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前文列表


(99)


叶修在昨晚的剩菜里捡了几样叶秋爱吃的,用微波炉热了热,给叶秋端出去。叶秋等不及菜,已经开始吃面,用筷子卷着面条,吹几下,再小口小口地吃进去。叶修回厨房拿了套碗筷,站在叶秋旁边,从面碗里挑了几绺拨到自己碗里,等它凉了凉,才尝了一口,蹙起眉头:“怎么样?”

“你应该知道的,只要是你做的东西,我不可能觉得不好吃,”叶秋捡了筷子菜到碗里,“更何况确实很好吃。——你要不要?你要是吃就自己再去煮点儿,这一碗是我的。”

叶修把碗里剩下的面吃完,把碗撂到桌上。“你吃吧。我觉得一般,还是方便面好吃。”

“我刚才还在想呢,你队友也太幸福了,每天都跟你在一起不说,还能吃你煮的面...

前文列表


(98)


叶秋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都睡傻了。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他家的床不算很软,但是跟看守所里的床板比起来,那种踏实、温暖、干净的触感,让叶秋觉得这一夜他像是睡在二十床鸭绒被上的豌豆王子。

王子带着一种意犹未尽的香甜的睡意睁开眼睛。

他看到对面的床是空的,被子已经叠了起来。


叶秋几乎是跌跌撞撞地滚下床,风一样冲过去拉开了卧室的门。客厅里安安静静的,叶修坐在沙发上,拿着一个平板在看,平板自带的扩音器里传来微弱而机械的厮杀声。听到叶秋这边的响动,叶修转头看了他一眼:“醒了?”

叶秋的心跳一时平复不下来,他呆呆地看了叶修几秒钟,才回过神来似的,自言自语...

前文列表


(97)


天快亮的时候,叶修做了一个梦。

他偶尔会做梦,有的时候会模模糊糊地认识到他在做梦,却依然身不由己地跟着梦里的情节行进下去;但这一次不是,这个梦境清晰、鲜活、色彩明丽,与其说是不承担任何现实重量的梦,更像是叶修在哪里真实地经历过的一段人生,因为处于这个梦境时的心境和感情,比他在过往的现实中感受到的要更强烈,更直接,更深刻。

时间大概是在夏天。因为是夏天,所以叶修隐隐觉得季后赛应该打完了,但是他并没有一点儿关于这场比赛的记忆,不过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他并没有按照自己所预想的那样回到父母身边来,而是还留在兴欣,跟大家一起训练、交流、在网游里抢BOSS,仿佛这样惬意的...

前文列表


(96)


叶修不用想都知道叶秋肯定不会那么听话,他有极大的概率会装睡,等到自己睡下再开始搞些幺蛾子。只是预测叶秋的行为不知何时也成了他的乐趣之一,至少是这个晚上的乐趣之一。他吃了只水果,又吸了支烟,重新刷一遍牙,喝了杯水,冲干净杯子,这才回到卧室里。

——叶秋岂止没有装睡,根本就原地不动地在那里摆弄手机,整个人斜倚在枕头上,非常舒服的样子。看到叶修进门,叶秋立刻露出一副得意的嘴脸,简直像邀功似的说:“我刚才查了我手机上所有能买机票的APP,根本没有记录,你骗我。”

叶修走到叶秋对面那张床边,坐下来。其实他可以立刻找出一百个理由来骗叶秋说他买了,但他这一刻突然觉得这种小...

前文列表


长期断更特别影响追文体验,感谢大家没有放弃这篇文。TwT

app新出了合集功能,我把这篇文做了合集,其他的文也在慢慢整理中。网页版似乎暂时看不了,app直接点进我首页就可以看,非常方便。旧文好多链接失效的,我会慢慢补的。


(95)


趁着睡前洗澡的空档,叶修迅速地复盘了一下这一年对叶秋心态的变化。其实他心里也没什么明确的时间概念,大多数感觉在发生后不久就会淡忘,或者像太阳照耀下无处不在的金色灰尘那样飘扬、继而沉淀进他无所察觉的日常生活中,成为他度过的分分秒秒的一部分。叶修的手指温顺地纠缠着他凌乱短发间此起彼伏的雪白泡沫,心不在焉地想,在重返职业圈的这一年,不,应该说...

前文列表

先跟大家道个歉,这些天身体特别不舒服,所以多次放大家鸽子,非常非常对不起大家。我明天应该不会更新,但是最近会慢慢恢复更文的节奏。

文后有一些重要说明,请大家不要忽略。


(94)


这顿饭吃了很久,但叶修一直没怎么动筷子。他不饿,而且他的心思没有一点儿是放在吃上。吃到一半,母亲把几样菜热了热,就到客厅沙发上半躺着回消息,打电话,给亲友们报平安去了,留兄弟俩在小餐厅里继续说话。

除去偶尔歇一歇,喝点水之外,叶秋的嘴就没闲下来过。叶修一直留心着别让他吃得太撑,叶秋心里也有数,吃得缓慢而且细致,一大半时间都用在剥壳、去皮,或者是吃些零碎的边边角角上,正经的大肉和主食没怎么碰,...

前文列表


(93)


车里的气氛一时沉默得可怕。

可能是为了方便小两口说话,父亲安排了两辆车过来,返程的时候他和母亲坐前面那辆,叶秋和谢莹坐后面那辆。上车后叶秋就一言不发,开出去十来分钟之后,才淡淡地说:“辛苦你了。”

他早就拿到了自己的手机,这些天母亲一直帮他充着电。叶秋翻遍了通话记录和各种社交软件上的信息,未读的数量多到他看不过来,但是没有一条是来自叶修的。叶秋无心细看,只是垂着眼睛,把手机翻来覆去地摆弄。

谢莹看了司机一眼,坐得离叶秋近了点。她假装亲密地附在他耳边说悄悄话,声音却很无奈:“我觉得你现在大概不想见我,但没办法,阿姨给我打了电话,叔叔和她直接到我们公司楼下来接...

前文列表


(92)


事实证明,兴欣这里会有这么特殊的订阅习惯的人只有方锐一个。战队里知道叶秋这个人存在的人不少,但接下来的一周,竟然没有任何人跟叶修提起过这件事,大家也都一如既往地过得很开心。叶修后来查阅过新闻,发现叶秋被拘留的消息多是被一些经济类或者医药行业的网站转载,也并没有什么大规模的报道,于是确信兴欣的队友应该是不知情的。

他比较满意这样的状态。如果很多人知道了,又特意跑来安慰他,让他们挂记不说,“安慰”这种行为对他来说也是个麻烦。

叶修如常度过了这一周。到后来几天,他已经真正接受了这个事实,再想起它时不会再有什么受伤害的感觉,剩下的只有纯粹的担心。怎么证明叶秋的清白,...

前文列表


(91)


叶修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开始搜索“挪用资金罪”。

搜索引擎给出来的结果浩如烟海。叶修拧着眉头看了会儿,建了一个文档,保存下来,把他认为有用的资料往里面粘贴。

他毫无头绪地查了一会儿,看这罪名的解释,构成要件,量刑标准,又查了些案例。回头看看文档,已经记了不少东西,却没什么用处。

他知道自己总不可能专业过一个律师,现在做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信息匮乏导致的不安罢了。

等到他觉得看得差不多,又切回搜索界面,在框里输入了几个字,“看守所的生活是怎样的”。他看到很多人现身说法的贴子,里面大多数都在讲生活是多么难熬,即使管教和巡视员很负责,也...

前文列表


(90)


叶修走到沙发旁边,慢慢地坐下来,把牛奶轻轻放在茶几上。

他的脸色依然苍白,但情绪看上去还是镇定的:“那个新闻还说什么?”

“哦,”方锐紧张地看了看手机,“没什么了,就是一条很短的新闻,剩下的都是些套话……这人跟你有关系?”

叶修没有回答他,只是朝方锐伸出手:“借我看一下。”

方锐赶快把手机递给他。

叶修没有从这个新闻里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但是他注意到新闻的发布日期是几天以前。叶修把手机还给方锐,愣愣地坐了几秒钟,突然开口:“你帮我查一下,他这个罪名,一般是判多少年?”

方锐没敢应声,手指如飞地打开搜索引擎,查了起来。“主要看数额,还有还了没还……一般...

1 / 41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