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85)

前文列表


(85)


叶修冲洗干净身体,吹好头发,换了套衣服。他去其他人的房间转了转,才知道这晚上有义斩的比赛,楼冠宁下午送了门票过来,酒劲缓过来的人已经跑去了现场,剩下几个不愿意凑热闹的在酒店看直播,顺便等着他睡醒。

乔一帆帮他泡了碗面,陪着叶修一起看了会儿比赛直播,没过多久便接到了陈果的电话。义斩那边已经打完了,楼冠宁接到了她们,陈果便替他打电话问问乔一帆,叶修醒了没有,起不起得来床,要不要出来跟义斩的人聚聚。

叶修欣然同意,带着留守在酒店的几只一起打车去了聚会的餐馆。

他心里一直隐隐约约记着要联系叶秋这件事,刚洗完澡那会儿饿得有点惨,想着吃完面再跟一帆借手机,结果刚撂筷不久便接到电话,一帮人匆匆出门,到了地方又忙着跟义斩的人寒暄叙旧,联络感情,说说来年的计划。于是直到深夜,虽然他心里始终惦记着,但也没有找到机会打这个电话。

酒足饭饱之后,楼冠宁周到地安排了辆商务车送他们回去。叶修窝在后座上,眼睛一眯一眯地又有点困。他晃晃脑袋,凑到一旁的包荣兴身边。包荣兴精神好得很,正在运指如飞地打着一款手游,叶修推推他:“几点了?”

包荣兴正杀得兴起,闻言却二话没说地切出去看了眼时间,又迅速切回来:“凌晨零点五十七分,需要精确到秒吗老大?”

叶修捂住嘴打了个哈欠:“继续玩你的。到地方喊我。”

太晚了,就算是周末,这时间叶秋也应该睡了。再联系他也没意义,这么晚让他跑过来不安全,接了自己的电话又恐怕他睡不好。明天再说。叶修想着,闭上眼,在后座上眯起来。

没多久就到了酒店。叶修感谢了司机,又叮嘱陈果给楼冠宁发个微信报下平安,跟在大伙儿后面回了房间,洗漱一番之后反而又精神了不少。魏琛晚上跟义斩的人喝了两杯,一回来就钻了被窝,鼾声大作。叶修白天睡多了,此时困意全无,他睁着眼数了会儿魏琛打呼噜的拍子,越躺越睡不着,干脆推开被子下床,去开了酒店房间里的电脑。

他输入密码,登录了QQ。未读消息列表的长度吓了他一跳,印象里就是退役的时候也没收到过这么多的问候。叶修本能地想点全部忽略,又在操作前一刻停住了,把它们一并点开,在消息管理器里飞快地阅读下来。

大部分是祝贺他重返职业圈,赞叹他带队赢了嘉世的,夹杂几条询问他为什么兴欣没有参加记者招待会,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的,叶修这时候才意识到头天比赛之后的疏漏,情不自禁地一笑。也有一些专访的邀请,几个很久之前认识的中间人带来的厂商代言的意向,叶修把它们一一转给陈果。

叶修的效率很高,没多久就把所有未读消息都处理干净了。他望着一溜儿显示手机在线的QQ列表怔了一怔,不死心似的,在里面找出叶秋的头像。他们太久不联系,他又不在线的缘故,它的位置很靠下,熟悉的头像是垂头丧气的灰色,签名仍然是那句旧得仿佛在角落里搁了很多年的“你又不回家”。叶修把它点开,打开聊天记录。旧的消息没有同步过来,干干净净的一片空白。

叶秋没有联系他。

他没有祝贺他比赛胜利,甚至他可能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他们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说过话。

叶修带着一阵没来由的焦虑在桌面上敲了两下手指,又立刻察觉到这焦虑的名不正言不顺,因而它也就随之显得淡了很多。

他不再多想,飞快地敲下几句留言:我赢了,明天准备回家一趟,待两天。你回来吗?

他把留言发出去,习惯性地顺手关了对话框,又突然觉得像是有什么疏漏似的,想,如果叶秋这阵子不上QQ,他的留言他未必能看见,还是打个电话比较靠谱一些。不过也没什么,明天先回家再说,到了家必然就能联系到他了。

这一件事在他心里从傍晚折腾到现在,总算是告一段落。叶修松了口气,像是有什么悬而未决的事项终于暂时性地处理妥当了。

他揉了揉额头,觉得自己还不算困。想想跟嘉世的比赛还没有复盘,但是未来一年里已经不会再遇到嘉世了——然而嘉世的选手势必还会活跃在联赛里,因此这场比赛依然有很大的价值,更重要的是从中分析兴欣选手的状态。

他于是切回桌面上,建了个空白文档,又打开浏览器,一边下载着对嘉世那场的比赛录像,一边查看起这晚常规赛的对战结果来。

叶修把比赛整理出个眉目,上传文档到邮箱里,又谨慎地给电脑做了系统还原,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他去了趟浴室,回来关灯躺下,刚挨到枕头就没了知觉。


次日是被陈果摇醒的。叶修醒来后又在床上迷糊了一会儿,恍然觉得这还是比赛刚刚结束的第二天,他的全身依然酸痛疲乏,像是再睡几天也缓不过来似的。他闭着眼睛假装又睡过去,陈果就拿了个热腾腾香喷喷的包装精美的饭团在他鼻子上方晃悠,钓猫一样把饥肠辘辘的叶修钓了起来。

叶修啃着饭团,听陈果跟他念叨有记者去兴欣网吧里采访,顺带发现了他被迫退役后的悲惨遭遇,报道刚发出来不久,已经上了各大网站的头条。陈果把手机递给他,屏幕上一溜推送,题目多抓眼球的都有。陈果有点憋不住的高兴,似乎终于得见嘉世现世报似的。叶修吃完饭团,擦擦手:“那我用不用帮你说什么?”

“啊?你帮我干嘛?”陈果有点懵。

“那间屋子又不是嘉世让我住的。作为老板,你需要我帮你撇清吗?”叶修说着,站起来找水喝。

陈果大怒,要不是旁边的苏沐橙笑着拦了拦她,早就跳起来把叶修一通暴锤了。等到叶修吃喝完毕,洗漱一番,她才告诉叶修,她在B市东北找了个度假小镇,预备把全队拉去休息一个星期,好好调养一番。这件事容不得拒绝,定金她都付过了,车一会儿就来接。度假村那边也有电脑,不会耽误大家练习和打游戏,但她会监控着,不让大家太累。

叶修深感同意。忙一年了,是该让大伙儿有个假期。他跟陈果等人约定好他们先过去,他要回家两天,过后再去找他们,就各自收拾了行李,一起退了房。

陈果单独给他叫了辆出租送他回家。叶修很轻松,换洗的衣服和随身用品全放在魏琛的箱子里,直接拉去了那个度假小镇,他把账号卡、香烟、零钱和家门钥匙塞进兜里,就这么上了车。路上他倒是又想起了刚才在陈果手机上看到的画面,似乎不止一个app的推送,还都是一些新闻综合类的软件,没有一个是荣耀专用的。如果这件事已经被传播到了这种程度,叶秋应该也看见了吧……叶修想。他又想起很多年之前叶秋曾经跟他聊过要把嘉世的事情拿出来曝光的对话,现在无心插柳,反而从这个方面实现了。不知道见面之后那家伙会说些什么,他当然知道他在兴欣这里过得很舒坦,但应该也会很得意,说些“这帮人早干嘛去了”之类的。今天是周日。他应该在家。母亲应该也在。

叶修想着想着,情不自禁地微微勾起嘴角。

他是这一年里暑假来得最早的人。


母亲果然在家。叶修开门进去的时候她正窝在沙发上用笔记本看一个视频会议,她研究的那个领域,戴着眼镜,非常认真。看到叶修回来,她高兴得连电脑都丢到一边。叶修给她说了一下挑战赛的成绩,以及这成绩代表的意义,母亲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你爸跟我说过。只是我不知道你是这个时候参加。你都回来一个月了?怎么也不抽空回家住住?这一次能住得久一点吧?”

叶修看母亲快乐的样子,像是整个人都年轻了好多,不忍心扫她的兴,于是说:“两三天吧,太久了也没意义。您不是还要去医院吗?那我自己在家待着也没意思。我爸这阵子忙不忙?”

“他一直在出差,一个多月了,就回来了几次,每次住不了一天就走。”

“叶秋呢?”

“他也忙。半个月没回来了,就偶尔给我发个微信。他出差也很多,怕我担心,总是不跟我说。你还是要买个手机,我担心你,也没法联系,又不能总通过叶秋。现在哪还有不用手机的人?”

叶修敷衍了一下:“等我回去再说吧,其实也没什么,叶秋那小子又不嫌麻烦。他这周回不回家?”

“他没说要回,”母亲倒是轻松,显然因为常见面,所以也不是很想,“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回来陪陪你。你爸是指望不上了,前两天刚走。他们公司好像有什么大动作,最近一直累得很。”

她说着,拿起手机,拨通叶秋的号码。

电话响了一阵子,始终没人接,母亲便挂断了。

叶修询问似的看着她:“静音?还是……睡懒觉,没听见?”

母亲判断道:“可能是不在手边。叶秋不睡懒觉。没事,一会儿再打。中午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您做的什么我都喜欢,别弄太麻烦的,我来弄菜,您掌个勺就行。他什么时候开始不睡懒觉的?”

“他一直就不怎么赖床,哪像你一样。这两年工作了,过得比我们还自律,上次你回来那天,大伙儿都睡那么晚,结果第二天人家起得最早。”

叶修想起来他回家住的那次,确实是睡到快中午才把他叫起来,就连一向严厉的父亲都没说什么。那天早上叶秋竟然也挺老实,没来这边骚扰他——不过,叶修立刻想到,他起那么早也可能是因为不想被爸妈发现他没有跟谢莹睡一间。他起床的时候,叶秋那边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像是根本没动过一样。

叶修感叹了一下叶秋的行事缜密,回答母亲:“我也不睡懒觉啊,我就晚起了那么一次而已!我平时比他还自律好不好。”

“你?”母亲笑,“你算了吧。叶秋跟我们说的,你工作很辛苦,经常不规律,能睡懒觉就睡。我们不知道你,他还不知道?”

“那是他诬陷我,在你们面前诋毁我的好形象。”叶修嘴上说着,心里却有点感动。他没有叮嘱过叶秋,叶秋却没少在家人面前汇报他的近况。他突然想起什么,又假装不经意地问母亲,“对了,他跟小谢怎样了?还好着吗?”

“好,挺好的。打听这个做什么?你也有女朋友了?”

……叶秋这局棋下得可够长的。他准备下到什么时候呢?叶修在心里感叹,涌上一阵不知是佩服还是愧疚的复杂滋味,只是摇摇头:“没有,好奇而已。”

“别好奇别人了,自己也该操心一下了。你要是不好意思,我跟你爸帮你看看。”母亲说着,又解锁了手机,再次给叶秋拨了过去。

这一次很快接通。母亲开了免提,听到叶秋那边接起来,“喂”了一声。

他的声音是紧的。果然不是在睡觉,因为非常清醒,周围也不像是在普通的房间里。也像是绷着,仿佛是从一件什么要事里抽身出来接这个电话,还处在那种满是压力的气氛里似的。

接着,叶秋又说了声“妈?什么事?”,这一次缓和了点,带一丝焦虑,更像是在担忧电话这边的人,怕是出了什么紧急状况一般。

“哦,没事,你今天没休息?”母亲对着手机说,又看了叶修一眼,“你哥哥回来了。你回家吗?”

“叶修?”叶秋诧异地反问了一句,沉默一秒钟,又说道,“妈,把电话给我哥。”

叶修从茶几上拿起母亲的手机,把免提切成听筒,站起身,从衣袋里掏出烟来向母亲示意一下,便转身朝着自己房间走去,径直上了阳台,又把阳台的门关好,这才把手机贴到耳边,说:“喂。”

叶秋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过来,很轻,却意外地带了一种颇显沉重的柔情,又像是在叹息一样:“哥哥。”

叶修本来没什么预期,这么切近地听到叶秋的声音,却像是心里被两只小拳头猛地先后锤了一下似的,可能也是太久没跟他说过话的缘故:“嗯。我打完比赛,回家了。你在哪儿?”

叶秋果然是在叹息——这一次连叶修都听到了。他的声音有点沉郁,惆怅又略带愧疚的样子:“L市。——我看到你拿冠军的消息了。对不起,还有,祝贺你,哥哥。”

叶修从没有听到叶秋用这个语气跟他说话,他这时才明白,从前叶秋跟他聊天,哪怕是在撒娇耍赖佯装难过的时候,也都透着一股兴致勃勃的得意劲儿,不像现在这样,整个人仿佛都消沉了。他平定了一下心情,说:“道什么歉?你还好吧,叶秋?怎么跑那么远?”

“我没事,会议途中出来接电话的,那边在等我,要小点声。”叶秋说完这句话,叶修的心情才稍微轻松了一些。

叶秋又开口:“应该第一时间祝贺你的,对不起,哥哥。这几天太忙了,昨天压根儿没看新闻,今天出来开会时在路上看到的推送,没时间给你打电话了。回家几天?”

“两三天吧。我没事,你怎么回事,叶秋?周日开什么会?”

“公司内部重组,分公司这边也有很大变动,每个省份都要去,已经连续加班很多天了。”叶秋顿了顿,才略带痛苦地说,“我争取回去见你一面……但是悬,希望不大。能不能多在家住几天?下周末我应该能挤时间出来。”

叶修一口回绝:“你就老老实实工作吧,先把事情踏实做完,见面什么时候不能见?我比较担心的是你。你上次要找我谈什么事?要紧吗?”

他听到电话那边的叶秋犹豫了一下:“现在不方便跟你说,其实跟你说了也没什么用,不用担心,我已经在解决了。不一定需要跟你谈了。最近这么忙也是为了这个。我没事,哥哥,就是工作上的问题,其他都很好。妈妈在吗?”

“在客厅,你要和她说话吗?”

“你在哪里?”

“阳台上,”叶修说着,又像是害怕叶秋误解似的补充了一句,“出来抽烟。”

他听到叶秋松了口气,紧接着沉默了半晌,说:“我好想你,哥哥。”

他的语气依然沉重,像是经过了一番心理斗争才把它说出来似的。叶修向来不喜欢听他说这些,以前只是懒得去反抗,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听到叶秋这样说,又是这么个语气,竟然没来由地有点心酸。还没等他回应,又听到叶秋说:“这一次真的对不起,我的错,我的疏忽,你这么高兴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对不起,等我结束了这件事情,请一个月的假,天天陪你。”

叶修失笑:“别,你这样是让我巴不得你不放假。知道你在加班就好,没事多给妈妈打个电话,免得我们担心。回去开会吧,别耽误太久。”

叶秋“嗯”了一声,像是迟迟不想挂电话一样。

叶修跟他默对两秒,又觉得这样直接挂掉太绝情,于是又说:“叶秋,照顾好自己。”

叶秋应声:“知道了。那我去开会了。”

叶修说:“去吧。”说完,就像是怕再磨蹭下去又生枝节似的,干脆地切断了电话。

他本来也是想着顺便在阳台上抽根烟,此时却心情全无,拿着手机回到屋里,还给母亲:“他在开会,我跟他聊了几句就挂了,估计这周回不来。”

母亲本来因为他刚刚去抽烟要批评他一顿的,现在发觉他身上没有烟味,反而很高兴:“哦,回不来就算了,咱俩更好。一会儿陪我出去买菜。”

叶修应声,又自觉地把烟盒和火机掏出来,上缴似的放在茶几上,整个人窝进沙发里,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天花板:“叶秋一向这么忙?他跟您说过他最近在忙什么没有?我总觉得他状态不对。”

“习惯了,你是很少回来,他这半年一直这样。”母亲轻松得多,“做企业哪有不忙的?你又不是没见过你爸爸那时候。”

“是吗?光记着小时候我爸怎么揍我了,没觉得他特别忙啊,反正打我屁股的时候从来不缺席。”叶修漫不经心地回答着母亲,心里却还是想着叶秋的事。

其实从昨天晚上起他就意识到了,叶秋最近不对。按照他平时的习惯,兴欣抵达B市的时候他就会给他留言,跟嘉世比赛结束后他会第一时间发来消息,甚至给苏沐橙打电话找他。他确实有可能很忙碌,但是跟自己约好的事情,他也一定会提前安排出时间来。甚至在回来的路上他都想着,叶秋一定等在家里,前面的事情都忘了很正常,但这时候他肯定会在。

但是他不在。

直到叶秋像是个犯错的恋人一样,在电话那边反反复复地跟他道歉,叶修才找回一点“本应如此”的熟悉感。其实他并不生叶秋的气,也绝不认为叶秋理当怎样关注他重视他,更不认为叶秋有义务道这个歉,但是他太了解叶秋,如果他没有这么做,要么就是叶秋出了问题,要么就是叶秋对他的态度产生了变化。

他想,就算是后者也无所谓,叶秋如果真的因为某些原因对他冷淡了,反而更好——但情况也不是这一种。可是他也不愿意看到前一种,那代表叶秋的生活已经失控到了丧失正常节奏的程度。

叶修实在不想他的弟弟累成这样。

无论如何,本来跟叶秋约定好的这次见面,就这样彻底泡了汤。叶修想来想去,怎么都觉得有点难以排遣的失落和不爽,有点像期待多时的某个礼物没有拿到手似的。


这一天他跟母亲忙忙碌碌,不忙的时候俩人就歪在沙发上看电视聊天。即使守着母亲,心态平和,大方向上他也前途似锦,叶修还是察觉到自己并没有预期的高兴。母亲也发现了他有点心不在焉,以为他是在担心叶秋工作的问题,就把她所知道的父亲公司的情况跟叶修说了说,让他放宽心。

叶修也自我反省了一番。他倒没觉得自己这种心情是因为对叶秋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即使前一天他才想着他做了点上不得台面的事;但那已经过去了,现在叶修再回想起来只觉得心如止水,连点自我批判的兴致都没有,人在那个时候是有动物性的,他要的也只是那个场景里动物的一面,而不是叶秋这个人。

他只是觉得奇怪,叶秋不过是放了他一次鸽子而已,错还不在叶秋身上,他有必要被影响得这么厉害?还是因为叶秋从来都没有让他失望过,所以偶尔发生一次,他竟然会失望到这种程度吗?


晚饭后叶修开了叶秋留在家里的那台电脑,看了会儿新闻,关心了一下嘉世的未来,又继续分析他昨天特意挑出来的几场重要比赛去了。母亲次日还要上班,给他整好床铺之后就去睡了。叶修开了窗,偶尔抽根烟,吃着水果,看看比赛,时不时写下点心得,心情竟然逐渐好了起来。

他不愿意熬到太晚,把工作做完之后就关电脑,洗漱,爬了床。B市这时候已经算是热了,这晚却有一阵阵的凉风,叶修刻意没关窗子,由着它在房间里回旋,全身的毛孔都像被吹得舒张开来。他照例睡了自己的床,而月光投在叶秋那边的床上。叶修望着那床上的月光,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他突然就想到,在他离开家的这些年里,在叶秋还住在这间屋子的时候,不知道叶秋又是以怎样的心情凝视他这张床的。这样的情形如果每天都会发生一次的话,想必叶秋的日子也不好过,但他也有可能早被锻炼得不会对这种画面产生感叹了。

散乱的思绪一多,人必然不容易睡着,好在叶修因为叶秋不能回来而引发的失落在白天已经被消化得差不多,这时候竟然能愉快地想些事情,想着上一次睡这张床时叶秋在他面前演的戏,上上次睡这张床时他跟叶秋还在吵架的阶段,那次意外的通话,他在抽屉里发现的PSP。

曾经以为必须闹到天翻地覆的事,时间一久,竟然也这么淡淡地过去了。叶修随即在心里笑话自己为自己开脱的能力——他们的决裂之所以有一个看似平和的结果,是因为叶秋不计较他对他的伤害,他也放弃了改变他的努力。但那并不意味着这些伤害没有发生,也不代表给予叶秋伤害的人是无辜的。叶修不认为自己是个会后悔的人,但是他忍不住也想,如果再来一次,再回到他们吵架那一天,他必然不会再用那种方式来赶叶秋走。或许会提前迈入现在的阶段吧,但人不尝试完所有的手段,总是不甘心的。

他在床上翻了几个身,依然睡不着,温柔惆怅的夜风把他吹得越来越清醒,甚至一并回忆起小时候的很多事情来,和父母的,和叶秋的。童年对他来说大多只剩下一些模糊的印象,一些画面或者情绪,附着在事件上的微不足道的细节,然而总有那么一两件是完整的。

他从小就成绩不如叶秋,幼儿园时期就展现了对玩具的无上天赋。跟小朋友借来简陋的游戏机,按动按钮弹起圈圈来套中水里的小棍,叶秋背英文单词的时候他就靠在叶秋身上玩,边玩边让叶秋念一个单词说一个意思,晚上妈妈检查的时候他也能大差不差地说对叶秋的一半,叶修因此得意非常。那时候背下的单词他现在还记得,被叶秋一遍一遍地在耳边念过,估计这辈子都很难忘记。

七岁那年邻居家的哥哥带着他跟叶秋去了商场里的游戏厅,那是叶修第一次接触到以电子画面表现出来的游戏。他在里面用掉了他那个春节所得的全部压岁钱,临近寒假结束时终于收获了他人生中第一顿让他印象深刻的胖揍。父亲发怒的样子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他还记得那天晚上,他独自一人被罚在客房里思过,因为疼痛、羞愧和无聊而百般难过的时候,叶秋带着一个本子、两支铅笔和一块橡皮走进来,捏了捏他的手,细声细气地跟他说,哥哥我陪你下五子棋吧,爸爸进来的话我就说我在给你讲题。他翻开本子,一页是写得满满的算术题,另一页是他用尺子和圆珠笔方方正正地画出的一个简陋的棋盘。

十岁的时候他们在上学路上捡了一条狗,那时候已经是冬天,他跟叶秋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天下的是雨。路过某个角落的时候他们看到地上扔了把伞,叶修本着拾金不昧的心态捡起来,才发现伞下有一只小小的狗,湿淋淋,臭烘烘,叶修把它抱起来的时候发现它在发抖。叶秋把背包里的火腿肠拿出来,掰成小块托在掌心里放在它嘴边,小狗毫无反应,叶秋又把牛奶倒在他们水杯的杯盖里,小狗才勉强舔了一点。他们把狗带去学校,受到了所有同学善意的围观。临上课前叶修把羽绒服撑得松松的,管后桌借了腰带扎在腰间,把狗放在衣服里。课上到一半,小狗似乎暖和了过来,在叶修的羽绒服里四处扒拉,绕着他肚子一圈一圈地走,到了第三节课的时候,它直接尿在了叶修的衣服里面……那只狗后来送给姥姥家当宠物,听叶秋说,现在去看姥姥的时候它还会扑过来舔叶秋的手。

十三岁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一个老师开设的音乐班学习了很长时间,叶秋学大提琴,叶修学钢琴。叶秋在所有方面一向表现得比叶修优秀,唯独这件事兴趣缺缺,所以现在叶修还能弹一些难度极高的曲子——只是弹得不好听,叶秋却已经完全荒废了。他在那个时候就不喜欢大提琴,能偷懒便偷懒,他总能找到学习的借口,因此爸妈也都很容易原谅他;但是他喜欢听叶修弹钢琴,再简单的调子他也能如痴如醉地反复听叶修练习很久。有一天晚上,老师临时有事出去,留他跟叶秋在她家里练习,叶修满是炫耀之意地给叶秋弹完了他新练好的悲怆三,本以为叶秋会像以前一样发明一个新词汇来表示对他的崇拜,没想到叶秋不买账,反而翻出来一首流行歌曲放给叶修听,请求他弹出来。两个人一起找到了谱,叶修磕磕绊绊地给他弹完,又复习了两遍以让叶秋感觉到享受,叶秋便又翻出一首……还记得那天老师似乎很晚才回来,他们在她家耽搁了太久,一直到月亮升到很高的地方。房间里明明开着灯,在叶修印象里却始终有着这么多年都难得再见一次的明澈透亮的月光。

再往后……再往后就没有了,在那之后他们很快长大了,他也离开家了。从此他的人生里不断地有人来有人去,而属于这里的记忆只留叶秋自己书写了。叶修其实每次回家都能或多或少地意识到这一点,奇怪的是他今天才突然觉得特别可惜,像是第一次发现原来他在很多年前就丢失了人生中重要的一个部分似的。

他模模糊糊地想着,就这样昏睡过去。


叶修在家里没滋没味地住了两天。这两天过得很无趣,母亲白天要去上班,家里的电脑又不能打荣耀。叶修颇具孝心地出去买了几趟菜,试着给母亲做了饭,不好吃,两个人也皱着眉头吃完了。叶修百无聊赖间坐在家里空荡荡的客厅中的时候,逐渐想明白了一点,他这一次始终没有回家的实感,即使母亲陪着他也不行,是因为他印象中的“家”,总需要有“叶秋”这么个人存在。他是它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缺了他,仿佛一个概念失去了核心,或者一个曾以为安全而稳定的时代终结了一般。叶修想,这就是一个人成长而脱离原生家庭的过程,叶秋总会有这么一天,任何一个家庭里的孩子都会有这么一天。

而除了这件事之外,在这几天里,在安静地守着这样一座空旷的城堡的时候,他也由自期待到失落再到平静的心路中逐渐总结出了一个新的认识,那就是,叶秋也有完全属于他的一份人生要过。

他并不总是会回到他的身边来的。


tbc

评论(159)
热度(816)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