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81)

前文列表


(81)


谢莹打了个呵欠,又刷了会儿朋友圈,抬起眼睛看看叶秋。十几分钟之前她已经钻了被窝,叶家客房的被子是双人被,像是怕叶秋反悔似的,她直接撤了一个枕头,把另一个枕头摆到床铺中间,整个人也睡在被子的正中央。她其实早就困了,但又不太愿意在另外一个目光炯炯活像只猫头鹰的男人在场时无知无觉地睡过去,这种情况跟她和叶秋睡那两张单人床时有微妙的差别。

此外,她确实也挺想看到这出戏的结局:叶秋的哥哥到底会不会跑过来找他。坦白讲,她觉得他有点高估他哥的道德敏感度。一般人都是点到即止,像他哥那样会以暗示的方法提醒她的已属罕见,直接阻止他弟弟和未来的弟妹同房?反正换了谢莹自己,她觉得她肯定做不到这种程度。

叶秋早就去客厅里拿了把椅子进来,放在窗前。但是因为坐下的话他就没办法看到阳台那边,所以他坐一会儿,就站起来看看,再坐下。谢莹觉得他这个样子十分好笑,但是嘲笑老板向来不是什么明智的行为,所以她也就忍着没有说。到后来她实在是困,就攥着手机靠在枕头上迷糊了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可能也就几分钟,又突然惊醒过来。

叶秋还在。谢莹仰着脑袋望过去,只见叶秋像个大壁虎一样趴在玻璃上,侧着脸,似乎是努力地看向旁边的房间。但他这个视角顶多只能看到阳台,看不到房间里面的景象,所以他好像犹豫了一会儿,就把窗户推开一条宽缝,把脑袋探出去。

寒风瞬间灌了进来,但也让室内略显燥热的空气一下子清新了不少。

谢莹又打了个呵欠,说:“恋兄情结。”

叶秋像是吓了一跳,赶快把脑袋收回来,窗户推紧,望向谢莹:“吵醒你了?”

“没,本来也没睡踏实。”谢莹擦了擦眼泪,“都跟你来往一年了,我怎么从来都没发现你这么幼稚?他要不来找你,你就打算跟他死磕到底了是吗?一晚上都不睡?”

叶秋看上去显然已经没有他刚才放话时那么镇定了,不过也不是底气全无的样子,他辩解似的说:“他也没睡,他那屋灯还亮着呢。”

“咱们这屋灯也亮着啊!要是你哥哥知道你也没睡,难道不可能就猜出你在钓鱼了吗?再说没睡代表什么,就不兴人家喜欢熬夜啊?”

“不会,”叶秋负隅顽抗,“他不知道我还没睡,因为他要看到这屋灯光的话需要走到阳台上去,他一晚上都没出来,我盯着呢。而且我哥喜欢抽烟,他要是抽烟也会来阳台上,但是他一直都没来,说明什么,说明他现在心情肯定不正常。”

谢莹对他这个劲头和逻辑十分无语:“大哥,你这精力要是用在争家产上我还信,用在跟你哥争这口气上面,有什么意义啊?你拿这劲儿去追你那个妹子都追上了好吗?你听我的,现在就过去跟你哥聊聊吧,再晚点,估计你俩都困懵逼了,连话都说不成了。”

叶秋转过身,像是犹豫不决似的,在房间里走了两步,又看着谢莹:“你也觉得我应该主动去找他?”

去吧去吧,你去了我好踏实睡觉啊!谢莹心道,但是并没有说出来,只是说:“主要我不明白你争这个输赢是为了什么,为了跟我赌你哥肯定会来找你?这肯定不是。为了对你自己证明你哥到底在不在乎你?你又不打算跟他结婚,你跟一个男的纠结这个干嘛呢?我刚说你恋兄情结,你反省一下吧,我觉得你确实有点儿。都到咱们这个岁数了,哪还有人像你一样,跟个小孩似的,做事是为了故意气你哥哥,为了让你哥哥在意你,正常的成年人做事要么看利益要么看感情,哪有在这种小情绪上闹别扭的。是你成长过程中你哥哥没给你足够的爱吗?”

叶秋被她说得无语,干脆在床角坐下来,过了会儿,才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你这么觉得?”

“别我怎么觉得了,你自己没感觉吗?”谢莹无奈,“虽然我理解有很多男人在本质上都是小孩子……但你这也太小孩子了。简直完全颠覆你这一年的人设啊。你要是愿意这么熬一夜的话,其实我无所谓,我只是从一个正常成年人角度给你提供点我的想法。”

叶秋愣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啥,半分钟之后才开口:“其实我早就想过去找他了,但是……”

他说完这两个字,就停住了,没有继续往下说。

“但是你怕你的猜测是假的,你哥压根儿就不在意这件事,也不在意你是个什么人。你怕你跟他一聊,反而被他嘲笑一通,是吗?”谢莹善解人意地接话。

叶秋叹口气。

“所以如果他压根儿就不在意的话,又怎么了呢?不在意也很正常啊,关系再好的兄弟,成年后都不可能关心对方到这种程度,更何况你俩也没那么好,从小就抢妹子,他也不怎么跟你们亲。”像是被叶秋的情绪感染了似的,谢莹也叹着气坐了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跟你哥哥的关系是不平等的,他跟你不亲,也不怎么在乎你,但是你却一直很在乎他。所以你现在长大了,事业有成了,却依然觉得意难平,总是想为自己找补,但是越找补越不平衡。也难怪你要玩这种小花招。你是怕主动过去的话,他要是像以前一样表现出不在乎的样子,你反而更受伤,不如等着他来找你,这样可以证明他还是有一点点在意你的,是吗?”

这话完全是谢莹基于她所接触到的错误信息得出的结论,却意外地刺痛了叶秋。叶秋没有说话。

“可怜的娃。”谢莹叹息着,拍了拍叶秋的肩膀,又缩回被窝里,“不过,我说句公道话。在我看来,这是非常深刻而且细微的感情关系了,不应该是你跟你哥哥去求的,能够要求这种关系的只有恋人,或者父母与孩子。你们两个现在都是独立的成年个体,也很快会各自组织家庭,社会也好,生活也好,还是你们自己的心理也好,都不会再给你们空间去计较这么微小的事了。而且我觉得,你哥哥适应得很好,他虽然跟你们不是很亲密,但会出于道义来提醒我,是一个很独立,很清醒,也有底线的成年人;反而是你一直走不出来。我不知道你们童年时期经历了什么,但是,我觉得你还是要成长起来,不要再纠结你心里那个小孩子了。这种感情要求,你应该去找你的恋人,而不是你哥哥。哦,当然,你现在跟那个妹子没在交往,所以你就有精力跟你哥哥矫情,这倒也正常……”

叶秋把脸埋进手掌里,苦笑一声:“他让我谈不成恋爱,我可不就跟他矫情嘛。”

那你爱的到底是那个妹子,还是你哥啊?谢莹在心里疯狂吐槽。她甚至立刻觉得,说不定这家伙死追那个妹子这么多年不放手,未必是因为他多喜欢那个妹子,很可能是为了颠覆从童年时他在他哥哥这里被欺压得很惨的权力秩序,雄性这种生物啊……不过谢莹明智地没有说出来,光一个叶秋的哥哥就够折腾了,再把妹子拉出来讨论,那她也别睡了。她把被子拉上一点点,整个人又往里缩了缩:“那你矫情吧,我先睡了,有事随时叫我啊。”

“嗯。”叶秋应了一声,站起身来,又走到窗前,继续朝那边望。


叶修做事的时候很少犹豫,然而这晚是个例外。

他去厨房找了点东西吃,又洗漱了一番。这个过程中他似乎听到客厅里有什么动静,似乎是有人走动的样子,等到打开浴室的门走过去看的时候发现又没人了。他把毛巾和牙具整整齐齐放好,睡衣也整了一下,快要走到客房门口的时候却停住了脚步。

客房的灯还亮着,从下面的门缝里透出一点光线。

叶修没有再靠近,再近一点就能隐约听到房间里的声音了,但是叶修不太想这么做。万一里面……这种事连想都不能想,假设一下都很尴尬。

他无声地走回房间,略带焦虑地想着,他还是想今晚跟叶秋把话谈了,可是如果那边确实有什么,他贸然打扰的话也太难看了。叶秋倒是无所谓,主要小谢会非常难堪。听听墙脚?这事儿他绝对做不出来。那还谈个毛线,什么时机是合适的时机?要不明天……所以他要做一晚上无动于衷的帮凶么?这件事绝对不能拖到明天。

人生中总会遇到一些无所适从的场合,也不完全是他自己的问题,叶修这样安慰自己。他整个晚上都在胡思乱想,这会儿也不例外,想那个无辜的女孩,想跟父亲的和解,想挑战赛接下来怎么打,想战队装备的提升……但是想得最多的还是叶秋。每一次想起叶秋的时候他心里都会钝钝地痛上一下,虽然程度很轻,一下子就过去,但那也只是暂时的缓解,这块隐疾一直都在。而且叶修明白,就算他跟叶秋谈了话,最好的状态下,叶秋跟他保证会对那女孩忠诚,而他则若无其事地回到H市——

那块隐疾也会持久地留存下去,一直到他把过去若干年跟叶秋的那些兄弟情分也好其他的纠葛也好通通忘掉之后,才有可能痊愈。

再怎么不予承认,再怎么不准备给它未来,它都已经归类在叶秋名下,成为叶修的一部分了。而现在它突然被证明是假的,也就间接地代表叶修经历过的人生有一部分也是假的,那恰好还是关于他内心里最重视的某个人的。

叶修虽然郁闷,但是心里倒也坦然,这块痛是躲不过的,就像感冒一样怎么都会闹一阵子,就让它这么待着吧。

他有几次想抽烟,但那就需要走到阳台上去。在阳台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客房里面,如果那边开了灯又没拉窗帘,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也很不妥。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真的想去阳台抽烟,还是为了去阳台上看一看才产生了抽烟冲动,干脆一刀切,连抽烟都免了。

有那么一会儿,他和衣倒在自己那张小床上,感觉在脑内折腾一晚之后又困又乏,要不就这么睡过去算了;但是没躺几秒钟他就又坐起身,心里想,再怎么样,到了这个点,那俩人应该也睡了,可以去把叶秋叫起来了。他刚把房门打开一条缝,就看到客房投到昏暗的客厅里那一道隐约的光亮。

叶修于是又回去。


谢莹已经睡着了,半张脸埋在被子里,胳膊蜷起来挡在眼睛上,被房间里的光线困扰的样子。叶秋本能地对她感觉抱歉,与此同时,她的话不经意间触及真实的那些部分,也一次次在他心里重复着。

他不是在跟叶修赌气,他当然没什么可以跟叶修赌气的。但是她说得对,他确实在怕,他不怕叶修误解他是个混蛋,因为他确实不是;但他怕叶修误解他是个混蛋,却在这件事上除了对他道德的谴责之外无甚所谓。他怕叶修在意的只是谢莹有没有被欺骗,而自己为什么骗了他,到底喜不喜欢他,未来有没有把他计划在内,这些叶修通通都无所谓,甚至觉得庆幸和解脱。他在意极了,也怕极了。

这个临时起意的计划,真正牵涉到的又岂止是叶修?他想借这个误解刺激叶修一把,想要让叶修审视一下他向来不当回事儿的真心,可是如果那真心是他绝对不想看到的呢?谢莹一针见血,他跟叶修对彼此的在意程度从来不同,从叶修拿起他行李义无反顾地出门时就开始了,在他追着叶修辗转于一个个网吧的时候就开始了。他输在起跑线上,并随着年龄的推移越输越惨。他要怎么赢?他要怎样才能让叶修多在意他一点,多看他几眼,多想他几次?叶修的生活里没有他,他就像谢莹说的一样,他早就是个成熟冷静而独立的成年人了,如果不是叶秋千方百计地抓住他,他只会越来越远,他会毫不迟疑地跟谁建立一个固若金汤的家庭,那里面没有叶秋一点点立足之地。他跟叶秋的差距就像是一座冰山和一根火柴,叶秋就算把自己烧成灰也无法融化他一分一毫。直到现在也是如此。直到他们经历了这么多争吵和误解,原谅与和好的现在也是如此。就算他拿到叶修的保证也是如此。叶秋再清楚不过,叶修对他保证他退役之前不会谈恋爱,根本上是因为他为了自己的事业不会谈,而并非是为了叶秋对他的感情才不会谈。

叶秋从不是叶修会纳入考虑范畴的因素。

叶秋捂住眼睛。

……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过于悲观了。

他开始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服自己,比如说哥哥并没有他以为的那样不在意他,至少出国那几年他对他的挂念是真的,重修于好时他的愧疚是真的,对自己的宽容也是真的。他知道自己是他最疼爱的弟弟,问题是叶修也只有这一个弟弟,而且更重要的是自己并不满足于只做弟弟——打住,叶秋意识到他又有点往哀怨的路子走。他看了呼呼大睡的谢莹一眼,颇有点不爽地想,都怪你!

干嘛要暗示我叶修并不在乎我这件事啊!

叶秋不打算再等下去了。

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而且在他的人生里,岂止是他去就山,简直是他去就山就山就山就山就山就山就山……这件事他早已习惯,并且还是他人生中头等快乐的事。他跟叶修的关系确实不平衡,但这他第一天知道吗?他十几年前就知道了。早就知道还乐意之至,这还能因为什么?

因为他爱他。

不,也不是因为他爱他……

而是因为,除了爱他,再没有别的事更能让他感觉幸福了。

人在本质上都是利己动物,叶秋想。其实他也没什么资格去想他哥哥到底在不在乎他这件事。他爱他更多是为了让自己幸福,而不是让叶修幸福。如果只是为了后者,他早就该牺牲掉自己的感情,隐忍地去做一个正常弟弟了。所以他又哪里来的立场去苛求叶修?

叶秋站起身来。他已经调整好了情绪,并且对自己刚刚经历的一系列心理活动感到好笑。其实谢莹何其无辜,她只不过是诚实说出了她观察到的东西。只是,叶修是他的要害,牵扯到叶修的问题,再微弱的波动在他心里也是惊涛骇浪,任何无足轻重的猜测都能搞得他方寸大乱。现在他折腾够了,应该去面对这晚的结局了。

他关上房间的灯,拉开了门。


tbc

评论(76)
热度(600)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