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58)

前文列表


(58)


这天下午叶修有个很重要的会,他要跟开发部的工作人员们碰头,讨论装备升级的事情。这是新赛季开始之前最后一次装备调整,因此他肯定不会缺席或者改期。叶修跟叶秋说了这件事,叶秋表示理解。

于是中午的时候,叶修只是带着叶秋在附近的小餐馆随便吃了点东西。正是工作日,来觅食的白领不少,甚至还有人跟他们拼桌,俩人没来得及聊些什么,只是在闹哄哄的环境里随便讲了几句家里的近况。

吃完饭,叶秋回酒店,叶修回俱乐部,约定傍晚再联系。

结果这个会开到了很晚,叶修对于装备的升级思路和开发部的主管有不少分歧,有几处改动迟迟定不下来。傍晚时分他借着出来吸烟的当儿,借苏沐橙的手机联系了叶秋:“叶秋,我这边估计还有很久,结束都要八九点了。你先去吃吧,别等我。”

叶秋立刻在那边说:“没关系,正好我公司这边也有好多文件要看。我等你。实在不行,酒店这边也可以叫餐。”

叶修想了想,没坚持:“那你先垫点儿,等这边会开完了,我给你打包份外卖带过去。”

电话那边的叶秋似乎是愣了一下,声音听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好。我要蟹粉小笼,糖藕和粥,你看着买。还是老地方,8265。”

“知道了。”叶修应了一声,挂掉电话,把手机还给苏沐橙。

他满脑子都塞着各种各样的装备和数据,能勉强记住一个房间号已属不易,根本来不及多想。等到这比打架还累的会开完,叶修终于松了一口气,买好叶秋要的东西,打了个车去酒店。

路上他才突然意识到,傍晚打电话时,叶秋为什么会有那一瞬间的发愣。

他就这么很自然地提出带食物去叶秋那里的事情,而且这还隐含着一个意思,他会跟叶秋一起过夜。事实上,叶修那一刻的确是那么打算的,而直到现在这个想法也没有改变。

他跟叶秋还没来得及真正叙旧,就算叶秋这边无所谓,他也很想有一块完整的、安静的时间,跟他弟弟好好聊一聊这几年的事,尤其是他在国外的生活,他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至于自己,叶修倒不觉得还有什么可聊的,似乎那句话说出来就已经足够了,这些年经历的挫败、孤单和艰苦已经找到了它们的落脚点,并且已被叶秋那个有力的拥抱彻底安抚了。

而再深一层,在那件事上,叶秋怎么样了——叶修发现,他并没有特别考虑到这个问题。

其实他跟叶秋见面的这短短一两个小时里,叶修有种感觉,他们仿佛回到了之前他经常去T大找叶秋吃饭的日子,什么杂念都没有,只有非常单纯的亲密和愉快。即使在环境那么嘈杂的小饭馆,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所有久别重逢时应有的仪式感都被破坏得一塌糊涂,但叶修也觉得没什么,这才是他跟叶秋相处的常态,跟他在一起,做什么都很自然,都不需要刻意去顾虑。

而那件事始终没有人提起。确实他们一直没有遇到提起它的机会,但是叶修琢磨了一会儿,他觉得更像是这样一种情况:这件让他俩都受伤严重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并且早就得到了妥善的解决,于是他跟叶秋都心照不宣地不去说,就让它这么结束。因为再次讨论它只是徒然重温那时候的伤害,不会有多大的意义。

叶修不动声色地舒了口气,如果他的这种感觉是真的,那是再好不过的一种状况。而且他几乎能确定自己的想法是真的,因为叶秋的状态他看得出来。

叶秋很明朗。

那是一种因为生活顺利而且充满希望,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的明朗和坦然,甚至叶修能感觉到,叶秋过得还不错,没有受太大委屈,他的眉宇之间并没有什么被忧愁苦闷长期侵染的色彩。和三年半之前相比,叶秋似乎瘦了一些,他的面部线条更加深邃,眉眼更加锐利,已经隐隐带了一点成年男人特有的坚毅而成熟的味道。

叶修以自己看人的眼光来判断,这不是一个耽溺于感情中的人会有的神态和气质。

叶秋已经放下,并且把那件事远远地抛在了脑后,像是忘记他人生道路上曾经硌过他脚的一枚微不足道的石子。

但是,叶修判断归判断,即使叶秋已经全然不在意,该道的歉还是要道的。如果叶秋不提,那么,等他们把该聊的都聊完之后,叶修会郑重其事地道个歉。不过,叶修又觉得,其实道歉的分量应该视伤害的强度来定,如果叶秋跟他说“没什么”,或者他确实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吃多少苦,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他的过错并没有自己曾经以为的那么严重?

叶修摇摇头,在心里笑了笑。

他总算是意识到,人为了给自己开脱,到底会找多少种借口了。

这点小小的自我批评并没有让叶修觉得困扰,他整了整外卖袋子,有点愉快地下了出租车。叶修这时才发现他心情不错。其实这个下午他过得不怎么样,大量时间都用在跟秦渔没完没了地讨价还价上面,最后还做出了很多妥协。但是事情一敲定,思绪回到在酒店里等候他投喂的叶秋身上来的时候,叶修几乎是情不自禁地高兴起来,像是这平庸的一天突然迎来了奇迹一般的惊喜似的。

叶秋的到来岂止是惊喜啊。

叶修想着,拎着袋子走进酒店。


“哥哥!”

途径通往电梯的水吧的时候,叶修听到叶秋叫了他一声。他一直专心走路,没留意周遭的人,一转头,叶秋正收拾着水吧桌上的东西,把笔记本合上,一起抱在怀里,朝他走过来。他的东西规整得很有条理,但是件数也多,叶修帮他拿了几件,又把手机塞进叶秋的衣兜:“你怎么下来了?”

“我估计你拿不了那么多外卖,下来迎迎你。”叶秋跟在他身后进了电梯。

“你还真好意思说,你这是来帮我拿吗?其实是饿得受不了下来吃东西,顺便等我帮你拿吧?那半块蛋糕我都看见了。”叶修说。

叶秋笑了笑,没有辩解。

楼层很高,他跟叶修各据电梯的一个角落站着。电梯轿厢的光线明亮,四面都是干净得闪闪发光的镜子,不疾不徐的上升带来轻微的失重感。

叶修看着他的弟弟,而叶秋的目光一直落在叶修脸上。

当他们视线交汇的时候,叶修注意到叶秋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扩张。

叶修并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情绪,或许是想念,或者重逢带来的感叹吧。他猜想着自己的表情,或许不比叶秋好得到哪里去。

谁都没有说话,但气氛是怡人的。叶修并不觉得肆无忌惮地盯着弟弟看有什么不妥或者尴尬的地方,他想他,此时正好把他看得清清楚楚。

叶修想,其实叶秋还是有不少变化,很微妙,但确实发生了。叶秋提前跑下来等他,让他想起一些小时候的事情,这让他恍然间觉得他还是那个跟着自己跑东跑西、流窜于各个网吧的孩子;但是也仅限于此。剩下的部分,这个跟他对视着的,是一个他并没有那么熟悉的叶秋,一个在国外独自生活了三年、某些方面似乎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改变的叶秋。

“哥,你观察我半分钟了。有什么结论?”叶秋说。

的确不一样了。从前的叶秋有这么直接吗?叶修想着,说:“外表不明显,但其实变化还是挺大的。”

叶秋点点头,视线缀着叶修不放:“你这等于没说。举个例子。”

从前他也不会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即使是在他们最后吵架的时候。叶修粗略地回忆了一下,其实时间过去太久,他的记忆很模糊,但他隐约记得,如果单纯说攻击性的话,叶秋不是没有在他面前展露出来过。

对了,就是他过来告诉自己做出了某个决定的那一次。

但现在和那时候不太一样。那时候的叶秋更像是因为具有了决心而刻意展露出来锐气,更像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小野兽以其青涩的勇猛无畏试探性地开拓着领地;但是现在的叶秋,不像是在释放自己的侵略性,更像是他已经隐隐变成了这样的人,他的言语,表情,举手投足都不是为着什么目的,只是自然流露的结果。

“让我想想,”叶修说,“气场变了。像个真正的成年人了,让人觉得可以把责任交给你了。”

叶秋表示同意:“是这样。其实主要是心态改变了,挺明显的。”

“跟出国这几年有关系吗?还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叶修跟在他身后走出电梯,“傍晚那会儿你说有公司的事要忙,已经工作了?”

“都有。”叶秋说着,刷卡开了门,“不过我觉得你没怎么变,还是这么……”

他回过头,扫视叶修一眼,似乎想了一下措辞,但是未果,笑着摇摇头,把叶修让进去。


叶修走进房间,经过那张床的时候脚步一顿,又继续向前走去,把外卖的袋子放在茶几上。

叶秋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解释似的说:“我没有想到你今晚会过来,所以直接订了这个大床房。哥哥,今晚要住在这里吗?要不要我打给前台,再给你订一间?”

叶修心里立刻松弛下来,他转过身,摆摆手:“不,不用。就这样吧,我今晚不回去。”

叶秋看起来还有点顾虑的样子:“或者我给我们换个标间。这样我们可以多聊一会儿……”

“叶秋,”叶修打断他,“没事的。这样就很好。”

叶秋的神情似乎放松了一些,但是仍然在思考着什么。叶修心里涌上一阵极其复杂难解的滋味。他们终究碰触到了这个问题,这是他们见面之后的第一次。谁都没有挑明那件事情,但它总归还是发生过,并以诸如刻意的避讳、陌生的礼节之类的形式彰显着它的存在感。

叶修承认有一瞬间他的确因为这张床的事情感到别扭,但在叶秋反应极其迅速地做出表态之后,他又因这别扭和叶秋过分透彻的体贴,而感觉到一点点愧疚和心酸。不管叶秋已经成长为了什么样子,但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只曾经遭受过严厉呵斥的小动物,即使到了纯然安全的环境里,也还是本能地束缚起自己的手脚,以避免招致熟悉的伤害似的。

为了尽快消灭这点不适,叶修走过去,拍拍叶秋的肩膀,他想了一下,又把手搭在叶秋肩上,轻轻地按了按。他没有说话,只是跟叶秋对视了一眼。

他确信目光中的信任和安慰已经传达到了叶秋这里,因为叶秋看上去似乎松了一口气,朝他点点头:“好的,哥哥。”

他转头看看门口,又跟叶修解释一句:“我去把门锁好。”

叶修朝他笑了笑:“好。”

他匆匆走到茶几边,开始给叶秋拆餐盒,用以转移心中的茫然。其实叶秋锁门又有什么必要跟他解释呢。伤害一旦发生,永远是不可逆的,要重新建立起他们曾经亲密无间的那种信任,又怎么是几句话、几个简单的亲昵的动作就能做到的?


叶秋挂上门链,无声地转过身来。

叶修正在跟外卖袋里的一大堆餐盒纠缠,暂时没有注意到他。基于这个原因,和叶修重逢以来,叶秋第一次没有刻意地去控制望向叶修的目光。

——如果他不这么做的话,也许从见面那刻起,一切后续的可能就都不存在了。

当一个人三年来每一天都在思念和渴望着的对象,无时无刻不在煎熬着他的那个原因,就这样明明白白地站在他眼前,他看得清楚他的每一根睫毛,看得清楚那双带着笑意和宠爱注视着他的眼睛,看得清楚他淡红色的薄薄的嘴唇和说话时若隐若现的洁白的牙齿,看得清楚他皮肤上细腻的绒毛,他清亮中略带沙哑的声音无需借助电子信号的编译直接传达至他的鼓膜,而他轻柔的气息吹拂过他的耳朵……那么,这份严苛的自制力的消耗就是必须的。

叶秋想着刚刚没有和叶修说完的那句话。

他并不是没有想出来措辞。他只是不能把它说出来罢了。

哥哥,和我不同,你没有什么变化。

你还是和从前一样,在我看到你的每一个瞬间,你都能让我无比清楚地意识到——

除了你之外,我没有办法再去爱任何一个人了。


tbc

评论(61)
热度(732)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