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70)

前文列表


(70)


叶秋条件反射般地握住叶修伸向他的手,叶修的掌心干燥、微凉。这不是一个正在说谎的人会有的身体状态。

叶修太坦然了,坦然到即使在叙述一件对叶秋有着天大的不利的消息,也离奇地让叶秋从中获得了一丝丝令他本能地安心下来的包容感。

直到这时,叶秋才意识到客厅的空调没开,他已经穿着一套单衣暴露在H市冬夜的室温中许久了。他没有接叶修的话,只是说:“哥哥,有点冷。”

叶修犹豫了一下,说:“那你进屋去睡吧,我帮你把空调打开。”但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是下意识地,他把被子掀起了一个角。

叶秋像条泥鳅一样地钻了进去。

沙发不够宽,他只能一半身体支在沙发上,另一半叠在叶修身上。叶秋用自己被冻得冰冰凉的脚去找叶修的,发现叶修的脚也很冷。

叶秋试图把自己的脚贴在叶修脚背上,叶修毫不留情地把他踹开。

叶秋做出了妥协,他把脚放在叶修被睡衣包裹住的小腿上,隔着一层棉织物,凉得不那么瘆人,叶修默许了。叶秋趴在叶修胸口,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各自想着心事。

半晌,还是叶秋打破了沉默:“哥哥,‘世界上没有会说人话的猫。’”

叶修正在神游物外。被叶秋折腾了这么一通,他倒是没那么急迫的困意了,但身体仍然不清醒,昏昏沉沉的感觉。对叶秋说完那番话之后,他觉得已经终结了某些事情。他并没有去预设叶秋的反应,也并不是为了在叶秋身上达到什么效果才说的;他有着怎样的感受,就怎样如实地叙述出来,这就是他现在心里如此松快的原因:他对自己,对叶秋,都保持了最基本的诚实。

他不会为了把叶秋推回到正轨上而撒谎,也不会因为顾虑到叶秋可能受伤就去捏造自己的爱意。

叶修倒是很庆幸叶秋亲了他,能帮助他把本来被叶秋搞得糊涂了的思绪重整成明晰的感觉。他也很庆幸此时自己没有那么醉,能把这种感觉完整地告诉叶秋听。因为叶秋的突然到访而牵连起的所有复杂难解的结,此时都已经被理清了。当叶秋离开之后,他可以像之前一样、甚至更加心无挂碍地生活下去。

因此当叶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修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他的第一反应是网络上流行的类似于“今晚的月亮”一样的梗,没接触的人是完全不知道它的含义的;所以叶修也没有给出回应,只是说:“换个我能听懂的说法。”

“这是个没办法证实的命题,因为你不可能去验证世界上所有的猫。但是反过来讲,只要找到一只会说人话的猫,就能够推翻它。哥哥,我加一句话你就能听懂了。”叶秋支着头,望着叶修的脸,说,“你不能因为你只见过一些猫,而它们只会喵喵叫,就下结论说‘世界上没有会说人话的猫’。就像你不能因为我刚刚亲你的那一次你没有感觉,就下结论说,你永远不可能对我产生感觉。”

“但是,”叶秋接着说,“如果你坚持这一点的话,跟那个猫的问题不一样,我愿意为你验证世界上所有的可能性,直到找到我们这件事情里那只‘会说人话的猫’为止。也许这一次我亲你,你没有感觉,但是如果换了时间,换了地点,换了心情呢?我亲你,你没有感觉,那么你现在打荣耀有感觉吗?把现在的你拽到电脑前,你能打出你职业生涯里正常水平的比赛吗?你现在只想睡觉,不想打荣耀,是因为你已经对荣耀没有感觉了吗?”

叶修没有去追叶秋的逻辑,但是他弄明白了叶秋的意思。此外,叶秋也把一件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复杂到足够让他组织不出反击来。

叶修不打算跟他纠缠,只是在心里笑了笑,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然后他说:“世界上没有会说人话的猫,这是常识。”

“没错,这是常识。”叶秋应声,“但是你对我没感觉,这不是常识。这是一件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的事情,哥哥,它只代表你某一瞬间的想法。你不能把它固定下来作为判决结果讲给我听,这对我不公平。我也绝对不能允许你用这种消极的念头暗示你自己。”

他抓住叶修的手,和自己的手臂一起,交叠搭在叶修的胸口。

叶秋注视着叶修的脸,表情非常认真。

“至少,证明你有可能喜欢上我这件事,比证明世界上存在一只会说人话的猫要容易多了。我没有耐心跟猫一只只地聊天,但是如果你愿意让我验证,到底有没有一种会让你心里对我感觉喜欢的可能,我可以提出无数种验证的方式,一直验证到我们死为止。而且就算真的有那么一天,你走了或者我走了,你也没资格说这句话就是对的,因为那只是由于我们的生命有限,那种可能不是没有,只是没有找到而已。在找到它之前的任何一秒钟里,你都不能就这样宣判我的死刑,对吗,哥哥?”


过了很久,叶修才叹了口气。

他抬起手,摸摸叶秋的头发:“道理上来说是这样,你说服我了。”

叶秋其实已经做好了很多种叶修会如何回应的准备。

如果叶修压根就不肯认可他的感情,一心只是想要摆脱自己,那其实一句话就可以让他的全部发言土崩瓦解:人的感情是不能用逻辑来分析的。

但是叶修居然没有这么说。

叶修居然真的听进去了他说的话,甚至对他表示出了认同。

叶秋心中没来由地涌起一阵热流,紧接着就是心酸。他趴在叶修胸口,把脸埋在他肩膀上,没有说话。

他恍然觉得叶修这一次的认可,背后其实存在着一个足够让他惊喜万分的巨大变化。不对,并不是因为叶修开始“听”他说什么了,其实他的话叶修一直都听得进去,只是全然不被影响而已。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完全不一样。

叶修的想法被他改变了。

叶秋恍然觉得,一直以来他就像是以一己之力撞向冰山的某艘巨轮,他清楚自身的强大,然而还是一次次在叶修面前粉身碎骨,甚至无法在叶修的世界里留下一点点出现过的痕迹。但是这次,他清晰地听到了冰山对他发出的回应。这一次的撞击没有产生伤害,他终于被那座巍然不动的巨物看到了,包容了,他甚至悄然融化了一部分坚冰一样的意志,以契合他的棱角……

这不仅仅是态度上的变化,在那之下很可能埋藏着一个根本性的转折。

叶修不再以“拒绝他”为根本出发点来应对他的一切言行。叶秋知道,只要叶修想要拒绝他,那么他无论做什么努力,说什么话,叶修总能找到合理得让他哑口无言的拒绝方式。

甚至叶修也不再以“不管他做什么,他都会不为所动”为原则来对待他。如果他真的不为所动的话,他不仅不会在跟叶秋接吻之后还这样诚实地告诉叶秋他的感受,也许他根本就不会为他交了女朋友的事情生气。人没有必要去在意一个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存在,他在意,就说明他已经认可了这件事物跟他之间必然存在着某些联系。

是的,叶修确实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他不再毫不犹豫、不经思索地认为叶秋“不可能”——仿佛这种“不可能”才是唯一的正义、他的一切目标都是为了证明这种“不可能”;叶修现在考虑的是“是不是可能”,只是他给出的答案是,“不”。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叶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的胸口起伏得急促,被叶修认同的感动和委屈混杂着这巨大发现带来的不可置信的惊讶,让他的脑子瞬间有点乱。他应该为叶修的改变惊喜的,但是习惯了在叶修身上遭遇挫折的心,一时还不太敢认定这是一件确实应该去惊喜的事。


“但其实还有另外一种验证方式。”就在这时,叶修轻轻抚摸着叶秋的后背,说。

叶秋抬起头,望着叶修。他有些不敢相信。跟叶修相处的时候永远是他来引领节奏,然后被叶修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反击或者拒绝,当叶修拒绝累了就会偶尔妥协;叶修主动提出话头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我的思路跟你不太一样,叶秋。我刚才也在挺严肃地想这个问题,跟你接吻时没有感觉,是因为我对接吻这件事没感觉,还是因为我对你没感觉。我开始以为是后者,你刚才反驳我,我认为你说得也有一定道理,我不能做一次就把它一竿子打死。但是你那种解决方法显然不靠谱,我觉得有一种更有效的解决途径。”叶修说着说着,语气由认真渐渐转向兴味盎然。

“什么?”叶秋越听越心凉,他暂时不敢揣测,但他怎么都感觉叶修思路的走向有点不对……

“我没有必要再跟你验证了,这我知道,穷举法,验证不完的。我应该去找别人实践一下这件事,不光接吻吧,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应该做做看。拥抱,接吻,上床什么的,只要对方愿意都可以。如果在一个人身上没感觉的话,也应该换几个人试试看。万一我对别人有感觉,那确实也很容易证明我确实是不喜欢你,比你的方法要简单多了吧?”叶修兴致勃勃地说。

叶秋觉得自己从上到下凉透了。

他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像僵尸一样直挺挺地压在叶修身上,说:“不行,不行。”

“怎么不行,”叶修语气轻松地说,“我觉得挺管用的。你看,我都还没来感觉呢,你现在倒是挺有感觉的。”

叶秋僵着僵着,突然在叶修的话里捕捉到了一丝笑意。

他们的对话一直很严肃,所以他绝对不会听错。

叶秋像是一只冰天雪地里被埋在冻土下面、奄奄一息之际突然感觉到头顶上出现一缕阳光的小虫子那样猛地抬起头,盯着叶修的脸:“你在跟我开玩笑,对吧?”

叶修敛去了嘴角那一点笑容,表情温和地看着他:“我是认真的,叶秋。”

叶秋眼泪都快出来了。理论上来说他确实不觉得叶修是这样的人,可是叶修这个人到底敢玩到多大,一个十五岁就能离家出走的人到底有什么干不出来的,为了摆脱他叶修到底能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叶秋对此一点信心都没有。他无比希望叶修笑,只要叶修对他笑这世界上就不可能存在任何解决不了的问题,但是叶修说“他认真的”的时候,他没有在笑。

经验告诉叶秋,不管叶修的态度有多温和,多宽容,多疼爱,只要他是认真的,那他的想法就百分之百不可能再扭转过来了。

叶秋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强忍着说道:“哥哥,你没必要这样做。你没有必要为了证明不喜欢我,就随便去跟一些乱七八糟的人交往,不值得,这么做太傻了。”

叶修淡淡地笑了笑:“你也没必要试图说服我,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我刚才想了那么久,最后还是觉得,这种事情确实应该多尝试一下,反正也不影响我正常的生活节奏。我不是为了你,叶秋。我只是想到,我一直以来都没动过谈恋爱的心思,可能也是因为没有在这方面跟别人接触过。如果给别人一些机会,或许我就会真爱上谁也说不定,不至于在这里跟你纸上谈兵地掰扯。你不用再说什么了,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

叶秋一时间觉得眼睛耳朵都是一片嘈杂的空白,冰凉的血液好像从他心口直直地冲上脑子里去。

他就这么靠在叶修胸口,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再往下去就是恶念丛生的境地,他知道自己不是不能做出一些决绝的事情来,只是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总还希望自己保持善良。他希望叶修别把他逼得这么绝,但如果叶修一心真想把他往这条路上推的话,他也不怕。

等等,先不要这样。

在那之前,他再享受最后一会儿清白的时光,最后一会儿。

叶秋就这样呆若木鸡地靠在叶修身上,叶修一直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以示安抚。

又过了一阵子,叶修突然开口,感叹地说:“怪不得你这么喜欢骗我。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叶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用力地把叶修压在沙发上,在他身上胡乱地蹭。叶修的肩膀是重灾区,叶秋闭着眼睛在上面反复地蹂躏了几十次,直到把自己的眼睛蹭得一片通红。

叶修语气温柔:“下次可以继续骗我,我不介意。只要你承受得起,多大我都陪你玩。”

叶秋的嗓子都是哑的,也有一点刻意的成分,听上去楚楚可怜,他觉得这样更容易获得叶修的宠爱和原谅:“哥哥,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不,你敢。我相信你敢。我不介意这件事,只是,你敢这么玩,就不要抱怨。你是成年人了,知道做什么事都有后果,天底下也不存在只有好处的买卖。真到了该你付出代价的那一步,别哭鼻子就行。”叶修捏捏叶秋的鼻尖。

叶秋红着眼睛,语气凄楚:“你说没有感觉的事,也是骗我的。”

其实叶秋并不确信这一点,如果从一开始叶修就打定主意报复他,那么叶修谋划得太深,演技也太成功了。要是叶修拿这种演技来对付他,叶秋反而会相信叶修对他是真有爱。

他没有抱很大信心,但总归还是要确认一下。

他果然没看错叶修。叶修摇摇头:“是真没感觉。只有跟别人上床的事情是临时起性编了一句,我暂时没时间搞这些,本来没有需求的东西,干嘛要给自己创造需求,平白添麻烦。”

叶秋恨不得点一万个头:“你以后也不会有时间的。”

“那可不一定。”叶修笑。

叶秋现在深深地品味了自己撒谎的苦果,但也只有含着泪往肚里吞:“哥哥,你答应我一件事。如果你有需求的话,你先让我帮你满足需求,我有很多种方法。实在不行的话再考虑别人。”

“我疯了才会答应你这一点,全世界你是我最后一个考虑的对象。”叶修说着,突然迟疑了一下,“咱们之前是不是谈到过这个问题?”

叶秋听着也耳熟,但他一时间想不起是什么时候了。失败的经验太多,而叶修这句话不过是他经历的无数次失败中比较普通的一种解决方式。

这时候叶秋的心情已经平静得差不多,逐渐找回了平时的自己,不再像刚才那个只会哭鼻子的小孩了。

他决定抓回谈话的主动权:“哥哥,你知不知道我最怕的是什么。”

“没兴趣知道,你的一切我都没兴趣。”叶修不假思索地说。

你这样说就代表你很有兴趣,叶秋在心里不假思索地反驳。但是他绝对不敢说出来,挑衅叶修对他来说没好处,此时更无异于找死。

所以他无视了这句话,只是接着说:“我并不怕你对我没感觉。一来,就像我刚刚说的,那只是你一时的心情,不代表你长久的状态。二来,这种事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它不是不可能。”

“我最怕的事,是你对其他人产生了感觉。”

“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反应那么强烈吗?就算你对我说抛开一切身份你都不喜欢我的时候,我都不至于这么冲动,但这件事不行。你不喜欢我,可以。但是你不能去喜欢别人,不能跟别人做这些亲密的事,因为你一旦有了别人,我知道我才是真的完了,死透了,彻底没希望了。”

“叶修,你真的挺会找我的软肋的,这是我最在意的事情。不管你拿它开多么拙劣的玩笑,我都会信以为真的。我害怕它,我对它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在这件事上你说什么我都信。但是如果你愿意拿它开玩笑,你可以随便开,随便用来报复我,没关系。只有一点,它不能是真的。”

“它绝对不能是真的。”

“这是我的弱点,哥哥。现在我把它告诉你了,如果你想要我死,就照着这里来。我相信你。”

叶秋望着叶修的眼睛,用他能够做出的最严肃、最郑重的表情,说道。


叶修皱起眉,思索了一会儿,总结道:“你以死相逼威胁我不能跟别人谈恋爱的意思?”

叶秋哑口无言,努着嘴想了想,不服气地点点头:“你一定要用最难听的说法来形容的话,是这么回事。”

“有点流氓了吧?”叶修抗议。

“既然说到这里了,那我干脆挑明了吧,哥,”事已至此,叶秋连最后一点遮羞布都不要了,“你要是真谈恋爱也没什么。我在国外的几年不是白待的,你要是真谈,我有一万种方式让你谈不下去。我肯定不会对你做什么,但是抢走你的那个混蛋我就不保证了。你放心,我不会违法犯罪,不犯法但是又恶心得人活不下去的方法我知道得多了,你要想让人家试试看,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但是你也最好考虑清楚一点,我都已经告诉你这些了,你还要去祸害无辜的人,那就不仅仅是我的责任了。你要坚持用别人的人生给你自己的一时兴起陪葬的话,我无所谓。反正除了你,我什么都不在乎,你敢玩,我就玩得起。”

叶修差点笑出声:“你跟谁学的啊,这一套一套的?你都多大人了,中二病这个时候才犯?”

“我没在开玩笑。”叶秋语气冰冷地说,“反正爸妈有两个儿子,我要是进去了,或者干脆死了,你还可以给他们养老送终。”

叶修看着叶秋,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了:“行啊,两败俱伤是吧。我无所谓的,你来吧,我奉陪。看起来小时候没教育好你,长大了变成这么个东西,我应该承担责任。叶秋,今天我还就把话给你放在这里了,我不管你怎么样,我该谈恋爱还是会谈,你爱怎么闹怎么闹,我这辈子连老爸都不怕,你觉得我会怕你?”

叶秋跟叶修互不相让地对视了一会儿。

叶秋的大脑达到了有史以来最快的运转速度。

他说的都是真心话,但那也是在最极端的条件下他才会动用的大杀器,如果叶修温温和和地让他一点点攻略,他们之间其实是永远都不会碰触到这些的。但叶修谈恋爱确实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一个威胁,叶秋此时把它提出来,也是为了尽可能给叶修造成“他谈恋爱会产生极度痛苦的后果”的印象,这样潜移默化地去影响叶修的决策。

但是他没想到叶修不吃这一套,非但不吃,或许还产生了相反的后果。真硬碰硬地刚下去的话,叶秋实在不觉得自己有多少胜算。从达到目的的角度来说,再跟叶修争斗下去只会越来越糟糕,叶秋一秒钟就做出了新的决定。

他瞪着瞪着叶修,突然之间全身都软了下来,小动物似的往叶修身上一趴,垂头丧气又可怜巴巴地说:“对不起,哥哥。我刚才都是装出来的。”

叶修不屑地把叶秋往旁边拨拉,叶秋像是长了吸盘,小章鱼一样全手全脚缠在叶修身上,被叶修推开又立刻绕上来。叶修干脆放弃了挣扎,只是直直地望着天花板,说:“滚!你现在才是装的。”

“不是的,哥哥,你看我什么时候做过坏事,我一直都是好孩子,没有人比我更好了。我第一次说狠话,还不是很熟练,没有把握好分寸,其实我内心是善良的。”叶秋死死地赖在叶修身上。

叶修无奈地拨了拨额发,闭上眼睛,冷冰冰地说:“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么?”

叶秋刚想卖个机灵,叶修就补充了一句:“希望你认真思考答案。”

叶秋立刻调动起他此生的全部聪明才智,严肃地考虑了几秒钟:“因为我威胁你,我错了,哥哥。”

“还有?”叶修冷冷地说。

叶秋五官都挤在一起,扁着嘴想了一会儿:“因为我说我要祸害无辜的人。”

“还有?”

让一个压根儿就不觉得自己错的人强行承认自己的错误,简直是灭绝人性的做法,叶秋腹诽。不过现在不是争取公道的时候,安抚叶修是第一要务。叶秋干脆放下全部尊严,腻在叶修身上蹭来蹭去:“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错了,只要哥哥不高兴就是我的错,我不应该不让哥哥谈恋爱,不应该威胁哥哥,不应该忙得要死还跑来H市看你,不应该明明有酒店住还要在你这里挤沙发,不应该喜欢你,不应该在国外呆了三年每天都想着你,不应该从你离家出走的时候起每一天晚上都梦到你,不应该跟你一起长大,不应该从小就把你当成我的偶像,我的男神,不应该跟你一起出生,我就压根儿不应该来到这个……”

叶修狠狠地敲了一下他的头:“够了啊,你知道什么叫过犹不及吗?”

叶修敲得有点疼,可是听语气明显是没事了,叶秋揉了揉头,想。

他贴在叶修胸口上,又拿出一套乖顺而甜蜜的语气:“没有过犹不及,只要是哥哥说的,对我来说都是真理。”

叶修冷笑一声:“那你回答我,我可以跟别人谈恋爱么?”

叶秋一下子安静了。

半晌,他才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可……以……”

“我要是跟别人谈了恋爱,你会来捣乱么?”叶修一点停顿都没有地问道。

叶秋咬牙切齿:“……不……会……”

“别喘气,连起来说。再说一遍,我跟别人谈恋爱的话,你会捣乱么?”

“………”

“说。”

“……不会……”叶秋觉得这辈子没受过这么大的屈辱。杀头不过碗大的疤啊!

叶修非常满意:“早这样不就行了,你哥哥也不是那种欺人太甚的人,我从来都是正当防卫。”

叶秋不说话,狂挠沙发。

半晌,突然闷出一句:“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

“没错,所以有本事你别喜欢我。”叶修毫不犹豫地说。

叶秋继续挠沙发。


“叶秋,这几年我不会谈恋爱的。”叶修叹了口气,“我不能保证以后。但是这几年不会,直到退役之前都不会。”

说出这句话之前,叶修其实犹豫了一下。他本来没有必要跟叶秋说这个,如果他不认可叶秋的感情,那么他自己谈恋爱本也不需要经过叶秋的允许。

但是他又怎么可能真正做到无视叶秋的感受呢。

事情发展到现在,早就说不清楚了。虽然叶修对叶秋的威胁敬谢不敏,但是如果在现实里发生了,叶秋真的会产生那么激烈的反应的话,不管是身为哥哥,还是身为被他爱着的人,叶修都会掂量掂量自己的选择。

不牵涉到无辜只是一方面,而且目前看来还没有这样一个让叶修牺牲掉叶秋也要去爱的“无辜”的存在;在叶秋做出这样的威胁之后,叶修到底还能不能喜欢一个“无辜”到这种程度,也很难讲了。表面上看,他确实把叶秋这么胡搅蛮缠的念头给怼回去了,实际上真正的赢家是谁,还真不好说。

作为一个正常人,叶修觉得自己已经心志坚定到一定程度了;但即使如此,遇到叶秋这种同样心志坚定的疯子——不,其实重点不是叶秋的心智有多坚定,致命的地方在于,他这个正常人,比在乎任何人,都要在乎这个疯子。

叶修几乎绝望地想到了一些关于原生家庭的影响如何不可摆脱的理论,但是他旋即意识到这件事跟叶秋好像没什么关系。问题在于,叶秋也不是疯子,也许成千上万人中都难出他这么一个品质优秀的好人,但如果他不能实现叶秋的某些要求的话,他可能会毁了叶秋当好人的机会。可是这样一想,又感觉自己做了叶秋的人质,莫名地不爽。

好在叶秋拿来威胁的是他谈恋爱的事情,而不是打荣耀之类的命门,所以暂时在这个问题上作出妥协,在叶修看来不算是什么牺牲,顶多就是绥靖而已。

叶秋挠沙发的动作果然停了,但是他没有立刻做出反应,似乎在思考最合适的对策似的。

叶修静静地观察着他。

然后他看到叶秋松了一大口气,满面笑容地抬起头来:“哥哥。”

叶修不禁在心里一笑,面上却是平静的,无动于衷的样子。他抬手,摸摸他的头:“有什么事都好好说,那还有得商量。不过你也别误会,我不谈恋爱不是因为考虑到你,是我自己打比赛的要求,之所以告诉你,也是希望你用这段时间冷静一下,早点反省过来你的想法多可笑,不是为了给你机会,你明白么?”

叶秋现在满心只有“几年之内我不会谈恋爱”几个大字,叶修说的什么他也听不进去,只是乖巧点头:“明白。”

他想了想,觉得还是要个保证更合适一点:“那如果你违背了这个承诺的话,我能报复吗,哥哥?”

“不能。”叶修语气冰冷。

叶秋刚要争辩,突然之间醍醐灌顶般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改口:“我知道了。如果哥哥真的想谈恋爱的话,我也没办法,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就变成一个坏人。虽然很难过,可能会心碎,但是我也不会因此去做坏事,去影响你们。可是哥哥也不会眼睁睁地看我这么难受,所以虽然你不给我保证,但还是不会谈的,对吗?”

叶修点点头:“你有这种觉悟就是好的,是这样。”

他心里感到很满意。叶秋不愧是他的弟弟,很多事情一点就透,学习的速度非常快。虽然他现在有些地方已经走了歪路,但如果好好引导,打一棒子给块糖,说不定有朝一日就能把他带回正道上来。

叶秋也很满意。

通过这晚上无数次失败和成功的经验,他终于摸索出了一点简单的规律。这个事情太明显了,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以前怎么从来都没有发现过,以至于走了这么多弯路。

叶修这家伙,吃软不吃硬啊!


tbc


一直没有回复大家,今天必须集中说一下:非常感谢各位的回帖,写完文之后,看大家的回复是我最大的享受。如果这篇文能够给你带来一点点阅读快感(也不一定是快感)的话,对我来说,这就是我最重要的成就感的来源了。

再一次谢谢大家,谢谢各位长久以来对我和对这篇文的陪伴。

评论(134)
热度(871)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