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89)

前文列表


(89)


“去去去,凉死了。”叶修把叶秋推开。

叶秋盯着叶修的脸看了两秒,目光闪动了一下,但终究没有做什么,倒是很自觉地往旁边坐了坐,又立刻站起身,开始解大衣的扣子。

“别脱了,你不是没吃饭吗?带你出去吃。”叶修把饭盒的盖子扣上。

叶秋还是把大衣脱下来,搭在沙发的扶手上,坐回叶修身边:“不用折腾了。我就想吃你手里这盒,要专门出去一趟,倒也不至于那么饿。”

“自己说你欠不欠。那边的保温箱里有热饮,想喝什么自己拿。”叶修拆开一次性餐具里的叉子,叉了块饭盒中的牛肉,喂给叶秋。

叶秋敏捷地把它叼走,一边嚼着一边站起身:“果然一段时间不联系你是对的,待遇都肉眼可见地变好了。”

叶修不接他这茬,把米饭和肉汁小规模地拌了拌,舀起一勺填进嘴里:“这次待几天?我们二楼整个儿打通,重新装修过,全用来办公和训练了,现在都搬附近一个小区的别墅里住了。倒是有多余的房间,你没定酒店的话,在我们这里住也成。”

叶秋拿了两瓶果茶出来,暖暖的,握在手心很舒服。他拧开一瓶,放在叶修手边,又拧开一瓶,喝了几口:“有多余的房间,干嘛还要跟别人住一间?论资历你也应该能单独住吧。我记得在嘉世的时候你还能住单间呢。”

叶修把套餐里带的例汤三两口喝完,把没碰过的那块米饭和小半份菜弄到汤盒里,又夹了几块牛肉放上去,递给叶秋:“要筷子还是叉子?”

“勺子。”叶秋很高兴地接过汤盒。

叶修从茶几下面摸出一套没用过的一次性餐具,把里面的勺子拆出来,递过去。

叶秋无言接过。

“俩人住一间是没有单间那么方便,不过习惯了也好,有比赛方面的想法还可以随时聊聊。多余的目前也就那么一间,就是预备战队加人的,老队员哪能抢先占了?”叶修边吃边说,突然想起什么,笑道,“你来得也挺是时候,知道挑着工作日。这周末我们要去外地比赛,你要那时候来就顾不上你了。什么时候走?”

“今晚八点的飞机,去香港。”叶秋说。

叶修的眼睛里的光黯淡了一下,又立刻恢复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为什么是香港?公司的业务已经拓展到那边去了?”

“香港分公司早就有了啊,十几年了。但这次不是,是要去见一位领导,他在那边出差。我提前已经托人跟他秘书打过招呼,但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叶秋低着头,把饭一小口一小口地吃掉。他显然并不饿,但是吃得很用心。

“太赶了。今晚过去,明天见他?”叶修说。

“后天。我得提前过去,怕他们那边万一有什么变动,或者是有什么需要提前做准备的。这个人很不好见,在国内根本没资格跟他说上话,还是靠着香港分公司一位董事的关系。”叶秋说着,表情凝重,“这件事很重要,如果能成,会帮公司解决大问题。如果不成,那在他身上也基本没指望了。”

“不是什么违法犯罪的事吧?”叶修问。

叶秋笑了:“不是。正好相反,是有些情况需要跟他汇报一下,免得被别人拿来做文章。”

“这么严重?”叶修放下勺子,“那为什么要你来做,老爸呢?”

“是挺严重的,所以也只能我来做,”叶秋说,“如果老爸出手的话,那这件事情就没有退路了。别人当然知道我是在代表他,但只要他不出面,将来出了什么事,也总还有个回旋的余地。”

叶修在心里琢磨了一下,立刻明白过来:“原来如此。”

他一边继续吃饭,一边在心里默默地算了算,八点的飞机,最迟六点钟就要过去。算上晚高峰堵车,最好五点就走。这么算下来,他们只有一个多小时了。他倒是可以送叶秋去机场,不,他肯定会送他,但是这样做意义不大,多这一会儿似乎也没什么可高兴的。

叶修喝了两口果茶,轻轻地出了口气,似乎借此机会把胸口那点遗憾和失落一股脑呼出去似的:“你从哪里过来的?干嘛在H市转机?”

叶秋已经吃完了那一小盒饭,把勺子放回盒里,搁在茶几上,抽了张纸巾擦擦嘴,又喝了口水,这才说:“s市。”

叶修怔住:“那不是就在香港旁边吗?坐地铁也就一会儿吧?”

叶秋平静地看着他:“是的,本来今天上午就打算过关去的,临时买了个航班飞过来了。哥哥,不管这件事成不成,我接下来都有很难的一场硬仗要打。可能会非常漫长,或者很纠结,后果是什么,就连我也不知道。”

他直直地注视着叶修的眼睛:“所以,在这之前,我觉得必须要见你一面。”

叶修饭盒里还剩下几口饭,但他也实在吃不下去了。他把饭盒归拢好,稍微清理一下,这才神情凝重地望着叶秋:“跟我说说具体情况。”

叶秋摇摇头:“没必要。你自始至终没有掺和进来,跟你说了也是平白增加你的烦恼,而且没什么用,主要是没什么用。我不是来问你要解决方法的,光是老爸这边的力量就足够了。”

“要是老爸的力量能轻松解决,需要你来出这个面吗?”叶修毫不留情地戳破他。

叶秋笑了笑,没有说话。

“今年春天的时候,你跟我说有事要谈,跟这个有关系吗?”叶修说。

“嗯。”

“这几个月忙成这样子,给你打电话你就在开会,也是因为这事?”

叶秋回忆了片刻:“也不全是,不过根上是它,没错。”

像是不愿意叶修再追问下去似的,叶秋突然引开话题:“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跟嘉世有矛盾的时候,那时似乎也是持续了好几年。当时咱俩还在吵架,我那段时间主要在英国,只能从新闻上读到一些你的情况。心里担心,又没办法问你,直到我回国之后,咱俩和好的时候,才有机会跟你提起这件事,你还记得你是什么反应吗?你也不愿意说,是我反复追问了很多次,才特别草率地聊了几句。”

叶修依然担忧着叶秋的状况,不愿意在这个老问题上多聊,只是简单地说:“记得。”

“结果那一次我跟你聊了不少,但也没有解决问题,好像之后情况还恶化了,对吧?”叶秋脸上浮现回忆中的表情,“那段时间我也很郁闷,看着你陷在这种危机里面,又没办法帮你,就算我想帮,你也不愿意。我一直觉得是你太独立了,有时候独立到会让我无所适从。但是自从公司这边出了状况,我才慢慢地体会到你那时候的心态。不是你不想让我帮忙,而是我根本就没办法帮你的忙,那是你事业里最本质的问题,只能靠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要是指望着别人帮忙,那也就不是你的事业了,对吧?就像一个短跑运动员不能靠着别人来跑到第一名一样。”

“不对,我跟你是两回事。我那是电子竞技,你的工作是电子竞技吗?”叶修严肃地说。

叶秋没有跟他争辩:“反正,哥,这些事里面,你是局外人,只能我来解决它们。我最开始想跟你聊,其实也不是为了跟你要方法,就是想疏导一下情绪,撒撒娇而已,但越到后来越发现,比起遇到点问题就找你吐苦水,还是先憋着一口气把它处理干净了再跟你说,要的就是这股劲儿,天天把你这里当精神安慰的话,很容易就软弱下来了。所以这段时间也没怎么找你,真说挤不出来时间吗?怎么可能,但是我不敢。我怕一看到你,什么都忘了,脑子里又立刻整天想些情情爱爱的。我不是冷落你,是真的不敢,不敢想你。”

叶修没想到叶秋说了一通,居然把话题扯到了这上面,隐隐有为他这段时间不联系他解释一下的意思,又是好笑又是心疼。但他肯定不会跟着叶秋的节奏走,他不会忽略事情的重点:“没事,我知道。一个人特别专心地做什么事的时候,确实没办法顾及到别的,我也是这样。”

他这句话已经说得非常出格了——换了正常的情况,叶修知道自己绝对不会这么说,这等于是接受了叶秋的解释,但叶秋的解释是基于“他喜欢叶修”这个立场的,而叶修接受它,也就意味着他接受了这个立场存在的合理性。但是这种时候,他也绝对不可以板起一张脸说“你本来就不应该想我,这才是正常人的心态”——这也太不是人了。至于叶秋会不会听出什么来,叶修实在是顾及不上了。

但也可能是心思都用在即将面临的重要任务上的缘故,叶秋闻言只是愣了一下,竟然真的没有回过味来,只是有点感慨:“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是因为我这两天就要上战场了吗?”

“放松心态,实话实说就行。不是什么大事,领导也是正常人类,我见过的领导多了去了。保持你平时的状态就可以,那个样子已经非常完美了。”叶修鼓励他。

叶秋点点头:“我倒不是非常紧张。这只是一条路,不成也还有别的方法。只是我非常希望能成功,因为这最靠谱。”

“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叶修问。

叶秋想了想:“不过就是白跑一趟而已。”

“不,我指的是整件事。从你发现这个问题开始,到现在,还有以后,这整个一系列,最坏的结果会是什么?”叶修说。

叶秋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苦恼地揉了揉头发,把脸埋进手掌里。片刻之后,他抬起头,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坐直身体:“那我把来龙去脉简单跟你说说吧。我本来真的不想告诉你,只会增加你的烦恼。”

“你说不说这件事都摆在这里,我不会因为知道了它,就多烦恼一点。”叶修说。

叶秋点点头:“算了,我相信你能做到……我希望吧。这房间里有没有摄像设备?”

叶修站起身,把一块“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到休息室门口,走回来坐下:“没有,说吧。”

“还记得很久之前,我跟你说过,发现公司内部有人搞小团体,跟公司总部对着干的情况吗?”

“嗯。”

“那时候我跟老爸反映,他说是我想多了,让我安心工作,做出点成绩来。”叶秋苦笑一声,“我本来以为是他不听意见,盲目自信,后来才发现,事情并不是我想的这么简单。大概不到十年前,行业政策出现了很大变动,直接影响到了公司生产跟经营的资格,当时为了配合这些变动,公司聘任了一位高管,专门负责政府关系和公共关系。其实老爸对这一块的问题一向很注意,他自己也有深厚的基础。但是那位很厉害,把各种事务都处理得非常漂亮,公司能到现在的规模,确实也得益于这些年在这方面工作的顺畅推进。”

叶修默默地听着。

“老爸对我的说法是,他后来才知道——其实我是这么想的,他当时就知道,这位高管的真正背景,否则他不会那么轻易地用他,把他提到这个程度。当然现在这个人已经不年轻了,就比老爸小几岁。只是那时候老爸的根基和人脉都还在,他又年富力强,所以就没什么忌惮的,用了就用了。这些年公司发展得很好,大方向上没出过问题,企业内部的小毛病任何一家都有,也不是非常明显。”

叶修顿了顿,继续说:“我进公司以后,逐渐发现了一些不合理的地方,跟老爸说,他之所以不是很介意,是因为这么多年来这位一直就在下面搞一些小动作,老爸心里有数,他愿意做出一些退让,让这人在位子上能安心一些。他表面上安抚我,假装不放在心上,实际一直都有人帮他盯着。他更着急的是让我抓紧时间做些成绩出来,不然,他就是想支持我也没有立场。”

“但我慢慢发现,情况并不是老爸所以为的那么乐观。公司的很多重要职务或者关键的环节上都有他的人,很多事做得也非常离奇,单纯查报告、查数据是查不出任何问题的,只有亲自经历了才知道有多离谱。这还只是我经历过的,不知道的就更多了。我春天的时候被派去分公司主持工作,本来想认真地做一点成绩出来,实际执行起来遇到了很大困难,已经不是不配合的程度,就是存心不想让这个工作推进下去。后来我才知道,原定派过来的分公司总经理是这个人的远房亲戚。可笑的是,入职前都会做家庭背景调查,完全没有查出来,是下面的人八卦的时候才慢慢传出来的。”

“我能明白爸爸的难处。他的关系现在基本上已经不中用了,至少没有那位那么强势。如果真的要敲打他,一方面公司内部稳定会受影响,一方面对外有可能产生很强的动荡,后果会很严重。但继续放任下去的话,公司还能不能交到我手里,都是两说。哥,这半年我一直在忙,有一部分是在探路,我要在不惊动对方的前提下确认公司内部到底是怎样一个状况,也看看能不能培养出一些可靠的人来;还有一部分是尽量把他们撬得松动些,试着把制度、流程做得更合理、更透明,在不跟对方撕破脸的前提下把那些有害的部分去掉。说到底,对方跟我们也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都是公司生存下去的根本,老爸顾念旧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确实依靠了他们不少。但是,自从我开始之后,那边也有一些比较明显的动向。前段时间听到有人给我透风,可能他们打算采取一些行动,元老们是动不了的,让我务必小心一点。但是我实在没什么可小心的,从进公司以来我做什么都很注意,一切都按照法律和制度来,不会有把柄落在他们手上。”

叶修点头:“所以,你去香港要见的那位,跟这位高管应该没有关系吧?”

“应该没有。香港见的那位跟爸认识,但是名义上要避嫌,老爸也不能自己出面。他最近抓的工作和公司产业升级的业务有很大关系,也是主管这个行业的人物,如果能跟他说上话,对公司长远来说是非常有利的。我倒是没有指望他会在公司内部的问题上帮忙,将来万一那拨人先咬一口,我们不至于抓瞎就是了。”

叶修苦笑:“你是对的。这个问题别说帮你忙了,连建议我都给不出来。光听你描述,这个仗不是一年两年就能打完的,估计会非常痛苦。”

“所以我说只会增加你的烦恼。不用放在心上,哥,相信我跟爸爸就行。”叶秋安慰他。

“所以,你还没回答我,如果爸爸将来也没辙了,被架空或者退休,最坏的结果会是怎样?”叶修问。

“我们会拿到很大一笔钱,然后跟公司彻底脱离关系。”叶秋稍微想了想。

“有多大?”叶修问。

叶秋又沉吟了一下,说了个数字。

叶修瞳孔微微扩张:“这么多?大师兄,我看咱们还是别去取经了,把行李分了吧。”

叶秋笑出声:“那不成,师父不乐意呢。”

两个人一起沉默下来。

叶修看了叶秋一会儿,突然说:“其实没这么轻松,对吧?”

“是啊,”叶秋笑笑,“并不是钱的事。每一步都关联很多人的命运,还有公司的将来。老爸奋斗了一辈子,为的也就是它,我不能看着它落到别人手里。”

叶修想说几句话来宽慰叶秋,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叶秋不需要任何空洞的支持。如果他没有走职业选手这条道路,而是跟叶秋一起进公司工作,那现在他能起到的作用显然比坐在这里陪他聊天要强一万倍。但是他并没有,他选择了自己的所爱,也因此必然地丧失了在这个节点上为叶秋提供实在帮助的能力。所以什么都不需要说,因为没有用。

他们又随意地谈了一会儿,叶修带着叶秋参观了一下他的俱乐部,叶秋啧啧称赞,对它发展壮大的速度表示了惊叹。叶秋临走前他又带叶秋回到休息室里,给他的大衣兜塞了点巧克力糖果之类的小零食,免得他来不及吃饭,在重要的场合低血糖。叶修穿好外套,跟叶秋一起走到楼下,本意是送他去机场,但是叶秋坚决地拒绝了。

“我想早点进入到工作状态,跟你在一起,整个人都快退化成小婴儿了。”叶秋抱了抱叶修。

让叶秋意外的是,叶修居然伸出手臂,回圈住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拍拍他的后背:“一路平安。”

叶秋闭上眼睛,把叶修抱得更紧一些:“哥哥。”

“嗯。”叶修在他怀里平静地回答道。


保佑我吧。

叶秋在心里默默地说。


这次离别没有什么缠绵的气氛。叶秋松开叶修后,他又陪他在路边站了一会儿,等出租车。叶修给自己点了根烟,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流,突然说:“什么时候能有个结果?”

叶秋想了会儿,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他顿了顿,又说:“我不想让你因为这件事情影响状态,哥。我也不想让你影响我的状态。所以……”

他闭上眼睛,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但是还没等他说话,叶修就像是明了一切似的说:“我等你的消息,叶秋。”

叶秋没有点头,也没有笑。

他简单地说:“嗯。”


时间很快就到了全明星周末,然后是新年,春节。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起来,春天到了。

在叶秋取得进展之前不跟他联系,这对叶修而言也是个解脱。他得以在这段时间里心无旁骛地忙碌着跟荣耀有关的一切。他发现他依然会想念叶秋,想念他时依然会情不自禁地感觉到愉悦和温暖,但这种想念和之前不同,它有一个实在的去处。叶秋在为他重视且珍惜的某样东西奋斗着,他始终在那里,他的存在坚定、可靠、安全。新年和春节时叶修给母亲打过电话问候,间接地知道叶秋状态还不错,于是也安心了很多。

春天到来之后的一个周六,叶修睡到临近中午才起床。这周他们是主场,头天的比赛强度有点大,叶修回宿舍后连手操都没精神做,洗完澡就栽到了床上,昏睡过去。醒来的时候窗户已经被早起的魏琛打开了,微凉的风大片大片地灌进来,把窗帘吹得高高飘起,满房间都是阳光。叶修一向讨厌强烈的光线,不知道为什么这天却感觉分外舒适,他在被窝里翻来覆去地赖了会儿床,才打着哈欠起身,洗漱一番。

时间是上午十点多,前后不靠,他思考了一下是先吃东西还是先去训练室,还是趁着天气好出去溜达溜达,游移不定地走出了房间。转弯,下楼梯,走到公共区域的客厅。客厅中央的茶几上堆满了面包饼干牛奶,方锐懒洋洋地窝在一边的沙发里,叼着个吸管刷手机玩。叶修走过去,拿起盒牛奶,跟方锐招呼了一声。

方锐不知道在看些什么,抬眼看到叶修,突然对他露出一个诡异的坏笑:“幸好幸好。”

“幸好什么?”叶修剥开吸管,把它轻快地插进牛奶盒里。

“幸好你现在改名了,不然这事儿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楚。”方锐轻咳了一声,目光转移回手机屏幕上,“‘涉嫌挪用资金罪,B市知名药企高管叶秋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这个叶秋好像还是这个公司的少东家?你说你之前干嘛叫这个名字,你上次退役之前我订阅过你的新闻,一直忘了退订,结果天天给我推送这种乱七八糟的路人甲……老叶?……叶修,你怎么了?”


装得满满的牛奶从吸管边缘溢出来一股,顺着盒身慢慢地淌下去。

叶修脸色煞白。


tbc


涉及企业啊新闻啊之类的内容写得比较不专业,不要纠结这个问题……

评论(114)
热度(641)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