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79)

前文列表


(79)


叶修刚要开口叫叶秋一声,又本能地止住了口,转而看向母亲:“妈,有多余的睡衣没?给我找一套。”

“让叶秋给你找,我给你拿毛巾去。你先去洗,一会儿给你放外面。”母亲嘴里念叨着往浴室走,叶修跟在她身后,还是转头叫了叶秋一声:“叶秋。”

“啊?”叶秋一直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叶修喊他,才如梦方醒地抬起头来。

叶修手指朝地上戳了戳:“这个也要。”

顾及到谢莹在场,叶修没把话说得太明显,但叶秋显然是听懂了。他忙不迭地点了下头:“好。”

叶修没什么表情地转过身,进了浴室。


叶修背影消失在客厅的一刹那,叶秋不动声色地拍拍谢莹的胳膊,随即站起身。谢莹眼明手快地一道站起来,跟着叶秋走进了兄弟俩的卧室。

叶秋轻轻地关上门,朝谢莹比了个“小声点”的手势,走到衣柜前。谢莹凑近他身边。

“姐姐,商量个事,对我来说很重要,成不成就看你了。”叶秋一边翻找着新内衣,一边用气音说。

“你说。”谢莹强行压抑住心里的好奇,低声回答他。

“今天晚上要表现得非常非常爱我,演得别太过,越自然越好。你就假设自己是真爱我,咱俩相爱好多年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三倍酬劳。”叶秋说着,把一条崭新的内裤从抽屉里取出来。

谢莹懵了一下,嘴上还是答应着:“哦……好,为什么?”

叶秋困扰地皱一下眉:“时间紧急,回头跟你解释。秀恩爱,撒狗粮,明白吧?千万别做作,一旦被发现我就崩了。”

“那个好说,主要你不说清楚目的我不好把握分寸。为啥?因为你哥?”谢莹依然迷惑的样子。

叶秋一边翻着睡衣,一边说:“是,但一时很难跟你说清楚原因。反正你就当自己真是我女朋友吧,占了你便宜回头补偿你。拜托拜托,今晚对我来说很重要!”

“指不定谁占谁便宜呢。我知道了,放心。”

叶秋找到了睡衣,扯出来:“反正你别管我怎么样,做好你自己就行了。我可能会有点异常,你懂的。”

“我不懂!”谢莹小声说,但是听上去相当兴奋的样子,“你先告诉我你会做到什么地步?太过火的不行,我还是有底线的。”

“不会,放心。”叶秋说着,转过身,握住谢莹肩膀,表情严肃,“就看你了!事成之后除了钱,我给你造一尊奥斯卡小金人出来。”

“我要等身的,而且你必须和我解释清楚。”谢莹笑。

“都行都行。出了门就开始了啊。”


叶秋把换洗的衣物拿到浴室去,听着门里面的水哗啦哗啦地响了一会儿,酝酿了一阵情绪,把衣物放在门口,悄然无声地离开了。

他对时间把握得很准,没过两分钟,叶修踢踢踏踏地走了出来,头发湿漉漉,眼睛黑亮亮,小脸红扑扑。

像是为了弥补之前对父亲的亏欠似的,这次叶修坐到了父亲身边。叶秋早就识相地拿了个干净杯子过来,见叶修出来,赶快给他倒了杯热气腾腾的茶水,眼神只跟叶修交汇了一瞬,在本能地转移开的一刹那,又生生地抑制住,刻意做出一副乖巧的样子:“先喝点水,外面特别冷吧?”

“早缓过来了,不用管我。”叶修语气轻松地说。

“这次回来多久?”母亲关心地问,“在家里长住一段吧,过完年再回去。”

叶修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明天就得走啦,回去还有比赛呢。过年那会儿也忙,等夏天吧,夏天时间会宽裕很多,到时候我看看能不能多回来待几天。”

父亲开口了:“你不是都退役了么,退役了不回家干什么?”

叶修情不自禁地微笑了一下,转头看着父亲:“爸,您挺关心我呀。”

“我关心你什么时候走回正道上来!”

叶修对他这个答案一点也不意外,倒不如说,不这么说反而不是他父亲的性格了:“您都知道我退役,那您肯定也知道我在打挑战赛吧?叶秋都给我说了,您那个秘书随时随地都在盯紧我动向,他就没点儿正事干吗?”

父亲瞪他一眼:“有比让你走回正道更重要的事吗?”

“有啊,就比如说……集团的发展什么的。”叶修眼看着他爸的火就要被撩起来,连忙改口,“别生气别生气,迟早的事。您看您都宽容我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几年。我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是纯比赛,现在连战队的经营都包括了,比叶秋那草台班子公司正规多了。明天晚上还有一个酒会要参加,酒会您懂吧?好洋气的。”

“你吹你自己能别拉我下水吗?”叶秋抗议。这还是这晚上他主动跟叶修搭的第一句话,似乎是故意要装出自然而然的委屈,听上去却显得有点过分夸张。叶修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这让他的话孤零零地悬在半空中,呈现出一种尴尬的冷场感。

就算叶秋对叶修的态度有心理准备,甚至有一点点期望,这气氛还是让他有一瞬间的毛骨悚然。哪怕是在这种状态下他也不想看到叶修不开心的样子,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能感觉到叶修有点不开心,至少是对着他。然而如果叶修真的不开心了,叶秋又会因为这背后的原因而喜大普奔。可是他又不确信叶修真的会因为这个原因而不开心——总之是一种相当复杂的感觉。

好在父亲以自己的严厉和明察秋毫拯救了这个局面:“找这么多借口干什么?你就是贼心不死。俱乐部把你开除了,你不甘心,又要自己挑大梁弄一个班子,到最后不还是为了打游戏?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

叶修叹息着站起身,取过茶壶,给父亲续满水:“您看,这么多年我都没回来,结果还是您最懂我。”

“别拍马屁,以为我听不出来?你看看你弟弟,你知道他这几年在做什么吗?学业完成得出色,事业踏踏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家也快成了。你呢?”

“您就不应该拿叶秋的标准来要求我,正常人有几个赶得上他的?有一个儿子这么厉害已经够啦。”叶修怔了一下,立刻笑咪咪地回答。搁几年前,话说到这份上估计叶修已经开始蓄谋着反驳了,哪怕嘴上不与父亲争辩,心里还是不同意的;但到了这个年纪,他倒是无所谓了。再怎么争辩都改变不了父亲的心态,跟他争这个有什么意义呢?

反而是母亲听不过去了:“我不同意。一行有一行的追求,他自己心安就好了,咱们干涉不了太多。”

叶修感激地看了一眼母亲,母亲也关切地看着他。

父亲哼了一声:“反正你趁早回来吧,你去公司里跟着叶秋跑一天,你看看他过的是什么日子,看看他多需要有人帮他分担压力。”他说着话,站起身来,“睡觉了,明天早上还有会。”

“您好好休息。”叶修赶紧说道。他又看了看母亲,用口型说“没生气吧”,母亲笑着摇摇头。


及至父亲洗漱完毕,回了卧室,母亲才说:“这已经不错了,别看你爸说话难听,他就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你不用担心,该奋斗你的事业就去奋斗。妈妈就希望你多回家看看。”

叶修感同身受地点点头:“我也觉得,对我爸来说,他不否定就是肯定了,领导当惯了就这样。”

他顿了顿,转向叶秋跟谢莹那边,“见笑了哈,小谢。”

谢莹一直在沉默地看电视,假装自己不存在,闻言才转过头来,朝叶修笑了笑:“这有什么,我爸也这么严厉。我倒觉得叔叔很爱你,平时对叶秋说话都没这么动感情的。越是这样说明越在乎嘛。”

叶修心里一动。这妹子看上去温柔安静,说起话来却敞亮直接,是个痛快人。可能是因为她在场的缘故,叶秋今晚沉默得有点异常了……叶修朝沙发上一靠:“我爸说你们都快成家了?定日子了没?”

他表面上是在有意无意地跟谢莹搭话,眼神却落在一旁的叶秋脸上。

叶秋还是老样子,一直在摆弄手机,始终回避他的目光。

“今年肯定来不及了,估计明年吧,”谢莹笑微微地说,又怔了一下,用手臂碰碰叶秋,“哥哥问你话呢。”

叶秋这才醒觉过来似的:“明年……嗯,再看吧,最近我俩都挺忙的。”

“再看什么再看,什么时候不忙?去年就说好今年,拖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正好趁着你哥回来,让他也知道一下,日子定了他到时候也好往回赶。你一直说要去叔叔阿姨家看,去了没?”母亲颇有责怪之意地说。

“哦,去了,”叶秋语气生硬,“那阵子忙昏头了,一直没跟您和我爸说。”

“都去过好几次了,”谢莹笑着接腔,“他每次去接我,都会先买东西去家里,叶秋可懂事了。”

“那就好,”母亲稍稍宽慰一点,“工作忙不是借口,结个婚要多大的精力,现在外面婚庆公司那么多,交给他们办就行了。叶秋,这件事能不能上点心?”

“知道了,妈。”叶秋低声应道。


叶修一直捧着茶杯默默地观察着,此时他却真有点糊涂了。

他暂时判断不出来叶秋的样子是不是装的,这晚上看到的事情和他的一贯认知差得有点远,他不能根据之前对叶秋的印象贸然下结论。

虽然叶秋不行,母亲和这个妹子却绝不可能同时跟叶秋串通起来做戏,而现在她们说的话是可以相互印证的,因此可信度要比叶秋所说高得多。

如果一切都是骗他的,那就说明这个骗局从去年就开始了,甚至可以说,从去年开始,叶秋就在谋划着骗婚了。所以现在有两种情况,第一,妹子知情而母亲不知情,第二,妹子和母亲都不知情。

叶修看着母亲催促叶秋结婚的样子,脑子里却在飞快地转着。现在看来最可能的是第二种情况,因为这姑娘的一切表现都太正常,完全是陷于热恋中的女性的模样,甚至如果不是叶修跟她的对象有一层更深刻的接触的话,他绝对会相信这是一对深爱彼此的情侣;更何况她言语中透露出来的那些细节,“去年”就谈到的婚约,叶秋去她家的拜访,还有女孩极其自然地表露出的她对父亲的熟悉程度……只是做戏的话,会做到这个水平吗?叶修不这么认为。

但是真正让他下判断的是他刚进门时看到的一幕。如果说现在的谈话里因为有他的存在,而有欺骗他的可能的话,那么他刚刚进门时看到的女孩偎依在叶秋身上的样子,绝对是属于他不在场时自然流露出来的景象。那种亲昵骗不了人,因为没有必要。

叶修又留意地看了一眼谢莹。但无论如何,在一切弄明白之前他不会贸然地下结论。要是这女孩知情的话……那她演技也太好了吧?她对自己家人的熟悉和对叶秋的依赖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立起来的,必然经过长久的相处。而且,就算她演技好,父母对她的熟悉总不是假的。如果她真的一直在配合叶秋演戏的话,父母会对一个外人亲切到这种程度吗?那种热忱、亲昵和宠爱,别说是未来的儿媳,说是女儿都差不多了……

更何况这都几点了?看女孩已经换上了睡衣,难道是不打算走了?那么也就是说,在不知道自己会突然回家的前提下,女孩会留宿在家里……如果这也是为了做戏的话……不,这不可能。

叶修想到的疑点和线索有很多,但最终让他明确了方向的,还是他基于“自己是突然回到家的”这件事做出的判断。

他回到家时这个房间里的样子,是本不需要展示给他看的样子,那也可以理解成,叶秋和谢莹生活中最真实的关系,就是这个样子。

想到这里,叶修又不由得看了叶秋一眼。

这晚的叶秋是他从没见过的叶秋。

他从来没有在跟自己相处时,表现得这么没有存在感过。叶修能看出来,他甚至是在避免被自己注意到。可是他又做得很小心,似乎为了掩饰这种避免,有时候会刻意刷一下存在感,但全是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对话里。

叶修很难形容此时的心情。他的结论迟迟没有下定,这让他没有急于对叶秋产生评价,继而衍生出相关的心情。可是直觉般的感受是止不住的。他没有太强烈的感想,但他很清楚一点:这个晚上还有很长。

至少,事情弄明白之前,这个晚上休想在他这里结束。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叶秋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妈,这么晚了,您是不是该睡了?”

母亲愣了一下:“我不着急,我明天不上班,你哥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累了?你累了就跟莹莹去睡。”

母亲说着,站起身来,突然想起什么:“哦,对了,我去把客房收拾出来。你俩的房间刚换过被单,我就不管了。叶修就还睡自己的床吧。”她说着,顿了顿,“叶秋,你是陪莹莹一起睡,还是跟你哥一起睡?”

叶修挑了挑眉毛,目光立刻转回叶秋脸上。

叶秋像是完全没有想到母亲会这么问似的,瞬间愣住了。好在母亲立刻缓解了他的尴尬,自顾自下了决定:“你陪莹莹吧,她自己孤零零地睡一间也不好,这样叶修自己也能睡得踏实。我去收拾客房,等一下就好。”

叶修看着母亲进了客房,转过头对叶秋笑笑:“你不着急睡吧?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想多跟你聊聊。你明天上班吗,叶秋?”

叶秋假装没事人一样坐下:“应该不上班吧,不过临时加班……也有可能。”

叶修又看向谢莹:“小谢呢?”

“我肯定没事,而且我一直睡得很晚。”谢莹兴趣盎然地说。说实话,她现在的心思,有一半出于叶秋的公事,有一半出自她的好奇心。叶秋明显就跟他哥有点什么心结的样子,不然不会突然拜托她来这一出。比起过后等叶秋给她揭秘,还不如自己找答案来得有趣——只要别妨碍了本职工作就行。

她这半天假装看电视,实则不动声色地观察,早就意识到了叶秋这个哥哥很有意思。父亲疼母亲宠,弟弟也因他的到来而一反常态。而且他虽然长着和叶秋一样的脸,谈吐气质却天差地别——这人比叶秋容易相处得多,给人的感觉也可爱得多,就看他对他爸撒娇的那些话,反正是打死叶秋他都说不出来的。叶秋待人接物很礼貌,很有分寸,但是那背后藏着的是某种敬而远之的冷漠,即使跟叶秋合作到了这份上,谢莹也能感受到他和她之间存在着一段永远不可接近的距离。

但是叶秋的双胞胎哥哥不一样。谢莹有一种感觉,即使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她也能从他身上感到一种轻松的善意。他没有名为“防备”的这么一种东西存在,哪怕是对着她这样一个贸然闯入他家里的外人。但是谢莹也能察觉出来,他对她没有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本能的好感,而这又不是基于她是他弟弟女朋友的避嫌。非常有趣。他有着跟叶秋截然不同的某种魅力,谢莹甚至已经在心里得出了初步答案,虽然叶秋看似是家庭里那个更优秀的孩子,但他这个很少回家的哥哥,才是这个家里真正受到关注和宠爱的那个人。

他太特殊了。这种特殊甚至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后天很难修习得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叶秋的心结……

谢莹看向叶修,却发现叶修也在望着她,脸上带着笑意:“你们是不是已经谈了好久了?我记得去年叶秋就提起过你。”

这一点谢莹倒是不意外,她回忆了一下,免得跟叶秋的说辞矛盾:“要看怎么算了。我俩都回国之后才奔着结婚的方向去的。但其实我俩大学时就认识了,在C大留学时开始正式交往的。”

叶修有点意外:“你也在C大留学?”

谢莹心里有点发虚,但面上若无其事:“嗯,当时选C大跟叶秋也有关系吧,其实拿到了好几个offer,有点犹豫。然后我问了一下他的意见,他说你来陪我呗,我就去了。毕业之后他还要在英国读一年,我就在那边工作了一年,等着他一起回来的。”她一边流畅地编造下去,一边扪心自问,会不会有点过了?不会跟叶秋这边什么说法穿帮吧?但是既然他都授意她装出“相爱很久”的样子,那么时间上应该没问题的。

然后她就听到叶秋的声音,似乎有点郁闷,想要抵赖:“我当时也说过尊重你的选择吧?”

谢莹在心里松了口气,看来是没什么事实冲突。她笑眯眯地把手机换了个手,然后弹了叶秋脑门一下:“你个小傲娇,那我说要去C大时你那么高兴干什么?”

像是不愿意冷落叶修似的,谢莹转过身来,又看着叶修:“哥,叶秋也总对我说起你来。”

叶修笑了笑:“是么?他怎么提起我的?”

谢莹怔了一下。叶秋提到叶修时好像没什么好话,那个十几年的初恋……这种感情上的事不好说吧,感情淡薄、对家人冷漠……通过今晚的围观倒是能猜出一点来龙去脉,肯定也不能拿出来讲。不过,看到叶修本尊,她倒是能明白为啥他渣了十几年的恋人,对方仍然能对他死心塌地了,这家伙要么外表看不出来这么渣,要么肯定是叶秋捏造了一些东西。可是如果他真的表里不一,内在是个渣男的话,也有点浪子般的帅气是怎么回事……

谢莹果断止住了自己胡乱发散的思路,回到叶修的问题上来,最终还是选了个稳妥点的说法:“他就是觉得你应该多回家看看,跟家人的联系还是太少了。”

叶修摇摇头:“是应该多回来看看,但我过去一直觉得有他在,我能省不少心。”

“这个……还是没办法相互取代的吧?”谢莹笑,“哪怕是双胞胎,也还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对于叔叔阿姨来说。你看你回来他们多高兴。”

“有道理。”叶修应了一声,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了,你们计划到哪一步了?结婚的事。”

“还没定好呢,”谢莹给他一个甜蜜而幸福的笑容,“想了好多种形式,一直没有定下来,其实还是我在犹豫,基本上定了去国外,但具体去哪里还没决定。叶秋倒是无所谓,他说全看我。应该就是年内了吧,主要两边父母催得比较急。”

叶修点了点头。他握紧杯子,手指节微微发白。过了几秒钟,他才若无其事地说道:“多看看也好,结婚还是很重要的事,慎重点没坏处。我弟弟这个人怎么样?他缺点不少,说不定一直在你面前隐藏着,你没有发现。”

叶修会当着叶秋的面这么拆他弟弟的台,谢莹倒是有点意外。她想了一下,立刻做出热恋中的女孩天真而不假思索的模样:“他最讨厌的地方就是太忙了,而且这一年都在T市,有时候甚至会下了班,天都黑了,还开车过来见我,还挺担心他安全的。至于别的,其实跟他谈了这多年,也大概知道得差不多了,该磨合的,在国外的时候已经磨合好了。还是说,他小时候有什么哥哥知道的毛病,他一直瞒着我啊?”

这时,一直闷不吭声装死人的叶秋突然开口了,略微不爽的样子:“别胡思乱想了,我的毛病他怎么可能知道?他都离开家多少年了。再说了,我有没有毛病,你还不知道么?”

谢莹一愣,露出羞涩的表情:“你这么激动干嘛,好不容易跟哥哥聊一下,想多了解一些你小时候的事情嘛。”

她略微窘迫地转移了一下眼神,这才看向叶修:“别理他啊,哥。这家伙被宠坏了,刚认识时还不这样,这两年小脾气越来越厉害了。”

叶修摇摇头,又望了叶秋一眼,意味深长:“他说得没错,我都离开家这么多年了,他变成了什么样的人,我确实不知道。平时他说什么我就信什么,确实也没什么精力去分辨一下真伪。你也是这样吧?”

谢莹心里一沉。这对话怎么回事,她就算再傻也能听出来,这位双胞胎哥哥怎么话里话外都像是在刺叶秋一样……等等,明白了!叶修肯定知道叶秋还爱着那个在英国的女人,所以一直在拿这件事提点她!她就说哪里不对劲,叶秋到底为什么要在他哥面前刻意秀这一波恩爱,这两个人肯定过去争过同一个女孩子,结果最后谁都没有成功,叶秋想拿现在的幸福来刺激他哥,而他哥哥肯定也不会让他这么得逞!

谢莹极其迅速地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这个情节线。说实话,如果那个女人年纪轻轻就够格做一个行业大拿的话,被一对这样的兄弟爱上也是理所当然的。这俩人估计当年没少给对方下绊子,所以这么多年一直有怨气。说不定他哥哥一直在外地不回来,跟这件事也有关系。天啊豪门恩怨,好狗血啊……

谢莹简直压抑不住心里的兴奋,不得不在内心里提醒了自己一句:你,现在是一个领着叶秋工资的人,不管你内心里倾向谁(其实早就已经倾向于这个表面波澜不惊,实际善良地提醒自己不要入坑的充满浪子气质的哥哥了,谢莹心里清楚),但行动上你必须与你的老板保持一致,这是职业道德。

她平定了一下心情,这才笑着回应:“这我一定要为他说句话了,哥哥。虽然叶秋平时各种毛病,但人品绝对没问题,他带我见过那么多同事,朋友,没有一个说他坏话的。我俩的共同朋友也很多,都是认识很多年的,大家对他的评价都特别高。而且我跟他谈了这么多年恋爱,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了。”

叶修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目光中有淡淡的无奈:“是吗?”

谢莹笑着开了个小玩笑:“所以我是他女朋友,你不是啊。”

叶修点点头:“也是,有道理。”


这当儿,母亲已经收拾好了客房,来到了客厅。她的眼睛微微发红,显然也是有点困了,声音都是沙哑的:“好了。叶秋,带莹莹去睡吧。叶修你还要不要吃什么?明天什么时候走?需要给你做早饭么?”

叶修站起身:“我明天白天没事,可以吃了午饭再走,早上睡个懒觉吧,您也是。您赶紧去睡,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母亲显然很高兴:“好,那就不着急了。晚上起来时注意点,莹莹在家呢。”

“知道了。”叶修应声。

母亲又跟叶秋交代了几句,就去洗漱了。

叶秋站起身,打了个哈欠,若无其事的样子:“哥,那要不先睡?反正明天不用早起。”

“叶秋。”叶修叫住他,语气严肃。

叶秋身体微微一震,立刻做出很平静的模样:“怎么了,哥?”

“今天晚上睡我们这屋吧,想跟你聊聊。”叶修淡淡地说。

叶秋没有回答,转头看了一眼谢莹,目光中流露求助之意。谢莹会意,立刻“唔”了一声,有点为难地小声说:“我自己一个人睡的话,会比较怕。”

叶修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叶秋一眼,沉吟了一下,再次抬起眼睛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什么表情:“那就这样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那我们先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叶秋轻轻地推着谢莹后背,“走,先去洗脸刷牙。”

这对小情侣从叶修身边绕过去,谢莹礼貌地给叶修道了声晚安,叶秋则依然没有看着叶修的脸。

刚刚还热闹的客厅顿时空空荡荡的。叶修看着茶几上的一片狼藉,走过去找到遥控器关了电视,又去门旁的外套里摸出了烟盒和火机,拉开他跟叶秋房间的门,开了灯,关上门,在自己的床上坐了下来。

他敲了根烟出来,叼在嘴里,擦亮了打火机,却迟迟地没有点上。

他看到打火机的火苗在微微颤抖。

叶修松开手指,打火机瞬间熄灭了。他咬着烟嘴,站起身,像动物园的狮子一样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惊讶地发现,比起巨大的愤怒、失望和担忧来,他更加难以处理的是某种无法解释的巨大的迷惑。

他的判断力怎么会错到这么离谱的程度?


tbc


跟大家汇报一声,我开了一个打赏用的起点账号,从lof开通打赏以来-2018.7.13为止收到的打赏,已经以25%的比例打赏回原作,见图:

点我

这个会同时更新在开通打赏的那篇文章里,方便大家监督和检阅。

非常感谢大家。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重申一下:评论依然是我最爱的形式,虽然不能经常回复留言但是每次都会反复认真看的!也非常感谢大家的点心、推荐和打赏,谢谢大家一直陪着这篇文以及我><

评论(150)
热度(860)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