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68)

前文列表


(68)


叶秋是饿醒的。

因为摄入酒精的缘故,这几个小时里他睡得非常香甜;因为摄入酒精比较少的缘故,他也没出现什么宿醉不适的症状。他一睁开眼,立刻觉得大脑清醒极了,甚至能让他瞬间就意识到这是什么时候,他在哪里。

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非常饿,非常非常想吃东西。

现在依然是夜里,从窗外透进来的光就可以判断。从窗子的高度和房间里的杂物,他看出来他是睡在叶修的那间小黑屋里,自己一个人,叶修不在。

他正躺在叶修的床上,枕着叶修的枕头,盖着叶修的被子。

南方的冬夜,房间里没有开空调,空气又冷又潮湿,但被窝里是温暖的。叶秋忽略胃里传来的一阵阵饥饿感,翻了个身,趴在枕头上,闭上眼睛,以无比轻柔的力道摸索着叶修的床单。

叶修似乎刚刚换过床品,布料上还残留着柔顺剂的香味,混杂着一些略带苦涩的气息,可能是他抽的烟……这两股并不难闻的气味交织在一起,构成了叶修特有的味道。

这味道让叶秋的脸颊有些发热,甚至心跳也加快了一些。

叶秋有点留恋地把被子裹紧,就像是想以哥哥这些天来残余在上面的体温,温暖他自己一样。他正睡在叶修每晚都会睡的地方,躺在他枕过的枕头上面。这是人类的共性,会对亲密或者爱慕的人接触过的事物感到安全、信任甚至迷恋,不独叶秋如此,所以他也不觉得自己此时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尽管闻一闻味道、在叶修被窝里蹭一会儿就硬了有点冲动,但也是情有可原的。

毕竟他都那么久没有见过他了。

叶秋跟叶修的被窝缠绵了一阵子之后,终于还是推开被子坐了起来。他有很多要紧的事去确认。

第一是去洗漱。昨晚醉得太厉害,什么都没做就直接倒床上了——他有记忆的时候还是在楼下,很可能是哥哥弄上他来的,但这件事并不会让叶秋感到惊喜,只会让他因为当时失去意识而觉得遗憾,所以叶秋决定不去深想。

然后他要找点吃的。现在想想,他好像头天晚上就没吃几口东西,算上中午,也就半瓶饮料,一个苹果,一点碳水化合物而已。否则也不会醉得那么快。不行,不能想了,一想更饿得难以忍受。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他要找一下叶修在哪里。他有可能在沙发上睡,也可能在回家的那位妹子的房间,还有一种可能是留在下面玩游戏。

很多话不能当着老板娘的面说,他终于等来了两个人独处的时间。

哪怕叶修贪睡,懒得理他,那看着他睡也是好的。

叶秋有些留恋地拍拍叶修的枕头,起身下床。房间里光线不暗,他摸黑走到门口,开门出去。

借着客厅空调运转灯照过来的微弱光线,他看到叶修正睡在沙发上,面朝着他这边,整个人蜷成一团,被子掉了一半在地上。

叶秋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他走过去,站在茶几这侧静静地看了叶修一会儿。

叶修睡得不是很舒服,梦里也微微皱着眉。


叶秋走到客厅门口,调亮手机上的电筒,在套间里转悠一下,找到洗手间。他去行李里翻出来洗漱用品,去洗手间调出热水来洗了个澡,把全身弄得清清爽爽,这才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他像做贼一样在客厅里找了一圈,又去叶修房间里找了一圈,两处都没有看到食物,只在茶几上发现几瓶没开封的瓶装水。叶秋知道一楼前台里有不少零食,但不问自取即为偷,他也懒得下去拿,于是拧开瓶水,灌了一气,自己觉得也差不多饱了。

叶秋把剩下的半瓶水放回茶几上,走到沙发旁边坐下来,拍拍叶修的小腿:“叶修?”

叶修睡得不为所动。

叶秋把手搭在叶修膝盖上,用气音耐心呼唤他:“叶修,起来到屋里睡。”

叶修没有反应。

叶秋敏锐地闻到他身上有一丝酒精的味道,非常淡薄,但是,有。叶秋根据自己的经验来判断,虽然那时候他已经没知觉了,但叶修应该不止喝了跟自己碰杯的那么点儿。如果只是这个量的话,那像他一样洗把脸就闻不到了。很可能自己醉倒在桌上之后,叶修又跟老板娘喝了一些。而且叶修之前睡觉也没有这么沉,要是碰他的话很容易就醒过来,他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也有酒精的作用。

叶秋于是更松弛了一些,没有之前那么谨慎了。他拍拍叶修的大腿,声音也提高一点,能传到叶修耳朵里、但不会打扰到其他房间的人的程度:“哥哥,去床上睡,你这样睡不好。”

叶修皱了皱眉,表情显得有点不耐烦,但依然是深陷于梦乡懒得挣脱出来的样子。他隐约听到了叶秋的话,却并不想回应,只是朝被子里缩了缩,把脸也藏进去,只有一边的耳朵露在外面。

叶秋便伸出手,去摸他的耳朵。他的手指划过叶修的耳弓和耳后的皮肤,指尖夹住他的耳垂,轻轻揉搓一下。

叶修在被子里发出了几声不愉快的杂音,几秒钟之后,他又动了动身体,用肩膀顶起一点被角,让那被角盖住自己的耳朵,以免再次遭受叶秋的毒手。

叶秋兴致上来了。他扯住被子,无声地把它拉下一些,露出叶修藏在里面的脸。他俯下去,用自己的鼻尖磨了磨叶修的,然后迅速抬起身来。

睡梦里的叶修似乎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他闭着眼睛,好像在梦中怔了一会儿,并且趁着这发怔的时刻抓紧睡觉。但他的潜意识最终还是决定让他对此做出反应,他抬起手,绵软无力地朝叶秋的方向摆了一下,似乎是想要把刚刚骚扰过他的东西赶走似的。做完这个动作,叶修像是已经进行过防御,所以可以安心下来一样,表情都缓和了不少,继续平静地睡下去。

叶秋看得心里暗笑,但他也不准备再调戏叶修,万一真把他弄生气就不好了。他微微倾身,圈住叶修身体,拍拍他手臂:“叶修,先醒一下,到屋里去睡。”

叶修终于被他烦得有了点意识,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别闹。”

“你自己不进去的话,我就抱你进去。”叶秋低声说。

叶修给他的回答是抬起手,挡在自己眼睛上,假装叶秋不存在。

叶秋笑了笑,表情认真了一点。他站起身,弯下腰,找到叶修和沙发之间的缝隙,伸手进去,用两只手臂分别托住叶修腋下和腿窝。

还没等睡梦里的叶修明白到底是怎么一种状况,叶秋已经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他抱起叶修的姿势并不省力,幸好一直在锻炼,手臂、后背和腰上的肌肉都顶用,抱着叶修这个成年男人虽然不算容易,好歹动作是平稳的。

叶秋抱着叶修,没有急着进屋,而是原地轻轻颠了颠,调整着叶修的姿势,让他在自己怀里靠得更舒服些。这也是为了避免走着走着叶修突然醒过来,惊怒之下胡乱挣扎,他一个捞不住对方,摔到地上就不好了。


叶修经历了一系列的小规模骚扰,刚以为自己能安静地睡一会儿,突然察觉到身体漂浮了起来,有种失去重力的感觉,仿佛置身于空中。

叶修此生还从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他迷迷糊糊地动用了一下意识,发现自己靠在一个温暖宽广的怀抱里,托住他的力道坚实可信,像是发生什么都不会垮下来一样。

不过那个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种失重的感觉太爽了。叶修用依然被酒精控制着的头脑晕乎乎地想。

他能确认自己正在被某个人抱着,而且姿势很舒展,在这个怀抱的任何一处都呆得舒舒服服;这个人原本托着他的膝窝,后来手往上移了一些,托住他的腿,让他身体的下坠感有效地降低了。抱着他的人开始往前走……他也随着对方悬空地移动着,这种感觉有点危险,但是也很刺激……他站住了,好像是……好像是开了门……脚碰到了什么东西……应该是门吧……门被慢慢顶开了,抱着他的人小心地调整着角度,仿佛为了避免门框磕碰到他一样……这个人还在走,似乎是朝着床的方向……他站住了,他是不是想放自己下来……


叶秋刚想要弯下身,把叶修放在床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怀里的叶修动了动,紧接着,发出一阵含混的表示拒绝的声音,而那声音最后终结为一句语义非常明确的话:“……别。”

把叶修抱到房间来的整个过程中叶修都非常配合,虽然叶秋不知道他醒了没有。叶修一直闭着眼睛,没有挣扎,像是始终在睡的样子。这件事对叶秋而言生理上没什么享受可言,但是看着叶修乖乖地窝在他怀里,这种心理上的快乐无法言喻。他完全没想到叶修会出声,不过叶修的声音还是迷糊的,并没有很清醒的样子。

叶秋没有着急把叶修放下来,反正他现在也不算吃力。他有点疑惑:“别什么?”

叶修没有回答他。叶修的呼吸声很平稳,像是又睡着了。

梦话?叶秋在心里猜测。

他借着月光,低头看了叶修一眼。

叶修睡得很坦然。

梦话吧,叶秋在心里下了结论。他无声地笑了笑,准备把叶修放在床上。

就在他刚刚朝着床的方向送出手臂的时候,叶修又开口了:“别。”

这次总不可能是梦话。叶秋干脆抱稳叶修,连音量都不再刻意去降低了,问道:“到底别什么?”

又过了几秒钟,像是才找到闲暇处理这个问题似的,叶修以一种满是睡意但口齿还算清晰的语调命令道:“别动……就这么抱着。”

叶秋愣了一下,心里的念头一个接一个疯狂地涌起来。

叶修知道他在抱着他!

叶修什么意思,他喜欢被他抱着?他只是喜欢自己这么做,还是因为更进一步,他允许自己跟他有这么亲密的举动?他是在默许什么吗?他是不是因为喝醉了,所以才流露出他平时根本不肯流露出的态度?他是不是对自己的感情有所隐瞒?

短短几秒钟,叶秋的心里惊涛骇浪,可他的手依然是稳的。

只是他确实不可能一直抱着叶修,现在手臂就已经有点酸了。

叶秋决定趁热打铁:“喜欢我这样抱着你?”

叶修充耳不闻,抓紧时间体验悬空的感觉,以及做梦。

叶秋决定冒点更大的险试试看:“喜欢我吗,哥哥?”

这个鸡贼的问题终于触犯到了叶修的底线,即使是睡梦中的叶修也不能忍了。他闭着眼皱紧眉头,充满厌恶地“啧”了一声:“别说话!”

叶秋受挫,倒是也不气馁。叶修不让他说话,他就偏过头去,想试着去亲亲叶修的鼻尖。但是还没等他碰到,叶修就抬起一只手,不耐烦地把他的脸推开了。

推开叶秋之后,他还在叶秋怀里小小挣动一下,把位置调整得更舒服一点,靠在叶秋肩膀上继续睡下去。

叶秋似乎是明白了一些叶修的动机。除此之外,他确实也渐渐抱不住他了,手臂越来越沉。叶秋想了想,又小心地开口:“还想被我抱多久,哥哥?”

这确实是一个关乎叶修自身利益的问题,虽然被打扰到睡觉很烦,但他还是不得不回应一下——这是睡梦中的叶修的逻辑。他一边有条不紊地继续着梦里的情节,一边分了一半的意识出来处理这个叶秋形状的举高高机的请求。不能太久,他还要打比赛,但是也要给唐柔成长时间,还有包子,也是一定要争取过来……君莫笑还没满级,神之领域的任务还要做……他还要组织一个队伍参加挑战赛,挑战赛什么时候报名来着……事情太多了,不知道一年之内能不能完成,暂定一年吧……那就一年……

叶修察觉到这个抱着他的家伙在轻轻地颠他,像是在催促一样,于是干脆地把答案给了对方:“一年。”

叶秋点点头,确认这家伙只是睡傻了。

他不再委屈自己,很干脆地把叶修放在床上,靠里一点的位置。

察觉到自己的悬浮状态被取消,叶修又发出一阵表示不愉快的声音,但那个当初慷慨地抱了他半天的人并没有再次慷慨地把他抱起来。

即使叶修暂停了君莫笑的练级,默默地等了一会儿,那个家伙也没有再次把他抱起来。

叶修只好遗憾地放松身体,在床上躺平,继续睡下去。


叶秋去客厅把空调关掉,回到房间来,谨慎地关好门。刚才洗完澡他就没穿外衣,和叶修一样只留了贴身那一层,因为一直在客厅里活动,倒是也不冷。他展开被子,盖住叶修的身体,把被脚掖好,这才钻进被窝里去,从后面抱住叶修。

极其熟练地做完这一套流程之后,叶秋才突然想起来,之所以他能这么自然,是因为他跟叶修不止一次挤在单人床上过夜,在家里,或者在他上大学时租住的那间小屋子里。

不过现在的情况明显比那时候要好,至少他抱住叶修的时候,并没有像那时一样隐瞒自己的心情。叶修没有提出抗议,虽然也有点他睡晕了的成分在,但如果叶修真的对他抗拒到了一定程度,他肯定不会放任自己睡到这种毫无知觉的地步,甚至一开始就不会让叶秋睡在他的床上。

叶秋现在一点困意也没有,他觉得这晚上他已经睡够了,剩下的时间应该全部用来享受跟叶修的相处。他又朝叶修这边蹭了蹭,从背后贴住他的肩膀,轻轻地嗅着叶修的味道。他的手臂缠过叶修的腰,搭在叶修肚子上,让叶修梦中呼吸的节奏带动它微微起伏。

叶秋慢慢地摸索到了叶修的手。因为刚刚从温暖的客厅回到冷一点的小卧室里,叶修的手显得有些凉,但依然是光滑柔软的。

叶秋的手扣进他的指缝,和叶修的手指交缠在一起。

他闭上眼睛,专心地感受着怀抱里叶修的身体。

一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察觉到自己的心跳得快极了。


叶修对叶秋的动作并非一无所知。事实上,自从被叶秋放到床上之后,他一边继续睡着,一边对“他现在身处哪里”慢慢地有了意识。

这是他熟悉的床,每一天他都会睡在这上面。但是有点冷,没有刚刚睡在沙发上暖和,想要被子……

然后就有人帮他把被子盖了起来。

还没等叶修对这件事感到满意,他就又察觉到被子那边被掀开,一个温热的身体也钻进来,从后面抱住自己。

他对这个身体很熟悉,他似乎经常跟他产生一些交集,甚至在遥远的过去就已经开始了。而就在刚刚,他还靠在他怀里,美滋滋地被抱在半空中……没错,这个人是……叶秋……

被叶秋从客厅折腾到卧室,再经历由暖转凉的刺激,叶修就是睡意再浓,也还是渐渐地清醒了一点。在意识到跟叶秋睡在一起的时候,叶修也同时想起了他跟叶秋大致处于怎样一种关系下,叶秋对他有什么企图,而他对叶秋又有什么期望。

他随即就以依然迟钝的大脑做出了判断。他们这样睡,虽然没什么问题,而且挤挤挨挨很暖和,被叶秋抱着也很舒服,但终究还是不好的,不应该的。

为什么不好,此时叶修暂时想不出原因来,但他的本能告诉他,不好,就是不好。

他们不能这么睡,他应该离叶秋远一些。

但是,现在的状况又实在让他非常舒适。如果叶秋不能继续把他抱起来悬在空中的话,那现在就是他能够要求的次一级的最好状况。跟他平时睡在这张床上有时候冷得要缩成一团的情况不一样,身后那个热源是稳定的,温度和拥抱着他的力度都恰到好处,而那个怀抱靠起来也相当坚实,无论怎么动都能找到合适的角度蜷缩在里面。

所以叶修也舍不得一下子把他彻底推开,那就推开一点点好了,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控制在既能保持不间断供暖,又能有效阻止理智在他大脑里继续嚷叫“这样不行”的程度。

叶修艰难地抬起手,拨拉一下叶秋的胳膊。

好了,任务完成。

但是还没等他重新安心地睡下来,那只胳膊再一次缠上了他的身体。

而这一次对方做得更过分,它绕过他的手臂,直接横亘在他胸前,把叶修朝身后的那个怀抱里更用力地按了按。

睡梦中的叶修叹了口气。

他本来不想对叶秋做得太绝的,他已经跟对方承诺过不会再伤害他了。但是既然叶秋这样一而再地得寸进尺,那他也没有必要对他太客气。就是……行动起来有点麻烦……身体好重……没关系,他可以的,这一次要做得干脆利落,不给对方留余地……这种姿势推开叶秋不容易,他要翻过身来,就算把他踹下去也没关系……

叶修动了动,梦中稀薄的意识终于指挥着现实里无比沉重的身体转过来,面朝着叶秋。他闭着眼睛,抬起手,一点点慢慢摸到叶秋的胸膛,又确认了一下。

希望这一次一劳永逸,让我好好睡一觉吧,不想再应付你了。

叶修想着,用尽他梦中能施展出的最大的力气,恶狠狠地在叶秋胸口一推。


也许是被自己抱着的缘故,叶修睡得不是很踏实。叶秋安静地抱了他一会儿,像是突然察觉到他的存在似的,叶修的手抬起来碰了碰他的胳膊,又无力地滑了下去。叶秋看他抗议的力度不是很强烈,干脆圈住他的手臂,把他整个人围进怀里。

又过了一会儿,像是对这种姿势也感到不耐烦一样,叶秋看到叶修皱着眉,艰难地转过身,枕着叶秋搁在他脖子下面的手臂,两只手摸索上来,贴在他胸口,要推开他似的,轻轻地按了按。

然后叶修松开手,仿佛又完成了一桩心愿,表情都缓和了不少。

叶秋几乎要笑出声。

毫无疑问,这晚上叶修一直能察觉到他的存在,但也许是酒精的缘故,他也一直迷迷糊糊地没办法从梦境中挣脱出来。对叶秋来说当然利大于弊,这意味着他可以对叶修做一些他想做而不敢做的事,说一些他想说又不敢说的话,只要别太出格,叶修应该不会不爽到清醒过来跟他算账的程度。

这样的叶修叶秋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也非常好玩。

叶秋抬起手刮刮叶修的鼻子,他看到叶修皱了皱眉,好像在思考抗议还是无视,然后他似乎选择了无视,但看表情还是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叶秋动了动身体,躺得离叶修近了一点,面对面再次把他抱进怀里。

他开始轻柔地抚摸叶修的后背,像是在抚摸一只小动物。

叶修对他的动作没什么反应,但神情舒展了一些。

叶秋试着停顿了片刻。紧接着,他听到叶修发出一声极其细微的、表达不满的哼声。

叶秋会心一笑。

他贴近叶修耳边,用气音问道:“喜欢我这么做么,哥哥?”

叶修没有任何反应。

叶秋想了想,继续重复刚才的动作。他抚过叶修肩膀的时候,叶修似乎满意地哼了一下,那一声也很轻,不过余音慢而悠长,像是在满足地叹息一样。

叶秋停住手,以确认自己没有判断错误。

叶修立刻又不满地哼了一声。

这下叶秋肯定不会听错了。叶修开心时的声音,调子是缓的,气息也柔顺,像是在轻轻应答他的动作一样;但如果他停下来,叶修表达不快的声音就短而急促,声调向下,像是在指责他的懈怠似的。

叶秋开始进行别的尝试。这一次他抚摸着叶修的脊背,到脊椎底端的时候,他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回到他的肩膀那里重新循环,而是继续向下,一直行进至被布料包裹住的那处饱满的所在。

叶秋试探性地把手搭在上面。

这一次叶修没有出声。

他抬起手,以极快的速度恶狠狠地扇了叶秋的手一下。

房间里响起一声突兀且清脆的拍打声。

叶秋收回手,一边揉着自己被扇痛的地方,一边迷惑地说:“你醒着啊,哥?”

叶修照样不理他。

“如果醒着就应一声。”叶秋开始试探叶修的状况。

叶修沉默。

“听得到我说话,但是懒得说话,对不对?”

沉默。

“我可以继续帮你揉后背吗?你喝醉了,这样做你会舒服一点。如果可以的话你就哼一下。”

叶修微弱而且敷衍地哼了一声。

叶秋在心里笑笑,抱住叶修,继续抚摸起他。

“我可以帮你揉别的地方吗?”叶秋小心地问。

叶修皱起眉,露出厌恶的表情,发出一声饱含斥责之意的哼声。

“我明白了,你这个混蛋。”叶秋一点鄙视的意味都没有地说道。

叶秋看到叶修动了动嘴唇,似乎在艰难地说些什么。他赶快把耳朵贴近叶修嘴边。

叶修气若游丝地吐出两个字:“……废物。”

叶秋对叶修觉都不要睡也要骂他的精神感到十分欣慰,忍不住啄了叶修嘴唇一下:“我爱你,哥哥。”

这个吻极其迅速,电光石火一般,就连叶秋都没有过脑子。不过仔细回想一下,他亲叶修的几次基本上也都不是在深思熟虑的情况下,不得不说有时候就是得靠这种近乎愚蠢的本能,才能取得一点进展。但是这一次叶秋倒是没有很紧张,因为亲叶修导致的再灾难的后果他也见过,不可能有更坏的情况出现了,而且叶修应该也有点免疫力了吧?

所以,说完这句话之后,叶秋并没有太强烈的反应,只是注视着怀里的叶修,以便在他出现强烈反应的第一时间给予安抚。

叶修依然没有睁眼,但是他脸上出现了某种不爽又为难的表情,像是在“要不要起来发火”和“发火会打断他这种舒服的半睡眠状态”之间做权衡。

他似乎最终还是决定算了,像是对叶秋这种冒犯已经懒得再去管束。

但他嘴唇又动了动,做出刚刚那样有话想说、只是没办法发出声音的样子。

叶秋于是又把耳朵贴过去。

“滚。”叶修哼哼。

叶秋见好就收。如果再亲下去,可能就真突破叶修底线了。就算是要煮,也不能一次性把水温加到太高。

他一边继续奖励似的爱抚叶修后背,一边用尽可能温柔的语气,低声跟叶修聊天:“哥哥,现在已经是除夕了。”

叶修不说话。

“提前祝你新年快乐。今年不能陪你过年了,但是我肯定会一直想着你的。”

沉默。

“我会帮你问爸爸妈妈好的,就说你很想回来,但是太忙了。”

叶修轻轻地哼了一声,气息乖巧又柔和。

这还是他这晚上第一次发出此种情绪的哼声,叶秋默默地在心里回味了一会儿,才接着说:“我昨天刚刚到这里的时候,还在想你跟你老板是什么关系。你们就是普通同事吧?我觉得你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你。你看她让你住这种房间,就说明你俩之间什么都没有,对不对?”

叶修懒得理他。

“还有,听说你在教一个女孩子打游戏?就是你们队里另外一个。就是为了比赛吧?你肯定也不喜欢她,对吧?”

要不是表达鄙视的声调哼起来比较复杂,也需要调用大量气息,影响睡眠,叶修还真想回应一下叶秋这个问题。但是想想,连鄙视都懒得鄙视何尝不是更深刻的一种鄙视呢,于是叶修就继续沉默地迷糊了下去。

“你没有谈恋爱吧,哥哥?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这三句话不是同一件事吗,你还翻来覆去说三遍。要不是欺骗叶秋说他谈恋爱了需要形成明确的语言,更妨碍他睡觉,叶修觉得他还真应该说出来骗骗这个家伙。

他继续不出声,装死。

“年后我就要去爸爸公司上班了,已经谈好了,在他们财务总监手下做事。要接手公司的话,还是要先弄明白企业的账目是怎么回事,实践和理论差别挺大的。我公司那边运转顺利,投的几个项目都还成,不过暂时看不到动静,等年后吧。我每天都累得要死,S市这边也经常过来,也一直没抽出时间来看你。总之我这半年挺好的,不用为我担心,哥哥。”

叶修不说话,意识渐渐昏沉起来。叶秋的声调很低,语气平缓,内容又令他安心,即使只是听着,不作回应,叶修也觉得很好。

早这样多好。

“你们老板跟我谈了一下战队的事。她的想法我觉得比较原始,是不是你们还没到做详细规划的这一步?我不知道你的打算,但如果有需要的话尽管跟我开口。老爸那边我也会做工作。现阶段需要帮助吗?如果需要就哼一声,轻轻地就行。”

叶修沉默着,呼吸慢慢变得平稳匀长。

“应该是不需要吧。反正我随时等你开口。对了,昨天晚上你买回那么多我爱吃的菜,我高兴极了,哥哥。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记得。”

叶修不回应。

“我不是故意不给你那件大衣,给你的话我就没得穿了。你如果真想要的话,白天我陪你去商场买几件。”

沉默。

“对了,爸爸妈妈身体都很好,我当时是为了骗你的,别放在心上。他们年前刚体检过,跟几年前没什么变化。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抽空回去看看,反正你现在不用每天打比赛,一天之内来回都行。”

沉默。

“平时在网吧注意安全,这个地方鱼龙混杂,有的时候难保有些坏人过来,真出了危险别硬杠,自己生命最重要。平时多警醒着点,也注意锻炼身体,吃饭规律,生病了及时去医院。”

沉默。

“我自己也一切都好,不用担心。年后应该就主要在B市了,不知道下次再见你是什么时候。平时在QQ上给你留言的话不要装作没看见,你要是不回的话,我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情,可能就直接买张机票奔网吧来了。所以一定要及时回我,知道吗?”

沉默。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交女朋友了,哥。”


叶修睁开眼睛。

“你说什么?”

他的语调清醒,几乎完全掩饰不住里面的惊愕。


tbc

评论(130)
热度(964)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