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45)

前文列表


(45)


刘皓对叶修的感情也不是一成不变。如果那天叶修夸他了,纯表扬的那种,刘皓就会特别高兴,同时觉得叶修这人还不错,自己之前对他太苛刻了;如果那天叶修批评他比较多,或者是在少量表扬他之后开始大量指出他的错误,刘皓就会在心里疯狂辱骂叶修一通,再根据他指出来的地方去改正。

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很多地方一点就透,资质又好,所以进步得比同期出道的两个队友都快。叶修当然也知道他的表现,所以没有让他在替补位上坐太长时间。其实从一出道刘皓就能得到一些在个人赛里出战的机会,后来随着他的成长,嘉世慢慢安排他进入擂台赛,然后是团队赛。因为心思深沉,善用简单的计谋,刘皓在自己出战的场合里胜率并不低,甚至不像一般的刚出道就被血虐的新秀。可惜嘉世给他的出场机会太少,媒体虽然也注意到了他,也不乏一些对他进行表扬的点评,但声势终究还是太弱。

刘皓很留意跟自己同期出道的选手。这个赛季的新人里,名声起来得最快的是轮回的周泽楷,一方面,他出道就是队长并且接手了一枪穿云,在轮回的地位比刘皓在嘉世的位置重要得多,成绩也还可以;另一方面也是这人形象的原因,刘皓觉得他靠脸就吸引了不少根本不懂荣耀的脑残粉,他对此痛心疾首,因为如果嘉世也给他等量的出场机会,虽然不一定能够在这方面超过周泽楷,但他也有能力与之一战的。跟同龄人对比的结果就是他继续在心里疯狂辱骂周泽楷一通,再抱怨一下不肯给他更多机会的嘉世,同时训练得更加发狠。

天道酬勤。两个月后某次嘉世的战术例会上,总结完上周比赛和训练进度之后,叶修点了刘皓的名:“刘皓,这周开始打轮换,团队赛里会尽量安排你出场。”

这完全不在刘皓预计的情况之内,尽管他已经数次找过叶修谈多给他上场机会的事情,但叶修给他的回复总是“还差火候”“加强集中力”之类的,为此刘皓没少在心里痛骂他。但毫无征兆地就进入团队赛的队伍,这消息就像一块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样砸中了他。刘皓愣了半天,散会后还在回味。他想他果然没有看错叶修,他真的是慧眼识珠,不,其实是因为自己,金子总会发光的。

但是还没等他发出光来,他的热血先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那是一次很普通的个人赛,但刘皓印象一直很深刻,很多年后都记得,每次想到都会唤起对叶修的刻骨仇恨。

对方是皇风战队的一员老将,上赛季末就传闻他会退役,结果竟然顶着舆论和粉丝的压力留了下来,但状态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早年间皇风很强势,这人作为那时的主力选手见证了当年荣耀的岁月,也算是有些江湖地位,在刘皓看来正适合被自己杀了扬威。对方打得很谨慎,给刘皓设了几个圈套,都被同样谨慎机敏的他识破了,黔驴技穷后就开始兜着圈子逃窜等技能冷却,刘皓意气风发,当然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于是也从保守型打法改成了强攻,趁对方血线下降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想要一鼓作气,把对方灭掉。

意外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他中了对方事先设下的陷阱,紧接着就在被沉默时间里吃足了一套技能,血条迅速下滑。刘皓大骇,慌乱中键盘都按不过来,但是他兴奋的余力犹在,胡乱扑腾两下之后突然稳了下来,咬着牙单拼操作,感觉肉体和灵魂都燃烧到了极限,只剩一股绝对不能输的意志在那里扛着。对方也是精力快用完了,强撑着跟他打了一会儿,毕竟年纪在那里,竟然被刘皓剩着最后一丝血皮给击杀了。

刘皓从比赛场走出来的时候被外面铺天盖地的叫好声吓了一跳。力挽狂澜让他非常得意,但也没想到会得到这么热情激烈的回应。他朝着观众席用力地挥了挥拳头,心潮澎湃地回到自己座位上。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一直没有从这种巅峰般的眩晕感中拔脱出来。比赛结束他回到备战室,满心期待着叶修对他进行一次无与伦比的赞美。

但是叶修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靠操作压制下来了。在被对方打乱阵脚之后虽然犯了几个错误,但是能很快稳住并且找回自己的节奏,这是你非常棒的优点,继续保持。但也多亏了对方下滑得太厉害,不要说上个赛季,他就是有这赛季刚开始的那种状态,今天能赢的也不是你。”

刘皓一下子恶心得无法形容。你就那么恨我吗!在我打得这么精彩的时候一定要给我鸡蛋里面挑骨头!你难道就真见不得我一点点好,真心实意地夸我两句你会死吗!他强压住跳起来殴打叶修一场的冲动,目光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电视机:“嗯。”

“比赛不能只靠一时的聪明和直觉,不能稍微占点上风就得意忘形,要用脑子,自始至终都不能放弃思考。对方每个不在预料之中的行为,或者你觉得特别合理的行为,很可能背后都有他们的用意或者设计,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否存在其他可能,有时候不能想当然,你要形成一种有意识的思考模式,把它固化成你的习惯。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比赛风格,还是要多看比赛,看比赛的时候多用心,多去想,让他们的风格烂熟于心,这样再对上的时候会极大地提高你判断的准确度,那些都是你的经验,非常有用,永远不会过时。”叶修完全不知道刘皓现在有多反感他似的继续说道:“你看,你的对手虽然状态很差,但是他已经开始用战术来设计你,他很熟悉你的风格,知道你是不会轻易上当的那种,所以前面几个圈套,其实是故意抛给你的,只有最后这一个才是真的。以你的聪明,多想想的话就能看破,就算预计不到,也可以做出提防,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打个措手不及。这方面一定要加强练习,多用脑,多想。”

叶修有一些话没有说出来,因而刘皓并不知道。刘皓其实已经是嘉世队伍里比较心思缜密的,为什么还要教他这些,是因为叶修觉得,以刘皓的聪明敏锐和深沉多谋,如果培养得好的话,在他退役之后可以成为未来嘉世的战术支柱。刘皓有一股拼劲,对目标有执着的欲望,叶修很欣赏他这一点。当然,他也能看得出他身上浮躁、功利、比赛之外心思太多的一面,但人无完人,只要不影响他追求胜利的欲望和跟团队之间的配合,也不影响他所用方式的正当性,那么这种进取心是应该被包容的。——但也要看刘皓自己怎么走,在他刚刚起步的阶段,还是不要给他许下过多的承诺,就把这当成对他的一个期待和培养方向,等着他慢慢成长起来。只要耐心教他,多做引导,应该不会让自己失望。这是叶修的想法。但刘皓每天都在想很多关于叶修的事,却从没有想到过这个层面上。

这一天以刘皓的极度委屈和愤恨结束,即使赛后记者招待会他第一次出席,并因为这个惊险的转折受到很多人的关注,这些赞美带来的愉悦感也没有抵消叶修给他造成的伤害。


这天是嘉世主场,比赛结束他拎着点零食和啤酒去了张家兴的宿舍,边跟他相互庆祝胜利,边推心置腹:“家兴,你觉不觉得叶队对我有意见?”

“啊?他对你能有什么意见,他不是一直对你挺好的吗?”张家兴摸不着头脑。晚上备战室里的对话张家兴也听到了,还觉得学到不少。

刘皓缓缓地摇了摇头。“你不是当事人,你感觉不到。叶秋这个人吧,挤兑起人来是不动声色的。如果你做得有九点好,一点不好,他就一定要把那一点说成九点,然后把你做得好的地方轻描淡写地抹掉。我不是一天两天这么觉得,今天是太郁闷了,实在是想找最亲的人说说心里话。备战室里他那话的意思,你真没听出来?”

张家兴傻乎乎的:“他什么意思?”

刘皓深深地叹口气:“你这个人就是人性太好,永远看不出别人的恶意来。我是真心疼你,不过也没事,以后万一真有人做什么,兄弟帮你罩着。他什么意思?他的意思就是我打得怎样都是侥幸,都是因为对手太弱,我想打好位置,想当主力?屁!我早就发现了,其实不光对我,他对你跟郭阳都有点这意思,你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他是绝对权威么?真因为他那么厉害?比赛是全队打的,冠军是全队拿的,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出名?因为其他人都被他打压了,有什么优点都被否定了,到最后显得只有他有功劳,只有他说话是对的。你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

张家兴没说话,若有所思。

刘皓拍拍他肩膀:“我这话也只敢跟你说说,毕竟整个俱乐部,我也就你这么一个交心的兄弟。你也别跟外人说,尤其是别让叶秋知道,咱们什么都不做他都这样,万一他知道了,不定怎么给我们穿小鞋呢。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我也是心里窝火得没办法。”

张家兴挺同情地看着他:“有时候不是当事人,真感觉不到。你这么一说,也是有点这个感觉。”

刘皓露出苍白勉强的笑容:“慢慢等着吧,我早就看透了,所有人都是这么过来,无论哪一代,在他手下都讨不了好,有什么声名都被他打压下去了,荣誉永远是他的。咱们也只能闷头努力了,争取将来有翻身的那么一天。”

“嗯,一起努力。”张家兴挺感动,也挺受鼓舞。他觉得刘皓总是想得有点多,但这人人品无可置疑,聪慧坦诚,什么心里话都跟自己说,在刚入队没什么机会的时候,一直是他来鼓励自己,让自己不至于落单。至于叶秋的事……张家兴其实从来没对叶秋有过什么成见,一直是超级厉害的大神和耐心又负责的队长,但刘皓这么一说,他也觉得人心可畏,坏人不会在脸上贴条,谁知道对方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呢?有时候越险恶的人越容易装出笑面虎的嘴脸,嘉世前几个赛季,出名的确实只有叶秋,就连副队长吴雪峰都被他压着一头。不在局中就是不知道真实情况,防备一点总没错的。


早在嘉世还在开记者会的时候,叶修已经沿着一个没什么人进出的小门,溜达到了场馆外。陶轩站在那里边等他边吸烟,他的姿势很潇洒,像是经过刻意的训练似的。看到叶修过来,他极有风度地把烟头在垃圾桶上按灭,丢进烟灰槽里:“辛苦了。”

“还好,今天的节奏不是很激烈。”叶修平静地说着,也点了根烟,跟他并肩朝外面走去。

他跟陶轩偶尔会约个饭,第四赛季痛失季后赛总冠军后,陶轩低落了一阵子,最近才重打起精神来。他们有一个常去的小饭馆,每天都营业到很晚,聊多久都可以。他们走到最里面的位置坐下,陶轩笑吟吟的,心情很好的样子:“比赛我全程都看了,打得很好。”

叶修拿着菜单,点了两个他爱吃的,点了两个陶轩爱吃的,又要了一瓶啤酒跟一瓶可乐:“正常水平。那几个新人都是上升期,表现肯定一场比一场好。”

“是,我刚想说,现在的小孩不一样,一出道就不怯场,咱们今年这三个都可以,上得了台面。”陶轩说着,又叹口气:“可惜加起来也没去年沐橙那么亮眼。今年吃亏就吃亏在轮回的周泽楷身上,他这个外形,随随便便打点成绩出来,一下子就把风头都抢走了。”

叶修对这个沉默寡言的新人印象很深:“他的天赋和战术意识都极好,就是欠缺经验,轮回也没有磨合出适合他的打法。要是真找到了会非常可怕,将来一定是我们的劲敌。跟你说,这个可能性很大,他们队里有个方明华,那家伙典型S市人,我就没见过脑子这么灵光的。对于这件事他肯定早就有想法,有人说当时周泽楷能在轮回出道也跟他有关,不然就被别家签走了。”

陶轩摇头,意有所指地看着叶修:“周泽楷是什么?能跟你比吗?别说当年了,就算你现在出来,你觉得还有他的事?机会是自己给自己的,现在环境变得这么快,我们也应该变一变,适应一下时代了。”

叶修笑着拧开可乐:“都第五年了,还没死心啊。”

“第五年怎么了,你这才多大,职业的黄金期,看你这么浪费我痛心。”陶轩说着,看着叶修毫不动摇的样子,语气里是遮掩不住的失望。

“我这怎么是浪费,正经打比赛是浪费?”叶修拿了把起子把啤酒打开,给陶轩倒了一杯:“有沐橙在就够了。她去年一年接了多少代言跟活动,看把我们姑娘累的。”

“这个圈子,对女孩子的偏见始终还是挺严重的。不过她本来也不是那种强势扎眼的风格,真的,没人比你更适合了。”陶轩喝了口啤酒,摇摇头:“说起来,今天那个刘皓打得就非常棒,力挽狂澜,多刺激。我当时不在现场,光看转播就看出来观众有多兴奋了。多少人看比赛是为了结果啊?不就是为了那种能燃起来的感觉吗?这个新人怎么样,能当主力推吗?”

叶修对陶轩的业余也习惯了:“你没看出来他那是个失误吗?那个失误,按照正常情况下他的性格是可以避免的。你看他之后打得热血沸腾,那是因为对手状态太差,换了任何一个正常的选手,早就一套连招把他压制到死了。这个东西可千万不能鼓励,一旦出于想把比赛打得好看的心思去设计,那就别想着赢了。但是刘皓这个人资质不错,我比较看好他,只是……”

“只是什么?”陶轩很感兴趣地盯着叶修。

“他心思太杂,有时候不能很好地集中到比赛上来。”叶修实话实说:“你想推他可以,但也得等他成长个一两年,等实力到那个地步再说。而且我还想带带他,给他培养出一套比较合适的思考习惯来,他现在的情况是有小聪明,但是大智慧还是得慢慢修炼,他不是那种天才,不过要是理想的话,将来成为嘉世的战术支撑肯定没有问题。而且他社交意愿比较强烈,将来可以作为队伍的脸面应付外界采访之类的。”

“队伍的脸面,”陶轩笑了笑,也没有多说,“行,我心里有数。剩下那两个呢?”

“家兴很稳,这么成长下去是没问题的。郭阳也不错。这两个孩子都比较实诚,没有刘皓那么聪明会来事,但基础都打得好。等到下半个赛季,甚至之前,可以让他们慢慢上主力了。总得让新人成长起来。”叶修说着,把啤酒跟可乐都挪了挪位置,方便老板给他们上菜。

“那这个赛季,咱们能不能把今年失去的冠军拿回来?”陶轩盯着叶修。

“这东西可没办法保证,”叶修笑,“只能说向着这个目标努力。”

陶轩叹气:“你说你保证一句多好,你多说这一句话,我能高兴一年。”

“做不到的话会更难受的,再说你又不是不懂,这事情你骗不过自己。吃饭,”叶修拿起筷子来,“一周一周打下去吧。会有惊喜的。”


他们两个一起吃饭陶轩结账比较多,叶修有时候会提前买单,但陶轩抢着结的话,他也就不坚持。陶轩在最里面的收银台结完账,又等着要发票,叶修便提前往外走,想去外面抽着烟等他。

这天的比赛打得快,他们吃得也不慢,此时还不算太晚,店里有几桌食客,走到门口的时候叶修不经意地一瞥,看到在门口就餐的那一桌,是一位年轻母亲带着她的儿子。小朋友年纪不大,只有三四岁,把一个很小的水果杯放在桌上,笨手笨脚地用塑料叉子叉着吃。叶修看到他叉起一块来,但水果在叉齿上钉得不牢靠,还没等他放到嘴里就滑落到桌面上。小男孩看起来有点心疼,就又拿小手把那块猕猴桃丁抓起来,还没塞到嘴里就被妈妈发现,然后轻拍了一下他的手,拿了张纸巾把水果丁从他手里抠出来。

叶修忍不住笑了。那对母子并没有发现他的注视,母亲自己撂了筷子,把水果杯拿起来,一口一口喂给儿子。小男孩很乖地把嘴巴张得大大的,他的妈妈喂他一口,他就迅速把嘴巴闭上,一边咀嚼,一边眼巴巴地继续望着妈妈。

叶修的笑容停滞在脸上。这个场景和他记忆中的某个场景极其相像,那是非常非常遥远的回忆,也许都快有二十年,如果不是看到这一幕,可能他就永远地把它忘掉了。

那时候他和叶秋还小,比这个小朋友大一两岁,或者同龄。他们跟妈妈在客厅里,那时他可能已经吃完了自己那一份,也站在类似于今天的位置和角度玩耍,看着妈妈也是这样地喂着叶秋。叶秋不爱吃水果,可他从小就非常乖,他吃东西的样子比眼前这个小朋友还要秀气可爱,看着妈妈的目光也是这么天真乖巧,充满依恋。

眼前的画面跟叶修记忆中的渐渐重叠起来。仿佛那并不是一对跟他素昧平生的母子,而是二十年前的母亲跟叶秋,而这个被母亲细心照料着的小朋友,他还没有长大,无尽的希望和爱都在他命运前方等待着他。他天真无邪,懵懵懂懂,还不知道未来会经历怎样的苦痛。他还没有爱上他的哥哥,没有跟他的哥哥把彼此伤害到不可挽回,再也不能见面,甚至无法相互问候的程度。

叶修默默地站在那里看了很久。

陶轩结完账往外走,叶修在门口等着他。两个人出了饭馆,走了一段,陶轩突然问:“你怎么了?你的情绪有点不对劲。”

“累了。”叶修转过头去,掩饰般地点上了一根烟。


tbc

评论(57)
热度(622)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