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88)

前文列表


(88)


你最近有时间吗?

来H市找我吧,我想见你一面。

这是刚刚给叶秋打电话时,叶修心里想着,却没有说出来的话。不说它,不是因为这会暴露出他的真实心情,而是他知道即使说了也没什么用。如果叶秋真的能挤出时间来,叶修根本就不需要说这句话。

他也知道这种想法也太个人中心了点,如果他真的那么想见叶秋,难道不应该是他去叶秋出差的地方见他?所以叶修也就是想想而已,连说出来的必要都没有。要是叶秋生活在H市的另一端,那叶修确实会跑过去,可惜他不是。他在远到叶修打比赛都不会去的城市,别说这会耽误他多少时间,那背后的涵义都不是现在的他愿意承担的。

叶修躺在床上,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一通上述内容,就这么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想法竟然没有任何变化。

那个电话以及打电话前后的情绪,并不是被夜晚催生出来的一时冲动,此时他也不再像那年冬天跟叶秋一起喝醉后,第二天醒来时头大得恨不能把记忆删除掉一样了。它们发生时是什么样子,现在依然是什么样子。甚至因为叶修已经略微熟悉了它们,还感受到一种更加明澈的笃定感。

这时候魏琛已经起床了,正在浴室里洗漱。叶修起身,走去阳台上,点了根烟。

他确定他现在非常清醒,就像他打电话时一样清醒。

他想起头天晚上在这里跟叶秋的对话,心口微微发热。他还记得叶秋说话的声音,因为缺乏睡眠造成的沙哑,揉进他原本清亮的嗓音里,每个字都显得疲惫却亲昵,都有着沉甸甸的质感。

病情加重了。叶修平静地想。

叶修突然回忆起不知道在哪本书上看到的内容。人的精力有两种消耗途径,一种是对事件本身的直接反应,一种是对这个事件以及可能反应的期待与恐惧,而后者的消耗甚至更大。所以对上班族而言周五有时比周日更加快乐。但实际上,如果能够明智到把后者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那么很多事其实并没有多么可怕。

就像现在一样,他对叶秋产生了一些不应该有的感情,这已经是事实了。如果他再把很大一部分精力用来对付这种感情,自我开解也好,自我责备也好,只要在上面投注一点点额外的注意力,都是在已有的损失之外造成多余的损失。

……所以,就这样吧,反正一时半会跟叶秋见不了面。想念他的时候就想一想,只要不过分紧张,应该不会恶化到无法控制的程度。再说了,新赛季马上就要开始了,一旦忙起来,这件事应该就慢慢淡了。

叶修吸完了烟,转身回房间,拉开抽屉,把叶秋给他的烟全部拿了出来。他把它们按照种类,一边一份地分成两堆,把其中一堆丢到魏琛床上。

魏琛正好洗漱完,从浴室出来,吃了一惊:“你这是?”

叶修把两盒塞进衣兜里,剩下的在床头柜上码好:“抽了吧,没必要留着了。”

魏琛在床上坐下来,也开始整理那些烟:“不纠结你那情人问题了?怎么回事,失恋了?……说起来,你昨晚是不是用过我手机,还是我在做梦?”

把手机放回魏琛床头时,叶修已经把通话记录细心地删掉了,不过他也没否认:“用过,不过是给我弟弟打的电话,昨晚突然想起来他好久没音信了,怕他出事。失你个头的恋啊。不抽它留着干嘛,放久了就没那么香了。”

魏琛观察了一下叶修的表情,发现叶修神态自如,倒是没什么异常:“真没事?”

“你要不想要就还给我。”叶修懒得应付他。

“要啊,谁说不要了。”魏琛立刻护食般把那堆烟护在手下。叶修笑了一声,进浴室洗漱去了。


魏琛鬼鬼祟祟地观察了叶修几天,发现叶修极其正常,吃得多,睡得香,就连情绪都很不错。

叶修确实也是这个状态。那堆放在抽屉里的烟对他来说曾经是个心结,是叶秋对他的感情的象征物,他不舍得扔也不想接受,因此只能小气巴拉地在那里放着。现在他的想法变了,却立刻察觉到这种心态的可笑。烟就是烟,再“物质”不过的一种消耗品,它本身没什么意义,倒是他过去一直如临大敌地拿它来作为某种无法回应的寄托,反而比现在还要纠结。

等到那些烟差不多快抽完的时候,第十赛季到来了。


对叶修而言,第十赛季的这个秋天,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就是身心舒爽。

他有多久没有打过这种质量的比赛了啊——整整一年零九个月!

网游也好,训练也好,那都顶多是代餐而已,没办法的办法。一个职业选手在职业生涯中的高光时刻,必然是站在正式比赛场上的那些时候。尽管他们在这之前经历了一年挑战赛,但一来对手水平普遍不够,二来兴欣的队伍也很稚嫩,最主要的是那时候每一场比赛都有一个死亡的阴影在上面悬着,不像职业联赛一样,虽然强度不是一个量级,但却有足够的余裕来享受每一次的过程。

而这个赛季,在叶修看来,比他退役之前的第八,第七,第六,第五……都要打得愉快。这种轻松明朗,没有任何忧虑的心情,反而让他找到点嘉世建队初期的感觉。那时候大家都傻乎乎的,像现在一样没有太高的收入——确实也是因为兴欣的成绩还不足以让大家有什么高收入,倒不是兴欣老板压榨员工——也因此不会为过度的商业活动与个人品牌所累,心思更多地用在怎么提升实力,赢下比赛上面。

这样的队伍显然不够成熟,它的朝气也许过几年就会被另外一些特点所取代,也许会更有经验、更加默契,像是联盟中现有的那些豪门强队一样越来越正规、完备,但也有可能不再拥有现在这样单纯专注的气质。

这些假设在叶修心里只是一闪而过,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是享受现在,并且在他能力所及的范围之内把这支队伍的根基打好,从技术上以及心态上。

他要做到的是,即使他将来有一天会离开它,也不要让它再走上嘉世的老路。

头两个月,纯从比赛结果上来说,他们输多赢少。但是从第三个月开始,也许是队伍的状态慢慢磨出来了,也许是对手的原因,兴欣开始了高比分大胜之路,有神奇、临海这样的新队弱队,也有皇风、烟雨之类的昔日豪强。

能赢比赛大家总是很高兴,叶修倒是淡定一点,差距再明显的局面他也经历过,在水平没那么强的对手身上获得满足不是多光彩的事,那也不是兴欣的终极目标。

但是有一件事,虽然不至于影响到他的心情,但是也让他感觉意外。

在这么愉快的生活节奏中,即使游戏里的事分走了他几乎九成的注意力,他也始终有一成留在叶秋那边,没办法彻底地收回来。

他发现他每天都在想他,甚至没有一次是刻意去想的。每次看义斩、微草和皇风这三家比赛的时候,他都强迫似地想起这三家战队是在B市,不知道叶秋那家伙最近回去没有,能不能长期安定下来?

他们去外地比赛,大巴车会经过叶秋每次来找他时住的那间酒店,路过那门口时叶修总会偏过头去看一眼窗外,虽然心里明白叶秋不会在那里出现,却总还觉得酒店的门柱熟悉可爱,仿佛还残留着叶秋曾在那里经过的痕迹似的。

他在便利店里发现了叶秋寄给他的某个牌子的烟,价格比芙蓉王贵几倍,用来做日常消耗太奢侈,但是他总会在兜里备上一盒,心情正常时就抽芙蓉王,有什么高兴的事情或者取得了什么小进步时就抽这种,那感觉像是得到了高兴的高兴次方,享受的程度一下就提升了几个量级。

甚至曾经对他来说毫无特殊之处的某些词语,某些事物,都因为叶秋的原因,渐渐从日常生活中凸显出来,被他留意到,然后跟一些特定的含义关联起来。队友身体不适时吃的非处方药,药盒丢在训练室的桌子上,他抽烟休息时会不自觉地拿起来看上面的每一行字,因为这跟叶秋工作的行业有关系。苏沐橙征求他意见的衣服,他更倾向于其中英国的牌子,之所以认得那些,是因为叶秋给他寄的衣服上也有类似的商标。点外卖时他会偶尔点上叶秋喜欢吃的菜,因为它被叶秋喜欢,所以吃起来便显得更美味一些。

这些事在叶修而言完全是顺手为之,做起来轻松愉快,并且不会惊动任何人,还可以平白让他心情变得更好,是稳赚不赔的行为。叶秋是他内心世界中无比隐秘的一个存在,有时候叶修竟然不觉得他想念着的弟弟和现实里那个过分遥远的弟弟有什么太实在的关联。这些心思对他而言暂时是无害的,所以他就由它去了。

只是这终究出乎他的意料。他本以为,随着赛程往前推进,生活中越来越忙,他会像之前一样慢慢地再一次把叶秋丢到脑后,那些荒谬的心思,秘而不宣的爱意,像是夏天傍晚的火烧云一样漂亮地烧上一两个月,就会逐渐黯淡下去了。

后来他才发现不是这样。后来他才发现,当他真心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就算忙成狗也没办法阻止这个人无孔不入地往他脑子里钻。

那么叶秋呢?叶秋也是这样么?

叶修曾经想过一秒钟这个问题,立刻把思绪截断了。这个思路很危险,因为跟他自得其乐的心态不同,假设叶秋的想法是在要求叶秋的回应,那是真把他们的关系往谈恋爱上推的做法,那恰恰是他绝对不能碰触的一部分。他现在的行为,如果要论罪的话,连意淫的级别都够不上,离他给自己设定的道德警戒线也差得远。可是一旦真的把叶秋牵扯进来,等于拉着叶秋一起堕落。叶修没有极其严格地警告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他知道他不会。

这是他绝对不会去做的事情。

所以没有声色俱厉的必要。


得益于这种宽松的心态,这几个月叶修甚至都没有产生多么强烈的想要见叶秋或者是跟他聊天的需求。但他确实需要知道叶秋过得还好,没有什么让他担心的事情发生。

他们在QQ上简短地聊过两次天——那是什么样的聊天啊,竟然没有一次两个人同时在线的时候。叶秋给他留言,他回复过去,一天半以后叶秋看到他的回复,再回过来。他借苏沐橙的手机给叶秋打过一个电话,那时叶秋正在陪某个地方的领导吃饭,以上厕所为借口出来匆匆地跟叶修说了几句,就挂掉电话回去了。

叶修要的不是现实里的叶秋,他甚至本能地有点排斥自己现实里跟叶秋接触的期待,因而这些仓促的联系并没有让他遗憾或者不满。

只是在那次简短的通话之中,听到叶秋声音的时候,一瞬间他感觉全身的血管都在轻微地发烫。这症状甚至在挂断电话后还持续了一会儿,那一次他整整一天都心情很好,胸口始终像是被不知名的轻快的喜悦填塞着。

这种喜悦本质上是致命的,叶修心里明白。遇到了他不会刻意拒绝,但是追逐它?算了。


第十赛季就在这样的节奏中一刻不停地向前推进着,转眼就到了冬天。

这天是普通的训练日,叶修在训练室里忙忙碌碌了一早上,临近中午时跟关榕飞讨论战队装备升级的思路,到下午才在休息室里吃上饭。

饭是中午就叫好的,陈果怕他们吃坏肚子,本来想着再点一份,被叶修阻止了。

他端起饭盒,匆匆地往嘴里扒拉了几口冷掉的米,又拿起电视遥控器,想要找一场比赛的回放看看。关榕飞比他还疯,连在休息室吃饭都不愿意,拿了饭盒直接回办公桌前对着电脑吃去了,所以叶修专注地调着台,听到身后有人推门进来的时候,还以为是关榕飞突然想开了,想趁着吃饭继续跟他聊聊。

他一边点开想看的那场比赛,一边头也不回地笑道:“怎么了,又有什么新思路吗?”

来人没有回答他。

一股微冷的气流由远及近,三两步行进至叶修身边,沙发微微塌陷了下去。

叶修察觉不对,扭过头。

“没吃中午饭,饿了。”叶秋笑微微地看着他。

他并不像夏天跟母亲电话时她提到的那样,黑了,瘦了。

他依然是叶修记忆里上次见他的样子,眼神温柔而明亮,有着刻骨的英俊。

叶修定了定神:“饿了?吃这个行不行?”他看了一眼手里的饭盒,“有点凉了,我去给你热一下……算了,给你叫份新的。想吃什么?——你怎么来了?”

“不要,就想吃这个。想要哥哥喂我。”叶秋说。

“我把这一整盒喂你脸上你信不信?”叶修说。

叶秋笑了起来,没有说话。

他贴近叶修,就用那个有点别扭的姿势把他抱进怀里,紧紧地,用力地抱住。也许是在外面待了一段时间的缘故,叶秋的大衣上都是寒气,冰冷的扣子透过叶修略显单薄的室内衣物,凉得他皮肤生疼——凉得他,舒服极了。


tbc

评论(138)
热度(751)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