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喻叶]履冰(11)

前文

一定要看预警。


(11)


喻文州整晚的心情一直是矛盾而愉快的。

看到叶修受苦他会感到快乐,但叶修勉力忍耐的样子,又让他每个瞬间都从心底泛起疼爱他、照顾他的冲动。

他享受着叶修对他满怀戒心却假装游刃有余地跟他对峙的过程,他甚至会时不时抛出一两句不动声色的威胁,迫使叶修更加警醒,但一旦他也察觉到这敌对的紧张感,又会忍不住想要伸出手把叶修揽进怀里,宽慰他,爱抚他,告诉他不要害怕,让叶修相信他面对的伤害无论有多少,都绝对不会出自于喻文州的手里。

他有时候想放纵对自己的控制,让叶修知道他可以在假想中对他做出多么下流残暴的事,有时候又觉得叶修值得他最真诚的,最纯粹的,甚至是调动了他灵魂中最靠近神性的那一面的告白。

他时而轻松自如,无所企求,觉得就可以这样跟叶修不带任何目的和承诺地相互撩拨到天荒地老,然后不留一丝痕迹地离开,即使人生再无交集也不会存在什么遗憾;时而又满心真意,步步为营,尽一切努力试图让叶修感受到现实中他们还存在一种爱的可能,那可能或许仅仅是发端于友谊和重视,但如果叶修愿意让这粒种子落进他的心里,它或许可以朝着改变他们命运的方向成长下去。那方向是悲是喜也许未知,但它注定不平凡,注定值得他们冒着风险去努力一把,只要叶修允许。

他想赢下这个赌局,让叶修低头的滋味从没有任何一个人尝到过,对于所有深知叶修厉害之处的人来说,这是巨大而凶险的奖赏。但这过程中他又渐渐地不是那么确信自己真想看到叶修输,不仅仅是因为战胜叶修的快乐来自于叶修很少输,而一旦叶修真输掉这胜利也就不再那么令人激动;还因为他同样不确定,在这个完全不具备现实意义的比赛里,得到一个被迫屈服的叶修,沉浸在失败中的叶修,是否真的会让他自己感到满足?

是胜利和征服的快乐含金量更高,还是和叶修互不伤害甚至两情相悦的快乐更真实?

喻文州就这样自相矛盾但是毫不痛苦地培植着自己的情绪树,树冠朝着完全相反的两侧不断滋生出细碎的枝丫,任何一侧的细枝被触及都会让满树枝叶颤动出愉悦的声响。喻文州并没有给自己定下任何明确的方向,他持有的依然只是可能,并且同时向叶修交付着这些可能,而可能的结果,是要两个人一起写就的。现在为时尚早,他抱着叶修一起漂浮于这个漫长的夜晚里某个足够快乐但不甚重要的阶段中,享受它才是当前的第一要务。


点我


tbc

评论(42)
热度(656)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