叶修合计了一下,又在战队里征求了大家的意见,最终,叶修、陈果、唐柔和包荣兴四个人一起去了。

算算叶秋上次来网吧的时间,叶修已经接近一年没有见过弟弟,更记不清楚有多少年没见过父母了。虽然他最开始的打算是打完挑战赛再回家,但是既然有这个机会,那么提前回去看看也未尝不可。

他在B市的这几天日程很紧。头一天跟...

1 / 40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