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天外来客(完)

本来是中秋节特供,结果过期两天……



这个中秋周泽楷没有和爸妈一起过。

他爸妈还在工作,趁着中秋节放长假出门旅游去了,周泽楷反而自在。他家在S市郊区有个小别墅,跟一般意义上的豪华别墅不一样,是周泽楷爷爷在九十年代买下来的,家人周末偶尔会过去住。装修一直没动过,带个小花园,也始终没有请人修葺,花花草草没人管,长得都很嚣张。

周泽楷放了假,买好吃食,请开车回家的队友帮忙带到这边。他楼上楼下转了转,怀念一下儿时的情景,又去后花园看看,研究一番野花野草的品种,发现一个都不认识,但是挺开心。现在还能看出花园曾经气派又惬意的样子,鹅卵石铺设好的小路,长疯了的草丛,干涸的游泳池,泳池的瓷砖已经看不见了,底部积满厚厚的落叶,看上去蓬松松,软绵绵的。周泽楷四顾,周围没有高楼阻挡,只有一些不会遮蔽视线的乔木。已经是傍晚时分,他抬头看看,天边隐约出现了一轮浅白色的圆月。

周泽楷从楼上拎了只细腿小圆桌出来,选了个好位置放好,又拿了把椅子,摆在桌边。就算只有自己,也一点都不打扰他赏月的兴致,自得其乐是他比较喜欢的状态。他又去房子里拿了月饼,洗好的水果和切好的熟食,走回桌边刚要放下,就僵住了——面前的游泳池里,躺着一个人。

看身形是个男人,身体白白的,全身上下什么都没穿。

周泽楷迅速转过身,走回去,从浴室里拿了条浴巾出来,走到游泳池旁边。那个人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茫然地睁着眼,表情有点难过的样子。周泽楷认出了他,但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走下游泳池,把浴巾搭在那人身上,很不确定地叫了一声:“叶修?”

那人动了动,把目光转向他:“叶修是谁?”

周泽楷更不确定了。傍晚时分光线本来就不够好,这人的五官和叶修一模一样,但是下午回家之前他刚在QQ群里看到叶修和方锐在吹嘘兴欣的过节福利——三个嫦娥!分别由方锐魏琛和包荣兴扮演。无论如何,叶修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他也不会知道他家的地址。周泽楷想着,疑惑地打量着盖了一条浴巾的男人:“你是?”

男人有气无力地抬起一只手,指指天上:“我是月亮。”

这人是个神经病,周泽楷想。

“你不信?”男人说,“看好了。”

他突然消失在周泽楷眼前,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微黄、半透明的,看上去晶莹剔透的月亮。直径大概有一米,但是弯弯的,薄薄的,像被谁咬掉了一大口。周泽楷一时说不出话来,他从没有这么吃惊过,也从没有见过这么神奇又美丽的事物。那笼罩着它的浅黄色的微光仿佛有一种魔力,冷静,神秘,又带着难以言喻的圣洁感。月亮的弯角上搭着一条浴巾。

月亮在周泽楷目瞪口呆的表情里又变回了这个长得和叶修一模一样的男人。他还是保持着躺在那里的姿势,以及有一点点难过的表情。

“为什么……”周泽楷找回了自己的正常表达水平,“你在这里?”

“叶修”伤心地躺着:“因为我被一个冒牌货偷梁换柱了。”

“冒牌货。”周泽楷呆呆地重复一遍。

“叶修”指指天上:“喏,就是这个。”

周泽楷抬起头,天色又暗下去一点点,天边是一轮饱满的圆月,比刚才那个隐没在天空中的白色轮廓明显了一些。他有点明白:“那是假的?”

叶修点点头:“算你聪明。”

周泽楷在叶修身边坐下来,落叶很厚,他的视觉没有骗他,坐下去的时候果然很舒服。他问:“为什么?”

为什么它要冒充你呢?

叶修好像明白他怎么想似的:“我怎么知道?”

周泽楷抬头看看,又看看叶修,突然一凛,觉得有点上当:“不对。你是弯的。”今天可是中秋节,正品月亮应该是圆的。

叶修有点羞愧:“因为这段时间比较忙,断断续续缺勤了十天。我少上一天班就晚一天变圆,你懂的。”

“缺勤……是怎样?”周泽楷问。

“就是你们看不见月亮呗。”叶修说,“你没发现晚上越来越看不到月亮了么?因为我最近在打游……咳,总之就是因为我最近缺勤得很厉害。”

周泽楷盯着叶修,叶修做出一副并没有发生过什么口误的表情。周泽楷让步了,他点点头,表示接受了这个说法,毕竟他刚刚才亲眼看到月亮,这可比远在天边的那个要有说服力多了。周泽楷也忍不住有点忧心:“假的……有什么坏处?”

“它比我勤快。”叶修严肃地说,“不会缺勤。”

周泽楷看着叶修。

“没了。”叶修不开心地说。

周泽楷觉得还是让假货呆在天上更靠谱一些。

也许是跟周泽楷吐了吐苦水的原因,叶修的情绪看上去比刚才好点了。他坐起来,半眯着眼睛:“你能给我一支烟么?”

周泽楷心中更了然了。他站起身,示意叶修跟他来。


他先找了套睡衣让叶修换上,毕竟这个季节还光着屁屁四处跑很容易着凉。然后他带叶修来到自己的房间,拉开抽屉。

叶修的眼神“唰”一下就亮了。

满满一抽屉香烟。各种牌子,许多外国牌子叶修不认识,但是国内的那几个品种,以叶修毒辣的眼光看来,可都是珍稀的限量版,甚至有的一盒能抵他一个月的烟钱。叶修觉得自己像是老鼠掉进了米缸,他左看看,右看看,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

周泽楷抓住他的手腕,推到一边,塞给他一包五块钱的“红河”。

“喂!”叶修抗议。

周泽楷不为所动地推开叶修,合上抽屉,像是要护卫抽屉里的东西似的,站在前面:“这些,给叶修的。”

他指指那包皱巴巴的红河:“给月亮的。”

“好吧,算你狠,我承认好了吧,没错!我就是叶修。”叶修特无奈。

周泽楷不动声色看着他:“证明。”

叶修想了想:“呃……六秒五?”

这下周泽楷也有点不开心了,但是诺言还是要遵守的,他默默地拉开抽屉。


叶修抽上烟,表情看上去舒畅了点。他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眯着眼睛吞吐了一会儿烟雾,才突然醒觉似的回头看着周泽楷:“咦?你不抽?”

周泽楷摇摇头,走到他身边。

“那你藏这么多香烟干什么?”叶修好奇。

那些都是为了你准备的,周泽楷想。不过他什么都没说。

“不如都送给我吧?”叶修提议。

周泽楷勾起了嘴角。“做梦。”他轻轻地说。

叶修嘿嘿地笑了笑,也没说话。窗边没什么风景可看,周泽楷把眼神放在叶修身上。这就是他认识的那个叶修,除去最开始他努力装成一个陌生人,然后失败了之外,他的一切周泽楷都很熟悉,声音,语调,五官,表情,笑起来的样子,抽烟的神态。所以周泽楷更迷惑了,他是叶修呢,还是月亮?

“我没有骗你,我确实是月亮。”叶修吸完烟,转过身来看着他。大概是被尼古丁舒缓了情绪的原因,他的表情看上去安静又柔和:“你这里有电脑没?”


叶修在电脑上找到一副满月时月亮的高清大图。他指着月球表面的环形山给周泽楷看,又转过身,脱掉睡衣,示意周泽楷看他的后背。

叶修的后颈、肩膀和背上,有着一片淡淡的痕迹,形状和那堆奇奇怪怪的环形山的轮廓一模一样,但是颜色要浅得多,看上去一点也不可怕。叶修的皮肤很白,衬得这些痕迹像是溶进奶油表层的纹理。周泽楷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不是纹身。

周泽楷看得心旌摇荡。

叶修抖了抖睡衣,又穿上:“现在真的相信了吧?”

周泽楷点头,又摇摇头。这怎么可能呢?叶修那么忙,时间不会冲突么?

“本来是不会的。”叶修立刻说道,“一般来说我醒着的时候就是职业选手,但睡着了就自动进入月亮的工作状态啦。不过你也知道,这些天我生物钟彻底颠倒了,很多时候是白天睡觉,晚上带着他们去刷BOSS,没办法,”他耸耸肩,“你现在明白为什么这个月我缺勤十来天了吧?”

周泽楷理解了:“你是月亮。兼职……打游戏。”

“不对,月亮是兼职,职业选手才是我的正职。”叶修郑重声明道。


周泽楷一手又拿了把椅子,一手拽着叶修,把他拉到花园里。中秋一年只有一次,赏月活动他还是不太想错过的。他觉得叶修也不至于为这点小事想不开,自己不能挂在天上,看看别人也不错啊。

月亮已经行至中天。圆润,皎洁,又美丽。

“赝品。”叶修嘟囔。

周泽楷掰了块蛋黄白莲蓉月饼,用叉子叉起蛋黄,塞到叶修嘴里。叶修立刻被安抚到了,大嚼起来。

周泽楷默默地吃了会儿水果,又喂了叶修一会儿水果,看了一阵子月亮,吹了一阵子风,觉得无比惬意。他很想跟叶修聊天,也这么做了:“月亮……都做什么?”

“哦,很多,你想知道哪些?”谈到自己的本事,叶修有点高兴:“所有妹子的生理期都是根据我的自转周期决定的。”

那你最好别让她们知道这事儿,否则她们不会让你有什么好下场。周泽楷想。

“不要小看生理期狂暴,”叶修认真地教育周泽楷,“这是很有用的一种本能,如果没有了它,妹子们都一直那么温柔可爱的话,就更容易被坏人欺负了。”

周泽楷深觉有道理。

“你想试试吗?我可以让你也……”叶修跃跃欲试。

周泽楷礼貌地拒绝了。

叶修诚恳建议:“可以让你体会到你未来女朋友的感受,做一个更体贴的男朋友。”

“我喜欢男人。”周泽楷说。

“哦。”叶修看上去有点失落。

周泽楷有点不忍心,剥了颗葡萄喂给叶修:“还能做什么?”

“很多。有时候我也充当誓言的见证人,”叶修说,“不过现在很少了。”

“为什么?”

“大家都不怎么发誓了,可能是发现发誓没什么用,发誓之后又不遵守也没什么不好的后果。”

周泽楷怅然:“嗯……还有什么?”

叶修想了想:“还有么……照明?虽然不能用来看书,但是对走夜路的夜盲症患者很有用啊。”

周泽楷敬佩地看着叶修。

“不过自从人类发明了胡萝卜之后,也没什么用啦。”叶修有点失落地说,“总之就是随着科技发展,用处越来越少,现在更多是作为纯观赏的用途。但是也被那个假货给挤下来了。”

这也没什么,周泽楷想。月亮谁来当都没多大关系,但是叶修只有一个啊。

“话是这么说,”叶修说,有点不甘心地盯着变得越来越小的月亮:“你知不知道,人其实是追求本质的动物。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看到的月亮不是真正的月亮,你说他们会有多难过?”

那总也好过你三天两头不出勤……周泽楷想着,突然惊觉一件事情。很多时候他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但是叶修完全知道他在想什么,而且一直在顺畅地回答他!

“没错,身为月亮,这点小事算什么,”叶修不以为意,“不过我要强调一点,比赛的时候我可从来没用过这个能力。”

周泽楷不说话。

叶修的表情突然变得非常尴尬:“喂,别想这些奇怪的事情!”


点心吃完了,周泽楷和叶修都困了。

“你觉得这是应该有的待客之道吗?”叶修批评周泽楷,“我要自己睡一间房,一张床。”他转过头,看着右侧的房间。

那是爸妈的。周泽楷心想。爸爸妈妈的房间神圣不可侵犯。

叶修又看了看楼上。

楼上的房间已经很久没人住了,落满了灰。

叶修无奈。

周泽楷看着叶修,小心翼翼地收敛着自己的思绪,不想让它们被叶修读出来。可能是他的想法被叶修察觉了,叶修停止了他的读心术,只是看着周泽楷,直到他想好措辞,一字一字地向他郑重地请求出来:“我能……抱着你睡吗?”

他还没有抱着月亮睡过觉呢。


周泽楷侧躺着,动了动,让叶修躺成更舒服的姿势。其实他也不知道叶修舒不舒服,但是他现在明显比傍晚周泽楷看到的那个弯弯的月亮要胖了一点,内圈的弧度变小了一些。周泽楷轻轻地把额头顶在月亮外圈的圆弧上。叶修的身体是微凉的,抱着他就像是抱着一块玉一样,触感温润又柔和。周泽楷用额头蹭蹭叶修的脊背,又用鼻尖蹭蹭,仿佛能嗅到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月亮是什么味道的呢?周泽楷迷迷糊糊地想着。

是不是真的是奶酪做的?叶修呢?也是吗?

他悄悄叼住月亮的脊背。

月亮消失了,叶修躺在他怀里,已经睡熟,他的牙齿轻轻咬在叶修的后颈上。

周泽楷松了口,用嘴唇轻柔地安抚着那道看不见的齿痕。


周泽楷抱着一床被子醒过来,他看看挂钟,已经快到中午了。他恍惚地记起头天晚上的事情,他搬了小桌子和两把椅子去小花园,自己赏了一会儿月亮,吃光了所有的食物,兴致很好,还喝了一小杯果酒。度数比啤酒还低,但也足够他一觉睡到现在,还做了个非常奇怪的美梦。周泽楷昏头昏脑地坐起身,准备洗漱。路过书桌时,他惊异地站住了。

那个刚刚买来做装饰用的烟灰缸里,有一小撮烟灰。

而他是从不吸烟的。


中秋节过去了,很快就是国庆节,然后是圣诞,新年。借了上个赛季的光,这次全明星是在H市举办,主办方是兴欣。头天晚上的宴会是在H市一个档次很高的酒店举办的,宴会厅在27楼,叶修作为东道主的一员,自然也尽心尽力地招呼,直到接到最后抵达的轮回,才带着大家一起乘电梯上去。

周泽楷站在最里面,叶修站在他前面,大家都很有素质地一致面对着电梯门,偶尔说两句不咸不淡的玩笑。

周泽楷默默地四下看了一眼,没有人注意他。他窝在角落,叶修正好挡住他大半个身体。他悄悄伸出手,几乎是无声地捏住叶修后面的衣领,不动声色地往外拉了拉,视线朝着他的后颈,浅浅地探过去。


Fin


注:这篇灵感来源是Leonid Tishkov的私人月亮

最近比较忙,过段时间恢复正常更新频率

评论(42)
热度(696)

小白糖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