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72)

前文列表


(72)


叶修这个人,不答应是不答应,一旦答应,也不会在履行承诺的时候刻意给对方难处。所以当叶秋用舌尖轻轻顶着他的嘴唇的时候,他闭上眼睛,松开唇瓣,让叶秋的舌头滑了进去。

叶秋亲得很仔细,像是从来不知道什么滋味是甜的孩子,第一次小心翼翼地舔着属于他的那块水果糖。巨大的惊讶混合着不可置信的喜悦,甚至让叶秋在幸福中感觉一阵恐慌。他注定不能在这个吻中尽情地给予叶修,或者从他身上掠夺,他能做的仅仅是以最单纯的心态去感受,感受叶修的触感,温度,气息,以及隐藏在他无可奈何的承受和包容之下的更加复杂的情绪。

他们的动作都很轻,甚至连亲吻都是缓慢的,但是呼吸灼热,鼻息交叠,不可分辨。叶秋把手放在叶修胸口,他从不曾知道叶修身上会传来这么激烈的心跳。叶修的舌尖滑腻柔润,叶秋从没有品尝过比它更美味的东西。

奇怪的是,这感觉跟刚才他强行亲吻叶修的那一次也完全不一样。叶修整个人的状态都改变了,甚至就连和叶秋亲密交缠着的地方也变得彻底不同了。现在它是细腻的,温柔的,它会包容叶秋侵犯进来的一切,不会有拒绝也不会有漠视,它认可了叶秋的存在——不管他的吻还是他的爱,它甚至开始回应他……

不是错觉。叶修突然回应了他。

那仅仅是一瞬间,非常细微的一个动作,在叶秋意识到之前它就已经消失了。但是叶秋察觉到了它的存在,并且惊讶得无以复加。

他按捺住内心的震动,保持着原来的节奏,继续缠绵地亲吻了叶修一会儿。

叶修没有再次回吻他,但是叶秋能从他身上传来的轻浅而匀长的气息察觉出来,叶修正在享受他的吻,甚至越来越沉迷于其中。

他的舌尖变得更加柔软,呼吸也越发轻柔……

叶秋心里打定了主意。

他的动作越来越平缓,终于慢慢地停了下来。

最后一次,他留恋地勾了勾叶修的舌尖,离开了他。

这个吻持续时间不够长,至少没有长到会让叶秋心满意足的程度——也许并不存在那样的程度。它甚至远远不够叶修容忍范围的边缘。

但是它停下来的时机,如果叶秋没有猜错的话,也许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他在叶修刚刚开始享受这个吻的时候,松开了他。

叶秋不知道叶修会不会读穿他的心思,但他也不在乎。因为这是一个事实:叶修感觉到了这个吻的美妙,甚至对它充满接纳和好奇。然而叶秋不会满足他的这种好奇。

真的把事情做到全无遗憾的地步,也就没有下一次了。


叶修无声地调匀着呼吸,他对叶秋的心态一无所知。

因为他这时候有一个更要紧的问题去面对:

他硬得一塌糊涂。


叶修没办法骗自己这是基于最单纯的生理反应,因为生理刺激而产生的反应和因为有感觉产生的反应是完全不同的,他不至于这都分辨不出来。他想的并不是刚刚他和叶秋说的那一大堆“没有感觉,所以我也不喜欢你”之类的话被推翻了,他也不会因为这时候感觉良好、就傻乎乎地判断自己对叶秋有非分之想。

他只是觉得非常非常奇怪,怎么会?

是因为这一次亲得比叶秋强制他的那一次舒服?

那么是不是代表只要有人亲他亲得这么舒服,他也能硬成这样,并且整个过程里也像现在一样享受?

其实他真的该找别人试试,叶修暗想。不过既然已经答应叶秋了,这个承诺几年之内他还是不会去违背的。

但是当务之急是先处理好下面这种情况。叶秋虽然暂时没有发现,但是他动不动往他身上挤,一旦发现了解释起来也很麻烦。

叶修是真不想跟叶秋在“我喜不喜欢你”这件事上车轱辘了,他对叶秋的喜欢,如果不把他俩之间的血缘关系计算在内的话,就算是夸大一千倍,离他想要跟叶秋谈恋爱、一起生活这种可能,也差着很远的距离。

那无非是一些面对叶秋时无可奈何地做出的回应或者妥协,以及在这过程中产生的一些情愫罢了,它们不能成为影响他行动的根本原因。它们只存在于某些无法言明和解释的气氛中,一转眼便消逝,连追溯的价值都不存在。现实的分量太重了,这种连完整的心情或者意志都无法形成的东西永远不可能与之抗衡,并明目张胆地出现在阳光底下。

它们只是叶修面对着叶秋时的应激反应。

它们不是叶修的一部分。


叶秋在黑暗里,目光灼灼地看着叶修。

他其实早就发现叶修硬了,但是他没有说出来。在叶修本人想法还没有松动的时候,把他逼得太紧没有好处,光是这晚上叶秋就吃了不止一次亏。相反,如果叶修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他有了感觉,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为难叶修的话,他肯定会对叶秋的乖巧和体贴感到欣慰,吃下他这颗糖。

按照叶秋对他哥哥的了解,这件事是一定的。

所以叶秋不会询问叶修的感受,不会得了便宜还卖乖地要求追加,或者说一些没滋没味的情话。

点到为止。

叶秋只是静静地看着叶修,等待叶修从那个吻中渐渐平静下来。

然后他小声地说:“我们到床上去睡好不好,哥?”

这句话让叶修意外。他已经感觉到叶秋的身体无意间碰到了他某一处坚硬的部分,但叶秋不光没有说起这件事,连那个吻也不再提,就像不需要叶修划清界限,在他满足了他的心愿之后他真的就信守承诺地不再讨价还价了一样。叶修猜想叶秋不可能满足于“就这一次”,但是叶秋满足了。

至少他表现得满足了。

所以叶修愣了一下,才说:“你去睡吧,我睡沙发上就好。睡床的话,两个人都不舒服。”

“那张床跟我上大学时租的那间房子里的床是一样的尺寸,怎么可能睡不舒服?”叶秋说。他的声音很低,但是口齿清楚,竟然隐隐有了他平常讲话时的强势感。“今天晚上都这样了,分床睡还有意义吗?你自己睡外面也会着凉的,咱俩挤一起睡,不用开空调就很暖和。”

叶修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叶秋已经从沙发上起身,叶修把手伸给他:“拉我一下。”

叶秋没有接他的手,而是抓住他手臂按回去:“我抱你进去。”

叶修“啧”了一声:“别闹。”

叶秋站在沙发边上,堵着叶修下来的路,轻轻地说:“我记得不久之前,我把某人抱进去的时候,想把某人放下来,他还不乐意。”

叶修心一横,廉耻都不要了:“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

“你让我抱你进去,今天晚上我不找事,明天一早上就直接走人,绝对不再给你添麻烦。”叶秋说。

叶修不说话了。他沉吟了几秒钟,在继续应对叶秋层出不穷的花招和一劳永逸之间做出了选择:“可以。”

叶秋点点头,在他面前弯下腰:“抱紧我。”


从沙发到床,短短十几步路,叶修的心情复杂得难以形容。

这种羞耻感比刚刚跟叶秋接吻时的感觉还要强烈上许多倍。接吻是愿意跟其他人产生亲密接触的成年人都会接受的事情,但是在行为能力正常、神志也清醒的状态下,被人以这种姿势抱着前行,不是。

然而在无法言喻的耻感的另一面,叶修再次体味了那种令他享受得几乎要化掉的悬浮于空中的快乐。跟那时候还不一样,这一次他是清醒的,感觉也明晰得多,因而这种快乐就更加强烈。

叶修察觉到自己跟叶秋从来没有贴得这么紧密过,即使两个人刚刚偎依在沙发上的时候。

这是他第一次意识清楚地,把全身重量彻底交到叶秋手臂里。

一般来说成年人不会这么做,尤其是像他这样的成年男人,跟对方要承担起的重量有关,跟尊严、情感等微妙的东西有关,跟信任和自我保护有关。所以这个时候,叶修几乎是带着一种暂时把对它们的顾虑全部抛下的心情,去享受并忍受叶秋的怀抱的。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反应甚至比接吻时还要激烈。在空中晃晃悠悠地前进的时候,叶修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手臂,脸颊连同耳后,乃至全身上下的血管,一并热了起来。

叶秋抱着他在床边站定。

“放下。”叶修察觉到不对。

“你应该跟你的搭乘工具表示一下感谢。”叶秋带着笑意说。

“这个黑车坐得不舒服,不准备给钱了。”叶修说。

“之前你坐的时候也没见你给过钱啊,”叶秋说着,弯下腰,无比小心地把叶修放在床上,“以后想坐了随时说,坐多久都没问题。”

叶修一骨碌滚到床里面去,迅速地钻进被子:“不了,有营业许可证吗,等我明天醒了就取缔你。”

叶秋去客厅把叶修的拖鞋拿了进来,关好门,小心地锁上,这才钻进被窝里:“没机会了,天一亮黑车就要开回B市过年啦。”

叶修半晌没说话,过了会儿,才冷冷地哼了一下:“知道就好,老老实实在B市待着,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叶秋蹭过去,用额头抵住叶修的后背,语气眷恋:“跟我回去吧,哥哥。大年初一我送你到机场。就一晚上的事情,让爸妈见见你。”

过了几秒钟,叶修才回答:“不回了。不是时间的问题,而是现在这种情况,跟老爸万一又吵一架,很麻烦。影响我,也影响他,他年纪大了,更不能生气。想要避免摩擦,最好还是不接触。而且春节这个时间很特殊,他们这些老年人很容易触景生情,联想到我的未来之类的。等以后吧,如果真的有回B市的机会,我会回去看他们的。”

叶秋捕捉到了他话里的可能性:“你有机会回B市?是打比赛吗?什么时候?”

叶修闭上眼睛:“有机会啊,只要我还有机会打比赛,就一定会回到B市。具体的时间我不知道,再说吧。”

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影子,自从跟陈果、唐柔确定兴欣战队成立的那天,这些事情就开始慢慢成型。要以一个新队的形式进入联盟,在现有条件下,就一定要从挑战赛开始打起,那么如果不算抽签、也没有其他情况需要他去B市的话,到了挑战赛的线下阶段,他是一定会回去的。不过他也未必就要在那个时候回家看看,反正如果事业顺利的话,他一定有机会,只是时间要在很久之后了。

他这话倒是提醒了叶秋。因为头天晚上叶秋一开始就喝醉了,导致他完全忘记和叶修谈战队的事情,这正是个好机会:“对了,哥哥,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知道你们战队已经成立了,你现在也在专心做这方面的事情。资金方面有什么需要没有?或者是其他的困难?”

叶修把头埋进被子里,声音有点闷,但似乎也是因为睡意渐渐弥漫上来的原因:“没有需要。有困难会跟你说的,不用你操心。”

“不是客套?”叶秋从后面揽住他的腰。

“不是客套。把你的手拿下去。”

叶秋置若罔闻,还加了点力,把叶修抱得更紧了:“哥哥,我爱你。”

“……”叶修决定装死。

叶秋叹口气:“哥哥,你现在看我是不是像看傻子一样。”

“别美化自己,不是像,你就是。”

“我也觉得。其实我知道自己没什么可能,我知道你有多坚定。我再怎么努力,充其量也就是你给我面子,不跟我计较而已,不代表你真的就松动了。你随随便便的一个态度,我就拿来当救命的希望,我以为自己已经努力到极限了,我以为已经对你造成改变了,其实都是错觉。你还是你,我做的一切都不会影响你,等我一走,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会消失。哥哥,虽然我没有问你,但我心里清楚。我什么都明白的。包括你现在让我抱着你,也不是因为你喜欢我抱你,而是因为你懒得再拒绝我罢了。”叶秋低声说。

过了许久,叶修才低低地叹息一声:“你自己说,傻不傻。”

叶秋把脸埋在叶修后背上:“我不知道。但是我没办法不这么做,哥哥。你觉得我傻,我也认了。我没办法聪明起来。这辈子在你面前我都不可能聪明起来。傻就傻吧。”

叶秋温热的呼吸透过睡衣,慢慢地打在叶修的脊背上。

叶修心里酸胀得说不出话来。


“叶秋。”很久很久之后,叶修突然开口了。

“哥哥……”叶秋嗫嚅着回答他,声音含糊,像是快要睡着了的样子。

“笨蛋,这次不要偷我的烟了。”

“嗯……”叶秋本能地应声,他闭着眼,茫然地回味片刻,突然意识到叶修在讲什么。

他迷迷糊糊地怔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有些不甘心:“……那我偷什么。”

这时候,他察觉到叶修动了动,抬起手,轻轻地覆盖在他手上。

叶修的手掌柔软而温暖,而这包含着无限安抚和宠爱的温度,这晚上再也没有离开他:“什么都不许偷。我会假装你已经偷过了。别多想了,睡吧。”


tbc


非常感谢大家的回帖!

有一个事情想要啰嗦两句。之前某一章的“吃软不吃硬”,其实只是作为结尾的一个过度,不是特别重要的原则,没必要太在意它。上一章之所以老叶对弟弟态度软化,是因为弟弟被他的语言所激,不得不对他做到了彻底的坦诚,这是因为弟弟拿出了他最真实的一部分,而不是基于策略,刻意做出“软”的样子,所以老叶也以自己真实的心去面对他。假如弟弟真的以“吃软不吃硬”这一点来攻略老叶的话,其实未必会起到多好的效果,也未必能见到老叶的真心,甚至可能相反。所以不需要特别去注意这句话,那就是一个小小的梗而已,过去就过去了。

当然,比起刻意装出强势的样子来逼迫他,卖萌装乖或者真乖确实容易被老叶友善对待,或者说比较不容易被报复,但这是两人相处时表面的趣味,不会是推动深层关系发展的原因。因此没必要非常在意那句话,以后也不用特别在意。

就是这样。再次感谢回帖,祝大家过一个愉快的周末!

评论(115)
热度(868)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