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71)

前文列表


(71)


危机一结束,叶秋的心思难免又活络起来。

他安静了十秒钟,终于忍不住开口:“哥哥,刚才你说的话还算数吗?”

叶修正在重新酝酿睡意,同时思考着是就这么跟叶秋在沙发上挤着睡——因为这样挤着虽然憋屈,但不可否认的是很暖和,人体的温度比空调那种干燥灼人的热风要舒服多了——还是趁着对方难得假装乖巧的时候把他赶走。

叶修当然知道这种乖巧绝不是叶秋的本质,但他不在乎。横竖叶秋跳不出他的手心,他当然更乐意看到叶秋老实一点,少给他找点事。

显然他也没看错叶秋,这货只乖了不到十秒,就又不知道在蓄谋什么了。

叶修眼皮都懒得抬:“什么话?”

叶秋悄悄地贴近他的脸,叶修不睁眼都能感觉到,他呼吸的热气都打在叶修嘴唇上:“就是你刚刚说没感觉,如果我不相信,我可以再亲你一次试试看。”

还没等叶修回答,叶秋就又小声说:“你要是拒绝的话,就说明你心里没那么肯定,你害怕这一次我把你亲出感觉来,你没办法面对自己。”

我就知道。叶修在心里不动声色地冷笑。其实刚刚叶秋情深意切地跟他说那堆说话的猫啊实验啊什么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不对了,之所以不戳穿,一个是气氛的缘故,他确实相信那时候叶秋是真诚的;一个是他也想看看叶秋有没有什么伏笔。他就不能变得没那么容易看透一点吗?

他以为他哥是什么人?

叶修睁开眼睛:“先不说我拒绝不拒绝。如果这一次还没有感觉的话,你会放弃吗?不会吧。那下一次什么时候亲,你想好了没有?”

叶秋一愣,像是完全没想到叶修会这么主动地提起这件事一般。

叶修没等他回应,继续说道:“而且下一次也有可能时机不对。我觉得是不是要列出所有条件,时间地点场合,每一个我们都尽可能地试验一下。每一种亲法也都试验一下。而且光接吻怎么够呢,很可能我对接吻不太感冒,也许我们该试试更激烈一点的,就像你跟我说的那无数种满足我需求的方式。这些方式再跟无数的时间地点排列组合,一套一套地试过来,直到试到我们试不动为止,你觉得这样好不好?”

这么大的馅饼从天上掉下来,叶秋要是再看不出它是个陷阱就是真傻了。但是叶修所说的,确实就是他想用来说服叶修的想法,底牌提前被对方揭穿的感觉有点怪怪的。

叶秋决定采取一种最保守,也是最明智的应对方法:沉默。

但是纯粹的沉默只会显得心虚,所以叶秋把脸埋在叶修胸口,发出嗫嚅的哼声,表达一种既不同意也不否认的态度:“唔……哥哥……”

“你刚刚说的是对的,如果最后没有找到这种可能,也许只是因为我们生命有限,”叶修无视了叶秋的撒娇,语气平常地说,“所以你没想过吗,叶秋,既然生命有限,我就更不可能浪费我宝贵的生命用来给你这件事做验证吧?我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和选择,我的时间不是围着你转的,更不是围着这件事转的。你是可以一个个验证可能性,但是为什么你觉得我会愿意陪你验证?”

叶秋死一般地安静。

“其实你比我还清楚这一点,但是你试图含混过去,觉得如果我不发现,或者不计较,就能让你钻空子。”叶修把玩着叶秋的一缕头发,淡淡地说道,“哥哥教给你一件事情,在社会上混,没有人是傻子,你以为别人是傻子,很可能你的心思在他们眼里看得更清楚。做人诚恳点没坏处,有什么意图摊开来说比私下里算计更好,利益上的冲突可以商量,但没有人会喜欢不诚实的人。我是你哥哥,所以你偶尔耍点小心思我能原谅,但如果换了别人呢?说出来的话或者做出来的事都会成为你的一部分,没办法像玩单机一样能重新读档,做了就是做了,这辈子都会跟着你。”

叶秋不说话。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这样刺痛他,就算跟叶修吵架的时候,也仅仅是伤心而已,不像现在一样,有种羞愤、难堪、委屈和不服并存的感觉。如果叶修说的不对,那么就只是对他的误解,并不会让叶秋感到不舒服;但他又不觉得叶修说得很对,叶修在批评他一个他认为没必要批评的地方,在教育他一件他认为没必要教育的事情。

然而另一方面,叶修的话又是这么接近真理,让他无可反驳。

叶修把他的一切小心思都看得通通透透,然后毫不留情地揭穿了他。

叶秋又恨他这么做,又不得不承认,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这么跟他心意相通,对他说出这些话之后还依然让他爱得死心塌地的人了。

更奇怪的是,在叶修教育他的时候,在感觉不爽的同时,他心里竟然还同时泛起一种难以形容的微妙快感——那是一种埋伏在重重伪装下,充满险恶心机但是又赤诚无比的“真我”被叶修一眼看到了的快感。叶修懂他,懂的不仅仅是他平时展现出来的积极上进又充满爱意的自己,就连埋藏在那下面的自私的部分、软弱的部分、自作聪明和心存侥幸的部分他都看得清清楚楚,一并作为“叶秋”的成分接纳了下来。

不,其实比起叶修相信他是个乖巧听话的弟弟,只认可这样的弟弟,叶秋更希望他看到和面对的是真实的自己。

让他庆幸的是,叶修确实是这么做的,至少他在批评他的时候,他在批评的是叶秋真正的心思。

叶秋也就释然了一些,干脆连掩饰都放弃了:“我不是钻空子,哥哥。我没有别的办法……你明白吗?就像我那么说也不是为了跟你玩逻辑,那是我唯一的出路。除了死死抓住那些可能性不松口,不让你因为这一次就彻底否定我,我没有其他方法了……而且我确实也是这么想的,你喝了酒,很可能身体正难受,我又是在你不高兴的时候强行亲你,怎么看都是最坏的时机,你没有生我气,我觉得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你那时候说没感觉,我实在不甘心……”

叶秋越来越郁闷,声音也逐渐低沉了下去。他的动机不能说十分单纯,但也有九分是爱,这种心情不说出来还可以给自己留点持守,就这么赤裸裸地跟叶修剖白,那感觉就像自己是一条砧板上的鱼,要怎么下刀全看掌厨的叶修的心情,他连点还手的资格都没有了。

但是话都说到这份上,再伪装又有什么意义呢,既然叶修从一开始就把他的胸膛给剖开了,他自己把心拿出来捧着给叶修看看,又有什么要紧?

然后叶秋听到叶修叹了口气。

紧接着,一个吻落到了他的额头上。

这个吻非常轻柔,但确凿无疑。叶秋听到叶修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他的声音很轻,很柔和,略带着一点歉意:“是我过分了。我不应该这么逼你,对不起,叶秋。”


是的,至于把叶秋挤兑到这一步吗。

在叶秋垂头丧气地跟叶修说这些的时候,叶修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他没有想到叶秋就这么跟他说了实话,他觉得叶秋可能会以他的聪明劲儿狡辩几句,或者撒个娇卖个萌,然后自己再摆出一副哥哥的样子来教育他一下,最后再哄哄他,皆大欢喜地各自睡觉。成年人之间交流不需要把话说得太透,恨不得把人的骨头缝都扒开再用X光照照的做法挺没意思,叶修不喜欢客套,但也从来都是点到为止,即使对着朋友也是这样。

然而这一次对象是叶秋,叶秋不是别人。叶修不会考虑别人怎么为人处世,那跟他没有关系,但他绝对不会想看到自己弟弟走哪怕一点点弯路。他也不会没事就戳别人这么一下,但既然叶秋这样算计他,他也就施展了一点兄长的本事反击回去,只求稳准狠。因为他知道,他俩之间再怎么打闹,也就像两只狮子在那里撕咬着玩一样,心里没有恶意,就不会真正伤到对方。

结果他刚轻轻地咬了叶秋一口——好吧,也不是“轻轻地”,叶修在心里反省,他也好久没对谁说过这种重话了——还在等待叶秋咬回来的时候,叶秋竟然就这么毫无反抗之意地往地上一躺,朝他露出了脆弱的肚皮,一副“哥哥你随便咬,一切算在我头上”的模样。

这种样子还不是叶秋装出来的。叶修分得清楚示弱和真难过,如果叶秋拿这种姿态给他演戏,叶修就算把他肚皮咬穿都不会心疼,但这一次叶秋不是。

他说的是实话。

而叶修又怎么需要他说呢。

他怎么会不明白叶秋的真正心思呢?

把弟弟逼到这种无可奈何的地步,真的是他的本意么?

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良心,无言以对。

他只能低头亲亲叶秋的额头。那个吻充满歉意,也几乎发自本能。

可是这个吻真的只是纯为安抚,像哥哥对弟弟那样磊落——其实现在也没几个哥哥会这么亲弟弟了,怪里怪气的,叶修自嘲地想——还是因为他同时也知道叶秋需要什么,他知道这么做叶秋会有多高兴,为了弥补自己的尖锐给叶秋造成的难过,他简直像是贿赂一般地给了叶秋他本不应该给的东西?

真的不能细琢磨。真要纠结到这么细致的程度,谁的心思又彻底经得起拷问呢?

但是一这样为自己开脱,就又显得他刚刚对叶秋的揭露有多么双重标准了。

叶修立刻决定忘记这件事。


但是叶秋不可能这么快让他忘记。他亲了叶秋之后,叶秋迅速抬起头来,震惊地看着叶修。

叶修露出道貌岸然的嘴脸:“别多想,纯洁的。”

叶秋平静了一点,他望着叶修,过了会儿,突然说:“你不生我的气了吧,哥?”

“从来也没有生过,只是说说我的想法而已。但我不应该一点面子都不给你留,以后不会了。”叶修拍拍他的肩膀。

“我不是那种人,跟人交往时我很诚实,从来也没有坏心。如果有保留,也是为了自我保护。我也不是故意要对你耍小心思,只要能诚实的时候我还是尽量诚实的,有时候实在是没办法。”叶秋辩解似的说。

“你说得对。是我多虑了,怕你走错路。”叶修笑了笑。

叶秋又犹豫了一下:“我不应该用那种说法激你,不应该抠你的字眼,不应该逼迫你尝试。虽然我确实是想让你尝试,但更主要的是因为我自己想亲你,哥哥。”

“你知道就好,早点承认的话我也不会对你那么残酷。”虽然心里对叶秋还是有一些残存的怜惜,但是自己占理的事情,叶修是绝对不会松口的。

“我错了,哥哥。”叶秋望着他的眼睛,目光专注又认真。“我想要亲你,哥哥。什么理由都没有,就是我自己,想要亲你,可以吗?不只是现在,是跟你在一起的每一秒钟,还有没有跟你在一起的每一秒钟,我都想要亲你。我以后不会再找借口了,我也不会骗你陪我试验之类的,我就是为了我自己,就是因为我喜欢你,我爱你,所以我想要亲你,想跟你做更亲密的事。但是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可以吗?”

在理智上,叶修立刻做出了反应。

不可以,当然不可以,他没有任何答应叶秋的理由,纵容的口子一开后面就很难收住了。但是从道理上来讲,他刚刚给了叶秋“正向”的引导,现在该是给他奖励的时候,不然就会给叶秋一种“即使做了正确的事,也不会有好结果”的暗示,就像他花三个小时千辛万苦打完一只野图boss结果不仅毛都没掉落反而损失了一百根白狼毫一样天理不公。可是如果以允许他亲吻自己为奖励,会不会又给叶秋一种只要这么做,他总有一天能成功的错觉……

太复杂了,根本计算不清楚。

但是感情上……

房间里阴暗湿冷,叶秋是唯一的热源。他抱着叶修,他温柔热切地看着叶修,他的眼睛像初生的小野兽一样湿润晶亮,满载着渴望和爱意。

他是叶修在这个世界上最熟悉、最信任的人。

也是叶修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


叶修声音沙哑地回答:“就这一次。”

没等他说完,叶秋就吻了上来。


tbc

评论(88)
热度(786)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