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90)

前文列表


(90)


叶修走到沙发旁边,慢慢地坐下来,把牛奶轻轻放在茶几上。

他的脸色依然苍白,但情绪看上去还是镇定的:“那个新闻还说什么?”

“哦,”方锐紧张地看了看手机,“没什么了,就是一条很短的新闻,剩下的都是些套话……这人跟你有关系?”

叶修没有回答他,只是朝方锐伸出手:“借我看一下。”

方锐赶快把手机递给他。

叶修没有从这个新闻里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但是他注意到新闻的发布日期是几天以前。叶修把手机还给方锐,愣愣地坐了几秒钟,突然开口:“你帮我查一下,他这个罪名,一般是判多少年?”

方锐没敢应声,手指如飞地打开搜索引擎,查了起来。“主要看数额,还有还了没还……一般是三年以下,情节比较严重的,三到十年。新闻里没有说他的金额是多少,他是这个公司的少东家,应该能还得起吧?但是挺离奇的,”方锐一边观察着叶修的脸色,一边斟酌着说,“他如果是这个公司继承人的话,怎么需要去挪用资金?老叶,这个人……”

方锐没有继续说下去,倒是叶修明白他的意思,说:“他是我弟弟。”

方锐呆呆地看了叶修一会儿:“他才是那个真实的叶秋?”

“没错。”叶修说,转头看着方锐,表情略带严肃,“这件事希望你替我保密,不要主动跟任何人提起。老板娘他们认识我弟弟,我不想他们因为这件事担心我,反而会影响他们的状态。”

方锐举起手来:“我保证。我刚才不是故意嘲笑你的,是真不知道这一层。”

叶修淡淡地笑了笑:“不,得亏你告诉我。手机还得借我一下,打个电话。”

还没等方锐把电话递过去,叶修又开口了:“你帮我拨号吧。”

方锐一惊,看了叶修的手一眼,默默地调出了拨号键盘,看着叶修。叶修说了个号码。方锐拨好,把手机递给叶修。叶修接过来,放到耳边,没有什么表情。


他存了个心眼,叶秋的电话现在不知道在谁手上,所以不能拨。他不记得父亲的号码。所以只能找母亲。漫长的几声之后,电话被接通了,母亲熟悉的声音传过来:“您好。哪位?”

叶修声音颤抖地说了声:“妈。”

“叶修?”母亲诧异地问。

叶修压了压嗓子,力图把语调控制得平稳一些:“我看到新闻了。叶秋现在怎么样?出了什么事?”

“哦,”母亲的声音听不出什么伤心或者担忧,像是情绪波动已经过了劲儿的那种直截了当,“他还在看守所里,我已经给他存了钱,也送了几件衣服进去。我跟你爸都见不到他,不允许,只能通过律师。律师已经见过他了,说他还行,那里面管理比较规范,没受什么罪。我跟你爸没想告诉你,告诉你也没什么用,你就安心做好你的事,别受影响。”

叶修一瞬间有几百个问题想要追问,都哽在喉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叶修又强行压制了一下心情,捡着最要紧的问:“他的安全能保证吗?会不会被人欺负,都跟什么人关在一块儿?”

母亲叹了口气:“律师说不用太担心,B市这一块管得还是比较严格的,人身安全应该不会出问题。该吃苦还是要吃,那里面又不是进去享受的。问题是咱们现在也没办法联系他,等律师的消息吧。这个律师是你爸朋友的学生,专门负责这一块问题的,经验比较丰富,应该不成问题。”

叶修心情稍微平定了一些,但总归还是悬着:“他的罪名是怎么回事?叶秋跟我说过,他做事都是按照流程来,不可能去贪污公司的钱,他也没必要贪污。他用了多少?”

“律师说报案的金额是十几万,”母亲说,“这件事你爸根本不知情,叶秋被带走之后才有人通知到他。叶秋肯定不会犯错误,你爸的意思,这是有人在公司里打配合,故意陷害叶秋,真正针对的是你爸爸。所以这件事急也没用,律师那边只能让他正常去走流程,但主要还是靠你爸这边的力量,看他跟对方怎么谈判。因为现在的证据对叶秋很不利,他们那边的关系又比较强势,所以单纯走法律途径是肯定不够的。”

叶修的心情一点儿也没有因为母亲的说辞而变好。叶秋没有真的违法,叶修从没有怀疑过这点,而此时它完全不值得高兴,因为这说明对方显然有备而来,单纯靠问心无愧是没办法解决任何法律问题的。叶修听出了母亲的意思。解决这件事的关键在父亲身上,而不是在于走什么样的流程。

“那,叶秋会在里面待多久?”叶修问。

母亲叹了口气:“不好说。他这是经济犯罪,听律师说,经济犯罪一般比较麻烦,拖的时间有可能长。好像是37天决定是不是批准逮捕,如果37天之内能出来,那问题不大。超过37天就悬了。现在正在给他申请取保候审,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主要还是看你爸那边,这不是咱们管得了的,所以没打算跟你说,白让你担心。”

“最坏的情况是什么?如果爸爸这边一直没有解决呢?如果对方就是想陷害叶秋怎么办?”叶修说。

事已至此,他一定要知道实情,没必要抓住一点希望来安慰自己。

母亲沉默片刻:“叶修,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我有你朋友的手机号码,我们决定不联系你,就是不希望你受到影响。该做的我们已经做了,你爸会尽一切的努力,妈妈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到你的正常节奏。叶秋出事的第二天我请了假,跟你爸去了看守所给他存钱,送东西,第三天的门诊还是照样出。越是这种时候,人越不能垮,该请律师,该找关系,该做什么努力,我们都做了,干着急也没什么用,不要太悲观了。听妈妈的,好吗?”

这是叶修没有想到的。他本来应该是承受能力更强的那个,却让最应该挂念儿子的母亲反过来宽慰他;但他确实因此安定了一些,既然母亲都能很快地恢复到正常工作中去,说明事态也许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可怕。

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我对情况没有您跟爸爸了解得多,突然遇到这种事,只能往最坏处想。妈,您不要担心,我这边肯定没事的。您跟爸爸一定要注意身体,千万不要太难受,太着急。这段时间都见不了叶秋吗?您跟爸爸不能见,我也不行?”

“亲戚朋友都不能见,”母亲说,“好像是防止串供。”

叶修短暂地想了想:“律师呢?能不能请他每天都去看看他?叶秋是被陷害进去的,对方万一也打过招呼,让里面的人给他暗亏吃,或者在别的地方欺负他,至少我们能早点知道。”

“这个我们都想到了,不会的,放心吧。你爸这么多老战友,就算帮不了忙,也不会让叶秋受太大委屈的。”

叶修叹了口气:“那就好。妈,有什么我能做的么?”

“没有。据说可以给他写信,但是怕夹带案情,不一定能送到。我也没给他写过,靠律师传话就行了。你别写了,没意义。律师都跟我说了,写什么都要被查,越长越不容易通过。”

叶修简捷地思考了一下:“那寄东西也不行?”

“你就专心比赛,别想这个了。有空的话回家看看,我跟你爸都很想你。”

叶修苦笑:“怎么可能不想啊。你们也真是的,要不是我朋友看到新闻,这么重要的事,我还不会知道。您记一下这个手机号码,以后有什么事情或者是进展一定要跟我说,我也会过几天就给您打一次电话的。这是我朋友的手机号,他叫方锐。”

这是叶修记忆里第一次跟母亲通话时他如此不愿意挂断。他总觉得心里还堵着无数个问题没有问出来,但追逐起来又不知道它们是什么。他明白那是无解的,叶秋有一秒钟没有获得自由,他心里悬着的石头就不会有一块落到地上去。

叶修又干巴巴地安慰了母亲几句,才想到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妈,您能不能托律师帮我带个话?跟叶秋说我已经知道了,我非常担心他,非常想他。让他在里面保持一个积极的心态,遇到危险别硬扛,保护好自己是第一位的。等他出来的时候,我跟你们一起去接他。”

“好的,放心吧,我一会儿就给律师打电话。”母亲应声。

叶修觉得自己从没有这么啰嗦过:“您一定要叮嘱律师把话带到,要重点说,不能随随便便提一句就算了。叶秋很听我的话,我怕他在里面自暴自弃,所以一定要跟律师交代好。您还记得我刚才说了什么吗?要不我给您发个短信过去?”

母亲想了想:“也行。你发给我,我转发给律师。”

叶修松了一口气:“嗯,这样最好。我现在就给您发短信,有什么事情您马上联系我。您跟爸爸注意身体,那我先挂了。”

他跟母亲又简单地寒暄了几句,挂断了电话。一瞬间,他像是全身的骨头松掉了一样,向后倒在沙发背上,抬起手,挡住眼睛。

一直在旁边默默地听着的方锐试探性地坐得离叶修近了点。

“我没事。”叶修说着,语调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

他很快睁开眼睛,看向方锐:“还要借你手机发个短信。”

方锐朝他做了个“任你使用”的手势,又想了想:“要不然这几天你先拿着这个手机?我还有个备用的。或者我把那个给你,反正款式也比较老了。”

叶修的手指停顿一下:“算了。现在这个状态,我怕我拿着手机,平时就干不了别的事了。只要我妈不联系我,说明情况还算稳定。只是要麻烦你,可能电话会打到你这里。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妈应该不会在比较晚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再晚也没关系。”方锐用力拍了拍叶修肩膀。

叶修点了发送键,把手机还给方锐。

方锐不知如何是好,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没事的,老叶。吉人自有天相。”

叶修掏出烟盒,敲了根出来,点上。

方锐瞄了那火苗一眼,它并没有跳动得太厉害。

方锐稍微安心了一点。

叶修深深地吸了几口烟,却不见有多少吐出来,像是他已经把那些烟雾用力吞了下去似的。过了一会儿,他才说:“我弟弟是清白的,他被人陷害了。”

方锐点头:“看新闻时已经猜到了,哪有公司继承人去贪污的,整个公司都本来就他的。——但是,你?你也是这个公司的继承人?”

叶修摇摇头:“不,我从来没这个打算。方锐,这件事你不用安慰我,我之所以跟你说那句话,是因为不希望你对我弟弟产生什么误解。叶秋是个品行非常正直的人,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去做违法犯罪的事,他也绝对不会去做。”

方锐有点被触动:“明白。所以你现在,比他真的犯了事还要难受吧?”

叶修站起身来,拍拍方锐:“不说这个了。你不用担心,也别受影响,也不用考虑我怎么样。该吃吃该玩玩,这件事你就不要再想了。我的状态肯定不会有问题,希望你也别拖我们后腿。”

方锐还想说什么,但是机智地住了嘴:“晓得了,放心吧。我高兴的时候你别给我小鞋穿就行。”

“我拜托你平时多高兴一点,说不定还能把我带高兴些。”叶修笑了笑,弯腰把烟掐灭,“我先回屋去一趟,查点东西。”

“老叶,”方锐急忙叫住他,“马上就中午了,等会儿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饭?”

叶修摇头:“我现在肯定没这个心情,不过确实很饿。你有诚意的话,现在就去吃,给我打包点好菜带回来。”

“要什么?”方锐连忙起身。

叶修略一思忖,说了四五样菜,一个汤。

方锐大松一口气:“还吃得下,我就不太担心。”

“别废话了,快去吧。”叶修说着,转身上楼。


tbc


这章比较水,本来想写的部分没写到,给大家道个歉m(>_<)m

评论(52)
热度(656)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