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67)

前文列表


(67)


叶秋不假思索地问出有没有酒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有点惊讶。他没有这个习惯,也不清楚自己的酒量。同学聚会他从来都是用饮料替代,记忆中自己上一次主动喝酒还是很多年之前,他终于放下对喜欢叶修这件事的罪恶感,做出了那个决定之后。

也许是因为叶修虽然态度上没有表现出对他到访的欢迎,却买回了很多他喜欢吃的菜。叶秋在取出那些餐盒的时候,尽管他面上只是表现出满意的样子,心里却着实感到意外。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跟叶修一起正经地吃过饭,但他的口味叶修却依然记得清清楚楚。那里面有几道甜口的菜甚至是他小时候才喜欢吃的,长大后他们在外面吃饭时并没有特意点过,但叶修还是买了回来。

但是这个问题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次过来看叶修,他到底是单纯基于一个弟弟的心思,还是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情也包含在内,其实叶修心里清楚,两个人心照不宣。

但他并没有因为叶秋夹带的私货就对他刻意冷淡,他完全没有少疼爱叶秋一点点。

叶秋中午没有吃饭,肚子里饿得不行,刚才还偷吃了一个苹果。他把饭盒一个个摆好,筷子分了分,心情好得难以言喻。

叶秋活了这么大岁数,这还是第一次临近除夕的时候来南方这边,尤其是和哥哥在一起。其实南方北方无所谓,什么时间也都无所谓,叶秋看了看叼着烟坐在桌边,闲闲地等开饭的叶修一眼,心想,在他离家出走之后,只要和叶修在一起,那一天都会变成自己一年里无比特殊的节日。

这个节日的珍贵性和重要性,甚至远超会被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人共同庆祝的那些。

这当然值得喝上一点。

更何况这还是他们重归于好之后,第一次正经坐在一起吃饭,庆祝新年。酒是叶秋挑的,他对这个没研究,凭着眼缘挑了瓶红酒。三个人谁都没有经验,开瓶之后不知道醒,喝的时候也尝不出好坏来,但酒液经食道流淌至胃里,然后突然暖乎乎地烧起来的时候,叶秋还是感觉分外舒适。

他笑眯眯地看着叶修,等那阵惬意的微醺过了之后,又去夹了块小馒头,赶紧塞到胃里垫一垫。

正当他提起筷子,准备去夹他刚刚看中的那只狮子头时,他察觉到手中的筷子有点不听使唤了。叶秋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右手,努力指挥着它朝前伸过去,整个人也慢慢向前倾斜,倾斜……

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确认过叶秋没事之后,叶修跟陈果正常吃完了饭。叶修继续去电脑前打游戏,陈果一边照顾网吧生意,一边留意着叶秋那边。又过了很久叶秋才醒过来,依然是迷迷糊糊的。

俩人好一通折腾才把叶秋弄上楼,丢进叶修的房间。叶修又陪着陈果喝了点,陪她聊了会儿天,等网吧的客人都离开之后,这才摇摇晃晃地上楼,草草洗漱一番,跟陈果要了条被子,就窝进了沙发里。

一直到这个时候,叶修才有闲暇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好好想一想。

其实也没什么好想的,叶秋知道了他的地址,就肯定会跑过来看他,早在他告诉叶秋网吧名字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他没有想到会是今天……如果在往年,这正是叶秋最忙的时候,他之前跟自己说过,年前他要陪着父亲去拜访各位叔叔伯伯。他现在工作了,这些社会关系更重要。

叶修翻了个身。他躺得不是很舒服,沙发比较窄,衣服全皱巴巴地裹在身上。喝了酒,现在那些酒劲才慢慢涌上来,烧得他血管都在发烫。怕他着凉,陈果进屋之前给他开了客厅的空调,热风一阵阵吹向这边,H市是很湿润的,但叶修觉得现在又干又热。

他坐起身,把毛背心、衬衫和长裤脱掉,只留了里面的一套长袖内衣。

他重新缩回被子里,这下宽松多了。

但是叶修依然睡不着。也许是酒精的缘故,他现在昏昏沉沉,但大脑里总有一个核是很兴奋的,影响着他的睡意无法发挥出来,但也没办法打起精神去做别的,只能把一些琐碎的小事反复想来想去。

不知道那几个家伙春节任务做得怎么样了,过年期间会不会偷懒。也快五十级了,神之领域的任务年后就要筹备着了。老爸老妈身体应该没问题吧,看叶秋那小子没再说,应该就是在撒谎,明天让他捎个话回去。渴……想喝水……懒得动……空调温度太高了……叶秋那屋空调好像没开,他会不会着凉?但是自己平时晚上睡觉也很少开空调,那屋太小了,开了会很憋气,被子虽然不厚,但应该不至于感冒吧……也不一定,他要是在B市住惯了暖气屋,这温度他可能觉得冷。马上过年了,再冻感冒就不好了,而且他还喝了酒,应该起来看看他去……但是懒得动……

叶修迷迷糊糊地想着,他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沉,但依然在不断延续下去。

叶秋喝酒了,他怎么酒量那么差,连我都不如。好像听说有人醉酒后呕吐窒息而死,他应该没事吧……最好是去看看……唔,胳膊抬不起来了……我去,不会影响到以后的操作吧……为什么要喝酒,酒精真不是个好东西,以后再也不能喝酒了……

…………………………………………

…………………………………………

叶修闭着眼,在一片空白中茫然了一阵。他知道自己还有意识,还没睡着,但是他也发现原来他确实能做到什么都不去想,这种思维的空白原来真的存在,就在喝了酒以后。

他紧接着就想,那倒不是什么都不去想,而是他想不动了,大脑和他的四肢一样麻痹了。但是这种麻痹又让他非常舒适,他感觉自己像一只冰天雪地里窝进某个狭窄黑暗的废弃鸟巢的小麻雀,暂时丧失行动能力,但是温暖又安全、疲惫而慵懒,除了就这么软软地睡下去,什么都不想做。

叶修想,这就是酒精带来的好处,整个人松弛又舒服,所以大家都喜欢喝酒……但是不行,他不能要这种舒服,这会毁掉他的一切。还是烟好一点,烟也能让他放松,却同时让他精神更集中,也不会影响到操作。唔,一想到烟,就想抽了……烟盒放在哪里来着,好像放在楼下……完了,懒得动……等等,好像房间里还有一盒……

叶修半闭着眼睛,就“他房间里有没有香烟”这个问题严肃地思考了一会儿。他的意识竟然因为这个问题变得清晰了一点,这毕竟是一件有明确指向、并且和他即时的欲望紧密关联的事情。好像确实有一盒,有天他起床之后直接去洗澡,洗完澡下楼,发现没拿烟下来,就直接在前台又买了烟和打火机,原来的就放在房间里了,好像在枕头旁边。正好可以起来去拿烟,顺便看看叶秋,这样一举两得,很有效率。对,就是这样,单独做一件事没什么动力,但是两件一起做,理由就很充分了……

叶修想着,又晕晕乎乎地发了一会儿呆,差点整个人直接睡过去。可是想吸烟的欲望终于还是战胜了困意,那简直煎熬着他从梦里醒了过来,叶修最终还是挣扎着坐起身。

他握了握拳头,手掌软绵绵的,明显连操作的力气都没有了。

以后还是要离酒精远一点。叶修想着,挠挠头站了起来,七歪八扭地摸黑进了自己房间。


他的房间确实比客厅要冷不少,叶修推开门走进去,从上到下打了个激灵。但是空气要比客厅好一点,没那种憋闷的燥热感。

叶修抱了抱手臂,他还是觉得有点冷,但一会儿的事,回去穿衣服也没必要。

怕惊醒叶秋,他没有开灯,但房间里还是有一些外面透进来的光线,比客厅还要亮一点。

叶修放轻步子,慢慢走到床前,静静地站定。

叶秋还保持着被他放到床上时的睡姿,呼吸声非常浅,但很均匀。像是为了确认他还好好活着似的,叶修伸出手,小心地放在他的人中处。

他感觉到了一阵阵轻浅但和缓的鼻息。

叶修这才收回手。他又观察叶秋片刻,注意到叶秋的双臂都放在外面,脚也蹬开一点被子。他摸了摸叶秋的手,发现他的手又干又凉。

叶修抓住叶秋的小臂,动作轻柔地掀起一点点被角,把他的手臂塞了进去,另一只手臂也同样;又给他把踢开的被子搭在脚上,整了整,严严实实地包住。

做完这一切,叶修又捏捏自己的被子,在心里嘀咕了一番这货盖着到底会不会冷。他想了想,把手伸进被窝里,摸一摸叶秋的肩膀。

叶秋临睡前也没有把衣服全脱掉,但摸上去依然不够温暖,好像他身体的热度不够传递到外面的衣物上来似的。

叶修脚步虚浮地回到客厅,把陈果平时看电视时搭在身上的一个小毯子拿了进来,展开,盖在叶秋身上。

做完这一切,叶修满意地检阅了叶秋一番,才去拿他的香烟。他在床头柜上发现了自己的打火机,好像是哪天怕漏油才放到那上面的,但是烟盒还塞在枕头下面。这个角度站着够不到,叶修在床边坐下来,一手撑在叶秋靠床里的那一侧,探身过去,摸索着枕边的烟盒。

这个姿势非常怪异,看上去就像他整个上半身都悬空着压在叶秋身上。如果现在叶秋突然醒了,一睁眼就看到他这个样子,那估计叶修得费点功夫才能解释清楚。因此叶修一边控制着自己动作尽量轻一些,一边谨慎地盯着叶秋,以免他随时醒来。

叶修在枕头边缘压住的地方摸到了烟盒,把它轻轻地抽出来。这个过程中叶秋一直安静地睡着,对他的动作毫无知觉。借着那扇狭窄小窗透进来的光线,叶修能把他脸上的轮廓看得很清楚。

叶秋有一张英俊的脸。他的棱角比叶修要更清晰分明,随着岁月的推移,他们的五官没见什么区别,只有这一点差别依然存在着。叶修在镜中见惯了自己的样子,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好看之处,但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点点差别,他能够感受到叶秋的帅气。叶修无声地从烟盒里摸了根烟出来,叼在嘴上,转头看着叶秋,想,也许对叶秋来说也是这样,他看自己也看惯了,也察觉不出什么特别来,所以才会觉得他哥哥要更好看。

但是叶秋为什么会爱上他,并且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依然这样执着地爱着他,这始终是让叶修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问题。叶秋到底有多爱他,才会让他宁可经受那么多的痛苦,也不愿意放弃,时间,压力,离别,伤害……都没能让他动摇。不管被爱的人是不是自己,这种执着放在任何一个他亲密的人身上,都值得被他尊重。也就他是自己的双胞胎弟弟,跟弟弟乱伦这种事情叶修实在接受不了,如果换了另外一个人这么对他,哪怕对方是个男人,说不定他也就慢慢妥协了。

等等。

叶修突然发现自己刚刚产生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想法。

他好像想到了……妥协?


叶修这时候脑子真有点不清楚,他觉得他的思考能力被酒精拉低了一个档次。但是他觉得这件事很重要,如果不想清楚是没办法安心睡觉的,于是他依然坐在原地,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颇有些费力地想着。

他想,他真的会因为对方对他特别执着就妥协么?如果这个人像这家伙一样——他又转过头,看着叶秋熟睡的脸,睡梦中的无辜和茫然越发衬托出这张脸本身的俊美——对他苦苦追求,死缠烂打很多年,不管这个人是做什么的,性格如何,跟自己能不能相处到一块儿去,长得怎么样,只因为对方特别爱他,他就会心软下来接受对方,可能么?

叶修咬了咬烟嘴,望着叶秋,想,好像也不太可能。

他倒不是要求对方是个多么出色的人,不,他不会给他未来的爱人设定条件,靠条件和要求去找,也找不到。但是光对方爱他还不够,更重要的是他要爱对方,如果他确实也没有心思去爱上谁的话,那至少要喜欢对方,而且要喜欢到一定程度。

至少,要到他对叶秋喜欢的这个程度。抛开他跟叶秋是兄弟的关系之后,他喜欢叶秋的程度。

叶修沉思了很久。不,不对,他刚才的思考有误。

理论上来讲——现实来说也是一样,他应该不会喜欢谁到喜欢叶秋的程度,即使抛开他们是兄弟的关系。他不喜欢男人,但从小到大跟叶秋做的一切事现在他回想起来都毫无障碍,记忆里只有愉悦和温情。他享受跟叶秋相处时的亲密无间,叶秋是他唯一有耐心真正听对方说一切琐事的对象。和叶秋在一起做什么他都很惬意,谈天,吃饭,散步,甚至跟叶秋见面都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他从没有惧怕过什么东西,但是只有和叶秋在一起时他才会有完整的安全感。他也有很多推心置腹的朋友,然而如果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叶秋才是他第一时间会去求助的那一个。叶秋是他见过的最英俊的人,最聪明的人,最正直,最自律,最优秀的人,最跟他心意互通的人,最爱他的人。

叶修伸出手去,揉了揉叶秋的头发。

所以,有叶秋这么个弟弟,能和他关系这么好,也实在是自己的某种幸运。他跟叶秋的关系是建立在漫长的时间基础上,双方毫无芥蒂的付出上,而这种程度的感情是很难和一个陌生人建立起来的。所以,无论是别人喜欢他,还是他喜欢别人,都不太可能再到叶秋跟他的这个程度,如果以它来作为标准的话,是不会出现符合的答案的。

叶修眯着眼睛,晕乎乎地点了点头,至少他现在去掉一个错误选项了。叶秋不能作为标准,因为他的值太高了。

紧接着,叶修闪现了一个更可怕的念头。

但因为这念头仅仅存在于他的心里,仅仅被他自己所知,所以叶修虽然察觉了它的可怕,但也就宽容地任其显现了出来。

那就是,既然叶秋不能作为标准,叶秋之外也没有任何人符合这个标准,那么,如果是叶秋,而叶秋不再是他弟弟——如果现在的一切依然原样发生,唯独叶秋这个人不是他弟弟,那么他会怎么选择?

他会接受对方吗,会爱上对方吗?

叶修看着叶秋的睡脸,脑筋迟钝地思考了好久。

因为头脑几乎已经转不动了,所以他强行给自己一个暗示:你正在看着的这个人,并不是你弟弟,只是一个你非常熟悉的,跟你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罢了。现在,你喜欢他吗?你爱他吗?

如果他醒来说爱你的话,你能接受吗?

会想要逃避吗?会感到开心吗?

但是他发现自己无法给出答案。

即使提出问题之后他已经晕到没办法再去想任何东西,叶修依然清楚地知道,这个人是叶秋,他的血亲,他有着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这世界上绝对不存在任何一种他们不是兄弟的可能。这种假设完全没办法存在,他是他的弟弟,这个属性会一直追随着他们,永远追随着他们,直到两个人都走进坟墓也不会停止。

他没办法无视这个前提去思考任何问题,就像他没有办法无视引力而站立在地球上一样。

叶修摇摇头。

他抬起手,摸了摸叶秋的脸。

然后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抓住床头柜上的火机,像是一个失意的幽灵那样慢慢从房间里飘了出去。


叶修替叶秋关上门,却彻底没有了抽烟的兴致。他只觉得自己脑子晕得要命,四肢软得像是要散架似的,他急需好好睡一觉,用酣甜的纯粹的睡眠驱赶掉头脑里出现过的所有荒谬绝伦的念头。他把烟和火机朝茶几上一放,把自己扔进沙发里,身子一侧就倒了下来。

他用最后一点力气拽住被角,拉到身上,连掖一下都没来得及,就昏迷般地睡了过去。


tbc

评论(53)
热度(759)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