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86)

前文列表


大家久等了~其实经常追我的文就知道,一个月我肯定有十来天左右进入倦怠期,通常是由五天左右的头痛+一周左右的懒构成的,但这段时间也没闲着,看了点书什么的。这篇文一定不会弃坑的,这个可以放心,而且完结之后想写的文也计划好了。我也一直在试图克服自己不能持久续航这个毛病,但如果太勤快了又会造成反弹,所以就……先这么着吧,谢谢大家没有放弃我><


(86)


一个约定如果没有按期履行,它就很容易长久地留在人心里,成为某个悬而未决的待办事项,而不像是那些处理得圆满妥善的事情一样被迅速忘掉。

因为这个原因,在度假村的这几天,叶修过得并没有想象中好。

他刚开始以为,在家那两天的无聊,大多是因为触景生情,“叶秋没有出现在他本来应该在的地方”,而一旦回到战队里去,就可以很快找回原来的生活节奏,一年半载地想不起来叶秋是谁。

结果这一次让他非常意外。叶秋的名字就像一个小幽灵那样从家里跟着他跑到了那个偏僻宁静的水镇,白天黑夜都缠在他身边。

为了保证大家都得到充分的休息,这一周叶修并没有给队员安排什么严格的训练,除去每天自行做做基础练习之外,其余时间都自由活动。他回家的这几天,大伙儿已经把度假村里好玩的项目探查了个差不多,等他一到,就三三两两地拉着他去玩。叶修本来就很随意,也刻意给自己留了些休息的余地——一旦回到H市,肯定又是另外一种生活节奏了——于是小孩们撺掇,他也就兴致盎然地陪着。

但是一旦真的开始玩了,听戏的时候,喝茶聊天的时候,坐在游船上晃晃悠悠地陪着几个妹子嗑瓜子的时候,就连他都能察觉到自己的心不在焉。每隔一会儿,他的脑袋里仿佛就有个声音,悄悄地问自己:叶秋现在在哪儿呢?他公司的事情解决得怎么样了?

这个问题当然不会有答案,于是叶修的心就总有一块不上不下地吊在那里,始终放不下来。

有时候他也难得忘记了这个问题,投入地面对一会儿当前的美景美味。其实这个度假村绝大多数都是近年来重新建设的道路屋舍,只是做成仿古的样式,底子还是简陋粗糙的;B市本身的食物又普遍不对叶修胃口,吃过的几顿合口味的还是南方那边的创新菜,也都乏善可陈。叶修知道叶秋已经工作了这么久,去过的地方肯定比他多,更不要说吃喝玩乐这方面的享受;但是偶尔遇到新奇好玩的,甚至只是“还算不错”的,他都难免心里一动,想,不知道叶秋有没有来过这里,以后有机会的话也可以带他来玩玩,或者是让他带着爸妈来。

这几天很快就过去。

离开度假村前一天晚上,包荣兴和乔一帆兴致勃勃地拉着他到度假村周围的山上去玩。山顶有个小教堂,从那里可以看到山下小镇的夜景,黢黑的山围拢的一小块光芒四射的盆地,盆地里一丛一丛晶莹明澈的灯光。山上很凉快,夜风把叶修的骨头都要吹酥了。

这一天周围游人不多,连包荣兴都没怎么咋呼,只是跟乔一帆讨论着他玩的那个手游;叶修站在两个人身边,再一次感受到了挑战赛打完的第二天,他醒来后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时,那种没头没尾又切实无比的空落落的遗憾。

他想,如果这个时候叶秋也在,他可能会比现在更高兴一点。

其实这并不是美到非看不可的景象,但是如果此时像戳一个纸板做的小人一样把叶秋戳进这个画面里,戳到他身边的位置,这一段时间可能就会比现在过得更有价值一些。叶修点了根烟,瞄了一眼身边闷头看着手机的两个人,他们似乎在组队打一个副本。

叶修觉得有点奇怪。这两个孩子都很好,比起叶秋来跟他还更加志同道合一点,他发自内心喜欢并且信任他们,甚至这晚上还是包荣兴之前来过,觉得很好玩,特意带他来玩一次的——但是,他们的存在无法弥补叶秋不在所产生的那块空隙。让叶修想要像是戳一个纸板小人那样戳在这里的只有叶秋,至于其他的人,那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叶修像是叹气一样吐出一口烟,看着它在深黑色背景的夜色中慢慢弥散开去。

他早就察觉自己不对劲了,而这时候正好趁机理一理他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他从不是一个注重享受的人,日常生活中也没多少闲情逸致,就连那些细碎的情绪和感受,他往往都懒得生发出来;荣耀是他的快乐,他的担忧,他几乎一切牵系所在,在这个强大的单纯的无可抗拒的目标面前,家庭、前途、名利、荣誉的重要性都可以随之淡化,甚至在它们没有什么致命变动的时候忽略不计。他清楚父母和弟弟对他的重要性,然而那重要性只有在他面对他们时才会凸显出来,不会进入到他的日常思虑中去。——但是这几次不同了。

他开始在没有必要的时候想到叶秋,不止一次甚至也是不由自主地经由任何一种再普通不过的事物想到叶秋。那个始终在心中收集着他一切注意力的核心——荣耀,对比之下都仿佛暂时失去了它终极答案一般的魔力,它不再能帮他解决一切琐屑的问题,让他无视所有杂乱的情绪了。他打了很久的网游,做了全部的日常训练,无比投入地看完了每一场常规赛,专注地写了非常多的比赛分析,然而一从这些里抽身出来,该想起叶秋的时候,他还是会想起叶秋。

但“想叶秋”这件事是没有解决办法的。

叶修把那一支烟草草地吸完,在附近的垃圾桶上按灭,丢进烟灰盒里。他走到两个孩子身边,把手臂搭在包荣兴肩膀上,看似是在旁观他打游戏,实际是从他身上获得一些实在的支撑,一些能把他从虚无缥缈的“叶秋”的问题上拽出来,拽到兴欣新鲜火热的现实中的支撑。

叶修又粗略地思考了一会儿,他觉得还是因为这阵子太闲了。他习惯了这一年高密度快节奏的生活,一旦彻底放松下来,没事做也会给自己找事做。从线下赛开始之前叶秋约他见面,到比赛结束后他没有按期出现,到电话过去也什么实质性的内容都没聊,一步步叶秋都在放他鸽子;他习惯了任何事都有始有终,于是就不得不把这件事始终挂在心里,这并不是因为他感情上有什么变化,纯属人的本性使然。等等吧,等回H市就好了,这个夏休期还有得忙。

叶修心情稍微安定了一点。他这回才真的看向包荣兴的手机,他刚刚赢下了一局比赛。叶修看看乔一帆的屏幕,也是快要结束的样子,于是阻止了包荣兴:“差不多了,回去再打吧。一帆你还有多久?没事,打完再走。”


叶修恢复“正常”的速度比他自己想象得还要快,都不用等到回H市。

他们休养结束后回到B市参加联盟的新闻发布会,那天早上赶到场地的时候,看到虽然陌生、但是在电视里见惯了的采访坐席的时候,叶修才真切地有了一种感觉:他这次终于回来了。

不仅是作为一个职业选手回到联盟里,而且,作为一个正常的自己,回到他所熟悉的这种生活里。

战胜嘉世、带领兴欣成功进入职业联盟的兴奋感,对叶修而言,最高点出现在胜利的当夜,并随着他的醉倒而瞬间停止;那之后又慢慢被各种事情牵绊着,就这样一点点地稀释、挥发,到了他第一次出现在公众媒体面前的这一天,叶修已经进入了相对平静愉快的状态,甚至都不如眼前的这堆记者们来得激动。

他不是非常在乎这些具有强烈纪念意义的事件,对他来说,那背后的实质才是更重要的:兴欣会继续比赛下去,在一个有着更高的竞争水平的环境里。他们会一场接一场地打,会比过去的这个赛季成长得更加迅速,他们会拿到季后赛的资格,并且在一年以后的这个时间,进入到再上一个层级的竞争里。而他的最终目的,就是带着兴欣,拿到季后赛的冠军。

这个过程其实会比挑战赛这一年要舒服一些,他们在常规赛里有着充分的机会犯下错误然后改正,不像挑战赛一样每一步都面临着淘汰的风险;但是难度也大得不是一点半点,既然他的目标是季后赛的冠军,而不仅仅是保住联盟中的位置。

参加完发布会,他们又在义斩待了几天。这段时间的兴欣虽然依旧不是比赛期间的状态,但也渐渐整肃起来,开始重新找回日常的节奏了。

这时候叶修再回头看看在度假村过的那几日,以及在家待的那两天,恍然间有那已经是离他很远很远的事情的错觉。有关叶秋的情绪,是跟他习惯了的生活完全不相干的内容,所以让他意外,不适应,甚至变得不像自己。但是只要回到他自己的生活中来,重新进入到他十年如一日的节奏当中,那些事情也立刻就变得与他无关,苍白单薄得像是相隔遥远的银幕上一块模糊的图像。

——而既然它已经跟自己没什么关系,那也就不再有必要去纠结它背后到底有怎样的涵义,它不重要了。


兴欣一行人回了H市,立刻又有一堆事情等着去处理。季后赛的冠军不是靠空想得来的,软实力就别说了,钱,人,物,少了哪样都够这个新队喝一壶的。苏沐橙的合约到期,自由转会兴欣,这件事都不用商量;而沐雨橙风也一道转来兴欣,这却是叶修之前跟陶轩约定好的。

叶修这些天私下里想到陶轩,也觉得很感慨。他跟陶轩亲密到极点的时候,怎么都带点生死无间的感觉,他对他没有过防备之心,不是因为单纯和轻信,纯粹是需要防备的内容无非利益和权力,这些他并不关心,甚至乐得不去掺和。但后来嘉世会因为陶轩跟他的分歧被搞成这个样子,再到他被迫离开,再到嘉世从联盟里出局,沦落到打挑战赛,这一系列的发展却全是在叶修意料之外的。他希望嘉世还在联盟里,作为一个麻烦但是也平常的对手,而不是就这么从舞台上消失。作为退役过一次的人,叶修再清楚不过这一点:不管这个时候嘉世的粉丝有多痛不欲生,再过一两年,这支队伍以及它存在过的历史就会被彻底忘记,如同从未出现过。

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

但陶轩显然已经不想再承担起这个责任了。联系他平时的作为,叶修对此倒是并不意外;但是沐雨橙风这个人情他还是承了,这个账号卡算是他们这些年友情也好恩怨也好的一个交代,陶轩有心,叶修也就笑纳了。沐雨橙风是苏沐橙用惯了的,对他而言也有不小的意义,但最重要的是这是对兴欣硬实力的一个补强,如果按照市价让兴欣买,兴欣肯定也买不起。无论如何,苏沐橙和沐雨橙风的加入,是这个夏天里兴欣最大的喜事之一。

陪苏沐橙回兴欣的时候叶修遇到了关榕飞,趁势把他拉来兴欣的技术部,这就解决了部分装备研发的问题——至少在人才的问题上解决了一部分。他又陪着陈果去谈了一些客户,指导着她在战队经营层面慢慢上手。

这中间他们还意外地认识了嘉世死忠粉丝、茗乾绿的小老板夏仲天,叶修又提醒了他几句,最后夏仲天竟然跑去把嘉世的招牌接了下来,又把邱非招揽了过去,准备从下一赛季的挑战赛开始打起。这件事虽然跟叶修已经没什么关系,但还是让他暗地里欣慰了一番。

他们还趁着临海和呼啸的队伍变动,分别买来了账号卡海无量和方锐的职业合同,叶修半劝半骗地哄着方锐转型成气功师,居然把他劝服成功了。这是又一件让叶修比较开心的事。自从吴雪峰退役后,叶修始终就没有遇到配合得特别舒服的气功师,郭阳虽然实力不错,跟他始终没配合得特别到位,更不用说后来;而让本来是盗贼的方锐中途转型,算是兵行险着,叶修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但兴欣本身也会在未来的一年里高速成长,所以对方锐的前景,他还是比较看好的。

这段时间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叶修虽然忙碌,也过得非常充实。为了提升装备,这个夏休期里,很多战队的职业选手都参与到网游的野图BOSS争夺中来,虽然给叶修和兴欣的材料工作增加了很大难度,但倒也方便他借此机会锻炼新人,以及磨合队伍。

总而言之,兴欣的一切都朝着越来越正规的方向前行。进入到职业联盟是一次质变,而在这个夏休期里,通过大家在队员、场地、工作人员、账号卡、材料和资金上的努力,终于把兴欣的条件提升到能够勉强配合这种质变的程度。


陈果有一天带着助理去见了客户,貌似谈得比较顺利,回来的时候心情都写在了脸上。那时已经很晚了,两个妹子早回了宿舍,其他人也零零散散地先后回去,只有叶修还在跟伍晨查对公会的库存,研究关榕飞发给他的新一波的材料需求。

陈果在叶修身边坐下来,打开笔记本,处理了一会儿邮件,开了个文档修改了一些条款,拉着叶修给她看了一次,这才给兴欣聘请的法务发了过去。完事后她还意犹未尽的样子,从休息室拿了几瓶饮料过来,摆出要跟叶修聊天的架势。

叶修也不困,他更想等等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的野图boss,于是摘了耳机,一边留心着网游里的对话,一边跟陈果聊着跟兴欣商务合作这方面的内容。陈果絮絮叨叨地说了会儿,停下来,想了一阵子,突然笑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叶修对她这种没头没尾的感想也只能报以一笑:“忙起来当然就快了。但也总比闲下来好,是不是?”

“我不是觉得忙,是突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去年春天的时候——就是你弟弟来的那次,那时觉得未来真是渺茫,虽然战队已经成立了,但是跟过家家一样,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敢想。可是这才多久——不到一年半,我们竟然进入职业联盟了。真是做梦都想不到。”陈果靠在座椅上,望着天花板,轻声地说。

叶修没想到她会突然提起叶秋,但他更没想到的是,从陈果口中听到叶秋的时候,他竟然久违地心跳加快了几下,很新奇,很意外。他自己都记不清楚有多久没有这种猛然间心跳一下的感觉了,仿佛内心里有一部分被这个称呼一瞬间唤醒了一样。

他甚至突然就想起来那桩悬而未决的事件——叶秋放了他鸽子。他们约好要见面,但是这件事直到现在也没有完成。

叶修立刻强行把思路转移回跟陈果的对话中来,转移回他所属的现实中来。他想了想,笑道:“你的梦还可以做得大一点。下一次,试着想想咱们拿季后赛冠军的事。”

陈果坐直身体,瞪大眼睛看他:“你还真的这么认为啊?”

“为什么不能这么认为?”叶修反问。

“我以为私下里你会诚实点呢。”陈果嘟囔。

“公开私下我都一样实话实说啊。”叶修笑。

陈果蹙起眉头:“我一直以为你是在虚张声势,还觉得你这个新闻点抓得真好,让我们刚进联盟就有了很大的知名度,就跟去年义斩的手法类似。难道不是吗?”

叶修叹气:“老板,你要更信任你的队长一点啊。”

陈果沉吟了一下:“确实,如果是你和沐橙,再加上方锐的话……但方锐也算半个新人了,他的实力要打折扣的。小唐虽然潜力可怕,但这才第二年。至于其他人……”她叹息了一声,“加上我对你的信任分,也不够让我做这个梦。我要是像我们去年刚遇到义斩时那几位的状态一样,我肯定敢想,天天都YY花式拿冠军。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又不傻。”

“但是你当初也没想过我们能在挑战赛里就打败嘉世嘛,对不对?”叶修不以为意地说。

陈果怔了怔,突然笑道:“你这样很容易就让我对我们的未来有不切实际的期望的。”

“你那不切实际的期望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拿冠军肯定不是。老实说,如果不奔着冠军去,比赛打起来不会有什么意思。”叶修给自己点了根烟,“目标高一点,大家成长得也会快一点。相信大家吧,不要说一年之后,就这些孩子,每一周跟上一周都会不一样的。要不要打赌啊?”


陈果又跟叶修聊了会儿,满意地准备回去睡觉。叶修这边始终没有遇到boss,干脆也关了电脑,跟陈果一起回了上林苑,道了晚安,各自回到房间。

魏琛已经睡熟了,冷气开得很足,房间里有微不可察的栗花味。叶修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条件反射似的摸兜,发现烟忘了带回来。

叶修开了自己床头的小灯,把灯光调暗,望向魏琛那边。两个人床铺中间的床头柜上丢着一套烟盒火机,叶修拿起来,才发现烟盒空了。他把打火机握在手里,在床尾坐了会儿,终于站起身,打开抽屉,把叶秋给他寄的烟一股脑儿拿了出来。

他拿起一盒烟,又非常疲惫地坐回床尾,静静地摆弄着手里的烟盒,没有拆,也不准备放下。他有点困,但是此时并不想睡觉。

叶秋已经好久没有给他寄过烟了。

叶秋——这个晚上,每次想起跟这个名字有关的内容,不管是名字本身还是它背后指代的那个人的时候,都有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像是冰水里沁过的银针那样刺痛叶修一下。他着实没有想到这一点。他本以为到了H市,并且都回来这么久了,叶秋几乎已经回到了当初那个“与他无关”的位置上,但他这时候才明白并没有。他只是刻意地不去想叶秋而已。可是这几个月的遗忘与淡漠,却并没有让叶秋已经在他的心里前行的进程倒退回去,他对他的意义已经改变了,已经产生的东西是不会再次回到“未发生”的状态的,它只能发展下去,慢慢消失或者愈发壮大。

叶修想,他必须承认这一点。

他实在是,非常想念他。


tbc

评论(77)
热度(692)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