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92)

前文列表


(92)


事实证明,兴欣这里会有这么特殊的订阅习惯的人只有方锐一个。战队里知道叶秋这个人存在的人不少,但接下来的一周,竟然没有任何人跟叶修提起过这件事,大家也都一如既往地过得很开心。叶修后来查阅过新闻,发现叶秋被拘留的消息多是被一些经济类或者医药行业的网站转载,也并没有什么大规模的报道,于是确信兴欣的队友应该是不知情的。

他比较满意这样的状态。如果很多人知道了,又特意跑来安慰他,让他们挂记不说,“安慰”这种行为对他来说也是个麻烦。

叶修如常度过了这一周。到后来几天,他已经真正接受了这个事实,再想起它时不会再有什么受伤害的感觉,剩下的只有纯粹的担心。怎么证明叶秋的清白,怎样跟把叶秋送进去的那些人谈判或者博弈,那是父亲的问题。不是他不想操这个心,是他对公司的状况完全不了解,没办法操心。叶修想,叶秋也早就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来找自己的那一次,就很多次跟自己强调他是个局外人,不希望他掺和进来。

到了这个时候,叶修再回想跟叶秋那次的谈话,才意识到处处都是被他忽视的细节。叶秋本没必要到了s市之后,还大费周章地跑过来一趟,当时他以为叶秋只是向他寻求一点信念上的支持,现在看来,他恐怕那时候就已经隐隐察觉到一些危险,更像是想要在这些危险到来之前先见他一面。叶修每次想到这里,心里都会突如其来地泛起一阵酸楚。

所以,那时候他曾经问过叶秋,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叶秋说拿钱散伙——其实也是在安抚他,不想让他太担心。叶秋不愿意跟他谈公司的细节,也是怕他在这件事里牵涉太深,影响到平时的心态不说,万一有什么责任,他也能撇得干净,而不会因为有了一知半解就去贸然做些事情出来。

叶修往往会在工作和训练的间隙,不由自主地回想到那次谈话时叶秋的神态和语气,只是一两个小细节的闪回而已,却让他更深刻地意识到叶秋对他无言的保护和依赖。他当时也能感受到一些,但总没有发生变故之后再回想的时候刻骨。这些片段像是被火焚烧后落在地面上的灰,一层一层在他心上密密地堆起来。

叶修表面上不动声色,做事时保持绝对专注早已成为他的本能。但他明白这些情绪始终堆在那里,很难再见到它们被清理干净的那天了。

也因为这个缘故,他虽然知道自己没办法援救叶秋,却难免总是会想到叶秋现在的生活,揣测他的状态,并无法控制地生出一点毫无意义、也没有好处的担心。这不是叶修的一贯做法,他从来就不喜欢在心里放太多东西,尤其负面的感情,更是会被极其迅速地处理掉;然而总有一些重要的事会成为例外。他在叶秋身上有过太多次例外了,也不多这一次。

叶修利用休息时间,阅读了大量在看守所里待过的人出来之后写的回忆贴,研究透了经济类犯罪的处理流程;他从母亲这里打听到关押叶秋的看守所,查阅了所有能搜索到的关于这间看守所的资料。他写了个简短的条子,用快递寄去母亲那里,托她转给叶秋。为了让审核通过的概率高一点,条子上只写了两句话,只不过是最正常的安慰和嘱咐,但叶修想,如果叶秋在里面真的很难熬,也许看到他的名字和亲笔写的信,也会有个念想。他没有频繁地给母亲电话,也是为了不给父母和自己造成焦虑的暗示,只在通知母亲收快递时询问过一次,母亲说父亲这边还在争取,让他沉住气。

叶修心里明白父亲的难处。他这几天查了不少资料,加上私下里琢磨,想通了一件事。父亲的公司不是上市公司,叶秋被刑拘的消息本没有必要披露,而就这样被当作新闻发出来,最大的可能就是对方故意爆料。而之所以只是一个消息,没有被详尽报道,很可能因为这只是对方给父亲警告的手段,不一定是要把叶秋害到多惨,更像是为了逼父亲做一些妥协。

所以父亲也不能表现得太急火攻心,越是输不起,越会被对方掐住命脉。而之所以母亲还去正常上班,并且没打算把这件事告诉他,不光是因为他们家人的作风都比较务实,更是不想在对方面前暴露弱点吧。

把这些事情想通之后,叶修才突然意识到,他以为叶秋和爸妈都远在千里之外,兴欣这边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但他或许也想得简单了。对方不会不清楚他家的状况,一定也知道他的存在,而自己最近开始在媒体前露面,很有可能已经被对方了解到。好在他从来都行为端正,问心无愧,兴欣战队自新赛季以来,也越来越正规,暂时不会给他们什么把柄。但是,叶秋就给别人把柄了么?没有把柄,又怎么保证他们不会制造一个出来。

叶修想到这里,唯有苦笑。他不觉得自己想得太多,就算想多了,总比灾难临头还浑然不觉要好。他从没有这么清楚地感受到他跟他的家庭是多么紧密地休戚相关,它永远是个利益共同体,就算他很久没回家,也总会有一些力量把他跟家人紧紧地捆绑在一起。曾经以为只要足够潇洒和独立就能不去在乎的问题,被现实证明不过是他当时太稚嫩,想法太简单。

他想起他从小到大,甚至到离家出走后的几年,他都一直相信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那拨人之一,他不理解为什么他见过的、听说的绝大多数人都不情不愿地被很多事情裹挟着,做一些看起来愚蠢又可笑的决定,遵从一些陈旧的不合理的规矩,但活得也未必有多快乐。年岁越长,他才越明白,又有多少人是真的傻,谁不想尽可能地追求快乐恣意的生活,那些被当初那个头脑单纯的小孩儿所看不起的做法,也许已经是当事人能做出的最明智的选择了。他到现在依然坚持自己对于荣耀的执着,然而却也真正理解了父亲当年对他的期望与约束,以及背后的那一份不得已。

这件事情想到最后,结果也只是叶修某天晚上找陈果简短地谈了一次,跟她强调战队平时的运营一定要合法,谨慎,尽量都留下证据,并且妥善保管好。不过,他暂时也不是特别担心对方会把主意打到他这里。原因很简单,毕竟他没有参与家里公司的经营,看上去也不像是能立刻担当起责任的样子,对他现在从事的工作下手,打击不到他父亲,说不定还让他老人家更开心一点。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周。叶修一直算着叶秋被关进去的日子,从父亲收到拘留通知书的那天起,到这天为止,已经过去十三天了。叶修相信父亲不会把事情拖到很晚才解决,那对他们自己不利,但进展如何,他现在心里也一点数都没有。

他在宿舍这边跟几个人一起解决了早饭,去了训练室,早早地开始训练,一上午就这样慢悠悠地过去了。到了中午,大伙儿三三两两出去吃饭,叶修手头还有事,也不是很饿,留在座位上继续忙碌着。没过几分钟,训练室的门突然被“磅”一声推开,方锐冲进来,喘得像是一路从楼底下跑上来的:“阿姨的电话。”

叶修迅速接过:“妈?”

母亲的语气很平常,但是有掩饰不住的喜悦:“叶秋的取保候审办下来了,上午给你打电话,你朋友一直没接。我们现在过去接他,估计下午就能接到。先告诉你一声,免得你挂念。”

叶修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全身的细胞瞬间都暖洋洋的,整个人竟然高兴得像是就这么化掉了一样。这些天里他查阅资料时自然也看到了“取保候审”这种说法,真正听到时却有点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母亲所说的这四个字跟他理解的到底是不是一个意思:“所以,叶秋没事了吧?再被抓回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吧?”

“问题不大,先把人接回来再说,他这些天肯定没少吃苦。你也别胡思乱想了,没少担心吧。你们不是周末还要比赛?不用急着回来,等放了假再回也行。”母亲安抚他。

叶修依然处于暂时很难组织起正常语言的状态,但是他还有很多话想问,一着急,突然就想起一件事来:“你们现在过去?我——我之前说过要跟你们一起去接他……”

母亲笑了:“那也总不能让他在那里头等着,等你到了才接他出来吧!干嘛在乎这种形式?叶秋知道你担心他就行了,没必要,你都不用着急过来,让叶秋在家里好好休养休养。他的问题还没彻底解决,暂时不能离开B市,也不能回公司上班,正好趁这机会休息一段时间,你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再回来看他,反正他会在家里等着你。”

其实话一出口叶修就知道那句话有多傻,傻到放在十几年前他都不会说出来。只是母亲不知道其中内情,她以为叶修那不过是兄弟间客套式的关爱,但在叶修看来,这却是一句非常重要,重要到他说出之前就决心一定要去履行的承诺。这确实只是一个没什么实际意义的形式,但这个形式,却是当时的叶修能经由他人之口给叶秋的唯一的东西。

如果叶秋真的攥着这句承诺熬了这么多天,自己却没有如期出现,叶秋该有多么失望。

叶修立刻想出了替代办法:“那,接到叶秋之后,您方不方便给我打个电话,我有话想对他说……不,算了。妈,我马上请假买机票回去。你们接到他之后会立刻回家吗?那我下了飞机自己打车回。”

母亲不是很赞同:“你不需要工作吗?过年你都没回来。你要是忙,就不急于这几天,周末再说也行。”

不,不行。叶修暗想。他已经注定要在那件事上让叶秋失望,就不能再从容地等过这几天,只有用同样强烈的形式才能弥补这一次的亏欠。他也实在怕夜长梦多,毕竟取保候审不是真的释放,万一那些人有后招,他很可能会后悔很久很久。

但最重要的理由不是这些。

除了立刻回家去见叶秋一面,他没有第二种缓解这些天积攒的焦虑和心疼的方式。他要亲眼确认叶秋好好的,面对面地听叶秋说出他受过的委屈、吃过的苦,他想要给叶秋的那些安抚和疼爱,也只有真正陪在叶秋身边的时候才能起到效果。这件事不能有一刻的拖延,叶秋出来之后最想见到的人是谁,最想倾诉和依靠的人是谁,如果这个人没有出现,反而继续若无其事地按照自己的节奏生活的话,又会对他造成怎样的伤害,叶修都清楚极了。并且,这些原因没办法对叶秋之外的任何一个人透露,而深埋在之下的那最根本的动机,就连叶秋都不会真正明白。

叶修不会让他明白的。

他只做自己最想做的,只给叶秋最需要的,这就够了。

——也只是在这一次而已。

叶修继续坚持:“最近的比赛要轻松一点,没那么忙了。我今天晚上到家,看看叶秋的状况,要是没什么事,我也能更安心些,比一直悬着心要好。要是他状态不错,我就明天回来,也就一天时间,什么都不耽误。”

母亲似乎犹豫了一下:“也行。你等一下啊。”

手机那边传来一阵遥远的对话声,听不太清楚。过了会儿,母亲的声音清晰起来:“喂?叶修。”

“嗯,在。”叶修应声。

“你爸说订好机票之后,把航班信息发过来,他让人去接你。”

叶修一怔:“这个不用了吧,我自己打车回就行,路都熟了,比让人在机场等方便多了。”

“不行,现在是关键时期,你也要注意安全。他特意嘱咐的,叶秋这边还没好,你再出点什么事儿就麻烦了。听话。”

叶修皱了一下眉头。看来他并没有担心过度,家里的情况确实有些严重,母亲坚持不让他回来可能也是这个原因。“好的,我知道了,妈。我订好票就把航班发过去,但是我没有手机,临时也来不及办,等一下您就把车牌号发我,谁来接我,有什么特征,也说一下。”

“好的,我问问你爸。”母亲说着,挂掉了电话。

叶修松口气,把手机还给方锐。跟母亲聊了这么久,他起初那点高兴劲儿倒是已经平复得差不多,只剩下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虽然危机似乎并没有被彻底解决,但是叶秋至少暂时安全了。

方锐早就从对话里把情况推测了个差不多,倒显得比叶修还要开心:“你弟出来了?”

叶修含笑点头:“嗯。取保候审,不算是彻底没事,但至少能回家了。”

“我就说吉人自有天相吧!”方锐兴奋,“你是不是也要回家?现在?”

“是的,我会把这两天的训练计划和工作都安排好,拜托老魏跟老板娘盯着,不过也基本上不用盯。别人应该不会问起,不过这件事跟以前一样,要麻烦你保密。”叶修说着,打开浏览器,开始看机票,“你着急去吃饭吗?不着急的话,等我订了票,帮我发个短信再去。我妈也会有个短信发过来,估计很快。”

“不着急,刚才跟他们说了,让他们帮我带。”方锐说着,拉了把椅子,在叶修身边坐下来。


叶秋把衣物、被褥和剩下的一些食物分送给同仓的狱友,又向他们一一保证过出去之后会帮忙带话,这才跟着协管出了监室,检查身体、办手续、领退款。整个流程不算短暂,叶秋却觉得始终像在梦游一样,每一脚都仿佛踏在棉花里。

但是这十几天的生活不是梦。——如果像梦一样虚无就好了,即使是噩梦都没有关系。但它实实在在地发生了,每一秒钟都不断地在他的灵魂上烙着永远不会痊愈的印记。就算叶秋深知自己没有错,然而背负着这样的罪名,和一群同样被当做社会渣滓的人朝夕相处,被不管是身边的人还是外面的人都在用“你必然犯了罪”的态度对待的时候,时间一长,就连他也丧失了为自己的清白所辩驳的本能,甚至是在内心里。他不仅已经开始视这些多多少少违法或者犯下罪行的人为同伴,也开始天然地畏惧那些栏杆外面的人——带他进来的人,管理他的人,询问他的人,甚至释放他的人。他过去从来没有一次认为暴力机关会站到他的对立面,但是现在,当负责带他办理手续的警官和蔼地跟他说话的时候,他悲哀地察觉到,那一瞬间他竟然无法控制地产生了一丝谄媚的感激。

叶秋用力地握了握拳头,对警官露出一个感谢的笑容。这个笑容很难看,但好歹是真诚的。对方没有任何问题,对他的态度甚至已经算是友善。他在里面的这些天所经历的一切,如果他真的犯下了这样的罪,确实是他应得的。——他们没有错。甚至他的狱友,尽管也有人给了他一些苦头吃,但也有人安慰他、同情他,看他面相善良不像个坏人,暗地里照顾他。但是,这并不代表这段日子对他而言就可以平静无波地过去,并不代表那些磨难就没有发生过。

洗清冤屈,讨回一个公道?

他不需要。

他知道是谁让他遭受的这些。

他会把它们一点一点地还回去。


叶秋换好衣服,有点犹豫地摸摸自己头发,用手指梳理了几下。他知道自己现在一定难看得要死。这些天心情抑郁不说,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像是被蹂躏过一遍,面黄肌瘦,神情委顿,就连胡子都几天没刮,下巴上都是刺刺的胡茬。他甚至好几天没有洗澡,早知道今天就能出来,昨天晚上干脆拿凉水洗个好了。他不想用这么落魄的状态面对哥哥,就算刚刚从看守所出来,他也希望他在他心里永远是干干净净,神气活现的样子。——算了,实在没辙。他是在里面受罪,又不是去度假,让叶修心疼一下也好。这些天干活时在狱友这里听过好多说法,有的说如果被放出去,衣服一定要带走,为了讨“再也不回来”的彩头,有的说要带走的不是衣服是被褥,有的说衣服才不能带走,晦气,要留在里面才对。叶秋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犹豫,在里面用过的东西他绝对不会再要了。他只带出来一件东西,一直贴身保存着,他估计这辈子都不会丢掉:叶修给他写的那张纸条。

越近看守所的大门,叶秋的心情就越紧张。叶修跟爸妈都到了吗?他们自己来的,还是也有其他人在场?他应该用什么样子去面对叶修,要装得坚强一点,还是云淡风轻一点,或者干脆委屈一些?他不能在爸妈面前跟叶修太亲热,就连拥抱也要注意分寸,但是如果他跟叶修坐在一排,至少他可以拉拉他的手,而且因为他的遭遇,这一回叶修肯定不会甩开他。他要先回家洗个澡,晚上让爸妈带他俩出去吃饭,这么多天的白菜萝卜吃下来,他现在能吃得下整整一桌的荤腥。晚上他会跟叶修一起睡,他有很多话要跟叶修说……

叶秋出了看守所的大门,举目四望。周围停着不少车子,零零散散的都是人,有来存钱办手续的家属,有来会面的律师,有些人游游荡荡不知是干什么的。

叶秋看到有人朝他招手,是他父亲的助理,他认出了自家的车子。

他加快步伐走过去。

助理回身向车里说了些什么,叶秋看到父亲从副驾驶的位子上出来,然后是母亲,打开靠他这边的后座车门走下来。

最后是远离他的那一扇后座车门。它缓缓地打开,然后,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叶秋视野里。


是谢莹。


tbc


继续跟大家请假,明天要出门,极大概率不能更了><

评论(98)
热度(594)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