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65)

前文列表


(65)


叶秋给谢莹夹了道刚上来的菜,又拿起她面前的瓷碗,给她盛了碗奶白色的鱼汤。谢莹捧着碗,朝叶秋一笑,笑容清淡而甜蜜。她现在比叶秋认识她时还要漂亮,仪态和气质都极好,面对着叶秋父母也不怯场,样子落落大方。

叶秋揣摩了一轮父母的神情,觉得他俩对自己这个女朋友大概是非常满意的,连一贯不怒自威的父亲都显得神态温和不少。

“莹莹在哪里工作,离家远不远?”母亲关心地问。

“还没有定下来,目前拿到两个offer了,一个是银行,还有一个是在大学当老师。”谢莹笑着报了一下学校的名字,是一所还不错的理工科学校。“刚回来,还跟爸妈一起住,我家在紫竹院那边。要是去银行的话,可能就要在外面租房子了。还在犹豫,因为一旦定下来,等于人生方向也差不多决定了。”

“紫竹院,离秋秋的学校挺近的吧?”母亲说。

“离她学校更近啊,妈,不是跟你们说了莹莹是P大的么。”叶秋站起身,走到父亲身边,拿起他的碗,给他盛汤。

“你什么时候说了?你只说过莹莹是跟你一起在C大留学的。叶秋,这一次真的要批评你,为什么有女朋友的事情这么晚才让我们知道,我跟你爸还操心了好几年。”母亲略带欣慰地抱怨。

叶秋继续给她盛汤,不以为意地说:“我跟谢莹当时商量过了,要是都决定回国的话,等稳定下来再跟家长说,万一谁决定移民另一个又不想的话,不是让你们白高兴一场。”

谢莹目光含笑地追随着他,然后低头下来,优雅地吃一口东西。

父亲突然开口:“莹莹读的是什么专业?”

叶秋在心里暗笑,他爸一辈子没对谁柔和过,更别说用叠字称呼谁了。那边谢莹不慌不忙地把筷子撂下,把茶杯握在手心里,抬起头望着父亲:“大学时的专业是金融,研究生阶段主要是保险方向,叔叔。”

父亲点点头:“好,不错。”

他望向叶秋:“叶秋,跟你的专业是不是重叠了?”

“有关系,不过时间正好错开,她比我研究得更深一些。刚出去的时候好多概念理解得不清楚,都是她帮我的。谢莹非常厉害,在那边发了不少论文。”叶秋说。

父亲“哦”了一声:“莹莹比你低一级?”

“同一级。她毕业之后在英国工作了一年,后来还是想回来。她那边辞职需要交接一段时间,所以比我回来得晚几个月,其实我俩是商量好一起回来的。”叶秋回到自己位子上。

“莹莹不要太客气,都是自己人。叶秋,你多照顾一下莹莹。”母亲示意。

“谢谢阿姨。”谢莹乖巧地说。

“妈,又不是小孩子,她不会拘束的。”叶秋说着,还是朝谢莹那边凑了凑,“要我照顾你么?”

谢莹笑着刮了刮他鼻子。

“好,不照顾也好,不要客气,一家人。”母亲说,“叶秋,改天也要请莹莹爸爸妈妈一起吃个饭,要是不方便的话,你要先登门拜访一下。正好快过年了,爸爸妈妈准备些年货,你带过去给叔叔阿姨。”

叶秋怔了怔,立刻说:“好啊,你们别操心了,我来准备吧。就先不让你们见面了,我先跟叔叔阿姨见一见,顺利的话,年后再安排你们聚。”

母亲眼睛似乎亮了,神情又高兴不少:“有想法了吗?”

叶秋和谢莹对视一眼,谢莹朝他温柔地笑笑,没有说话。叶秋这才说:“过完年再说吧。年前我怎么也要去见莹莹爸妈一次,都谈了三年了,还没见过面,怎么也不礼貌。其他的,想等谢莹工作定下来再商量,她工作定了,差不多也可以开始考虑了。房子怎么买,买在哪里,婚礼什么时候办,怎么办,这都可以慢慢再说。也得看我俩工作的情况,做这些事都要时间的。至于其他的,暂时没打算那么早。”

母亲温和地劝解:“这些事可以考虑,但最好不要一直拖下去,我知道你们年轻人事业心强,现在都晚婚,但如果遇到喜欢的,做什么都宜早不宜迟。爸爸妈妈也会尽全力支持你们。”

“这您就别担心了,要不然干嘛她一回国我就安排你们见面啊。”叶秋说着,神情突然严肃起来,“对了,爸爸。之前我跟您说的那件事情,您觉得怎么样?”

父亲喝口茶,又把那副领导的架子摆上:“我这边没意见。但是你自己能顾好两边么,不要搞得公司出问题,这边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肯定不会,都多少年了,我是什么人您心里还不清楚?”叶秋说,“我们公司年后不会太忙,这个行业怎么样我现在心里也大概有谱了,几个项目也都一直在监控着。就是因为没太多事做,我才想学点东西。我将来要接手公司的话,财务方面是最重要的。”

父亲点头,淡淡地说:“你要真有心,就先从基层做起。”

“我能拒绝吗?基层是什么样我已经见识过了,大三那年有半年我都在基层泡着。于秘书没反映给您?”叶秋抗议。

“销售和财务是一回事吗?”父亲瞪他一眼,“你就是好高骛远!”

“我是注重效率。”叶秋毫不退缩地反抗回去,“像我这样的人,就算是正经来您公司求职,也不可能到基层去。您就是觉得刚毕业的学生没什么社会经验,要从最下面一点一点打拼上来,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爸爸,我没有必要再按照这个路径走。”

父亲看上去很想就地批评叶秋一顿的样子,但是当着谢莹的面,他竟然硬生生忍住了,叹口气:“饭桌上不谈工作。你周一上午到总部来。”

“好的,爸爸。”叶秋立刻应声。

他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叫了声好。虽然自从上大学以来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反抗着父亲的权威,但这还是第一次,在有外人在场的前提下,他直接把父亲的意志反驳回去,而且父亲竟然屈服了。——也许是给他面子,让他不至于在未来的妻子面前显得没有独立性,也许确实是因为父亲那套略显陈旧的价值观已经没办法一直在他面前占据上风了。

无论是哪一种,这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头。

这顿饭的气氛表面上还算愉快,实际上则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古怪感。

太多刻意的礼貌和照顾,亲切和关怀。

叶秋冷眼旁观,他知道父母确实很喜欢谢莹,对于她有可能成为自己未来儿媳的事情非常满意;但整场饭局,毕竟还是三个无比熟悉的人和一个陌生人的组合,那种骨子里的生疏感和因为陌生而着意营造的热情混杂在一起,让身处其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真正享受它。谢莹礼貌有教养,言谈举止滴水不漏,而这些礼貌也成为了真实感情流通的壁垒。

话说回来,他也不需要谢莹和他父母之间有什么真实感情的流通。——就是有了才麻烦吧。


他们开了两辆车过来就餐,饭后父母先回家,叶秋送谢莹回家。这时候离过年也没几天了,B市正是冷的时候。前几天下了雪,夜空极其干净。

两个人目送父母先驾车离开,又去不远处的露天停车场里取叶秋的车子。为了打扮得漂亮,谢莹外面穿了件大衣,完全无法抵御B市的严寒。叶秋走在她身边,甚至能听到她牙齿不断打颤的声音。

“冷吗?”叶秋问。他也穿了件大衣,但围了个厚厚的围巾,围巾堆在脖子间,完美地遮住了钻进脖子里的冷风。

“快不行了。”谢莹的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大衣不行,我会感冒的。围巾可以借你。”叶秋把手抄在兜里,边走边说。

“你再说几句话就到了。算了吧,我跑快点。”谢莹穿着高跟鞋,笃笃地跑到副驾驶旁边,叶秋已经给她开了锁,她一把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叶秋慢悠悠地走到车旁边,坐进去,把暖气给谢莹打开。他搓了搓手,打开自己的包。这当儿谢莹似乎缓过来一点,说:“我带那么多现金不方便。你要不转账给我吧。”

叶秋摇摇头,从包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来,递给谢莹。

谢莹侧着头看了他一眼,没有拗过叶秋,还是把信封接了过来。信封的口是开的,她朝里面粗粗看了一眼,打开自己包,把信封塞进去:“不数了,信你。”

叶秋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谢谢你。”

谢莹扣好安全带,闻言妩媚地一笑,说:“谢什么,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这可比我加班轻松多了。下一次是什么时候?”

“年后吧,过年这段时间有点忙,年后还要去我爸爸公司上班。”叶秋打着方向盘,把车开到主路上。

“大概是几个月?我得算算我要多久不能交男朋友。”谢莹说。

“你可以随时交,只是这件事务必对他保密就行。”叶秋说。

“我看悬,”谢莹不以为然,“情侣之间这种秘密是瞒不住的。”

叶秋沉吟了一下:“两个月之内吧,等暖和点了,找时间请你去我家里一趟。”

谢莹歪在副驾驶上,头靠着窗,懒懒地说:“过夜么?”

叶秋刚要拒绝,但是又想了一下,说:“过夜怎么收费?”

“就正常的一倍好了。但先说好,过夜仅仅是过夜,不包括身体接触。我没有靠这种事挣钱的打算。”

“那当然。”叶秋说,“那么暂时就过夜吧,我的房间是两个单人床,你也方便。”

“为什么是两张单人床?”谢莹疑惑。

叶秋迟疑一下:“我有个双胞胎哥哥,现在在外地工作。”

“都没听你爸妈提到过。”

“还没跟你熟悉到那份上,而且这件事理论上应该是我来跟你说的。”叶秋说着,突然叹了口气,“你要不要考虑跟我结婚?价钱你可以提。也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结婚半年之后就可以离。但是需要签一个婚前协议。”

谢莹挑挑眉毛:“报个价?”

叶秋思考了一下,说了个数字。谢莹“哇”了一声:“听上去挺有诱惑力啊!”

叶秋笑笑:“考虑考虑。”

“算了,我将来的婚姻应该比这个数字有价值。”谢莹想了想。

“不强求,但是你改变主意的话,可以随时跟我说。”叶秋说。

“比起这件事,我更好奇,是什么人能让你花这么大一笔钱,费这么大心思来做这场戏啊。王珏曾经跟我提到过你有一个恋人,他说你告诉他是女孩子,但他总觉得是男的。现在我也觉得是男的,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干嘛不直接找她跟你结婚呢?但如果是男的,一切都说得通了。”谢莹望着窗外,说。

叶秋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父母并不歧视同性恋。但她确实是女人。”

“她是我初恋,初中同学,后来我上大学的时候她移民去了英国。我去读C大,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她。但那时候她已经结婚怀孕了,很幸福的样子,我也就没再打扰,只是跟她有了联系。但是我肯定还会把她争取回来,只是需要时间。找你来帮忙,是因为我爸妈催得紧,如果我不自由恋爱的话,他们就肯定会逼我去相亲,给我介绍他们中意的。与其祸害别的女孩子,不如找个知情的人,这样他们也就消停了。”叶秋天马行空地编。

谢莹目瞪口呆:“真的假的?现在还有你这样的人?何苦一棵树上吊死啊老兄,连王珏都早就找到男朋友了。”

“王珏找到男朋友跟我有什么关系?”叶秋反问。

“他为你伤心了好久,天天跑P大来找我哭,花了几个月才走出来。”谢莹说。

叶秋真感觉有点抱歉:“哦,那现在他还好吧?”

“还行,他去S市那边工作了,他男朋友在那里。我也好多年没见他了。我没想到咱们一起玩的那拨人里会是你找我。”谢莹笑着摇摇头。“你给我的人设也够呛,我什么时候去C大留学过?要是你爸妈问起细节来怎么办?”

“他们一般没有这个工夫,要真问起来就随便说说,反正他们也没去过。”叶秋说着,谢莹的家也到了。他停好车,想了想,又叮嘱对方一句:“今天的事情,请务必对任何人保密,守口如瓶。”

“相信我的职业道德。”谢莹对他嫣然一笑,解开安全带下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叶秋目送她进入小区里面,这才调转车头,往家里开去。

他皱皱眉,其实他并不想跟一个外人聊这么多,但既然选择对方作为他的合作伙伴,那么也应该有基本的信任和沟通。他倒是不惧谢莹会拿这些谈话来作为要挟他的把柄,反正他也给出了完美的借口:远在异乡的另一个女人。即使这个谎言某一天因为种种原因被戳破,戳破之后它依然会呈现给父母一个不那么糟糕的假象。

除去叶修之外,他不会告诉任何人真相,不会对任何人袒露心声。

在他决定走上这条路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的幸福和恐惧永远无法行走在阳光底下,永远无法从任何人身上获得支撑,他注定独自一人背负着这个巨大的罪恶前行,并用无数谎言把它粉刷涂饰成金碧辉煌的样子。

这不是为了伤害谁,他说谎恰恰是为了谁也不伤害。

当然,他也将为此付出巨大代价。道德上,心理上,经济上,他的人生道路从此将围绕着这件事情来规划,终生都游走于真实和骗局中。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对此他有心理准备。一旦开始撒谎,那他势必会继续撒下无数谎言来遮掩它,谎言叠着谎言无限地蔓延下去,而他必须保证直到永远,直到他在意的人所能看到的那个“永远”,他可以负担得起它们,让它们始终不会被戳破。

他有这个觉悟,他相信自己也一定会有这个能力。

快过年了,叶秋想着,把车子开进了地下车库。

他该去看看这些数量庞大的已在实施和尚未发生的谎言背后所指向的那个真正目标了。

半年没见了,他现在非常非常想念他。


tbc

评论(54)
热度(712)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