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76)

前文列表


(76)


这一年来,叶秋跟谢莹的“感情”倒是在平稳地发展着。他常驻T市,周末总是出差,只能隔三差五回B市一趟,在家过个夜就回来;谢莹最后还是去了银行,工作也忙得很,因此无论是“见未来的岳父母”还是“准备订婚”的事,竟然就这么被搁置下来了。

叶母比较上心,总是时不时问一句,叶秋就翻谢莹的朋友圈出来给她看,多是在说一些工作多么辛苦,她又多么上进之类的事情。

叶父倒是不置可否,谢莹的家世背景他从叶秋口中已经知道,虽然不是不好,但他总觉得叶秋还有更好的选择,最好是家里有政界背景的。他多年打拼下来,知道这些人脉资源有多么重要,更何况他也有一些老战友、老同事,孩子跟叶秋同龄,虽然年轻人不算熟悉,但是长辈彼此之间倒是很有意向。

叶秋坚决地拒绝了父亲给他暗示的几个相亲机会,表示这辈子非谢莹不娶。

两个人聚少离多,但也并非完全不见面。叶秋有时候周五下午提前回B市,接了谢莹下班,再去接母亲,安排家人一起聚餐;有时候他周末在外地回不来,偶尔也会委托谢莹陪母亲逛逛街,或者是托她下班时顺路去看看。他还带谢莹见过朋友,见过客户,见过父亲那边的长辈,总而言之,他比较重要的关系圈里都知道他有个漂亮又干练的女朋友,奔着结婚去的那种。


秋天的时候,趁着中秋节放假,叶秋邀请谢莹来家里吃了顿饭。晚饭后,他顺理成章地跟父母提起,太晚了,让莹莹在家里住下。

父母的表情有一瞬间都变得很是微妙,但立刻就转化成了一种略带刻意的自然。父亲没有表示什么,母亲则是热情地跟两位年轻人说,她去把客房收拾出来。

叶秋果断地阻止了母亲:“没必要,客房都好久没人住了吧?重新换被单挺麻烦的。我跟莹莹在我房间就行,凑合一下,又不是没有跟她凑合过。”

母亲愣了愣:“也行,我去把叶修的床收拾出来,这样你们都睡得舒服。”

“不用了,”叶秋说,“别折腾了,就一晚上。明天早上别叫我俩啊,好不容易放假的,睡到自然醒为止。”

谢莹笑盈盈地坐在不远处的沙发里剥水果,机智地一声不吭,假装出一副期待又羞涩的模样。

母亲执意给谢莹拿了套新的睡衣和洗漱用品,又告诉她水在哪里,灯在哪里,半夜饿了要怎样……这一晚父母像是识趣似的入睡很早,叶秋洗完澡,站在阳台上朝那边望了望,灯已经黑了,静悄悄的。

谢莹穿着睡衣推开门,如瀑的长发散在肩上,即使已经精心地吹干,还是带了一些潮湿的气息。她卸了妆,然而五官依然是清丽动人的。谢莹挽着头发,朝叶秋嫣然一笑,回身关上了门,锁好。

叶秋朝她指指自己那张单人床:“我刚刚帮你换过床品了,之前洗好的,一直放在我衣柜里。对不住了,要劳驾你在这里睡一晚。”

“这有什么,商量好的啊。”谢莹解锁了手机,查看了一下未读信息,又把手机锁上。

她看了一眼对面那张单人床,说:“叶修的?”

叶秋点点头:“我的双胞胎哥哥。”

“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嘛。”谢莹露出思考的表情,“对了,王珏好像跟我提过这件事……算了,时间太久远了,忘记了。你哥哥现在还在外地?”

叶秋笑了笑:“是啊,他很少回来。”

谢莹颇感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感觉你们感情还不错。”

“也许是因为平常在一起的时间少,所以没什么闹别扭的契机。”叶秋随意地应和着。他对自己的感情已经收放自如,他能够在父母面前装出跟谢莹甜蜜的样子,当然也就能在别人面前表现出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弟弟的模样。

他走到书桌前,拿起手包,从里面掏出一个信封来,比过年时还要厚不少。谢莹那边窸窸窣窣地动了动,声音从背后传来:“充电线忘带了,你这里有没有多余的?”

叶秋取出充电线,连同信封一起递给谢莹。谢莹没有接信封,只是很自然地把线扯过来,插到床头的插座上:“塞我包里吧。”

叶秋打开她的手提包,把信封塞进一个夹层。

做完这一切,他才回到叶修的那张床上,面对着谢莹坐下来,诚恳地说:“这一年多谢你,麻烦了你这么多次。有没有影响你找男朋友?”

谢莹把手机插在充电口上,像小鹿一样轻快地晃掉拖鞋,在床边荡悠着,很惬意的样子:“忙成这样子,哪有时间找男朋友啊。要不是为了陪你,估计今晚我还在加班吧。你真别跟我客气,你又不是纯麻烦我,是吧,叶总。”

叶秋笑:“好久没人这么叫我了。”

“你不是去下面当领导了么?”

“管销售而已,谁都能使唤。”

“挺好的。”

“是比你们要自由一些,不过压力也大。要是有得选,我倒是真想跟你换换。”

“我记得过年那会儿你不是跟你爸说要去总部吗,怎么又到T市去了?”

“在总部呆了一段时间,觉得太不接地气了,公司的业务都不清楚。还是踏实一点比较好。”

谢莹的语气略微赞叹:“不错啊。我也认识几个富二代,人家眼光高得很,很少像你这样从最下面做起了。”

“都在投资、炒股或者自己创业吧?”

“没错,有一些项目就是跟他们合作的。不过……”谢莹摇摇头,“算了,不讨论客户的事情。你就打算继承你爸爸的公司了是吗?那你那个妹子怎么办,如果能成的话,你是要邀请她回国吗?她的孩子呢?”

叶秋点点头:“我会说服她回国,不到万不得已,我肯定不会移民。孩子的话,还是跟着母亲好一点,但如果她愿意让他在那边读书的话,我也尊重她的意愿。”

谢莹望着他:“我觉得越来越不靠谱了。如果你觉得我越界了可以说啊——都快一年了,我怎么都感觉你希望渺茫,也不像是在拼命努力的样子。叶秋同志,我有个想法,你确定自己一直在坚持,是因为你真的爱她,而不是你已经习惯了这种坚持,并且感到享受,所以不想改变这种状态?”

叶秋平静地说:“我确定我是真的爱他。”

谢莹抱着手臂,看了叶秋一会儿,摇摇头:“爱一个压根儿不知道你对她的爱,也不会给你任何回应的人。”

“不,他现在知道了,”叶秋笑了笑,“而且回应……他当然没有答应我,但是在我看来也不是绝无可能,只是需要时间。我不会对着毫无胜算的事情这么投入,既然我坚持,就说明肯定还是要和他在一起的,而不是像你想的一样,只是固执或者自我感动而已。”

谢莹略略有些惊讶的样子:“这个我倒是没有想到。也就是说你有进展了吗?”

“也许吧,只是感觉而已,不是明确的进度。”

“如果进度一直不明确,你还是会一直等下去?”

“对我来说这不是什么难事。”

谢莹叹息一声:“我也对她真有点好奇了。将来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之后,务必让我见她一面。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执着到这个地步。我倒是见过挺多这么些年一直惦记着初恋或者什么人的,但是该谈恋爱照样谈,该结婚照样结婚,那些初恋之类的倒更像是被拿出来炫耀的一个物品了。而且挺奇怪的,我见过的试图勾搭我的男的都挺爱跟我聊这个,就像是为了证明他们多么深情似的。但是你跟他们不一样,你把这件事付诸行动了,这一点我是真佩服你。”

“但是在别人看来,我跟你不也是该谈恋爱照样谈吗?”叶秋笑,“人人都有苦衷吧。也可能是保持正常的生活节奏比这种虚无的感情要更重要。我不是也曾经跟你商量过结婚的事情吗。”

“不一样,他们结婚时会提前跟对方说好是假结婚吗?其实他们也不是不爱自己的女朋友或者太太,就是觉得不把这么个存在立起来就对不起自己的青春似的,矫情劲儿。”

“这一点我倒是同意你。”叶秋说着,把床头柜上的水递给谢莹。

谢莹接过来,放在自己这边:“先不喝,怕明天起来脸肿。”

“这么讲究?”叶秋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谢莹怔了怔:“没人跟你说起过这个?”

“为什么要说这个?这是很重要的常识吗?”叶秋茫然。

谢莹有些吃惊:“你从来没有跟女孩子一起睡过?”

这个问题明显过于私密了,但是叶秋倒不是非常介意。谢莹对他有着好奇心,这叶秋感受得到;但又不是过分的刺探,所以叶秋也没有刻意跟她保持距离。叶秋想了想,还是诚实地摇头:“没有。”

谢莹真的惊了,换了种全新的目光打量叶秋:“真的假的啊?像你这样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吗?骗人的吧?为什么?为了她吗?”

“也不是为了他,”叶秋说,“我没有真正意义上谈过恋爱。所以也就没有这个机会。”

谢莹依然是一副三观尽毁的样子:“我记得,她是你初中同学。从那时候起,你就没喜欢过别的女孩子?”

叶秋点头。

“一般来说,如果有人跟我讲这么个故事的话,我只会理解成他是苦心给自己塑造出一个纯洁的形象,背后的目的是为了骗一发同情炮。你不是吧?”谢莹疑问。

叶秋苦笑:“姐姐,从头到尾都是你问我答,我拿什么来骗炮?真喜欢你的话,我早就老老实实地追你了啊,需要费这工夫吗。”

谢莹闭上嘴,无言地看了叶秋一会儿,说:“你这么一说,我还是挺遗憾的。老实说,我这一年没交男朋友,跟你也有点关系。虽然接触过一些还不错的,但是跟你比起来,差太多了。人就是这样,见过好的,就不愿意去屈就没那么好的了。我现在倒是挺理解王珏当年为什么那么喜欢你了。这么说吧,再问你一句,我确实没戏吗?”

叶秋这么多年明里暗里被多少女孩子表白过,他已经很习惯“被人喜欢”这种事了。他倒是没有特别关注谢莹的感情,在他看来,他拿钱她办事,更多的他不关心。谢莹聪明有眼色,把他父母哄得滴水不漏,于公,他很满意这个合作伙伴,于私,他觉得谢莹人品也不差,是个能交往下去的朋友。所以叶秋只是微微愣了愣,就说:“你人很好,只是……”

谢莹摆摆手:“我是想不到我也有被发卡的一天。直接说答案,别废话。”

“没戏。”叶秋干脆地说。

谢莹笑:“也太直接了!那退一步说,如果你跟你那位没成呢?”

“那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你应该找一个真爱你的人,如果是我的话,我的心思肯定不会放在你身上。”叶秋说。

“哪有那么容易,”谢莹摇头,“我倒是愿意你选我,至少相互不欺骗,你这人我是真喜欢。还记得你跟我说过假结婚的事情吧?我考虑了一下,觉得这样也不错,等你追到你的妹子了我就撤,追不到的话我就一直这么呆下去也可以。”

叶秋沉吟了一下:“本来我是这么打算的。但是跟你熟悉之后,觉得这样做不太妥当,就算你知道我的真实情况,这么做也是在耽误你时间。正因为是朋友,我才不想让你来扮演这个角色。你的性格这么好,恋爱和婚姻肯定会很幸福,不能浪费在我身上,这是钱买不到的。我说,你是不是特想找个男朋友,才病急乱投医到我这里啊?”

谢莹叹了口气,倒在床上:“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偶尔也想着躲进婚姻里吧,觉得真有这么个人来承担生存压力的话,就算没有爱都无所谓,能让我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就行了。也算是一种逃避的心态吧。”

她偏过头,看着叶秋:“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你。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你,但是不得不说,让你来当男朋友或者老公的话,也太带得出去了,简直完美。”

“该是你的责任就是你的责任,这是必须承担的,永远都逃避不了。”叶秋语气平淡地说。

谢莹捂住脸,语气懊丧:“我知道啊!想一想都不行啊!烦死了!”

“一步错步步错。我这里肯定没有解脱的途径,估计别人那里也不会有。你自己选了这条路,除了走下去没有别的办法。我这是客观陈述。”叶秋一点余地都不留地说。

谢莹沉默良久,才说:“嗯。”

她把手放下来,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你那位呢?”

“嗯?”

“换了你那位,你也会对她这么说吗?让她也承担起责任来,不要想着依靠你之类的。不是质问,疑惑而已。”谢莹翻过身,面对着叶秋。

叶秋想了想:“我那位是他们行业里最顶尖的人。这个顶尖不是说那么一波人,而是说他自己,独一无二。就我所知,在他的领域,国内没有人比他做得更好。我倒是想让他依靠我,但是他不肯。”

谢莹非常惊讶:“这么厉害?因为你之前提到她结婚、生孩子,我还以为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公主一样的人物,这么强的吗?怪不得你那么喜欢她。不过她跟你同龄的吧?年纪轻轻就取得这么高的成就,家庭也没耽误,也太强大了。那这样说来,她现在还在英国那边工作?应该在她那个行业里很出名吧?”

谎话说太多了就是这样,总有跟事实冲突的时候,叶秋硬着头皮继续编:“也还好,他最近暂时性地退隐了,要专心……养育宝宝。”

谢莹倒是感同身受:“事业女性永远面临的困境。这样的话,她如果回国的话,对你来说也是很大的助力吧?”

叶秋觉得再就这个话题聊下去,不知道他哥还要被编排成什么样子,于是干脆搪塞一下:“我没想过那么远的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呢。按照我的推测,几年之内他能回来就不错了。”

“原来如此,”谢莹倒是没追究,“不过,我倒是建议你,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非她不可,就没有必要急着搞一出假结婚之类的戏码出来了。现在大家普遍结婚得很晚,你现在才多大,完全等得起。”

叶秋摇头:“你不知道我面临的压力。我如果不找你当女朋友的话,我爸妈的所有朋友和我家的所有亲戚都会想要给我介绍对象,就我们现在这样子,跟他们见面时都每次必催我结婚。我这边再想想办法,你也帮我留意着,看有没有愿意接这种活儿的朋友。不要太不靠谱的,否则我爸妈会反对得很厉害。”

“成,但是你也要帮我,看看有没有人品和性格都好的朋友,可以的话给我介绍介绍。”

“必须的。”叶秋笑道。

谢莹眉目一动,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对了,你不是有个双胞胎哥哥吗?他怎么样,结婚了没?”

叶秋望着谢莹:“你想干什么?”

谢莹认真地凝视着叶秋的脸:“介意我当你嫂子吗?你哥要是跟你长得差不多的话,肯定也很帅,人应该也不差。”

叶秋一晚上心情都平静无波,怎么也没想到这时候突然被迫进入一级警戒状态。他强压心气,假装若无其事地说:“别想了,我哥比我还没戏。你知道他为什么在外地工作,一直不回来吗?”

谢莹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他女朋友在外地?你们兄弟俩可以啊,一个比一个更像情圣。”

叶秋摊开手:“反正他好多年没回家,估计以后也不会在B市了。他这个人感情很淡薄,人也很任性,经常三年五年不回来看我们。你看他对家人的态度,就能推测出他对爱人的态度了,反正是个火坑,我绝对不可能看着你往里跳。”

谢莹好奇:“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更有兴趣了。我怎么感觉他的问题有点碰你逆鳞的样子?我刚才还以为你们感情很好。”

叶秋也没想到起了这种适得其反的效果:“因为他这个人真的不怎么样。他有个初恋,喜欢了他十几年,到头来他想踹就踹,直接把人家逼得出国了。”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要看怎么理解了,他这么渣,对方都能喜欢他十几年,说明他确实特别有魅力吧?”谢莹就事论事地问。

叶秋无言以对。

“而且我怎么感觉你情绪有点不对劲呢,你初恋好像也出国了,他是你双胞胎哥哥,我冒昧地猜一下,你们应该是在一起读书的。难不成这是同一个人?你喜欢的那个妹子喜欢了你哥十几年,最后因为跟他分手去了英国,你一直爱慕着她却被无视,现在你想补偿少年时期的缺憾,把她追回来。哎哟这是什么狗血剧情啊,我好像看过一部漫画跟这个很像……”谢莹天马行空地脑补。

叶秋哭笑不得:“朋友,想太多了。我就是想跟你讲一下我哥这人不靠谱而已,你千万别打他的主意。而且你一直在假装我的女朋友,再去勾搭他岂不是露馅了,我们的关系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希望在他身上出了岔子,这会对我很不利。我帮你介绍男朋友,你消停点儿,好不好?”

谢莹拍一下手:“对哦!差点就没有职业道德了,好险。没事,你‘结婚’之前,我不会乱来的。咱俩的雇佣关系存在一天,我就当你是我男朋友一天,放心。”

“那之后也不要乱来。总之离我哥远点,我对你就这么一个忠告。我们家的事情很复杂,不是你能介入的,真心话。”叶秋严肃地说。

谢莹本来还想皮一下,但是看到叶秋眼神的时候,她理智地收回了原本要说的内容,迅速改口:“明白了。……放心,不会的。不过我的事儿你也上点心啊。”

“嗯,”叶秋说着,在叶修的小床上躺下来,“我会留意的。早点休息吧,晚安。”


tbc


大家久等了,前几天长时间断更,实在不好意思>.<

评论(101)
热度(602)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