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75)

前文列表


(75)


这一年过得很快。


因为几大公会继续在背地里悬赏君莫笑,叶修在网游里跟魏琛意外地重逢了;他去霸气雄图公会卧底,最终选定了安文逸,跟对方谈妥,邀请他加入了兴欣,同时把包荣兴和罗辑也拉进了战队。紧接着,陈果在H市安顿好了战队住宿和训练的事宜,几个没有在上学的队员提前来到了这边。到了夏天,从微草战队离开的乔一帆和被叶修在网游里欺负得不轻的莫凡也来了兴欣。

春节后叶秋聊天时,叶修口中最苦恼的问题并没有真正成为问题。

机缘巧合也好,事在人为也好,它就这样被一点一点解决掉了。

魏琛的经验加上罗辑和导师的理论,让兴欣的账号技能点问题得到了彻底的解决;叶修作为中间人,把这批技能点攻略卖给了轮回,除去帮魏琛挣了一笔可观的收入之外,也给兴欣的材料扩充了不少库存。

到了挑战赛报名的时候,兴欣战队的雏形已经形成,主要的困难就是人员的培训和装备的提升了。

但这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兴欣有他和魏琛这两位经验丰富的老将带领,摸索出了一套很好的在网游中训练的方法;装备的提升主要依赖于稀有材料的获取,再进一步说,野图boss的争夺。而今时今日的叶修和他刚刚退役的时候已经不同,他身边有了一批强有力、并且在不断成长的帮手。

这段日子很忙碌,但是也愉快,因为这群体里的每一个人,每一天都生活在一个肉眼可见的上升的趋势里。包括叶修自己在内,他们知道这个时期的目标是什么,为了达到这个大目标,又需要经历哪些阶段,每个阶段要付出怎样的努力。

游戏常常令人沉迷,是因为它非常善于给玩家的努力以即时的反馈,就算不能立刻取得想要的结果,过程也会以最直观的进度展现出来,这是人骨子里的爱好,天性如此;而日常生活之所以经常消磨人的意志,也无非是因为现实的事情往往不会获得这么明晰的结果,很多努力都只是在一片虚无的空茫中摸索,甚至无法确认方向是不是正确。这不是兴欣的状态,他们有具体的希望,有清晰的途径和行之有效的方法,每一天都会在自己和战队身上看到明确的进展。

因而,当兴欣的队员们齐聚在H市之后,尽管除乔一帆之外的所有新人都没有受过职业俱乐部里的正规训练,大家依然保持了惊人的成长速度。

尽管叶修对此感觉欣慰,但不得不说,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


9月份的时候,挑战赛开始。

线上赛的这几个月兴欣过得不是很紧张,实在也是因为对手普遍偏弱。

这段时间倒是发生了两件更为重要的事情。

战胜无极战队之后,伍晨也加入了兴欣的队伍。一来,他成为了目前的兴欣战队很有实力、很可靠的一名队员,二来,他担起了管理兴欣公会的重任,甚至把无极战队在各个大区以及神之领域的公会交给兴欣一并接手,尽管过程中必然有很多要去磨合的地方,但是他的到来,把兴欣公会的管理问题向前推进了一大块。

另外一件事情,这年冬天,也就是叶修退役即将一周年的时候,荣耀更新了资料片,等级上限由70级提升至75级。这对兴欣来说是一个很大的不利,因为兴欣并没有像它在挑战赛里遭遇的最强力对手嘉世一样,有着很好的材料储备,用来升级装备。但相对而言也存在着一些好处,至少在新材料、新技能、新打法的竞争中,兴欣和嘉世、以及其他战队相比,是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的。


这一年里叶秋没有再来H市,但是叶修依然时不时地收到他的快递。

都是烟,各种各样的烟。

叶秋都每次寄得不多,有时候两盒,有时候四盒,盒子都非常漂亮,也普遍好抽,都是不容易在便利店里买到的种类。快递的发出地点从来没有一致过,多偏远的地方都有。

叶修刚开始没放在心上,叶秋给他寄,他也就顺便抽了,并没有想到专门问一声,说声感谢之类的。叶秋这段日子十分消停,叶修对他很满意,绝对不会想要去主动招惹。

收到第三个快递的时候,叶修觉出不对了。

他当时把那两盒烟取出来,下意识地准备剥开塑料膜的时候,手突然停了下来。

他心想,叶秋这是唱哪一出呢?

叶修把那盒精致的红河道在手里掂了掂。平心而论,拿烟来贿赂他,感情上他是绝对不舍得拒绝的。这种烟和叶秋之前给他寄的那两种都比较贵,真要抽的话也不是抽不起,但是他抽芙蓉王习惯了,并不觉得有必要这么奢侈。可是它就这样握在自己手里,不抽的话又觉得太可惜了……

叶修斟酌了一个来回,最终还是没有打开,而是把两盒直接丢进了电脑桌的抽屉里。

结果叶秋的烟越寄越多,从春天到秋天一直没有断过。这中间他们倒是也聊过几次,都是简单地问候一下,没有人提到这件事。后来陈果在上林苑租好了别墅,夏天大伙儿一块搬进去之后,叶修看着电脑桌小抽屉里的烟差不多快塞满了,于是某天拿了个塑料兜一装,带回他跟魏琛合住的那个房间,找个抽屉放了进去。

他跟魏琛常备着烟,在这件事上不分你我,横竖暂时没有工资,于是烟草都计入兴欣战队的常规开支了。

但这样做有一个坏处,断烟也会两个人一起断。

这天晚上,叶修和魏琛一起回了宿舍。叶修路上就发现自己的烟和火机都落在二楼走廊窗台上了,但是他想着魏琛肯定带了,干脆没有吱声,继续跟魏琛聊蓝雨上一场的比赛。

回到宿舍后叶修先去洗了澡,洗的时候就隐隐约约感觉不对劲,像是少了点什么似的,擦着头发出来后才意识到是跟上一根烟间隔太久,产生了戒断综合征。然后他一眼就看到,桌子上丢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叶秋寄给他的那堆烟,魏琛站在窗边,朝他抬抬手:“烟没了,抽你一根。”

叶修一愣,立刻反应过来:“抽吧,随便抽。”

“真的假的?”魏琛怀疑,“我还怕你特意收藏这个,没敢捡好的抽。”

叶修在上身套了个T恤,从魏琛打开的烟盒里抽了根出来,拿了他的打火机点上:“我干嘛要收藏这个。”

“不是你收藏的干嘛放着不抽?”

叶修走到那堆烟跟前,挑了他印象中最好抽的两盒出来,丢给魏琛:“抽了就落人口实了。”

魏琛伸手接住:“说得这么可怕,还落人口实,你什么人啊?”他想了想,突然一怔:“嘉世的人给你的?”

叶修笑:“我看你也是在嘉世的问题上疯魔了。不是,跟比赛的事没多大关系。”

“人情问题?”魏琛兴致勃勃地问,“还是情人问题?”

叶修无奈:“你脑子里整天想什么?”

“哟,否认啊,心虚啦?按照老夫的经验,一般来说越是避讳的,越说明心里有鬼。来跟哥哥说说,我有丰富的经验能指导你。”魏琛追问。

“那你告诉我,一个有丰富的被拒绝的经验的家伙,怎么指导一个有丰富的拒绝别人经验的人?”

“是吗?你都拒绝谁了?说来听听。”

“别的人我不知道,反正拒绝你是肯定的。”叶修朝他一扬下巴,“那烟你还打算要么?要的话就别问了。多大的人了,这么八卦。”

“我还想说呢,你既然自己不能抽,那给我抽算是销赃么?那就都给我呗,我也不收你垃圾处理费了。”

叶修迅速地把烟整理了一下,塑料袋口子系好,拉开抽屉放了进去:“没了,就那两盒了。警告你啊,别碰这些。”

魏琛呆呆地看了叶修一会儿:“你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叶修吓了一跳,不可置信地看着魏琛:“您老人家这个结论这么得出来的?”

“排除法啊!要是人情上的事,有什么必要瞒着别人?别狡辩,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魏琛说着说着,面色担忧,“你不是吧?这个节骨眼上。不是,你这种什么都见识过的,怎么也开始犯这个错误了?谁啊?小唐,老板娘,还是苏妹子?”

叶修哭笑不得:“这三个人谁会给我买烟?”

“难说,我看老板娘就会。她还给你买这么好的,给我买次的,区别对待。”魏琛愤愤不平。

叶修笑了笑:“越说越离谱了。你可以放一万个心,我没在谈恋爱。给我寄烟的人认识很多年了,但我随时有可能跟他撕破脸,所以这个人情我不想要,但是拿来给你无所谓。我看你是面对着嘉世失去平常心了,遇到什么都要多想。你这种状态怎么打比赛?该调整的是你吧?”

“是吗?”魏琛想了想,“既然给我无所谓,为啥不全给我?”

叶修深刻怀疑魏琛闹这么一出就是为了从他这里骗走叶秋的烟:“万一我将来真跟他撕破脸了,这些都是要还回去的,给了你的话我去哪儿还?”

“让他折价啊!老夫有钱得很!”魏琛财大气粗地说。

“有钱你自己买去!”叶修也没好气。


叶修给魏琛的回应只是一时的借口,实际上他不可能再跟叶秋撕破脸,也并不是因为这个才留着它们。

但魏琛这么一折腾,倒是让叶修意识到一个问题。

基于某些微妙的心思,他不想抽叶秋送他的烟,但是基于另一些微妙的心思,他也舍不得把叶秋送他的东西给人。

这到底是出于怎样一种心态,叶修不清楚。不过他很轻松,因为他十分确定这不是恋爱,他现在平均每天想起叶秋的时间,还没有叶秋在国外那几年他想起叶秋的时间多。

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也必须得瞒着魏琛,瞒着陈果、苏沐橙以及身边的所有人,因为世界上虽然很可能有持续给哥哥寄他最喜欢的东西的正常弟弟,却不可能有对着弟弟寄来的东西不想用又舍不得丢的正常哥哥。一切事情都有来龙去脉,而他跟叶秋的事情,不可能单独拿出正常的部分跟人说,却不露出其他部分的破绽。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有问题,不单单是叶秋的问题。

叶修第二天就买了条芙蓉王搁在宿舍的抽屉里,免得魏琛下次断烟时又去打他的宝贝烟们的主意。他也觉得是时候跟叶秋打个招呼,让他别再往这边寄了。要是哪天魏琛八卦到跟陈果沟通一下他的快递都是谁寄来的,那少不得又得找一番借口。


这个时候已是秋天,挑战赛已经开始,但是新资料片的风声还没有传出来,因此叶修还没有那么忙。

某个周六晚上等野图boss的消息时,他拖出叶秋的QQ,给他留了言:以后不要再给我寄烟了。

过了半小时,叶秋才回复:在陪客户,刚看到。为啥?戒了?

叶修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十一点多。

叶修皱了皱眉,回过去:这么晚还在工作?现在呢?

叶秋:刚把人送回家,现在在回酒店的车上。

叶修:星期六也要上班?

叶秋的回复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真做起事来哪有休息日啊。你不也一样。我快到了,一会儿聊。

叶修默默地抽了根烟出来,咬在嘴里,心想,看来是真接触社会了,说话都跟以前不同了。

他点开刚刚结束的常规赛,开始整理这一轮的比赛文档。没过多久,叶秋的窗口又亮了起来:哥,我到了。先洗个澡,等下跟你聊。

叶修迅速回过去:困了就直接睡吧,不着急。

叶秋:没事,反正好久没见你了。很快,十分钟。

叶修把窗口切回比赛视频上,继续看下去。但他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心不在焉。这种状况十分罕见,上一次还是在……记不清了。

叶修干脆关了录像,把写了一半的文档保存好,起身去走廊里溜达了一下。已经很晚,除了跟他一起熬夜的魏琛之外,其他的成员早就回去休息了,就连叶修自己也有点困意。他最近把作息调整得不错,基本上能做到十二点之前睡觉,除非有特殊情况。他看着窗外的夜景发了会儿呆,算算时间差不多,回到电脑前。

叶秋的对话框亮着,叶修点开。

叶秋:回来了。很累,不想打字,直接聊吧?

然后是一个视频邀请。但是因为叶修一直没有回复,所以自动挂断了。看时间是在十几秒钟之前。

叶修犹豫了一下,把耳麦戴好,回拨过去。

叶秋那边迅速地接听了。

短暂的卡顿之后,他的影像在电脑屏幕上清晰地显现出来。

叶秋穿着睡衣,靠在酒店的床头,神情里确实有挥不去的疲惫,但是看向叶修的表情是笑微微的:“还以为你不想跟我见面,所以才不接的。”

叶修扶了扶耳麦:“喂?”

叶秋挑挑眉毛:“听到了。那个一直在骂人的男人是谁啊?”

其实魏琛巨冤,他根本没有在骂人,只是畅快地抒发着他对这次副本进度的感叹而已。叶修也懒得跟叶秋多解释:“人家哪里骂人了,对我队友礼貌一点。”

叶秋若有所思:“你队友?叫什么?我知道有个叫罗辑的,应该不是他吧?”

“这你都知道?看来挺关注我们的。”

“你们也没多少新闻啊,这种事情随便一搜就知道了。他是谁?”

“你不认识,”叶修说,“魏琛,老魏。蓝雨的第一任队长,现在在我们战队。”他倒是没有提魏琛是他室友的事,少不了叶秋又要胡思乱想。

叶秋露出一点兴奋的表情:“我知道蓝雨。”

叶修对此倒是感觉很奇怪。他没有跟叶秋聊过这些,蓝雨夺冠、名声最响的那一年,叶秋在国外,也不像是有途径接触的样子:“哟,这你都知道?”

“知道啊,”叶秋说,“张学友的歌嘛。冷冷雨~哦哦~没焦点因为找不到你~”

叶修完全没预料,瞬间笑出声来。

他转过头平复了一下,这才看向屏幕。

叶秋非常得意的样子。

“还有心思开玩笑,看来你是不怎么辛苦。”叶修说着,仍然掩饰不住语气里的笑意。

“本来快瘫了,看到你就满血复活了。”叶秋说着,还是叹了口气,语气一半抱怨一半撒娇,“哥哥,好累呀。”

叶修拿了根烟,叼在嘴里,记起自己刚抽完一支,于是又拿下来:“说说,都怎么累了。”

“我现在在T市做销售经理,经常陪着客户出差。收到我给你寄的烟了吧?我每陪客户去一个地方,就买那个省的烟草集团出的烟,当天寄给你。怕你抽坏身体,也不敢多买。你算算你收了多少次快递,就知道我在这件事上出了多少次差。公司的会议或者其他杂事的出差都没算在里面。”

“只是出差吗?也还好吧?”

“‘只是’出差?”叶秋叫,“当然不‘只是’出差啊!我是有销售任务的。虽然我们不能带金销售,但是客户的关系维护起来简直太麻烦了。要合法,合规,还要把人家哄好,还不能昧着良心,你来试试看就知道有多煎熬了。有时候觉得三陪都活得比我有尊严。”

叶修后背一凛:“至于不至于这样?你……没遇到过什么难处吧?”

他神色里的担忧很好地安抚了叶秋,叶秋舒了口气:“不至于的,就是个比喻。你也知道,我不喜欢这种讨好人的工作,但是没办法。整个行业都是靠这些人和这种做事方式支撑起来的,不这么做的话,活不下去啊。”

叶修想了想:“我记得你大学时实习过一阵子,也是跟我聊到过这些。现在的工作内容跟那时候一样吗?”

“不太一样,那些工作是最基础的。现在回想起来,那些算啥呀,小意思。”叶秋摇摇头,“主要那时候没有业绩压力,接触不到实质性的销售行为。其实我一来就当了经理,已经算是破格聘任了,还是因为T市原来的销售经理升职了,才安排我过来的。他的业绩做得很好,我不能太丢人。”

“所以现在怎样了?你丢人了没有?”叶修问。

“那倒没有,”叶秋轻松地说,“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只要我想做的,没有什么做不好的。当然跟我的个人魅力也有一定关系。”

叶修笑:“跟个人魅力有什么关系?你动用你的美色来完成任务了?”

叶秋愣了愣,表情突然变得正经起来。他望着手机屏幕里的叶修,神情严肃:“哥哥,我的美色这辈子只是供你一个人使用的,其他人都绝对不会有这个资格。就算我要饿死了,也不会用它来干点什么的,除了你。”

叶修笑意渐消:“行啊,别的本事没长,学会开黄腔了。”

“客观描述我的真实需求而已。”叶秋毫不退让。

“很可惜,你那张脸对我来说还不算美色。我有一模一样的,有什么好稀罕的。”

“我倒是觉得因为我有一张跟你一模一样的脸,所以我也沾了光,变成了全世界最好看的人呢。”叶秋笑。

“我没意见,找张镜子交配去吧,祝福你们。”

“要是镜子有你这么聪明,是镜子我也认了。”

叶修伸手握住鼠标,作势要关视频:“没什么可聊的了吧?我下了。”

“别别别,”叶秋忙不迭地阻止,“我错了,哥哥。刚说到哪里了,重来行不行,反正你要相信我,我很鄙视这方面的事情,所以绝对不会做的。”

“好的,我相信你,好孩子,加油工作,没什么事我下了。”

“别别别!哥哥哥,别别别,我错了,我都这么惨了,你不同情同情我嘛?”叶秋说着,把摄像头调成后置的,给叶修展示了一圈酒店的房间。

这是一家快捷酒店,看得出来已经开了很多年,设施陈旧,灯光都是昏暗的。别说这不是叶秋的风格,就连叶修自己都好多年没有住过这样的酒店了。

叶秋又把摄像头调回来。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状况。出差如果不是跟客户一起安排行程的话,只能住这样的。我之前还在一家酒店的窗帘上见过一次传说中的蟑螂,”他举起手,把拇指跟食指并成一个环给叶修看,“这么大个。那天晚上睡觉愣是没敢脱衣服。”

叶修确实也有点心疼,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怎么会这么惨?你不是都到经理的级别了吗?”

“公司的差旅标准就是这样,我是下来干活的,又不是来享受的,那么多人都盯着呢。有一次高铁没有赶上,下一班的二等已经满了,改签了头等,然后过了一个月,老爸直接来找我谈这个问题。我到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你说这么下面的事情,怎么传到他耳朵里的?”

“那老爸批评得对吗?”叶修说。

“这件事我并没有违反规定,是有一定的解释空间的。但老爸的意思就是既然我是他的儿子,那就更不能在这件事上带头。”

叶修点点头:“是这样。有人盯着你的成绩,也肯定有人盯着你的错处。做事谨慎点没什么的。你自己觉得这半年的工作怎么样,有收获吗?”

叶秋叹口气:“收获巨大。我这么讨厌销售工作,之所以能干下去,也是因为心里明白,我是为了自己干的,这些将来都是我的资源。也只能这么想,要不然凭什么坚持下去呢,我打心眼里讨厌这件事。然后发现了很多问题,有公司内部的,也有行业里的。很多事情跟我以前想象的都不一样,真的,哥哥,我每一天都觉得,把公司做到老爸这个程度太不容易了,换了我在他的位置上真的做不好。几年后不好说,但是如果现在把公司交到我手里,我是肯定搞不定各方关系,还有公司内外的那些事务。我听过一个说法,接手家业一般来说都需要十年左右,之前我还以为那只是对于不学无术的二代而言,像我这样聪明又接受过很好教育的并不需要。现在才觉得太天真了,我完全没有比谁强多少。”

叶修笑了笑:“能意识到这点就很不错。再一个,你已经比我强了。”

叶秋摇摇头:“真不一定。你知道吗,我无数次地想,以我的能力和性格,能不能把老爸的产业做好真不好说,但是如果跟你在一起,那肯定没问题。之前我总觉得老爸对你控制得太严厉,让你打一辈子游戏怎么了?现在反而觉得,他有你这么聪明的儿子在,你却不能从他手里接下来这份辛苦奋斗出的事业,他主要是觉得可惜吧,可惜你,也可惜他的公司。老爸肯定不会指望你挣多少钱,或者名利,他又不缺这些。他就是不想看到他的心血就这么无声无息地退场。”

叶修望着叶秋,笑道:“不是有你在吗?”

“我压力很大啊!要是这是一个小吃店,一个网吧,你看我还跟不跟你提这件事,就是因为我清楚,以我自己的能力是很难做得非常好的。这不仅仅是一份家产的问题,公司里有那么多员工呢,公司的产品也很好,真从市场上退下来的话,别说他了,就连我都不能接受。”叶秋说着,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是逼你,就是说说我心态的改变吧。人各有志,哥哥,如果你的志向就在荣耀上的话,那我跟老爸也没资格要求你。我跟你说这些,一方面是让你知道我想法的变动,一方面也是想让你知道,老爸对你的态度不是因为他控制欲太强,而是他也有他的道理和苦衷。我已经误会了他很多年,但是不想再让你误会下去了。”

叶修把烟叼进嘴里,擦着火机点上:“知道了。”

叶秋盯着他的脸:“其实你也很犹豫,对不对。”

叶修把烟卷拿下来:“我现在肯定不犹豫,近期的目标就是回到联盟,然后再拿一个冠军,做完这件事情之前,我暂时不会去想别的。但是那之后……坦白说,叶秋,我确实一直在逃避这个选择。你要是问我自己的意愿,公司这一块我实在是没有兴趣,我也非常庆幸有你在,能让我免于这个责任。最好的状况就是你来接手,我可以什么都不要,股权也好财产也好,反正我养活自己没问题。但是我也知道我应该承担一部分家庭责任,所以如果老爸真有需要,你自己又做不来,那我该做的,还是会做。”他摇摇头,“就是个人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冲突吧,也挺常见的。你放心,我不怨老爸,也没什么误会可言。”

叶秋点头:“我觉得老爸其实已经相当宽容了。你看,我来下面工作了半年,才知道基层的经验有多重要,但是之前我要求直接进入高层实习的时候,他也依着我了。刚回国的时候我不想进公司,跟他借了钱创业,他也二话不说把钱掏了。他对我都没有逼得很紧,全是看我自己折腾,我折腾到最后,发现还是他的建议最靠谱。你也是,其实如果老爸真的想强迫你做什么,你真觉得可以安稳地在H市打这么多年?他的秘书对你的动向清清楚楚,之前你退役的事我没跟他说,也是他主动跟我提起来的。来H市看你是我自己的决定,但是他早就跟我说过让你回家;可是你退役后也坚持没回,他一样由着你,没有找你的事儿。他想找你的麻烦,随时都可以找,所以不搞你就已经是默许你的行为了,这你应该明白吧?”

叶修笑着摇头:“我怎么觉得你这个逻辑这么强盗?”

“我是说事实啊。你不要以为我跟他穿一条裤子,在你俩之间我肯定向着你,所以我的话你要听一听的。之所以跟你说这些,也是因为我发现了,你还是跟爸妈不亲。你嘴上说不介意,没事没事,一家人,其实你的行动就已经表明你的态度了。我说句难听的,爸妈都这个年纪了,将来咱俩要住在一起,肯定也不能每天都守着他们,你还这样三年五年不回家,太伤人心了吧?你上一次回家是什么时候,还记得吗?”

叶修抬起手,捂住额头,语气非常无奈:“叶秋……”

“听着呢。”叶秋应声。

叶修把手放下来:“你能不能别把那么不要脸的话跟这么严肃的事情放在一起说?”

叶秋脸上有憋不住的喜悦之色,但是他终于还是忍住了,没有笑出来:“哪里不要脸了,我说的都是事实。”

叶修看了魏琛一眼。魏琛这段时间一直在大呼小叫,他的副本似乎纠结了,耳机里的声音吵吵闹闹的,所以这半天他并没有注意到叶修这边。

叶修舒了口气,正色道:“叶秋,我跟你约定一件事。你每开一次这样的玩笑,那我就晚一年回家。听好了,不是我自己不回的,是因为你的下流玩笑,导致我见不了爸妈。所以你也别说是我跟他们不亲了,都是因为你,明白么?”

叶秋立刻在床头靠直身体:“那也就是说,如果我不跟你开这样的玩笑,你就马上回家?”

叶修想了想:“这半年我们要打挑战赛,队伍的时间比较紧张,我回不去。但是如果你消停点儿,等我们赢了挑战赛,我就顺便回家陪陪爸妈。所以看你的了,弟弟。”

叶秋表情立刻变得很正经:“明白,为了神圣的亲情,我可以暂时牺牲我的爱,但是这不代表……”

“一年。”叶修打断他。

“哥!!!”叶秋哀嚎。

“给你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叶修把烟头掐灭。

“我错了,哥,我不敢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不好?”叶秋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

“多大人了,别来这套,怪恶心的。总之你老实一点,收收心思。我这边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你要真像你说得那么孝顺,最好趁早死了这条心。”叶修说。

叶秋像是根本就没听到他在说什么一样点头:“我知道了,一定努力。那我今后还能不能给你寄烟啊?”

“不要寄了……”叶修刚想说“都没有抽”,又立刻止住了话头。那些烟,他刻意留着不抽绝对比他毫不在意地抽了更让叶秋感到高兴,他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叶秋显得挺郁闷:“不喜欢吗?老实说,我现在出差就这么一个盼头了。去玩或者吃饭都是为了哄别人高兴,就这么点让我自己觉得高兴的事情,让我保留一下吧。你要是不喜欢,收到之后送人也可以啊。”

叶修无奈:“最好还是不要。”

叶秋敏锐地发现了这句话里的议价空间,但是他机智地没有点破,只是美滋滋地一口应承下来:“我知道了,哥哥,那我自己把握吧。你注意身体,我每天都很担心你。现在还熬夜吗?”

叶修摇摇头:“早该睡了。”

叶秋看上去非常高兴的样子:“那就好,生活规律一点对身体才好,三餐要按时吃。那我过年的时候再联系你,看看能不能过去看看你,这段时间保重身体。”

叶修本能地想说“别来了”,又觉得这样下去必然又是一番讨价还价,于是干脆没接茬,只是说:“你也是。工作上不要急躁,谦虚谨慎一点,不要沾染了不良习气。”

视频那边的叶秋突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放心吧,我这辈子做坏事的额度都在你身上用光了,没有人比我更好了。”

还没等叶修反应过来,他就朝镜头这边摆摆手,微笑着说了声“晚安”,迅速地挂断了视频。

叶修愣了愣,才明白他是怕自己又在纠结“一年不回家”的事情,不禁失笑。

他关了QQ,站起身来,走到魏琛身边:“怎么样了?回吧?”


tbc

评论(84)
热度(712)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