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77)

前文列表


(77)


叶修在兴欣勤勤恳恳地养育了一年战队宝宝公会宝宝账号卡宝宝和新人宝宝,第九赛季的冬天,终于带着兴欣战队一路杀到了线下比赛的门前。

这年年底的全明星周末是在B市举行,由微草主办。兴欣的人本来没什么打算,但是跟兴欣关系很好的义斩老板楼冠宁热情邀请他们过去参加,陈果跟叶修合计了一下,又在战队里征求了大家的意见,最终,叶修、陈果、唐柔和包荣兴四个人一起去了。

算算叶秋上次来网吧的时间,叶修已经接近一年没有见过弟弟,更记不清楚有多少年没见过父母了。虽然他最开始的打算是打完挑战赛再回家,但是既然有这个机会,那么提前回去看看也未尝不可。

他在B市的这几天日程很紧。头一天跟义斩五个人聚会到很晚,叶修干脆跟大部队一起回了酒店睡;次日去义斩俱乐部参观,偶遇了孙哲平。

叶修回想起孙哲平退役的那阵子他的心境,再一想,自己也是在退役的境况中,却觉得那些场景和对话熟悉如昨,不由得暗自感叹了一下。

但这件事对他来说是个意外之喜,说是此行最大的收获也不为过:一来,他为孙哲平重新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由衷高兴;二来,兴欣战队在挑战赛里又增加了一员得力的大将,胜算又大了一筹。临别的时候叶修拍着孙哲平肩膀,还是忍不住得瑟了一下:“你知道我这叫什么?”

“什么?”孙哲平斜睨着他。

“贼不走空。这段时间别落下太多啊,等我回去了联系你。”

“用你废话?”


这天晚上义斩的人没安排什么行程,等全明星散场之后,叶修跟陈果招呼了一声,直接打车回了家。

散场后是打车高峰期,但叶修对这一带路况很熟,小跑着绕了半条街,终于截了辆奔着场馆的方向开的出租。

在H市生活得久了,他连B市的气候也有点疏忽,风吹得他脸上生疼,腿上的肉都冻得麻木,窝进暖气开得足足的出租车后,用了半天才恢复点知觉。

他靠在后座上,不咸不淡地跟司机师傅聊了几句,心思却已经飞进了家里。

这回他没有提前通知任何人,不得不说也有点“给家人一个小惊喜”的调皮心思在里面。叶修想,理想状态下,最好是妈妈自己一个人在家……叶秋那小子在QQ上跟他抱怨过几次周末也不能回来,这次也说不定,但就算遇上也没什么。

叶修的思路在叶秋身上迟滞般地悬停了一会儿,终于诚实地对自己承认了一点:他确实不期待看到叶秋。

这原因很复杂,情绪的部分远大于理智。如果叶秋看到他的话,一定会又惊又喜,少不了又要私下里跟他黏糊一番,偏偏他不喜欢这样,也不喜欢看到叶秋因为这个原因高兴的样子,仿佛他自己都成了一桩罪恶的催化剂似的。

叶修疲倦地闭起眼睛,把手指搭在上面,趁势揉了揉额头。他简直能想象出如果叶秋在家的话,他会以多么热切又开心的表情来迎接自己,在父母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又会偷偷搞些什么样的虽然过界却依然在他容忍范围之内的小动作。他会在父母面前装出多么积极正常的好孩子的模样,又会怎样在眉梢眼角间偷偷传递给他只有他才能解读出的情意。没错,自从叶秋回国之后,他们很少在外人面前经历这样的场合,但以叶修对他弟弟的了解,他百分之百会这么做,他不能更确信这一点。

这即将发生的一切,以及对这一切的预感,都令叶修本能地感到困扰,甚至不想去面对。这也是他暗自希望叶秋不在家里的原因,这样他这次回家就可以清清白白地当一个父母的好儿子,而不需要同时扮演一个让弟弟堕落的罪恶之源——尽管叶修明白自己的无辜,然而事实摆在这里,涉及到骨肉亲情的东西,把责任推干净又有什么用处。


叶修皱着眉,闭着眼睛,嗅着出租车前方风口吹过来的清香剂甜腻廉价的气味,终于无可奈何地对自己吐露了另外一点心声:

可他确实也很想念叶秋。

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见到他。这一年过得太快,他清醒状态下的每一分钟都被无数具体而琐碎的工作填满,但是忙忙碌碌之中它就这样过去了,而自己的境况跟上次见叶秋时相比已经发生了改天换地的变化。

而叶秋过得如何,叶秋现在是什么样子,却是一件始终没有出现在他视野之内的事情。他跟他的交流仅限于QQ上,除去那次视频通话之外全是干巴巴的文字,失去了语气、情绪和种种真实的细节,只剩下抽象的叙述和感想而已,而这些脱水蔬菜般干瘪的东西永远无法替代现实里真正的相处。他有一年没有见叶秋,没有见到他最挂念最疼爱也最为之困扰的人了,而这种情绪随着离家越来越近,竟然以几十几百倍的速度膨胀起来。

叶秋还好吗?变得成熟一点了吗?会因为接触了太多人事变得圆滑起来,还是依然热忱正直得像是他记忆里那个永远都不会改变的孩子一样?他这一年应该很忙,很累,受了不少苦,他还在坚持锻炼吗?会因为忙碌奔波而流露出沧桑疲惫的气质吗?他吃过亏吗,生过病吗,有了什么成长吗,吸取了什么教训吗?他瘦了还是胖了,更开朗了还是更沉毅了?他会有什么脱胎换骨般的进步,或者产生了什么他不想看到的改变吗?他还固执地爱着他吗,还是已经松动了那个可笑的错误的执念,开始尝试着把目光从他身上转移开,去看看更广阔更正常的世界呢?

关于叶秋,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年中,叶修从没有想过这些问题,但就像是为了补偿这一年他对叶秋的疏忽一般,回家路上的这短短几十分钟之内,这些念头,这些疑虑和担忧,好奇和挂念,排山倒海般涌入他的心里。人就是这样,有些事如果不去细想的话可能它永远都不会是一个问题,但一旦重视起来,它就立刻变成了一件重要且紧要的大事,仿佛不把它解决掉,连时间都无法往前行进下去一般。

好在,这件事对于叶修来说也不是一个需要以“作为”来处理的问题。不管他因为种种复杂的原因想或不想见叶秋,“叶秋在不在家”总会有一个确定的结果,就在他正驶往的目的地那里等待着他。

叶修于是也就坦然。横竖对他来说都能解读出一些好处来,也就不用费心思去预期了。

不过,刚刚的那堆问题,有一个的答案叶修却是能够确定的。

他相信叶秋还在他的问题上愚蠢而且固执地钻着牛角尖,否则他也根本没必要被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所困扰了。

叶修不由得笑笑。

他感觉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有意思——再离奇、再荒谬、再不容于世的东西,一旦被迫慢慢地与之相处,或者仅仅是承认它“存在”,长时间下来,都会渐渐地接受它甚至习惯它,甚至,把它当成一件比那些合理的常见的事情更要坚定不移的“真理”。

换了对叶秋的感情一无所知的时候的他,或者换了跟叶秋刚刚摊牌时的他,估计都没办法想象,他,一个在伦理方面非常正统保守的直男,竟然能在真实存在的某个时间和地点上,波澜不惊地想着“他的亲生弟弟非常爱他,而且估计会一直爱下去”这件事,而心情竟是无可奈何的平静中带一点点“理当如此”的淡定的。人的底线究竟能被践踏至何种程度,不亲身经历真是永远都不会知道啊,叶修悠然地想着。

他把思绪暂时从叶秋身上转移开。

对了,还有父亲。

叶修依然很不想面对他,但这个原因要单纯得多了。这几年的沟通全靠妈妈和叶秋带话,好像跟他那次吵架之后,父子俩竟然这么多年没有交谈过。

但就跟叶秋一样,就算遇上也没啥。这些都是迟早要处理的问题,与其提前很多天做心理建设,倒不如这么简单粗暴地去面对,至少不用一段时间都生活在即将到来的阴影里。


叶修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他家小区不知道改了什么规矩,不允许出租车进入,叶修只得在小区门口付了车费,开门下来。

在暖气充足的车里呆久了,一下车,被风兜头盖脸地一吹,叶修感觉自己霎时间被吹成一根僵冷的木头。他一路小跑到自家的单元,感觉风像是无数把刺刀一样,已经把他全身的衣服都割透了。

他按了密码进楼,发现楼道里也不是很暖和,哆哆嗦嗦地按了电梯。到家后要先喝点热水暖一下,如果叶秋在的话,让他拿套暖和点的睡衣给自己。肚子也有点饿了,看看有没有剩饭,让叶秋帮忙热一热……他美滋滋地想着,一边等电梯,一边从兜里摸出钥匙来。

以前几次回家的时候都是有人在家里等着给他开门,这把钥匙也很多年没用过了,不知道家里的锁换了没有。

叶修出了电梯,走到家门口,搓了搓手,把钥匙对上锁孔时竟然有一些异样的陌生感。

上一次他这么做是十一年以前。

叶修循着记忆里的方向转了几圈,门锁打开了。

他拧开门走进去,一股温暖舒适的气息扑面而来。


客厅开着灯,明亮温馨的样子。B市早就供暖了,房间里暖和得很,电视机播放的综艺节目里传来笑闹的声音,茶几上满满地摊着水果,点心,零食,腾腾的白雾从零散摆放的茶杯中升起来。房间里有柔和的果香,茶香,花草和家具多年积淀下来的怡人气息,这些都是叶修熟悉的;在此之外,还有几缕说不上来的清冷又独特的香气,非常突出,但是并不会让人感到不适,似乎是某种香水的味道。

和叶修预计的不一样,并非母亲独自在家,相反,他有很多年没见家里这么热闹过了。

母亲在,父亲在,叶秋也在。

但不仅仅是叶秋自己在。

他身边坐着一个女孩子,面容清秀,气质卓群。她跟叶修见过的所有女性都不一样,眉目之间有一种平静的、独一无二的美。那是种经过一定程度的沉淀和洗练才会具有的美丽,虽然不是发自天性,却没有任何矫饰之感。

女孩,或者说这个年轻的女人,穿着一套跟她整体风格不太搭调的睡衣,舒服地窝在沙发上,半靠着叶秋的手臂,摆弄着手机。

在叶修刚刚进门的一瞬间,他第一眼真正看到的并不是父母,熟悉的客厅,电视机里无聊的节目,或者这位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去看她的女人。

他看到的是叶秋。

坐在女人身边,一边提供自己的身体给玩手机的她做着支撑,一边手里剥着小橘子,全神贯注地把剥下来的碎皮放到茶几上积起的一个橘皮堆上的叶秋。

叶秋似乎已经剥了不少,圆滚滚的晶莹剔透的橘瓤,垫着一张纸巾,整整齐齐地摞在女人正前方的茶几上。

就在同一时间,叶修也留意到了一个相当无所谓,以至于他很惊讶自己居然注意到了的细节。

叶秋也穿着一套睡衣,颜色花纹都与女人的相近,看上去是同样的款式。

电视节目的声音很大,父母和叶秋似乎也在聊着天,以至于叶修拧开门的声音并没有第一时间被他们发现。

但那也是片刻之间的事情。

也许是听到了叶修开门的动静,也许是感受到了楼道里传来的凉意,房间里的四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叶修。

叶修依然保持着刚刚拧开门的姿势,他看着叶秋的方向,眼中有轻微的错愕,而整个人几乎是愣在那里。

就在这个瞬间,叶修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一件相当久远的,无关紧要的事。

为什么看着这女孩有些面熟,她不就是去年春节的时候叶秋给他看的手机相册里的那位么?

照片和真人果然是不一样的。在叶秋的手机里看到她时,那只是一张遥远的陌生的面孔,远得像一个漫不经心的谎言;然而当她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叶修才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一个确凿无疑的,无比具有说服力的,牵连着无数他从来没有设想和相信过的陌生线索的,迷人得足够解释任何自相矛盾的说辞的存在。

这时,叶修才像突然醒觉了似的,立刻恢复成如常的表情,在父母做出反应之前抬了抬手,朝久违的家人们打了个招呼:“这么巧,都在啊?”

说完这句话,他回过身,用平稳而坚决的力度,“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tbc


今天写得比较卡,所以更得很晚了,非常抱歉!

评论(146)
热度(688)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