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69)

前文列表


(69)


在叶秋说出那句话之前,叶修本来已经快要睡着了。

就算是突发什么意外状况都未必有这么痛苦,他的意识对这句话反应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在大脑还是一片混沌的时候,叶修就感觉到全身的毛孔都在一瞬间缩紧,那句话随即冲口而出。

这种滋味很难受。因为酒精的作用,他的精神和身体都困顿得一塌糊涂,却不得不强行让自己清醒起来,去处理这个问题。

他还保持着被叶秋抱在怀里的姿势,一时间倒也没想去挣扎,现在的能量不足以支撑他去在意这个,他已经把它们全部调用到保持思考能力这件事上来了。

叶秋的语气听上去却挺轻松的样子:“她也是B市人,我上大学时认识的,王珏你还记得吧?他的发小,P大的女孩子。跟我一起留学,也就是那段时间有了点感情吧,不过没有定下来,因为她有可能移民,所以只是相处着看看。前阵子刚刚回国,我已经带她见过爸妈了……”

叶秋不断地把关于这个女孩的信息往叶修脑袋里塞,但过分的是,叶修明明知道他在转移重点,却还是不得不把他说的内容进行一番处理。

她和叶秋在留学期间已经好上了?那么为什么叶秋刚回来的时候,还要找自己说那么一番话?他又在撒谎吗?还是他同时在做这两件事,追求他的时候也试图建立一种看似正常的情感关系……不行,叶修察觉到自己思考不过来。

他不是被叶秋的话影响到了情绪,而是酒精加上困意,让他现在确实没办法去仔细分辨叶秋所言到底是真是假。

叶修闭着眼睛,难受地想了一阵,才艰难地出声:“不要说谎。”

叶秋没有反驳,只是在枕边摸到手机,解了锁,在相册里翻出谢莹的照片来。那是他回国之后第一次见谢莹时拍的,谢莹坐在他的副驾驶位置上,偏着头,微微笑着看他。

叶秋把手机屏幕的光调暗一点,展示给叶修看。

叶修眯着眼睛,盯着屏幕看了看,闭上眼。

叶秋又去相册里翻了翻。他确实存了不少谢莹的照片,有一些是他们在一起时给她拍的,有一些是从她的朋友圈和脸书上扒拉下来的,还有一些是他管谢莹要的自拍。这些照片和叶秋平时拍的一些风景或者玩物零零散散混在一起,完整地勾勒出了一个生活充实、事业有成、感情甜蜜的男人形象。他的手机经得起任何标准的检验,即使跟谢莹的聊天里也不存在任何纰漏,他谨慎地把跟谢莹的约定都放在了线下见面的时候。在带谢莹见父母之前,他已经假装毫不在意地把手机交到父母手里,让他们随意翻阅相册。要证明自己是个被对女朋友的爱冲昏头脑的正常人的话,没有比这更简单有效的方式了。

叶秋很快翻到第二张。那是谢莹发在朋友圈里的,似乎是她和闺蜜聚会时拍的照片,那一系列的图里面都是女孩子。这一张是她坐在角落默默地喝东西,没有注意到镜头,但是能感觉到拍这张照片的人明显带着爱意。她似乎也感觉到了这种爱意,所以才会开心地把它发出来。

叶秋把这张点开,跟叶修说:“看,这是我们最近一次出去玩的时候。”

叶修面无表情地睁开眼睛,又看了一眼手机。

叶秋锁上手机,放回枕头下面,把手臂叠到脖子下枕着,看着叶修的脸,说:“人很善良。爸妈也挺喜欢她的。”

“为什么?”叶修闭着眼,皱皱眉头。他的语调听不出来有什么感情色彩,但又不是那种真无动于衷的平静,像在暗暗积蓄什么力量似的。

叶秋笑了一声:“哥哥,你这话说的。到了我们这个岁数,不交女朋友才不正常吧。我知道你真正想问的是什么。为什么我一边说着喜欢你,一边又跑去勾搭别的女孩子。问题是,我也不可能真的就吊死在你这一个人身上吧,尤其是你现在对我这个态度,难道不是正合你心意么?夏天那会儿她还没有回国,所以我不确定,也就没跟你提起。现在她回来了,爸妈也见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吧?”

叶修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叶秋看着他的脸,两个人在沉默中对峙了一会儿。

片刻之后,叶修叹了口气:“你啊。”

他说完这句话,睁开眼睛,竟然强撑着支起身体,想要爬下床去。他睡在靠墙的那边,要下床需要越过叶秋。叶修用四肢顶起全身的重量,一侧手脚先撑了过去,整个人架在叶秋上方。

喝过酒的身体,手脚都是软绵绵的,叶修一边动着,一边强行稳定心神,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行动,但他还是失败了。

在即将翻越过叶秋,爬到床沿的时候,叶修的右腕突如其来地一软,整个人就这样压到了叶秋身上。

叶秋一直没什么表示,只是静静观察着叶修的反应。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抬起手臂,圈上叶修的腰,手掌安抚似的贴住叶修的后背,把他按在自己身上。叶修正趴在他的胸口,四肢无力,不能挣脱。他简直能感觉到叶修心跳的节奏。

“我受宠若惊,哥哥。”叶秋贴着叶修的耳朵,低声笑道。因为叶修身体重量的关系,他们此时贴得非常紧密,叶秋几乎没费什么力气,但他相信叶修一定听得清清楚楚。

叶修趴在叶秋的胸口,闭起眼睛。

这个意外没有带给他什么懊恼,他实在也没什么懊恼的精力。

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件事,以沉默积蓄起全部的体力也只是为了完成这一件事:他要从这张床上离开,离叶秋尽可能地远一点。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叶秋对他说的那句话到底有着怎样的意义,这件事的实施过程中出现了怎样会令他感到尴尬的意外,暂时不在他的考虑之列。

叶修默默地在心里呼吸了几个来回,感觉手臂和膝关节又恢复了一点力量。他睁开眼睛,咬紧牙关,再一次从叶秋身上撑起。

这一次成功了。他没有把身体的重心放到手腕上,而是分散到整个小臂上去,虽然动作很笨拙,但还是把自己的身体支了起来,不再跟叶秋有所接触。就这样,保持住,然后往旁边……

这时,叶秋一直放在他后背上的那只手突然发力了。

叶秋的手非常稳,力道也足实。叶修一门心思全放在“要爬起来”这件事情上,对叶秋会出手全无提防。因此当叶秋按住他的后背,以一种不容抗拒的力度把他压下去的时候,叶修就这样毫无反抗能力地再一次栽到了叶秋的胸膛上。

叶秋趁机吻了吻叶修的下巴,语调甜蜜地说:“这样不好吧,哥哥。”

叶修不回答他。但这次被叶秋陷害导致的失败有一个好处,就是让他濒临沉睡的身体又清醒了一点,他的四肢似乎比刚刚更有力气了。

报复、反抗或者发怒都没有必要,徒然消耗精神而已。

叶修沉住气,暗暗地用力,又一次撑起身。

这回叶秋没有再捣乱。房间里光线昏暗,叶修没有心思去关注叶秋的表情和态度,他只做他此时急需做的事:离开这张床。

从叶秋身上离开,到整个身体翻到床沿这一侧,再到起身下地,托叶秋刚刚那一下的福,被激起了求生欲望的叶修把这过程做得一气呵成,尽管动作依旧歪歪扭扭,好歹没有再发生体力不支的情况。叶修借着月光去找地上的鞋子,又模模糊糊地记起他是被叶秋抱进房间的,于是用力抓住床沿,双脚直接踩到地上,站了起来。

冰冷的地面让叶修瞬间清醒了一点。幸好这两天陈果才请人彻底打扫过套间,地板上凉归凉,总算还是干净的。叶修踉踉跄跄地几步走到门口,扶住门框,稳了稳身体的平衡,用虚浮的力气拉开门,走了出去。


终于把身体歪进沙发里的时候,叶修才有闲暇察觉到他的脑袋晕得有多厉害,仿佛这晚上喝过的酒一瞬间全窜到头顶上来了似的。

他用最后一点力道抓住堆成一团的被子,把它扯到自己身上,直到这时才终于有能力去想一想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好好地躺在床上,为什么非要想不开地再次跑到这张沙发上来。

他很清楚自己对叶秋并没有兄弟之外的感情,更别说有什么占有欲;如果叶秋真的放下他,交了女朋友,那也是他求之不得的。

不对,但是这些事不能一起发生。叶秋不能在撩拨他的时候还去祸害别的女孩子。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摘出来,至于叶秋这样做到底有多么过分,对那个无辜的女孩会不会造成伤害,自己身为哥哥对叶秋的恋情到底应该持怎样一种态度,那都是他清醒之后才应该去考虑的事情。现在不行,现在他处理不了这么复杂的问题,在理智被酒精隔绝的时候叶修只有依靠着本能做出最急迫的反应:他要离叶秋远一点。

离这种包含他在内的充满了不堪和欺骗的关系远一点。

至于其他的……叶修难受地扭着头,试图在沙发上躺得更舒服一些。他的脚还是冰凉的,客厅的空调关了许久,此时冷得让人难以承受,叶修哆嗦着朝被子里蜷了蜷,他想着此时应该找到遥控器把空调打开,或者去喝点热水让手脚快些暖和起来,或者找到刚才那样稳定的热源……但这些从体力上来说都不可行,从那张床上跑到沙发上,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个不可思议的过程。叶修只感觉非常不舒服,又冷又困,醉意上头甚至有些恶心,然而他没有力气去做出处理。

他闭上眼睛,希望自己赶快睡着。

只有丧失知觉的睡眠才会是解决他现在面临的一切困境的良药。


然而就在这时,叶修听到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从他那间储藏室的方向慢慢靠近。

片刻之后,有个温热的身体在沙发的空隙间,贴着他坐了下去。

叶修已经懒得作出反应了。

热源越来越近。直到最后,叶修才发现,叶秋坐在沙发上,却弯下腰,压住了他的上半身,用他的额头轻轻地抵住自己的。叶秋的额发撩得他很难受,但是他身体传来的热量有效地温暖了叶修,这令他厌烦,但不得不说也充满了抚慰的成效。

“真让我意外。怎么这么大气性?”叶秋贴着叶修的嘴唇,低声说道。温柔的细碎的气流吹拂在叶修下巴上,溜进他的颈窝里。

叶修真心不想搭理他,但他又实在忍不住对叶秋表示出他的鄙视——这晚上他忍耐了这种情绪太多次,而这一次他不想再忍了。他已经在沙发上了,这是他最后的阵地,往下也不再有什么耗费体力的活动,所以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攒起来一点精神,这才开口:“我看不起你,叶秋。你做事能不能别老是这么上不了台面?”

他的声音很轻,但语气里的轻蔑成分已经足够了。叶修很少攻击别人,因此只要他想攻击的时候,他总能取得很好的效果。

叶秋笑了一声:“什么叫老是这么上不了台面?除了这次还有哪一次?”

叶修按了按胸口,强压下心里的不适:“我没什么想跟你说的了。”

“得,人身攻击我一通,我让你摆证据你又开始装高冷了。叶修,我谈个女朋友至于这么刺激你吗?咱能先把这件事捋清楚吗?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为什么这么生气,本来睡得好好的,一听到这个就要跑来沙发上?我问得再明白点吧,你是吃醋了吗,哥?”

叶修本能地想要噎他几句,又立刻发现了叶秋这个问题的险恶。他肯定不会回答“是”,事实也确实不是;但即使他说“不是”,听起来也更像口是心非。就算他拿出不屑一顾的态度来,也像是一种因为心里有鬼而反应过度的表现。任何一个方向都是陷阱,就算不回答都是以某种方式踩进了陷阱里面。

要是在平常,叶修可以瞬间找出十几种把叶秋怼得哑口无言的回应,但现在他脑子转不了这么灵,连组织语言都要耗费一番精力。这确实也不是卖聪明的时候,如果这不是一个原则性问题的话,那么叶修也不会那么费力都要强撑着跑出来,不跟叶秋睡在一起。

叶修勉强理了理自己的思绪,终于找出了他真正要说的东西:“你之前做事再怎么不靠谱,也不会像现在一样,牵扯到无辜的人。”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叶秋笑了一声,“你说我女朋友是无辜的人?我怎么不能牵扯她了,我跟她是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彼此都知根知底。她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也没必要知道,这不影响我对她忠诚。还是你觉得,只要我还在喜欢你,我就没有权利跟别人谈恋爱?我说得对吗,叶修?你不接受我对你的感情,但如果我在喜欢你的同时去追求别人,你又会非常生气,生气到本来好好地跟我睡在一起,硬是要跑出来,以表示你对我的反感。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对我这么有占有欲啊,哥哥?”

叶修心里对叶秋偷换概念和厚颜无耻的程度拜服,但即使是他,也暂时弄不清叶秋到底是在哪一步偷换的概念。他现在头晕得要命,要应付叶秋的质疑实在是困难,只能捡要紧的说:“你已经谈了恋爱,就不能跟我这么亲密了,这是最基本的道德,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叶秋全身一凛。这是他期待之中的回答,但他没想到叶修这么明白无误地把它说了出来。他坐直身体,俯视着叶修黑暗中的轮廓。叶修也看着他,皱着眉头,一副从意识到生理上都难受至极、却依然强打精神跟他讲道理的样子。

叶秋微微地舒了口气,沉静了一下心情,语调平稳地低声说道:“我不懂啊,叶修。为什么这两件事不能同时发生?你不是只把我当弟弟吗,所以我们这么亲密,跟我谈恋爱之间有什么冲突吗?还是你其实知道我在抱着你的时候,不是以一个弟弟的心态,而是以一个爱你的男人的心态?那么你允许我抱着你的时候,你又是什么心态,叶修?一个哥哥的心态,还是允许另一个男人爱你,所以也允许他对你做出这些事情的,被爱着的人的心态?”

没等叶修有所反应,叶秋又继续说下去。房间里很安静,怕惊醒睡在另一间屋子里的陈果,他的声音很小,但是语调清晰,声音平淡而镇定:“我知道你不是吃醋,叶修。如果我真的不爱你了,转去追求别的女孩,估计你会很高兴吧,别说和我抱在一起睡觉,就算是做点更过分的事你都会无所谓,因为你知道我对你没别的心思,我们之间是单纯的。但是现在,就算你不承认,你也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有多喜欢你,你知道那个女孩肯定是个幌子,而我冒着伤害她的风险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你不愿意做这个坏人,你也管不了我做什么,所以你先想着把自己撇出去,这件事做得再怎么脏都是我脏,不可能脏到你身上,对吗?”

“你知道就好。”叶修叹口气,“叶秋,我不想掺和你的事了。你自己怎么做是你的选择,今晚的事我当没发生过。不想跟你聊了,进屋睡吧,明天直接走,以后不要再来联系我,既然你招惹了人家,就好好跟人家处下去。”

“那可不行,我刚聊出点眉目来。叶修,咱俩今天最好把这件事说开了,聊清楚,要不然我不甘心,你也是,你觉得你可能放心得下么?”

“你说吧。”叶修动了动身体,强忍着扶住额头。

叶秋的手掌抚上来,扣在叶修手上,轻轻揉一揉:“难受?”

叶修把他的手拨开:“头晕。没事,你说,我听得进去。”

“也没什么大问题,哥哥。我就是有一点始终没想明白,你能解释给我听,为什么刚才我抱着你睡觉就可以,但有了女朋友抱着你睡觉就不可以么?别说什么伤害她之类的,我跟我哥哥一起拼个床睡一晚上为什么会伤害到我女朋友?”

“你解释不了是吧?觉得我一直在车轱辘这个问题是吗?我来帮你解释。因为你知道,今天晚上,自始至终,我就没把你当过哥哥,更重要的是,你也没把我当过你弟弟。你以为只有我对你的心态不正常吗?你对我的心态也早就不正常了!我抱着你,你没有反抗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你肯定觉得身为兄弟俩,抱抱也正常,对吧?你就没发现自己是在自欺欺人吗叶修?如果真的是兄弟俩那么简单,怎么我告诉你我有了女朋友就不行了?我来告诉你这是什么心态,这跟咱俩是不是兄弟没有一毛钱关系,你知道这个叫叶秋的男人喜欢你,而且你也不讨厌他,你甚至不排斥他对你的喜欢,所以他对你做点亲密的事情的时候你就默认了,但是他不能在追求你的同时也去追求别的女孩,因为这两种关系是互斥的!一个人同时只能喜欢一个人,你要的是他要么就压根儿别喜欢你,要么就专心喜欢你一个!我说得对吗,叶修?”

叶修把手挡在眼睛上,过了会儿,才抛出一句话:“太啰嗦了,没听懂。”

叶秋笑了一声:“被我说中痛处了?转移话题这种事挺上不了台面的,你做事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

叶修把手臂拿下来,看着叶秋的方向。但还没等他反驳什么,叶秋就朝他这边倾过身,紧接着,敏捷地压了上去。


这个吻又准又狠,叶修的一只手臂被叶秋夹在身体和沙发背的缝隙里,另外一只被叶秋牢牢地按住。叶修挣动了几下,发现白费力气,这个姿势换了任何一个人来都挣扎不开。叶秋空闲的那只手强硬地按住他的头,他的嘴唇不由分说地扣住叶修的,舌头钻了进来。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整个过程中叶修有一次扭头避过去的尝试,又被叶秋扣住下巴摆正位置亲起来。叶修不是没有别的办法,比如说叫出声,或者把茶几上的东西挥下去,弄出点响动来吵醒陈果,让她解救自己脱离苦海,但这种情形实在太丢人,就算是叶修也不愿意把这种不堪的场面现眼给别人看。叶秋亲过他很多次,多到叶修几乎已经不再会为这件事惊讶,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尝到自己之外的人的舌头。

几次挣扎无果之后,叶修倒也想开了,干脆放弃了行动,消极地任由叶秋兴致勃勃又满怀情意地舔他。他没有经验,叶秋亲吻他的方式就是他在这件事上的全部积累,因而也无从比较,叶秋给他什么感受,他就默默地接纳着什么感受。叶秋的舌头是温的,非常软,叶修能从他略显急促的呼吸和紧贴住自己的身体上传来的心跳节奏判断出他的紧张和热忱。叶秋在持续地吻他,舔他,吮吸他……他的舌尖毫不吝惜地把无尽的珍惜传递到他身体里。

叶修感觉到自己微微发热。

他起反应了。


不知过了多久,叶秋才放开叶修。

他一边平复自己呼吸,一边观察着叶修的表情。

让叶秋意外的是,叶修显得非常平静。

叶秋仓促地说:“有件事必须告诉你。”

“说。”叶修简洁地说着,抬起手擦擦嘴角。这个吻至少带来一个好处,他好像又清醒了不少,也许是身体和意识都受到过度刺激的缘故,就连动作都没那么艰难了。

“那个女孩子不是我女朋友。我不可能跟你之外的任何人谈恋爱,哥哥,希望你永远记得这句话。”叶秋说。

叶修望着他的脸,有点迟钝地思考了一下,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哦。”

“‘哦’是什么意思?”叶秋朝前趴过去,压在叶修胸口,略带撒娇地看着他。他现在非常满足,满足之余又有点说不清楚的后怕在里面。这个吻是他贸然为之,就连他自己都没有预计到会这么激烈,但是压制住叶修的那一刻他已经想过了这样做的后果。他不怕。那一刻他就是想要亲吻叶修,用最深入最残暴的方式,那种浅尝辄止的玩闹一般的亲吻已经满足不了他。叶修可能会挣扎,会反抗,甚至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境地,但叶秋甘愿为了这个吻冒这样的风险。

可是叶修没有这么做。整个过程中叶修虽然略略挣动了几次,但都被叶秋很快地压制了下去;他自始至终没有配合他,但是这种默许就已经足够了。

他的舌头是叶秋品尝过的最温柔最美味的东西。

至于结束之后叶修会怎么对他……那不是在亲吻叶修之前和过程中需要考虑的部分。现在叶秋心满意足,他准备来为自己的行为买单了。

“‘哦’就是这种意思,虽然你这么做的话我会很生气,但是如果你告诉我它是假的,我也不会多高兴,因为你不过是做了你应该做的事情。”叶修说着,摇摇头:“其实我早就应该知道你不是这种人,不该上你这个当的。但我现在确实脑筋转不过来了,你说她不是,那就不是吧,我很庆幸你没有欺骗和伤害别人,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叶秋。”

叶秋乖乖地点点头,但他立刻又发现有什么不对。

叶修的情绪不对。

他平静得太过分了。

刚刚发生的事情,无论是那个吻,还是在他亲吻他之前对他说的那番话,其实都要求叶修拿出相应的态度,不管接纳还是反抗,叶修总会有所表现,而他也会根据叶修的表现来决定他的下一步行动。

但是现在叶修安静得几乎有点异常,好像那些事情都不值一提似的。

这不对,太奇怪了。

叶秋决定试探一下:“哥哥。”

“嗯。”叶修倒像是完全没生气的样子,听到叶秋叫他,就望向他。叶修的手还放在自己嘴角,像是回味着刚才那个吻似的。

“我很爱你。”叶秋试探般地说着,用尽可能甜蜜的语气。

叶修没有接他的话,只是平淡地说:“叶秋,我发现了一件事。”

“嗯?”叶秋假装平静地问道,心情被慢慢提了起来。

“你刚才跟我说,我对你的感觉不仅仅是一个哥哥对弟弟那样,确实让我迷惑了一会儿,”叶修说着,把手臂垫到脑袋后面,温柔地看着叶秋,“就连我都在想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了。但是我们亲了那么久,终于让我弄明白了这个问题。”

“我们接吻的时候,我心里很平静,没什么意料之外的激动,或者很兴奋的情绪。我甚至都没生气,就只是没有感觉而已。而且我不怕告诉你这一点,叶秋,刚刚我下面有反应了。但我很清楚,这就是受了生理刺激引起的,因为不管我们亲得怎么样,我一点儿冲动和幻想都没有,一点儿兴奋或者想要做什么的欲望都没有。所以我现在能回答你刚才的问题。也许你确实爱我,我也知道这一点,也默许了这一点。至于我是把你当成弟弟,还是一个喜欢我的男人,这个问题我认为咱俩没必要再纠结了,因为没有意义。因为不管怎么定位你,我对你都没有感觉。这还不是因为咱俩是兄弟,所以对你没有感觉,而是,即使抛下这一点,我对你都没有感觉。我这不是推脱,是事实。之所以能这么明白地告诉你,也是因为我发现了这个事实。”

叶修说完,舒了口气,又补充一句:“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再亲我一次。我对这件事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我已经明白我不喜欢你。但是我有没有感觉,其实你在亲我的时候应该已经发现了。”

像是为了对叶秋证明自己的诚意似的,叶修朝他伸出手,示意了一下。但是更加明白的其实是他脸上的表情。借着窗外的光线,叶秋看清楚了叶修的眼神。

那是一种已经彻底摒弃了所有的纠结和杂念,因而显得襟怀坦荡、毫无隐瞒的,有着全然的宽容和平静的眼神。


tbc

评论(137)
热度(814)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