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42)

前文

 

(42)

 

叶秋做出这个动作的一瞬间完全没考虑过后果,触碰到叶修嘴唇的时候,他的心脏像是过电般抖了一抖,紧接着就是惊惧。这惊惧之中他还能察觉到叶修的嘴唇是凉的,干燥的,柔软的。他慌得根本来不及品尝叶修的味道,仅仅是碰触了片刻便移开,整个过程可能也就三秒钟的时间。

但这三秒钟给叶秋的满足和恐慌都是无法言喻的。

他亲了叶修,在叶修完全清醒的状态下。

这不在叶秋的计划里,但也是因为他并没有对叶修做出什么周密的计划,甚至连严格的禁忌都没有设定过。那一刻他想亲吻叶修的冲动铺天盖地,仿佛世界上只剩下这么一件他必须去做的事,他就去做了。然而只有在做出的那一刻,他才明白他到底在干什么。已经来不及了,但是他并不后悔,只是突然非常非常慌。

可是叶修没有动。

叶修完完全全没动,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似的。他的呼吸节奏甚至都没变。

叶秋站在那里,惊疑不定地看着叶修,有那么几秒钟产生了哥哥难道睡着了的猜测,但他从叶修微微起伏的胸膛,虽然疲惫但依然附着力道的肢体,判断出,叶修绝对醒着。绝对醒着。

叶秋无声后退,坐在叶修附近的沙发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他此时脑子乱得没法打理,因此反而显得像是一片空白,只留下一个念头,叶修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叶秋觉得心快从身体里跳出来。他本该越来越平静,实际上却越来越慌乱,叶修沉默的时间越长他就越慌,像是本该立即到来的死刑被无限期地推迟下去。直到叶修把手腕从眼睛上方轻轻移开,语调平稳地说:“几点了?”

叶秋傻了一会儿,才猛地扭头看了看客厅的时钟:“八点二十。”

竟然才过去几分钟而已。

叶修站起身,面无表情:“走。”

“我……我送你。”叶秋起身才发现这句话的多余,叶修说的是“走”,而不是“我走了”,明摆着就是要他去送。

但是很明显,叶修知道了。他的神态和语调都不同往常,这是一种叶秋从未见到过的反应。叶秋一边拿了手机,钥匙,一边胃里纠结起来,他此时甚至不敢跟叶修对视,只能在叶修去门口穿外套的时候打量他的背影。

其实叶修看起来相当正常,他的动作简洁,流畅,没有一丝多余的细节,但叶秋从他肢体的力度能看出来,他似乎没有在生气,那里面没有附加任何恶狠狠的力度。他就是像平时那样穿好了外套,换好了鞋子,然后——

他背对着叶秋,站在门口等他。

叶秋心惊肉跳。

——怎么可能正常,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叶修!

他也穿了件外套,尽量不弄出一点儿声音,换好鞋,这才低声说:“好了。”

叶修没说话,拉开门走了出去。

 

叶修跟叶秋一起沉默地搭电梯下去,沉默地跟着叶秋找到他的车,沉默地拉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系好安全带。

路上,他跟叶秋没有说一句话。

叶秋开车的时候,借着车内的后视镜,偷偷地观察了几次叶修。他一开始还在担心跟叶修的目光会撞上,后来他发现完全想多了,叶修全程平视前方,表情板得像是块凝固的钢铁。他的嘴唇轻轻地闭着,并没有用力抿紧,却几乎拉平成一条直线。让叶秋最害怕的还是他的眼神。从叶修的眼神里看不出他在生气,但那绝对绝对跟任何正面的情感无关,叶秋唯一能确定的是叶修此时肯定也在想很多的东西,但问题的关键也就在于,他在想什么,叶秋完全看不出来。

如果叶修真的在生气,那叶秋反而也落个踏实,至少他能根据这个判断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去应对。怕就怕这个,叶秋根本猜不出来叶修是怎么想的,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去问,生存的直觉直接告诉他此时还是闭嘴为妙。他一路上看了叶修好几次,直到抵达机场,叶修的表情也没有变过。

叶秋停好车,跟叶修一起去了航站楼,陪着叶修值机。叶修没有阻止他,他也就默默地跟在叶修身边。这个时候叶秋心里已经适应得差不多,能够完成一些简单的思考了,他想,难道叶修打算就这么走掉,假装这件事情从没发生?

有记忆以来叶秋就没跟叶修吵过架,除去叶修跟父亲你来我往的那几句——那还是父亲先挑衅的——叶秋也没见到他哥哥跟谁撕破脸过。但这绝不是因为叶修害怕跟谁产生冲突,主要是因为他性格很好,他不欺负别人,别人也没能力欺负他。叶修虽然有时候说话太一针见血而显得有些不留情面,却从不会给人真正的难看。叶秋想,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不想让局面太不可收拾,所以才打算用沉默来处理?

可这种结果绝不是叶秋想要的。叶秋虽然现在尚且不知道自己死活,但已经想到了,如果叶修打算以无视来对待,那么就显得自己像个苟且偷生的懦夫,靠着叶修宽宏大量给他留的这一点面子,继续维持他这份见不得光的感情。他是偷偷地亲过叶修,但他可没一辈子都打算靠这种小伎俩来排解他的冲动。这次不一样,完全不一样,那一刻他知道叶修醒着,即使如此依然亲了上去,不对,正因为叶修醒着,他才会亲上去。他做下了这件事,他不后悔,并且他会要求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哪怕承受叶修的愤怒和指责。

叶修不可能毫无障碍地接受他的感情,叶秋早就有这个觉悟。他自己都挣扎了这么久,反反复复决心再反悔了这么多次,受过一次巨大的刺激之后才下定了决心,叶秋不敢想象要叶修接纳他需要经历多少波折,但他知道困难绝对不会成为阻碍他这么做的因素之一。他本来想春风化雨循序渐进,但眼看着不再有这个可能了,那就不如说开,说开好过一直回避下去。

叶秋打定主意的当儿,他已经跟着叶修走到了安检口附近,再不说来不及了。叶秋看着叶修站定,抢先开口:“叶修。”

“你回去吧。”叶修的视线平平地望向不远处的安检通道,看都不看叶秋一眼。

“我有话跟你说。”叶秋说。

“走了。”叶修置若罔闻地说着,朝安检口走过去。叶秋紧跟两步,想要去拉他的手臂,但是他没这么做。叶修从来没有过今天这样的反应,他的行为是不可预测的,两个大男人在这种地方拉扯起来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所以叶秋微微伸了下手就迅速收回来,攥紧拳头。

他站在原地,看着叶修头也不回地走进安检通道曲折的围栏里,即将走到队伍末端的时候却突然折返,走了回来。

叶秋呆呆地看着叶修走到他面前,望了他一眼。这是那个吻发生之后叶修跟他的第一次对视。叶秋惊讶地发现,叶修脸上竟然是欲言又止的表情,那个表情看上去没有任何攻击性,反而像是在犹豫要不要跟他开口似的。紧接着,叶修四下里看了看,朝他示意一下远处某个僻静无人的角落,然后走了过去。

叶秋跟在他后面,心跳一声快过一声。

 

他们走到那个角落,站定。幸好已经是晚上,航班没有白天繁忙,这里和附近的人都很少,不像有人会过来的样子,正常音量的交谈也没有其他人会听到。

但是叶秋仍然站得离叶修近了一点,叶修没有表示出抗拒。他只是看着叶秋的眼睛,问他:“是错觉么?”

叶秋心里一震,立刻回答:“不是。”

叶修当然知道那不是错觉。他只是以这个问题为开头,来确定自己接下来的发言是否诚实,叶秋想。

任何小心思在叶修的眼睛里都不可能藏住,不过好在叶秋也没打算藏。

叶修点点头,依然没什么表情,语气也是平淡的:“如果不依靠心理医生的话,你觉得单凭你自己,恢复正常的可能性有多大?”

叶秋的心里突如其来一阵剧痛。他向来清楚叶修的犀利,但这犀利一旦对着自己,那伤害的效果也许要超过他能施加给一个陌生人的数倍分量。是,他是不正常,这话任何人说了叶秋都可以一笑了之,但唯独不能听到它从唯一爱着的人嘴里说出来。

可是这痛感反而引起了叶秋的求生欲望,它使他变得无比清醒,甚至愈发坚定和理智,刚刚的惶恐和慌乱仿佛都一瞬间被驱逐无踪。叶秋的声音极其镇定:“我不认为我有任何问题,我很正常,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正常?你的正常包括这样?”叶修盯着他,指指自己的嘴唇。

“我确定。”叶秋毫不迟疑地说。但是他立刻后悔了——他看到叶修表情的一瞬间就后悔了。他不后悔他的决定,但是他后悔用这么生硬的语气回答他。叶秋从没看过叶修有过这种失望的眼神,他从没看过叶修露出这么不可思议这么冰冷这么厌恶的表情:“叶秋,你是怎么想的?”

叶秋深深地吸了口气,以平复心里越来越剧烈的绞痛感。他的眼泪都差点出来,但被他狠狠地压了回去,连点水光都不留在眼睛里。与此相对的,是他发现自己的语调从来没有这么冷静过:“我想了很多年,如果你真想知道,抽一天出来我一点一点地讲给你听。我做过多少挣扎,你根本不知道。你以为我不想当一个正常人吗?如果能做到的话,你以为我不想吗?”

叶修转过头,面朝墙壁,沉默了一会儿。事情果真是这样,一切都朝着他最不希望的方向滑过去,一切都完美地违逆了他的本意,一切预计的最坏的情况都发生了。

叶秋并没有看错叶修,叶修确实没有生气,过去的两个小时他情绪里的惊涛骇浪岂止是生气这么简单。他可能想了几十种应对的方式,从最温和无害的到最干脆利落的,他本想着放过叶秋,直到最后一刻才想不能这样,长痛不如短痛。这件事一天不解决,就一天是他的心病,甚至是个越来越大的隐患。

如他所料,叶秋痛快地承认,但他接下来的反应像是生怕叶修受的打击还不够似的,态度越来越固执,越来越灭绝叶修愿他觉悟和改正的希望。叶修的沉默不是因为他把叶秋的话听进心里,或者是在考虑对策,他单纯是在压抑自己的情绪冲动。他不想让叶秋看到他在轻微地发抖,尽管叶修只是自己感觉到了它,还没有明显到能被旁人觉察出来的程度。

叶秋稍微平静了一些,才把叶秋的话放在心里转了几个来回。他能感觉到叶秋说这话时的隐痛,但人在情绪自顾不暇的时候是没办法将别人的痛设身处地去体察一番的,谁都没办法,即使是对最爱的人。更何况任何时候,痛苦都不应该是为行动开罪的借口。用尽他此时全部的耐心和善良,叶修也只能勉强压抑住自己不去说出伤害叶秋的话:“所以,其实你也知道这有多荒唐。”

叶秋始终庆幸叶修的反应没有太激烈,本质上他还是他熟悉的那个叶修,否则他需要抽出相当多的精力来安抚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越来越镇静、越来越坚定地向他告知自己的决心:“叶修,希望你把我的话听进去。我知道它是荒唐的,一般人听起来可能难以接受,关于这件事,一切正常人有的想法我都经历过,一切努力我都尝试过。我不后悔自己的感情,我不后悔爱你,以后还会一直爱下去。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知道这件事需要我付出什么代价,我有这个觉悟。”

叶秋想拉住叶修的手,给他一点力量,但是他阻止了自己。除非叶修有所表示,否则这个时候这种行为更容易引起他的厌恶。他望着叶修,继续说:“这不是一时冲动,或者是什么扭曲的癖好,不是。你认识了我这么多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更清楚。”

他一口气说完,心里却没什么松快的感觉。如果表白并不能让对方感受到快乐,只有恐惧,只有厌恶,那表白者是没办法自欺欺人地说我讲出来就无愧于心的。如果诚实只会伤害到对方,那么这份诚实真有当事人以为的那么珍贵么?

关键就在于叶修的反应。叶秋并没有期待对方的接纳和感动,但他至少也希望叶修能够给予他一点点理解和宽容,但是他没有在叶修的神情里找到。叶修的表情又进入到了叶秋读不透的境界,他依然没有攻击性,叶修的言语刺痛过叶秋,但他知道叶修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攻击性。叶修只是很平静,平静之下,似乎还隐藏着一种看不见的决绝。

叶修没有回应叶秋的话。他开口,声调和音量都正常,语速平缓,没有情绪:“我最后跟你确认一次,你有没有可能治愈?”

“没可能。”叶秋干脆地说。

叶修点点头,竟然微微笑了笑:“那好吧。叶秋,我觉得我们最好有一段时间不要见面。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有了这样的想法,但它明显是不对的。同性恋可以是天生的,一个人心理性别跟生理性别不同也可以是天生的,但乱伦不是——”叶修猛地顿了顿,像是被这个词语第一次从自己嘴里说出来时突如其然地恶心了一下似的:“说实话,你爱上任何一个我们家庭之外的人,我都会尊重你的选择,但是不可以是我。你刚刚的话对我没有说服力。只要一个人想把自己的行为合理化,那多充分的理由,多真实的感情,都能被找出来,但错的就是错的。如果你想抱定这种心思不撒手,你就能一直自我催眠地坚持下去,你会永远觉得自己没有错,很悲壮,你的感情需要得到尊重,就这样一路钻牛角尖到死,你永远都发现不了你本可以很正常,本可以得到一份很真实的爱。所以,你冷静几年吧。到你想通了,我们再联系。”

“不。”叶秋说。他低下头,极其迅速地整理了一下思绪。情况在变好,叶修愿意跟他说话,愿意说话就是可以交流的表示,这好过叶修什么都不说,一门心思地拒绝。“这些我都想过,我都尝试过。几年,十几年,都不会有什么改变,我问问你,你知道我已经冷静过多少年了吗?再冷静几年又有什么用?我改不了就是改不了。而且,叶修,你没注意到吗——你只能反反复复地说我是错的,但是你从来就没否认过我喜欢你这件事有多真实。因为你知道,只有我喜欢你这一点,你压根儿否认不了,你知道它是真的。”

“你早就知道我喜欢你,而且你没办法否认我喜欢你。”叶秋说。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被你喜欢是什么感觉?”叶修说。

他的语气依然是淡淡的,但这句看似再正常不过的问话却猛地锤了一下叶秋的心。说完全没想过是不对的,但叶秋总是把它想得更乐观一些,跟遥远的未来绑定在一起,他只想着虽然可能很困难,很漫长,但叶修总有一天会接受他。他没有想过另外一种可能,他没想过叶修有可能会排斥他的爱,这对叶秋而言是永远不会考虑的状况。叶修怎么会排斥他的爱。

“我今天本来不想说得这么明白,但你实在是太自私了,叶秋。”叶修继续说道。他的语气听不出来什么指责,也完全不再像刚才一样带着任何暗流涌动的情感,单纯地像在陈述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实:“从发现你喜欢我的时候开始,我就觉得非常恶心。希望你别觉得我是在伤害你,我不是觉得你恶心,叶秋,我是觉得你的这种喜欢,和被你喜欢的我,都——”

叶修的话突然停住了,像是被心里那种极其不快的感觉刺激到再也叙述不下去一样。叶秋的眼神同时刺伤了他。然而叶修心里并无愧疚。他本来没有打算把他的这种感受告诉叶秋,但对方步步紧逼,直到强迫着他不得不把内心里最真实的部分打开给他看。

他无视他长久的疏远和拒绝,否认他的劝解和质疑,他的一切想法都以他自己荒谬的执念为中心,并理直气壮。那么,既然这是叶秋要的,那就给他。叶修对叶秋并无恶意,只有真实,隐藏起这份真实就是他身为哥哥最大的善意和体贴所在。但如果叶秋的意志已经执着到无视他的感受,不需要他的善意的程度,那么叶修也不介意让他看到真相。

他应得的。

叶修缓了一下,继续说下去:“我这么多天一直都没有搞明白,我到底给过你什么暗示,让你能对我产生这种想法。你说你喜欢我,但是你觉得被你喜欢,我会很高兴?我很高兴有一个对我有这种倾向的弟弟?还是我会配合你的这种倾向?”

他看了一眼叶秋的表情,又转移开视线。

叶修很少对谁这么决绝过,可能叶秋是第一个。舍不得吗?也许有的,但不是在现在。话说出口了就是说出口了,既然决定了做一件事,那就把它做成功。如果用成本最低的方法达不到效果,那么成本高一点他也付得起。此时有一点点心软,很可能都会功亏一篑。——但即使已经抱了这么坚定的想法,看到叶秋脸色的时候,叶修还是本能地心里刺痛不已。他的语气依然平静,甚至带了点温和的意味:“对不起,话说得太重,但都是实话。如果你还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的决定没有变,你想法改变之前,我不会再见你。”

叶秋脸色惨白,但出乎叶修意料地,他笑了笑,那笑容难看极了:“你说谎,叶修。”

叶修对他的垂死挣扎摇摇头:“我言出必行。”

叶秋盯着他的眼睛:“我说你说谎,是因为你已经忘记了很久之前你对我说过的话。你不止一次说过,我是你最爱的……”

“我反悔了。”叶修毫不犹豫地打断他。

叶秋摇头:“你没有。你也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厌恶,我了解你的性格,我也了解你对我的感情,叶修。”

这晚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叶秋的双手按上叶修的肩膀,直视着他的眼睛:“我清楚我的感情,也清楚你的。我的决定永远不会变。”

“真棒,”叶修把他的手格开,笑了笑,“我也不会。”他望了望远处的时钟,离登机的时间不远。他又看一眼叶秋,目光坚定得毫无波澜。他没有再跟叶秋说一个字,直接绕开他朝安检口走过去。

“哥哥,”叶秋叫他,“不管我们的关系怎样,你没必要因为不见我,不回家看爸妈。”

叶修站住脚,回头朝叶秋笑了笑,叶秋从没见他笑得这么漫不经心过:“放心,你值得我这么做吗?”

 

叶修过了安检,又等了会儿,上了飞机。他没有再回想刚刚跟叶秋的对话,尽管已经控制得很好,他也很少一晚上经历这么强的情绪波动,此时他有些累了,暂时不想去整理它。但是随着离B市越来越远,他想起了对叶秋说的最后一句话,又想到这么晚了叶秋还要开车回家,如果还是很激动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他不应该以那种态度来回应叶秋最后的好意,想到这里,叶修又泛上一些极其微弱的后悔来。

可惜他再也不能去安抚他了。


tbc

评论(119)
热度(981)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