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28)

说明:真兄弟年下,请注意避雷。有一些原创人物出场。

感情线只有双叶1V1。

前文


(28)


第二天一早送走叶修,叶秋又赶去某家医院做了拜访。这家医院的客户他单独接触几个月了,对他态度也不错,一上午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回程时他收到王珏的微信,问他下午的课上不上,中午要不要等他一起吃饭。

叶秋回了个好,略一沉吟,又点开王珏的朋友圈。在他看来,王珏是个坦荡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迅速地跟他交往到足以推心置腹的程度。他的朋友圈也不像很多人一样设个三天可见之类,而是就那么大大咧咧地挂着,可以一直往下拉到他上高中的时代。叶秋真的翻到了他的高中时期——对方发朋友圈的频率并不高,他也是B市本地人,R大附中的学生,而那时他发在朋友圈的照片里就有了这个女孩子,两个人都穿着校服,脸颊都是饱满的。那时王珏跟现在的样子差不多,白净秀气。看照片里他和谢莹的样子,叶秋实在找不出一点点他跟她不是一对儿的可能性——这种愉悦,这种默契,不会出现在没有深厚感情的两个人身上。

他回想着自己跟王珏的来往。人对于别人喜不喜欢自己通常是很敏感的,就算过年时跟那个大一学妹王宛只吃了一顿饭,叶秋也能感受到她对自己隐隐的好感和在意。王珏是很让人喜欢,纯洁意义上的喜欢。他有点固执,有时候会犯懒,但大部分时间温和、聪慧、仗义。但无论哪一条,都不能让叶秋感觉到他对他有任何友谊之上的倾向。但是,叶修最大,既然他提到了,那叶秋就会去确认一下。大不了吐槽两句,哈哈一笑就过去了。

——但是,万一是真的呢。

叶秋瞪着城铁外接连起伏的丑陋的建筑群。有几秒钟,他的思维真的进入了停滞状态。然后时间继续,他轻轻呼了一口气。

怎么可能是真的啊!概率也太低了!

吃饭时叶秋把这事儿当成笑话一样跟王珏说:“你根本猜不到我哥平时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你觉不觉得昨晚他对你有点过分热情了?你猜他怎么想的,他居然以为咱俩是一对,回去还跟我说他觉得你喜欢我。”

坐他对面的王珏有好几秒钟没说话,只是默默地喝着汤,过了会儿才抬起头来笑着说:“你哥真是太爱开玩笑了。”

他的脸色惨白,但是仍然努力装出非常镇定的样子。他跟叶秋对视了一眼,可能觉得自己也装不下去了,又低下了头,拿起调羹,把温掉的汤草率地送进嘴里。

叶秋从王珏以沉默来应对自己那几句玩笑的一瞬间起表情就已经凝固在了脸上。他右手攥着可乐,纸杯都快被他捏塌了。他呆愣地望着对方,然后目光渐渐转变成惊愕和不可置信的恐慌。及至跟王珏对视那一眼,叶秋觉得世界上可能不存在比这更难看更尴尬的场景了。他松开可乐,僵硬地把筷子拿起捏在手里,试图说些什么来挽回这糟透了的气氛。他张了张嘴,没能发出声。最后他把筷子放下,深深地呼吸了几次,低声说:“对不起。”

王珏低着头,用筷子摆弄餐盘里的菜:“你为什么要道歉呢。”他的声音难听得跟快哭出来一样。

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件事是真的。对不起,我从来没有意识到你喜欢我。对不起,我没办法回应你的感情,我也一直把你当好朋友一样喜欢,但绝对不是这种。

叶秋在心里艰难地转悠了很多个道歉的理由,但是他一个都说不出口。他从来没有感觉这么无措过。他从小就不缺女孩子喜欢,收到过不少情书、暗示或者表白,从没有一次让叶秋在拒绝之后产生过心理负担。但是他现在居然这么难过,他跟王珏未必是同样的难过法,但此时的程度很难说哪个更强烈。叶秋甚至一刹那间划过这样的想法,他确实非常喜欢对方,他舍不得失去这个朋友,也舍不得伤害这个朋友。但是,仅限于他们是朋友。

反而是王珏先缓和了一些,他笑了笑,声音还是有些颤抖,但已没有刚才那种堪称惨烈的语调了:“不怪你,是我藏得太好了。”

过了一会儿,叶秋才像是终于再次习得说话能力似的发出声音:“谢莹是怎么回事?我一直以为……”

“她是我发小,”王珏淡淡地说,“我俩小学就是同学,初中没在一起,她努努力拿了个奖,高中就考到我学校了。我们不是一对儿,我的事情她从初中就知道。”

叶秋呆了一会儿,说:“那你觉醒得可够早的啊。”

王珏扑哧一声笑了,但是他很感谢叶秋偏离重点的能力,这让两人之间那种凝重得要死的氛围又松弛了一些。难受是肯定的,但更让他难受的是对方这种觉得亏欠了他什么似的表情,有时候同情比鄙视还要让人不堪其辱,尤其在这种私密的关系里。他又平静了一点儿,至少已经可以抬起勺子把饭送到嘴里去了:“还好吧,比较懂得自我保护,所以没受过什么委屈。你会有这种错误的认识未必是你的问题,我承认发那些照片,有时候确实是为了做一些误导,真正想要了解我的话是会追问一下的。”

他看着叶秋又开始一脸纠结地想要做自我检讨的模样,又阻止一句:“我求您别说对不起了,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吃饭吧,凉了。”

叶秋味如嚼蜡地吃了几口饭,王珏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想了想,还是没忍住:“你在干嘛?在思考怎么不伤面子地拒绝我?”

叶秋的心思被戳中,也就不掩饰了。他跟王珏之间一向开诚布公,直白地说出来反而痛快:“我也是从小被女孩子追大的,拒绝过的人也不少了,还从没这么纠结过。唉,哥们,我真的特喜欢你,你知道吗。”

王珏被他那个词刺了一下,很甜,也让他酸楚不已。他知道叶秋嘴里的喜欢是什么意思。他搅着汤碗里的蛋花,抬起头看着叶秋,眼睛里闪了一点水光,好在被眼镜遮住了:“你为什么第一反应是不行呢。”他转过头望了望四周,他们吃饭来得比较晚,坐得又偏,周围已经没人了。他于是放低声音,接着说:“你没有女朋友,我知道。那你就真那么确定你喜欢的就是女孩儿么。”

叶秋张了张嘴,又深深地喘了口气。他不会把事实的真相原原本本地告诉他这位朋友,但他决定在一定程度上对他坦白,那至少比“没错我就是个异性恋”要真诚得多。

“我有一个非常爱的人,好几年了。”叶秋抬起头,望着王珏的眼睛。他没有撒谎,所以有底气直视对方,这也许是让对方在被拒绝时保留足够自尊的最好方式。“他现在在外地……读书,跟我几乎不联系。因为家里的原因,我爸妈基本上不同意我跟他在一起。我是这么想的,如果毕业之后能争取到跟他结婚,那我就拼命争取;如果扛不过家里的压力,那就看他们安排什么人跟我结婚,就结婚算了。除了他之外,我从没想过跟任何人谈恋爱。”

叶秋说着,心里也难受起来,他告诉王珏的,其实是已经被他抛弃了的决定,就是在昨晚,俯视着叶修睡着的样子的时候,他决定把这个心愿放下。但就在此时再一次说出口时,叶秋才意识到他还是那么自然地抱持着它,把它当成一种方向去努力着。

最后一次了,叶秋想。把王珏这件事了结之后,今天说过的话也会被他尘封进心里。他会去喜欢上一个女孩子,好好对待她,珍惜她,发自内心地爱她,而他对王珏剖白的心声是一场过期的梦,不会再有人记得它曾经存在过,不会再有人知道梦里的真正主角到底是谁,一切荒唐的绮念都终将风流云散。他轻轻地舒了口气,坦然地望着王珏:“就是这样。”

王珏已经平静多了。他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叶秋:“这个人是男的。”

“女孩子。”叶秋眼都不眨地说。他不会给对方任何推测出叶修身份的机会,也不会让对方有“因为他喜欢的人是男人,所以自己还有些许可能”的幻想。

王珏笑了笑:“我第一次知道这个时代还有相爱了几年还因为家世背景不能在一起的情况。”

他的话语里带上了隐隐的攻击性,这让叶秋感觉有些不愉快。既然如此,他也没有为了照顾对方的情绪而把一切解释得水落石出的必要。叶秋点点头,也不回应:“是的,我家就是这样。”

王珏叹了口气:“我接受你的说法。”

两个人一起沉默下来。叶秋抓住机会,迅速地想了很多。他没有再去想他对哥哥无望的感情,对他来说这属于他早就应该放下的内容了;他想的是今后如何跟王珏相处。尽管他依然还喜欢他,即使刚才对话里隐约的摩擦也没有影响到这种友谊,但是……

就在此时,王珏又开口了:“那么,今后……我们照旧?”

他没有从叶秋嘴里听到他想要的答案,相反,他看到叶秋露出了一个非常认真的表情:“兄弟,恐怕不能。这对你不公平。”

王珏并不意外地笑了一声:“你是觉得我天天看到你,又只能跟你当朋友,反而受折磨,是么?”

叶秋点点头:“这种做法在我看来就是养备胎。”

“那要是备胎自己乐意呢。”王珏漫不经心地拨弄着碗里的勺子。

“那我成什么东西了。”叶秋说。

“不是,”王珏露出有点困扰的表情,“我不懂你逻辑,我跟你一起玩就非得是喜欢你?我就不能有同性的朋友了是吗?”

“我是你朋友,我会一直当你是朋友,”叶秋说,“这半年你帮了我很多,要是没有你和你的一帮同学朋友们,我不会过得这么开心。你将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遇到什么困难,随时找我。但咱俩不能这么天天腻在一起了,我说不上来为什么,但是这么做我就是觉得不厚道,我不厚道。我不管你怎么想,但是我不愿意做这种人。希望你别有错觉,这跟你取向什么都没关系,你要是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绝对不是这个做法。”

王珏默然地坐了一会儿,最后点点头:“这样也好。”

他站起身,端起没有吃两口的餐盘:“还吃么?不吃上课去了。”

叶秋也没怎么吃,但他宁可饿着也不愿意再在这张饭桌上拖延时间了。他也站起来:“嗯,走吧。”

“我下午的课在三教,”王珏说,“你呢?”

“我回宿舍一趟,上午去了医院,穿这身上课不太舒服。”叶秋说。

“那就不一起走了。”王珏整了整肩上的书包,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叶秋一遍。叶秋拍拍他肩膀:“嗯,回见。”


叶秋没有再见过王珏。健身房他照常去,但是再没见他出现过,续卡时他去前台问了一下,得知对方已经把卡转让给别人用了。他们继续保留着对方的联系方式,王珏的朋友圈也没有屏蔽叶秋,只是也暂时没有发新的内容。都是成年人了,大家都会理智且审慎地处理每一段社会关系。叶秋没有再主动联系过王珏,尽管他有时候很想念跟对方一起去图书馆、吃饭、看电影的日子。他试图把这些活动分拆到他的几个好哥们身上,但是人家有自己的生活步调,未必愿意去配合他。

眼看着就到了期末,叶秋这边基本上确定了毕业后出国的方向,提前跟丁经理做了结束实习的申请,抄送了陈扬等人,获得批准后又写好一份详尽的工作总结交上去,抽出时间跟陈扬办好交接。有几个晚上,他一边在宿舍里写工作报告一边开始怀疑起当初于秘书让他去销售部的初衷,这家伙当时真是表现出来的那么随便吗?还是他就存心让自己受这半年的折磨,知道谋生有多不易,好毕业后本本分分地接受家里的安排,不要老想着自己出去闯荡?反正威慑的效果是达到了,就算叶秋觉得这半年的工作问心无愧,他还是那个想法——他绝对不想在这个岗位上做出一番从无到有励志逆袭的成就,他钦佩能做好这些工作的人,比如陈扬,以及,他毕业之后死都不会再从事这个职业。所以,当务之急是把期末考试考好。

约不到人一起复习也没什么,叶秋就在宿舍里自己学,他自制力还算比较强,只是学习这件事,有时候确实有个伴儿会更快乐一些。他隔一段时间会休息会儿,拿起手机刷刷朋友圈之类。就是这个时候,他看到朋友圈里有一条新发出来不久的内容,来自半年前刚认识的王宛。这姑娘经常换头像,所以叶秋给她设好了备注。她这回用的是一个红色枫叶的头像,叶秋莫名地觉得那个图标非常眼熟,但是又一时不记得在哪里见过。内容叶秋倒是能看明白:

叶神帅啊!!常规赛我嘉世还是第一!!!这个分组,霸图这是连决赛都进不去的节奏?

叶秋看着前两个字笑了笑,给她点了个赞,继续往下划拉。但是没到半分钟,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来自王宛的消息:师兄还没睡?

叶秋给她回复过去:嗯,温书呢。你们期末考的安排也下来了吧?紧张不?

王宛发给他一个泪流满面的表情:快崩溃了。百忙之中也只有看你的比赛解脱一下了。

叶秋望着那个悲惨到有些可爱的哭脸愣了一会儿,他的心里突然冒上来很多念头。如果,如果他真的已经可以放下……他犹豫了一会儿,又回复了过去:复习计划定好了吗?

对方秒回:什么复习计划?还有复习计划这种东西?求指教啊叶神!

叶秋又静静地看了眼前的微信对话界面好一会儿。他不讨厌这个小姑娘,甚至有时候她的一些言谈举止让他有好感,虽然那是连朋友的喜欢都够不上的好感,但作为一个开始的契机,已经足够了。他应该开始了,早该开始了。叶秋笑了笑,是那种突然想通之后略带释然的笑容。他没再迟疑,给对方回过去:明天中午有空没?我请你吃个饭,顺便跟你说说考试的事吧。


tbc


最近作息非常奇葩,所以更新速度也不定,不要抱固定的期望><

评论(64)
热度(910)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