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喻叶]何日君再来(完)

喻叶,伪ALL叶,不吃的注意避雷。这篇偏恶搞,不要太较真

——

倒完时差的下午,叶修拎着自己的笔记本找了个小会议室敲汇报材料。涉及敌情、战术的内容,比赛期间他就整理了个七七八八,现在润色一下,加几句五讲四美三热爱进去就可以。

一根烟抽完没多久,叶修正一边打字一边寻思是不是再点一根的时候,会议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叶修抬头,看到是周泽楷,对他打了个招呼,眼神继续回到屏幕上来。

周泽楷在他对面,拉了把椅子坐下,一时间没有说什么。叶修想起这个下午的安排是自由活动,想着他是不是找自己有什么事,刚抬起眼,就看到周泽楷也在注视着他。

他双手交握放在桌面上,英俊的脸上有一抹坚定的神情,他看着叶修,眼神很认真。

“叶修。”

叶修敏感地察觉到一丝异常,还是点点头:“你说。”

“我很喜欢你。”周泽楷一字一字,语调郑重。双手握得更用力了点,指节微微发白。

叶修怔了怔,又放松下来,说:“哦,你是这个意思。”

他顿了顿,“你喜欢哪个啊?战法还是散人?”

周泽楷踌躇了一下,叶修已经啪地擦着了打火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叼了根烟在嘴里,话都说得有点含糊:“还是……他们管那叫什么来着,不是粉账号,是我本人的粉?看不出来啊小周。不过,”叶修把烟从嘴唇拿下来,含着笑上下打量了一下周泽楷,“你那押枪使得确实不错,光这点就真不愧是我的粉丝。”

周泽楷紧握的手指一点点松开,他情不自禁地微笑了:“嗯……继续努力。”

“可不,逆水行舟嘛,不进则退。上个赛季你的个人发挥已经相当精彩了,但你知道为什么单挑还是打不过我吗?”

周泽楷诚恳地摇头,用一种“愿听前辈详解”的眼神看着叶修,叶修侃侃而谈起来。

“我靠……”黄少天低声骂了一句:“我就知道周泽楷这个闷葫芦一点战斗力都没有。”

“连第二回合都没过去啊。”张佳乐痛苦地捂住眼。

“长见识了,周泽楷原来真是叶修的粉丝?”方锐眼神闪亮地摸着下巴沉吟道,黄少天照着他后背来了一下:“你们五年级的是不是都傻?那货明显就是忽悠周泽楷转移话题的,他说不过叶修就算了,你还真信啊?”

扒门缝的三个人谁也不想看叶修在周泽楷面前吹嘘自己,早就偷偷溜了回去。其实叶修没说多久,就是一对一地给周泽楷复盘了他俩单挑中的关键点而已,随即又以“我还要抓紧时间写报告,要不回头我们再聊”为借口,将周泽楷半送半赶了出来。


叶修坐回座位上,长出了口气,才发现后背都有点湿。他拿起遥控器调低了两度,喝了口水压惊。糟了,叶修暗想,周泽楷这是来真的。

他怎么看不出身为粉丝的崇拜仰慕和“那种”喜欢之间的区别?周泽楷那小眼神,就算他面上一点波澜都没有,也还是被这种眼神激得心头一震。问题是,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啊。叶修皱着眉头,想,周泽楷这小子性格不像是善罢甘休那种,姑且不去考虑他为什么会喜欢自己——这其实也很正常,再来一次的话要怎么拒绝?直接说?这不是一贯爱护后辈的自己的风格啊。


周泽楷在众人之间坐下来,摇摇头:“失败了。”

“我早说了啊,”楚云秀懒懒地说:“叶修肯定不是颜控,看他对沐橙就知道了,再说了那家伙自己长得也不赖啊,光靠美色没什么用的。”

“不过。”周泽楷突然说,大家一起盯着他。

“学到了一些东西。”周泽楷微笑。

“呸呸呸!”黄少天一脸恨铁不成钢,“你完了,你已经是Joker了,小同志啊,还是太嫩啊,怎么可以就这么上了敌人的当呢!算了本来也没指望你一击必杀,接下来该谁了?”

“我。”王杰希淡淡地说,“不过得等有机会,晚饭的时候差不多吧。”

“晚饭不是自助吗?”肖时钦说,“那我们可以正大光明偷听了?”

“随意,”王杰希说,“保持好距离,别让当事人发现就行。叶修有多狡猾你们懂的,他看出来,后边的人就别玩了。”

大伙儿纷纷表示明白。


这个游戏是黄少天提出来的,刚拿冠军那个庆功夜,这家伙就兴冲冲宣布了自己过两天要过生日的事情,强烈要求所有人给他进贡礼物。也不过分,他生日那天大家都应该还在B市,集体参加赛后的国内采访和一些活动。大家本来想着意思意思给他买些耳塞口罩奶嘴之类的就行,谁知黄少天连礼物的内容都已经指定好了。

“所有人都跟叶修表白?疯了吧,你过生日为什么要便宜这货?”张佳乐第一个表示出惊异,顺便转过头看了眼角落里,开场被灌了两杯酒就已经醉倒过去,窝在沙发上睡得跟——当然只是在他眼里——死猪一样的叶修。

“NONONO,”黄少天摇手指:“你不懂。你要去考虑这家伙的心态,一次次被唤起希望,又一次次地发现那其实是假的,是不是非常失落?非常解气?想想就要笑出来了?”

张佳乐恍然大悟,楚云秀早就笑得不行:“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多大仇啊?”

“还说这个!”黄少天想想又差点跳起来:“三番五次拖我在记者面前挡枪子,我还想问跟他多大仇呢!再说了他跟你们没仇?谁没被这家伙坑过害过抢过冠军?喂你们兴欣的两个先说好啊,不准私下里跟叶修通气,我报复的手段是很多的!”

方锐举手:“没意见,我们都没意见!”苏沐橙笑着摆摆手,表示寿星为大。

“可是,”张新杰最冷静,想得也比较周全:“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如果叶修心态上真受到伤害怎么办?”

张佳乐发出质疑的声音,苏沐橙语气轻松地接茬了:“放心吧,叶修没这么玻璃心的。不过,你这可操作性强吗?这么多人扎堆表白,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不对啊。”

“所以方式很重要。”王杰希抱着手臂,冷静地说,“我明白黄少天的意思了。他应该不是要我们每个人都去跟叶修说我爱你,而是选用最适合自己的方式,让叶修感受到,而且为了游戏继续下去,还不能让叶修察觉异常……对吗?我觉得很好玩,我参与。”

黄少天就差给王杰希鼓掌了。一直算半个意见领袖的喻文州倒是半天没说话,只是笑着看大家讨论,只在大伙开始抽签决定表白顺序的时候问黄少天:“你参加吗?”

黄少天一脸大义为重:“我身为总设计师,在幕后操控就好,就不亲自加入了。”

“别来这套。”负责发纸条的李轩毫不犹豫地塞了个纸团给他:“要死一起死。”

孙翔拿着自己的签子想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提了个打一开始就憋在心里的问题:“喂,要是叶修真的答应了怎么办?”

“不会的。”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他。苏沐橙精准地补了句刀:“如果是你的话。”

孙翔脸上浮现出一抹受伤的表情!


叶修把汇报材料发出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却一桩心事之后却又压上了一桩,饿得也比平时快了点,到餐厅时还没有几个人来。他们回国后还住在集训中心,三餐也暂时按照集训时安排,都是自助,菜品饮料汤点都很丰富。

叶修堆了一盘菜,又盛了碗粥,找了个角落坐下,香甜地吃起来。他留了个心眼——这个角落有点偏,万一周泽楷还不肯放过他的话,也不一定就一眼能看到,更不一定会坐过来。叶修没吃两口,对面的椅子就被拉开,坐下一人。叶修的心还没悬起就落下了——是王杰希。

他松了口气。

王杰希可没错过叶修抬头时那一丝略带惊讶但很快平复的表情。他不动声色地留意了一下叶修盘子里的食物,坐定之后拿起干净的筷子,从自己盘里夹了块紫薯放到叶修盘里。

叶修:“……”

他看着王杰希:“你干嘛?”

王杰希用筷子指指叶修的盘子:“全是肉类和细粮,你的膳食结构太不均衡了。吃点粗粮比较好。”

叶修有点警惕:“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我爱吃这个啊。你什么时候学会关心别人了?”

正常来说叶修不会这样,要是别人主动给他夹菜他权当小弟孝敬自己,早就笑纳了。但王杰希很少主动给他献殷勤,他心里还想着别的事情,难免反应异常。

王杰希笑了一下,根本没回答叶修,只是低头自己吃了起来。他不回应,叶修那句话就更像一句调侃,这事迅速就翻篇了。吃到后面,两个人反而聊起了双方队伍里的几个新人,顺便定了两场友谊赛下来。

叶修吃得快,吃完也没急着走,边慢慢喝粥边等王杰希。王杰希吃完,又取了杯咖啡过来,继续跟叶修闲聊:“你也是B市的。”

叶修:“哟,这都被你发现了。”

“住哪一带?”

“东城那边。”

“东城大了,具体呢?”

“你查水表的?东单。”

“挺好的。”王杰希放下手里的咖啡,笑了笑:“我家在建国门那块。”

叶修本能地觉得有一丝不对,就听见王杰希说:“等这几天忙完了你是直接回家?正好顺路,我送你吧。”

“行啊。”叶修放下心来,正准备夸夸王杰希人性变得更好了的时候,王杰希又开口了:“我也早就想拜访一下你家人了。”

叶修:“……”

他看着王杰希:“你要干什么?”


喻文州刷了会儿比赛视频,做了会儿常规训练,等到十二点的时候才轻手轻脚地站起来,出门。

十二点是个很巧妙的时间,一般人都睡了,没睡的也不会在外面晃荡。但叶修的生物钟喻文州知道,这个点他肯定还没睡。他走到叶修的房间门口,轻轻敲了两下。

半分钟后叶修给他开了门,一脸平静地看了他一眼,没招呼他,自顾自坐回电脑前:“你是第三个?”

“我就知道这事根本骗不过你。”喻文州笑着说,拉了把椅子坐在叶修身边:“我不是。第三个是张新杰。”

“那你这么晚干嘛来了?”叶修正在网游里,开的是个小号,陪着公会的人打副本。叶修拿起耳机,跟那边交代了两句,把指挥权让了出去,就关了这边的声音。

喻文州耐心等着叶修把这一切做完,终于分过神来看他一眼的时候,才从容地说:“来投诚啊。”

“哦?”叶修有点意外,却很欣慰:“不错,终于有个有眼光的。说说,怎么回事?”

“少天生日,要大家玩的游戏,各自跟你表白。”喻文州一句话把所有人卖了个底儿掉。

叶修在心里长出一口气。他是察觉到有点不对,但对周泽楷的信任度太高,晚饭时王杰希的表现也尚可说得上正常,喻文州这句话倒是把他那点心事都尽数平了。叶修手下操作没停,说:“那你这算是来卖队友的?”

“我又没打算玩,哪里有队友。”喻文州笑道。

叶修点点头,说:“我知道了,不过我说喻文州,你看上去不像会打小报告的好孩子啊,告诉我这事对你有什么好处?”

“当然有好处。”喻文州盯着叶修的侧脸,眼神划过他的脸,划过脖子,划过灯光下光洁的手臂和不断在键盘上跳跃着的修长手指,才慢慢说:“经验告诉我,凡事跟叶神站同一条战线,才是最大的好处。”

叶修龙颜大悦:“我就喜欢你这种聪明人。”

喻文州微笑着回答:“我也喜欢你……这种明察秋毫的人。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有想法了吗?”

叶修头也不抬:“等打完BOSS的。”

喻文州:“我有个建议,要听么?”

“你说。”叶修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击着,简洁地回答他。

“不如你直接告诉他们,其实你早就跟我在一起了。”喻文州说,“这样一来可以让他们死心,停止这个活动;二来,因为这事策划的时候我一直在场,你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想想,费尽心思想要捉弄你,但实际上正主的男朋友从头到尾都在看着他们,包括你都有可能是知情的,会不会细思恐极,觉得自己无聊幼稚透了?第三……”

喻文州停顿了一下,说:“第三,万一有人假戏真做,借这个机会真跟你表白,你不想答应的话,也不至于闹得不可收场。”

叶修点点头,飞快地从桌上烟盒里敲了根烟出来,喻文州很有眼力见,他刚把烟叼上,喻文州手里的打火机就已经擦着了。

叶修偏过头就着喻文州的手把烟点上,喷了口烟出来:“我觉得挺好,但这样对你的名誉有影响吧?”

喻文州有点感动于叶修的体贴:“你要是真觉得我有牺牲,以后抢BOSS时不妨跟我们公会多合作几次,时间合适的话,也可以直接打电话叫我一起。”

“材料对半,装备散人全需。”叶修说。

“这方面我不一定能做主,但如果我在的话,尽量帮你跟公会那边沟通一下,最终还是看他们的决定。”喻文州温和地说。

叶修正好也打完了BOSS,从副本里传出来,找地方直接下线,拔了账号卡。他这才转过身来面对喻文州坐着,把只剩小半根的烟弹了一长串烟灰下去,看了喻文州一眼,说:“行,就这么说定了。那接下来我要怎么做?不管谁来表白的时候,我搬出你来就行了?”

喻文州思索了一下:“这样子会显得有点假。我是指,光说的话会更像是你随便找了个借口,要加上点行动才更有说服力吧?不用特别露骨的,意思一下就可以。”

叶修笑了笑,抽完了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按熄在烟灰缸里:“比如说?”

喻文州沉吟着,向前倾身,朝叶修靠近了一点:“叶神谈过恋爱吗?那种气氛是很奇妙的,不过稍微做个样子,也很容易装得像。比如说,轻微的肢体接触,或者是轻轻碰一下嘴唇什么的,营造出一种默契感就可以。”

叶修的眼神笑微微地扫过喻文州的脸,说:“你给我示范一下。”

喻文州的神情严肃起来,他没有说话,只是“嗯”了一声,跟叶修贴得更近了。他微微侧过脸,气息拂过叶修的鼻尖。

在他的嘴唇感受到叶修嘴唇的柔软之前,先一步被一种不友好的刺扎感弄痛了。

叶修用那个熄灭了的烟头戳着他的下嘴唇:“喻文州,你小子是第三个。”

喻文州坐回自己椅子上,苦笑着擦嘴:“真不是。”

“我要是不阻止你,你还真亲啊?为了个游戏你也太下血本了。”叶修说。

喻文州百口莫辩,无奈地笑:“第三个是张新杰,第四个是少天。我的顺序是第九。”

“为了自己能赢,连同伴的老底都揭了,你这样很破坏游戏规则啊,让别人怎么玩。”叶修根本不听,只是训他,“这是杀鸡取卵懂吗?”

喻文州放弃辩解,只是看着叶修:“你坚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自证了。总之该说的我也都说了,你自己当心一点。”

叶修不以为意地把喻文州驱赶出房间。

喻文州慢慢走回去,说是一点失落都没有是不可能的,但也没特别沮丧,他对叶修问心无愧,也相信时间会证明他的清白。唯一有点遗憾的是:

珍藏了二十五年的宝贵的初吻,还是没有给出去……


第二天上午记者招待会,完事后大家直接坐大巴去一个酒店吃饭,下午还要参加另外一个活动。这个上午过得很顺利,招待会上大家发言各司其职,黄少天也是一贯的话痨,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唯一有点异常的是,在上了那个大巴之后,本来叶修旁边是个没人坐的空位,但是张新杰却在车子缓缓发动之后坐了过来。

叶修心下有数,有嗑不唠不是他的风格,先一步跟张新杰搭话:“小张什么时候回Q市?”

张新杰皱了皱眉:“事情结束后第二天上午。”他对国家队的安排并不满意,什么时候可以回家,上面始终没有个准信,这不符合他的做事风格。

叶修逗他:“不在B市多玩几天?住我家怎么样,我给你当导游。”他知道张新杰性格一贯认真严谨,反倒更好奇他会怎么捉弄他,都开始给张新杰搭梯子了。

张新杰摇摇头:“多谢叶队。这边夏天太热了,住着不舒服。Q市夏天倒是很凉快,不如你过来住一段时间。我们队长也会很欢迎的。”

叶修一开始没领略到张新杰的深意,就着他的话头嘲笑回去:“用什么欢迎?矿泉水瓶啊?”

张新杰微微一笑:“你可能不知道,队长私下里经常和我聊到你。”

叶修后背一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张新杰诚恳地说:“虽然他没有明着说,但我知道他的想法。他跟你一直是对手,从来没有像朋友一样很亲密地……相处过。队长为了霸图,连这次世邀赛的机会都推掉了,我想如果你愿意给他个惊喜的话,他一定会非常高兴。”

张新杰这是借刀杀人啊!!

叶修大骇。他看着张新杰转过头来看着他,眼神平静又真挚,好像在说:十年了,你怎么好意思对不起韩队?

后一排座位上的黄少天犹豫着跟张佳乐咬耳朵:“他这算犯规吗?”

张佳乐笑得直挠座椅背,他坐张新杰后面,因此并不担心会惊动叶修:“怎么会是犯规!能够打击到叶修的都不算!”虽然是半路队友,但张新杰的形象在张佳乐心中一下子提高了两档,这才是真战术大师的风范!

叶修莫名地背着负心人的帽子下了车,他负责守在车门口点人数,喻文州是最后下来的。他跟叶修对视了一眼,耸了耸肩。


到了傍晚黄少天敲开叶修门的时候,叶修的心态早就很平静了。他正在看电竞新闻,两个人胡天胡地聊了几句,叶修突然想起来,从枕头边拎起个小塑料袋子丢给黄少天:“喏,礼物。”

轮到黄少天一脸惊异,他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看袋子里面,又看了叶修一眼,确认了一下:“什么?”

叶修说:“你生日礼物。”

黄少天还处于震惊中:“你居然记得我生日?”他连叶修的都不记得。

叶修:“……是啊。”

其实他也不记得黄少天的,不过头天晚上喻文州跟他那么一说,叶修查了一下还真是这几天,晚饭回来就顺便在集训中心旁边的商店里买了个还不错的耳机,就是没有正经礼物包装,只能用那种花花绿绿的塑料袋随便装了下。

黄少天拿着小破塑料袋,心里突然就涌上一种如潮如浪的感动,不过这种感动持续了一秒就被他的使命感战胜了。但借着这种感动,黄少天这番话说得也就更真心实意了点:“老叶,我知道你这人其实特别好。”

叶修说:“嗯,我感觉到了,你们都觉得我特别好。”

黄少天:“啊?”

叶修很平淡地跟黄少天交心:“也挺奇怪的,这两天好几个人有意无意地跟我示好,是因为在我的带领下拿了冠军的缘故吗?不过也不像,你看连张佳乐都还没跟我说什么呢。”

黄少天一惊,立刻努力消除叶修的警惕性:“不会吧,哈哈,觉得你好很正常啊,虽然你说话又欠,又爱给我们捣乱,又喜欢拉着我躺枪,不过我觉得你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黄少天差点真情实感到露馅,马上往回掰,眼神也配合地变得很深情:“老叶,嗯,我……”

他支吾了两声,还是觉得羞耻到有点说不出口。

叶修笑笑地看着他:“你喜欢我?”

黄少天大喜:“你怎么知道!”

叶修老神在在地说:“感觉。”

黄少天追问:“那你喜欢我不?”还差一步就成了!

叶修扫视了他两眼,看得黄少天有点不自然的时候才开口:“你说你喜欢我是真的?”

黄少天赶紧说:“真的真的。”

叶修说:“那你是喜欢被捅菊花的那个?”

!!!

黄少天被叶修的无耻惊呆了,过了一会儿才说:“当然不是!”

叶修笑了:“原来你喜欢捅别人菊花。”

黄少天咬牙:“我对你的感情是很高尚的!很纯洁!”他语气咬在最后两个字上,着重强调了一下。

叶修说:“你少来这套。”他故意舔舔嘴唇,朝着黄少天凑过去:“你说你喜欢我,就证明一下。你放心,虽然我也没什么经验,但是应该不会死人的。”他伸出手,拽住黄少天的胳膊:“哎哟,我这还有云南白药,事后给你上点……”

黄少天兔子似的一溜烟蹿出了叶修房间。

叶修笑了笑,捡起被黄少天碰到地上的塑料袋放到一边,想着明天等他回过味来再给他送过去。


黄少天心有余悸:“叶修不为人知的这一面真是太可怕了。”

楚云秀有点疑惑:“我怎么感觉他没这么奔放,他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

黄少天:“不可能!昨天晚上他还跟我说有几个人跟他示好他觉得很奇怪呢,再说了我一直在观察,不会有人暴露的!”

王杰希:“他这几天的表现也一直很正常。”

周泽楷跟着点头。

“叶修不像个对感情特别敏感的人,”肖时钦说,“所以我倾向于他不是察觉到了什么,而是跟黄少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吧?”

黄少天大怒,刚要嘲讽回去,一个声音就打断了他:“的确对感情不太敏感啊,但是要有人通气就难说了吧?”

叶修边说边推门进来,顺便开了个AOE:“你们这群搞地下工作的也太不小心了,连个放风的都没有?我都听半天了。”

“啊,什么地下工作?我刚来的,连他们说什么都没听明白呢。”方锐一脸无辜地往苏沐橙那边靠了靠。

张佳乐痛心疾首地指着方锐:“你这个叛徒!”又突然想起来重点不在这,立刻转向叶修:“谁啊?谁这么无耻通的气?”

从刚进门起,叶修的眼神就落在喻文州脸上,两个人交换了个眼神,喻文州的表情依然是温和而平静的,只有带着笑意的目光,好像在说:你相信我啦?

叶修当然没这么简单地就相信他。虽然他习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如果每个人都这么折腾他或者被他折腾一轮,从体力上来说都有点吃不消。为了效率,副本里的小怪叶修一贯是喜欢一波流带走的,这种情况也同样适用。喻文州真为了他好也好,还是那只是他算计自己的一环也好,叶修都不介意:喻文州吃亏不吃亏不重要,他反正是不肯吃亏的。

“怎么能说是无耻呢?”叶修一边反驳着张佳乐,一边朝喻文州走过去,“你们搞活动之前情报工作都不肯做一下,就放这么个卧底在你们队伍里?这家伙可不是叛徒,”

他揪住喻文州的衣领,结结实实地嘬了喻文州一口,在喻文州还没尝出他舌头是什么味儿的时候就又离开了。

叶修得意地微笑:“喻文州本来就是我的人啊。”

他放开喻文州,大摇大摆地走了。

喻文州站在原地,传说中机敏的反应速度几倍于常人的头脑此刻都成了摆设。他的脸红得像是着了火,手放在刚刚被叶修亲过的嘴唇上。

他的心幸福得简直要炸开了。

大伙儿走上前去,对喻文州进行了丧心病狂的嘲笑和围观。这些声音喻文州毫不入耳,他珍藏了二十五年的初吻就这样被叶修随随便便放了二十八年的初吻给换掉了,喻文州也压根就没意识到。他满心里只想着一件事:叶修什么时候能再这么来一次啊?


Fin


虽然这篇叶神很主动但他在我这依然并且永远是个受!

还要在外面游荡一阵子,大概2.10恢复更新

评论(68)
热度(1622)

小白糖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