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83)

前文列表


(83)


回到H市之后没过多久就是春节。可能是元旦那阵子叶修回过家的缘故,叶秋没有表现出过度强烈的要求叶修回家的意愿,只是在被叶修拒绝他来H市看他之后改了一下QQ签名以明志。

从时间上他确实也来不了,这一年过去之后,叶秋变得非常非常忙。他的工作时间要服从公司的安排,然而这还不够,他还花了大量的业余时间来熟悉人脉、渠道、客户以及公司内部的事务。一个小小的地区销售经理只是一时的安排而已,是他接手公司事务的一个切入点,他不会在这个岗位上停留太久。他这一年的业绩不错,发现了一些下面的人实际办事过程中和原则严重相悖之处,还有一些流程中混乱低效的地方,对于行业本身也做到了心里有数。

年前他已经从总部那里得到消息,年后他要去某个分公司担任总经理,这段时间的交接工作也很麻烦。

过完年后叶秋再回头看看,发现他这个假期竟然过得比上班还要累,除夕那天他还留在T市,初二就开始跟着父亲拜访各位领导,又重金聘请谢莹陪他一起去看望公司的诸位元老,上下游的厂商和重要客户。这之间的分寸把握起来也累得很,不同的人面前要拿出不同的姿态,不能表现得没有礼貌、张扬自负,更不能表现得过分热情,以致给人一种可以随便拿捏的感觉。

这对他来说是个很重要的春节。不管是他去拜访的人,还是来家里拜访父亲和他的人,都心知肚明,叶家的小儿子从这一年起,差不多要正式走上接父亲班的道路了。叶父的魄力也好,手腕也好,人脉也好,归根结底都是不能传后的东西,叶家的产业十几年之后到底怎么样,要全看这位青年人的头脑和能力。

等假期结束后,叶秋的自我评价还是相当满意的,看父亲给他的反馈就知道。这可能是父亲过得最心累的一个春节,因为这么多年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把正式继承人的责任放在他儿子身上;但也是相对来说最轻松的一个春节,因为叶秋终于开始分担他肩上的重量了。

这种表面上看起来花团锦簇,实际上已经隐隐触及到一个家族、一个企业未来存亡兴衰的时期,就连叶秋也不允许自己太过于恋爱脑。

他除夕那天给叶修通过QQ发了个拜年红包,但是叶修一直没有领,只是简单地回了他几句问候。等红包退回来的时候叶秋才记起来,叶修没有手机,他也领不了。那时候正是晚上,刚刚的酒席中他喝了点酒,谢莹开车送他回家。他歪在后座上,头晕得厉害,手软到连手机都握不紧,一片混沌之中只能在心里反复地想,醒来再说吧,醒来再回叶修一句,不知道他这个年过得怎么样……

然而等叶秋第二天醒过来,家里已经来了客人。他勉强挣扎着起来洗漱,垫了点东西就出去陪人,脚不沾地的一天又开始了。等到他再想起来这件事,已经是几天之后。那时候叶秋只在心里微微动了一下念头,就想,算了吧,过去太久了。

对于工作的人而言,春节假期结束之后,新的一年就开始了。他又在T市待了几天,把这一年里积攒下来的有用的东西悉数交代给了继任的同事,又维护了一下比较重要的几条关系,就收拾好行李回了B市。

分公司不是公司主营业务的一部分,却是公司这几年在进行的产业升级工作中比较重视的一个领域,把这个工作交给他,怎么都带着父亲的提拔之意:做不好很正常,在新的方向摸索必然有失败的可能;做好了则全是这位未来一把手的功劳,他有眼光,有能力,这么难的事情都能出成绩。

叶秋倒是也清楚这一点。父亲已经给他铺下最好用的剧本了,难道他还有什么矫情的道理么?生活不易,在T市工作的那一年他几乎每分每秒都是这么感受的,连他这样的背景和条件都是如此,更何况别人。所以有好走的路他一定会走,剩下精力和时间用来对付那些更难啃的骨头。

这当然不是指叶修。公司内部存在不同派系的问题,在他还没有去T市时已经有所察觉,还没等收集到实在的证据,就去了下面锻炼。但哪怕在T市这种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上面的传闻也总能隐隐约约扩散到这里来,包括叶秋在工作中也总能接触到一些不合理之处,很多让他深感疑惑却没有人能给出他原因的事情。他也曾试着在回家的时候把见闻跟父亲说一说,总是被父亲用“有能力的人做事总不可能一点纰漏都没有”之类的说辞给否了。

叶秋感觉奇怪。如果他的感觉是真的,公司要继续发展下去,这些事情一定会成为隐患,但他依然不知道是自己判断错误,还是父亲过于自信,或者是他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过这毕竟不是主要问题,它们暂时还没有浮到明面上来,工作的过程中多看多听多留心就好了。


叶修这段时间倒是没有叶秋忙。从抽签完毕到线下赛,还有三个月的准备时间,虽然兴欣选手相较嘉世普遍基础差一些、经验少一些,但平心静气地慢慢带这些孩子就好,过于急躁也没什么用。

生活环境相对单纯,他就偶尔能抽出心思来想一想叶秋这边的事情。

那天晚上就这么平静地过去了,到第二天他返回酒店为止叶秋都没再搞事,一家人总算是其乐融融地吃了顿午饭。但是从B市回来之后,可能是那天受的惊吓比较大,叶修总是时不时把它拎起来反刍一下,像是总有点问题遗留在那里悬而未决似的。

他想,这些年以来,他对叶秋的忽视,是不是真的已经严重到了需要叶秋以那种方式来确认的程度了?

他俩之间要是细细算一笔账的话,怎么也是叶修不义在先,先偷行李再偷身份证,这么多年从无半点悔过之意,真跟叶秋吵起来他不占理,所以他也就很理智地从来不跟叶秋搞清算这一套。但是他也从来没有反省过自己,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那就反省吧,反正反省一下也不需要成本。那天叶修跟一个荣耀刚开时认识的老朋友在QQ上闲聊,对方知道他在打挑战赛特意过来问候,顺带透露了一下当初一起玩的几个朋友的状况。极少人还在关注荣耀,绝大多数已经结婚,有几位都有了孩子,QQ空间和朋友圈里都是娃的照片。这里面甚至有岁数比叶修还要小的,包括跟他聊天的这位朋友。叶修看着他发给他的女儿的照片,一边夸奖了几句宝宝聪明漂亮不像你,一边在心里恍惚了一下。

虽然在圈里向来以前辈自居,但他在心里总觉得自己跟当年那个离家出走的少年并没有相隔很长时间。多少年过去了,他和他依然在做一样的事情,追求着同样的目标,他始终停留在那个人生阶段,仿佛时间之于他就这么停顿了,不会往下推了。

而现在,对照着同龄人的人生轨迹,叶修第一次在荣耀之外的领域,非常清晰地意识到,他离当初那个抛下弟弟离开家的孩子和被哥哥抛弃在身后的孩子,都已经很远很远,远得足以让他用一种全新的眼光,一种不仅仅是从自己出发,还同样作为一个公正的、全面的、甚至是包含着宠爱与愧疚的成年人会采用的视角,来审视当年发生在他和叶秋之间的事情。

那不再只是一个少年勇敢追求自己看似荒谬的梦想的故事,那必然还要包括另外一个少年,在对亲密关系的向往刚刚开始发育的人生阶段,就被他最依赖、最信任的人毫不留恋地抛下,从此之后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都不再在这个人的生活里保留一点点痕迹的故事。

他开始设身处地想象那时叶秋的心情,以及这些年间,他又是以一种怎样的情绪来处理自己的离开的。

叶修从前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他这些年一直活得很痛快,自由,恣意,他在做自己最喜欢的事,还没有到需要考虑对家人的义务的年纪,更何况那边还有一个叶秋,一个听话的、完美的、比他要负责得多的叶秋。

他自己活得很开心,因而理所当然地假设叶秋也过得同样开心;他在H市的生活几乎不需要叶秋,因而理所当然地假设叶秋在B市的生活也同样不需要他。而在他之后偶尔几次回家的时候,叶秋从来都是一副惊喜万分的样子,也没有和他抱怨过这件事,所以叶修也从来不曾想象过还有这种事的存在。

叶修不是被丢下的那个,所以在他的心里,这段关系中,便也没有任何人被丢下过。

而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在时隔这么多年之后。

如果不是叶秋的这个小小的骗局,可能叶修永远都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不管他和叶秋的结局会是怎样,他都不会有机会去想一想,十几年来形影不离、最信赖最喜爱的兄长,某天早上突然不打一声招呼离开,自此在一个杳无音信的地方过上了乐不思蜀的生活,像是生命中从来都没有、压根儿也不需要他的存在,这件事对于一个少年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他的兄长很爱他吗,即使他口头上无数次宣称?意味着他对他的兄长来说很重要吗,意味着他的心情、他的想法、他的悲喜爱憎会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吗?意味着他真的是他兄长人生中一个真正的组成部分,而非可有可无的累赘吗?意味着他的兄长真的会把他规划进自己的未来——哪怕仅仅是作为真心惦念的家人,而不是简单冰冷地把他当成家谱上的一个名字,节日聚会时的一个位置、手机通讯录里的一个号码、遇到困难时一位优先级都不算高的求助对象吗?

摸着自己的良心,叶修实在没办法理直气壮地回答出一个“是”。

他也终于想明白了那一天晚上他为什么没有生气,甚至连点作为捉弄的报复之心都没有。不仅是因为他庆幸叶秋没有骗他那么单纯,当时他没有想通,事后反思了几次才明白,他到底还是觉得,叶秋会那么做,根本原因还是在自己。不在于这一次,这几年,这颗种子十几年前就已经种下了,他对叶秋每一天的不闻不问和漠不关心都是它成长的养料。叶秋从不相信自己有多么在意他,而叶修所谓的在意,大部分时间也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而已。他的不安全感是叶修给他的,哪怕只是以家人的标准而言。


这件事意识不到的时候可能永远都意识不到,但一旦意识到了,它就立刻变成了需要去解决的问题。

叶修想到这里的时候便不由得在心里笑笑,他跟叶秋之间永远存在无数算不清的烂账,这几年叶秋搞出来的事情还没理清楚,他又找出了一笔十几年之前存在的债务。叶修确实也曾经有过侥幸的心思,他以为放着放着,这债就可以自然消亡,就像父亲原谅他这些年逃避回家,他原谅父亲对他所爱的否定和鄙视;但事实证明它不会消失,就像叶秋这样脾气好性格好的人也不可能把它就这么抹掉,然而他又不能把它发泄出来,他用他的善良包容以及对叶修毫无底线的爱把它默默地吞咽下去,久而久之就成了他心里一块无法摆脱的阴影,那阴影便总有一天要反噬到叶修身上。可这难道单纯是叶秋自己的责任么?

亡羊补牢,未为晚矣。现在做还来得及——其实叶修并不确定现在补救还来不来得及,但是他很清楚一点,只要补救了,就会比没补救要好一些。

他倒是也想到了叶秋跟他之间的另一桩事由。如果他现在开始偶尔关心一下叶秋,主动给他一点哥哥的爱,会不会给叶秋一种“他在另一个方面回应他”的错觉?但是叶修很快决定不去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一来他对自己的分寸和表达清楚的能力有信心,二来,还是那句话,经过那天的一番折腾之后,他对叶秋的坚定程度也有了新的认识。他对叶秋好不好,都不影响叶秋在这个旁门左道上一路走下去的心思,要挽救他,靠的必然是某种影响巨大的全新的外因,而不是他小气巴拉地在日常态度上苛待他弟弟。反过来讲,他作为兄长,对弟弟的疼爱和关心多一些的话,因为漠视了叶秋的成长而带来的愧疚感反而会少一些;说不定叶秋在兄弟关系这里得到了满足,成长过程中因为他的离开而导致那块缺口被填平,他某一天也就想开了,变回正常人去了。叶修颇有些乐观地想着。


他开始关心叶秋,在空闲的时候。在兴欣准备线下赛的这三个月里,休息时他主动给叶秋发了四条QQ信息,借陈果的手机给他打过一个电话,给爸妈也打过一个电话。平均下来,这个量比得上他过去三年联系家人的量了。

叶秋年后又给叶修寄过几次烟,但是频率少了一些。就连叶修都能感受到他的忙碌,这是他在T市做销售工作时都没达到的程度。最明显的表现是,叶修发给他的信息,他经常第二天,甚至过几天才能回,叶秋的QQ状态这些年向来都是手机在线,但是叶修发现最近他的头像变灰了,直到跟他说话时才会亮起来。叶秋很少再打字,回复他也一般是问他有没有时间语音聊天。如果叶修正在忙,正在看比赛、开会或者指导队友、打本打BOSS或者研究装备,这聊天便会搁置下来,无疾而终。他们的时间经常凑不到一起去,于是哪怕叶修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这半年来他们的交流频率,反而较之去年更少了。

然而少不代表没有,赶上双方都正好有空,叶秋便会一个电话打过来,跟叶修聊上很长时间。离他调职也不过几个月,叶修却能从电话那端叶秋的语气里感觉到,他跟他去年的工作状态又有很大不同。那时候的叶秋还会抱怨一下,撒娇似的跟他说累,烦,不喜欢……现在他跟叶修讨论工作时,语言里涉及到情绪的部分已经很少了。他变得更沉稳,更冷静,更实事求是。他不再讲自己喜不喜欢做什么,他只会讲他对着一些事有怎样的判断,做起来利弊如何,执行时又遇到了什么困难。

如果叶修时间够的话,叶秋便会从最基础的地方讲起,把他这段时间的工作、公司的状况和外部环境,条剖缕析地说给叶修听,再把自己的思路一点点讲出来,询问叶修的意见。叶修也因此知道了公司和行业里面的不少门道,他甚至私下里也会暗暗感叹,叶秋现在要面临的状况比他艰深困难得多,每一天都生活在无数错综复杂的事务和利益关系钩织成的网里,他要做出清醒的决策,要督促它们的执行,要承担一切责任,要严格而毫不懈怠地把控过程和结果……这是叶修从未涉及过的一个领域,是他本来会走上的人生的某种形态,而现在承担它的人是叶秋。叶秋并非替他去承担了这个责任,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现在身上压着的确实是本可以分摊给两个人的重量。

对此,叶修却再没有听过叶秋的一句抱怨,他甚至连劝解叶修的说辞都干脆取消了。他只会在聊天到最后的时候,听叶修讲完兴欣这边的现状,以一种无可争议的平静告诉叶修放心打比赛,再打多久都行;或者在每次谈话的最初,跟叶修汇报一下他的投资公司最近成功退出了什么项目,拿到了多少回款,是否需要投入一部分到战队的运营里。

他不再像个孩子索要宠爱一样对着叶修夸耀他做出的任何一点微不足道的成绩了。他表现得更像一个——不,他已经完全是一个理智的有担当的成年人,即使是对着最心爱的叶修,在谈论工作时也不会夹带进任何私人情绪。只有在把彼此的事业都谈完,叶修也尽可能向他提供了自己的建议之后,到了终于可以聊一些生活状况或者家人温情的时候,叶秋才会重新让叶修意识到,刚刚那个语气清醒而严谨,思路成熟深远得像是某个他压根儿就不曾认识的陌生人一般的叶秋,只不过是他的一个侧面而已;而在想念他,爱他的那另外一个侧面,叶秋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变化。

但他也不屑于再靠着说一点点甜蜜的情话,来缓解他的爱意了。即使他们的聊天干净得能够全程交给爸妈检阅,叶修也能感觉到谈话结尾时叶秋简单的问候里,几句平淡的询问或者关照里,汹涌奔流着的那一种唯有他自己才能察觉的感情。叶修当然不会向叶秋挑明以确认它,但是他就是能感觉出来,那几乎已经是他们之间一种不需言明的默契。——即使这默契背后代表的那种关系,叶修自始至终就不曾认可过。

叶秋不再说“我想你”,不再用甜腻腻的语调叫他哥哥,不再要求叶修切换成视频以便看看他的脸,不再提爱他这件事,不再强行单方面对着叶修展望未来。他只会在跟叶修聊完所有工作上的事情之后,以一种自我鼓励似的坚定告诉叶修,虽然遇到了一些棘手的问题,确实比较困难,但总归还在他解决能力之内,更何况有父亲作为后盾,叶修完全不需要担心——叶修便知道这是他在撒娇;或者即使叶修和他相互说完早点休息,保重身体之后,耳麦那边依然是一阵久久的沉默,像是在等着叶修说出什么其他的话来似的——叶修就知道,这是叶秋在表达他的不舍。

叶修倒不觉得这里面叶秋有什么欲擒故纵的成分在,这几个月叶秋的成长和变化,从跟他的对话里他便感觉得到。或许是心境使然,或者是情绪使然,或者叶秋终于找到了能让叶修感受到却又不至于反感的表达方式,但叶修并不认为这是他有意为之,只能说根本上还是因为叶秋的精力终于转移到了他的事业里去,因而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而这种转移和变化让叶修欣慰。

只有一次,在叶修即将切断通话的时候,叶秋叫住了他。

“哥,”叶秋说得很急促,像是在挂断的前一刻突然想起来似的,“你是不是快打线下赛了?那天吃饭时听老爸的秘书说起来的。”

“是啊,怎么?”叶修有点疑惑。

“他跟我说你们成功率很低,对手有嘉世,你们硬实力太差了。那个什么……对了,装备。装备这方面,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你操心,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

“别逞强。没问题吧?”

“有问题会找你帮忙的。”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等你打完比赛,是不是有很长一段假期?”

“对,到时候我会抽空回家两天,你回吗?”

“我尽量。我现在住在分公司附近,不在城里,回家要开很久车。你比赛完联系我,我安排时间。”

“行,知道了。”

“哥……”

“怎么?”

“算了,电话里说不清楚。公司里的事,我遇到很重要的问题,一直没和你细说。等你打完比赛,想跟你聊聊。”

“要紧吗?要紧的话,今晚我晚睡一点。”

“没那么紧急,好多年了。安心比赛,这件事最重要。”

“确定?”

“确定。我看了新闻,H市那边最近下雨比较多,出行注意安全,没事儿别出去跑。”

“知道了,你也是。问爸妈好。”

“嗯。晚安,叶修。”

“晚安。”


tbc


着急出门,错别字回头再修吧><

评论(85)
热度(659)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