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66)

前文列表


(66)


年前叶秋正好要去S市出趟差,结束之后,他买了去H市的高铁票。

那天跟叶修聊到最后,他到底把叶修现在工作的地址问了出来,随后他就以多种途径查了一下兴欣网吧,是不是非法经营,安全如何,环境怎样。他在网上也找到不少网吧内部的图片,装修意外地好,和他小时候陪叶修去的那种黑网吧条件迥然不同。

他当时还关心了一下叶修怎么住,醉翁之意不在酒地问他有没有舍友,叶修倒是很爽快地告诉他自己是住单间,就在网吧里,每天上班连门都不用出。

叶秋在各种意义上都松了口气,于是就放下心来,专注于自己的事情去了。


叶秋下了高铁,打车直奔兴欣。他来之前并没有跟叶修打招呼,因为想也知道他会拒绝,还不如直接给他来个惊喜。

这一天对大多数上班族而言虽然还是工作日,但街上的行人和车辆明显已经比往日少了,路边很多店铺也关了门。叶秋在网吧门口下了车,推门进去,第一眼就扫见网吧里也没有什么客人了,都零零散散地坐着。

看到他进来,一个正坐在门口附近座位上休息的妹子连忙起身迎了过来。这妹子长得很漂亮,眉眼之间是南方女孩特有的秀气,但神情却自带着一种热情熟络的意味。

叶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妹子突然变了脸色:“你搞什么?”

看到她这个眼神的一瞬间,叶秋就已经明白了。

她认识叶修,并且把他俩弄混了。

叶秋客气地跟她寒暄起来,说明着情况,但心里却极其仔细地观察着这个妹子。

她应该还不到三十岁,但是也不小了,跟他俩是同龄人。

显然不是网吧的员工,只有老板才会对自己的生意这么上心。

五官是好看的,但是气质有点……不好形容,反正叶秋平时很少见到这类型的女孩。她有种接触过太多人、见惯世事所带来的豪爽和练达,很直率,不拘于礼节和形象的样子。她咆哮着喊了一声叶修的名字,又直接丢了瓶汽水到叶秋手里,一点也不在意他们是不是陌生人、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短短十几秒钟,叶秋心里已经迅速给这个妹子勾勒出一个大致的印象,同时,他的心里警铃大作。

她跟叶修是什么关系?

叶修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当网管?他明明有那么多条路可以选择,跟她有关吗?

叶秋一边和妹子说话,一边在心里飞快地梳理着思路。

这会是叶修喜欢的类型吗?毫无疑问,她跟生活平稳家教严格的那些女孩不一样,有一种大姐头的气质,会让人不自觉地听从。按照叶修的性格,他确实可能对这样的人没辙。叶修也许自己不会主动,但如果对方非常难缠的话,他可能会就范,更何况这是个摆脱自己的好机会。而且看刚才妹子把自己误认为叶修时说话的态度,明显是只对亲近的人才会有的……

叶秋表面上不动声色,礼貌到滴水不漏的程度,实际上心里面早就转过了无数个念头。

好在他也知道这些都是念头而已,反正等下问问叶修就行。

要真是他假设的这样……那也没什么,正好他已经来了这里,大不了这个年谁都别过了。


就在这时,洗手间的门打开,叶修走了出来。

正在心里对他哥哥和疑似网吧老板的女孩的疑似恋情单方面进行死亡通牒的叶秋,思路立刻被打断。

他见到哥哥了!!!

那一刹那叶秋感觉到他全身的细胞都欢呼起来,以至于他不得不用上一点自制力,才维持住自己彬彬有礼的假象,不至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跑到叶修面前去把他拦腰抱住,尽管这一刻他确实很想这么做。

让叶秋更高兴的是,叶修看到他只是显得有点意外,没有流露出任何排斥、冷淡、厌恶的感觉。

他相信自己会做戏,但是叶修不会。

叶修没必要在他面前做戏。

而且,尽管叶修拒绝了他一起回家的建议,倒是也没有非常着急赶他走。

三言两语之间叶秋已经摸透,这个女孩确实是网吧老板,叫陈果,而且看叶修的意思,与其说他是为了她才不回家,倒不如说他是为了不回家才选了她这里做避难所。叶修和陈果说话时,叶秋默默地注意着,他觉得虽然这两个人非常熟悉,聊起来也不客气,但应该没什么私情。

叶秋的判断标准很简单,他哥哥和老板娘聊天的时候,他不会感到嫉妒或者心痛,倒是有一种“把叶修暂时托付她来照顾,会比较靠谱”的安心感。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又留意地看了陈果几眼,然后清楚了这种安心感的来源是什么。

她对叶修没有图谋。

如果一个人对叶修有图谋的话,哪怕不表现出来,仅仅是看到这人注视着叶修的眼神,就足够叶秋对此人产生无尽的厌恶了。——尽管叶秋还没有过这种真实的体验,但那次误认为叶修和他“女朋友”去T市度假的经历,也近似于这种体验了。

那种难受的感觉,叶秋这辈子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叶修都未必有这么敏锐,但是叶秋清楚,只有他自己最能分辨出谁才是他的情敌,看到对方一眼都觉得是在戕害自己的生命,他也完全不能忍受这种人和叶修呼吸着同一个空间里的空气。这大概也是叶修不把身边的人介绍给他的好处,如果让他看到叶修真有一个两个队友对他有这种心思,叶秋很难保证自己不会天天在叶修耳边说这些假想敌的坏话,甚至做出更激烈的事。

别说是情敌了,就连跟叶修在其他方面有亲密关系的人,都很容易让叶秋感到不快。他夏天刚刚回国时来找叶修的那次,QQ上敲他没有反应,不得已才拨了之前叶修联系他时用的那个号码。接他电话的也是一个女孩子,声音清脆好听,也很友善地帮他去找了叶修,想来就是叶修之前无数次跟他提到的那个“妹妹”,跟叶修一起去T市的那个“妹妹”,他在H市的紧急联系人。怎么哪里都有她?

不过,看在叶修对自己再三保证他跟那个女孩子没什么,她那次又爽快地帮了自己忙的情况下,叶秋决定暂时保持对她的中立态度。


叶秋跟着陈果上楼,去看叶修的卧室,一边走上楼梯他还一边想,他是不是太容易吃醋了点儿?但他认为他的醋吃得很有道理,这些都是他的潜在竞争对手,他怎么可能对这些人友好?更关键的在于,吃醋是因为没有安全感。如果叶修非常爱他,非常信任他,依赖他,他还会吃醋吗?但现在的情况是,他大概是全世界叶修唯一一个绝对不可能谈恋爱的对象!

叶秋悲从中来。

但他很快地调整好了情绪。他其实并不爱吃醋,也很少想到这方面的问题,这次是因为突然见到叶修身边有个漂亮妹子,受了点刺激,所以一时间全身的防御系统都打开了。不过既然是误解,那他的心态也应该放松下来,以后也尽量少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他是做大事的人,不应该纠结于这些小家子气的心思,真是太可笑了。

叶秋走在陈果身后跟着她走进套间,看着陈果活泼的马尾辫一甩一甩,眯了眯眼。

不管怎样,一想到哥哥跟她朝夕相处,还住在她这里,着实有点不爽!


这种不爽在叶秋看到叶修住处时瞬间消失了。

我真是太可悲了……叶秋一边掩饰不住地感到高兴,一边在心里批评自己。叶修的房间又黑又狭窄,堆满了杂物,墙边是一张孤零零的小床。H市天气潮湿,这房间也不算干燥,甚至称得上阴冷。好在窗户斜上方有个空调,看来睡觉的时候可以开,这样就保证了叶修不会冻到,不至于感冒——他确实也没有感冒。窗户又小又高,房间采光很差,但是叶修不喜欢晒太阳,应该很合他心意。而且是单间,他哥哥自己一个人睡。

总体来说,这是一间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很烂,但以叶秋对叶修的了解,知道他会住得挺舒服的房间。但这只是让叶秋高兴的原因之一。

更重要的是,但凡老板娘对叶修有一点点企图,就绝对不会让他住在这个地方。

这个年看来所有人都可以过了!


基于对自己曾经对老板娘产生误解的忏悔,和从小到大受的严格家教,以及能让叶修安安心心地玩游戏的多种理由,叶秋帮陈果做了不少事情,顺便跟她搭着话,两个人很快熟悉起来。

这件事对他来说很重要,甚至不比见到叶修的重要性更低。看起来叶修一时半会儿不会回家,可能要在这里待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他想及时了解叶修状况的话,就最好跟陈果保持联系,委托她照顾叶修也更方便一些。

陈果是个很容易让人喜欢的人,爽快、直接,叶秋接触她本来动机并不纯粹,后来聊着聊着,也就有点真心想把对方当朋友的意思了。

“其实他一开始就告诉过我,他是叶秋,就是那个嘉世队长的叶秋,不是你。但我看过他的身份证,上面写的是叶修,所以还以为他是在骗人。一直到我们去S市看荣耀全明星周末的时候,他作为观众,在赛场上打出了只有叶秋才会用的龙抬头,那时候吓了我一跳,才明白他的真正身份。我都不好意思说,最开始我还嚷嚷自己是叶秋粉丝的,结果一直对他这个态度,简直丢死人了。”陈果说着,朝叶修那边探探头,看到他正戴着耳机,聚精会神地对着电脑,完全没注意到她在说什么,这才放下心来。

“我也有朋友是他的粉丝,都没见过偶像,很正常啊。后来呢?”叶秋说着,帮陈果把春联展开,两个人一起挑着。

“后来就先让他做网管工作嘛。本来说好如果有别的网管离职的话,就让他去住我们在小区里的集体宿舍的,先让他住着那屋,结果就这样拖延下来了。那次全明星回来,我跟他商量要不要给他租套房子,他说不用,就那样也挺好。”

“他从小到大没经历过集体生活,还是单间比较好。那个房间很好了,你不用觉得有什么,他自己住得惯。而且离电脑比较近,他能第一时间打游戏才是最重要的吧?”叶秋善解人意地说。

“这倒是,简直没日没夜地玩。不过,我已经找人接替他的网管工作了,他现在在专心升级他的账号卡,同时搞搞公会什么的。你不打荣耀的吧?这两件事说起来简单,实际做起来太累了,比我经营网吧难多了。对了,自从那次全明星之后,我们兴欣战队已经成立了,目前就三个成员,他,我,还有跟我们一起住的那个妹子。我是老板,叶修是队长。虽然人还不够,但我们肯定会发展起来的。我们的目标是先建设公会,然后选拔人才进入战队,最后杀回职业圈,打倒嘉世,替我偶像报仇雪恨!”陈果突然顿了顿,“你不要告诉他他是我偶像哈!我身为老板,面子也是很重要的。”

“放心,不会的。”叶秋笑道,“志向很远大,我真心的。我确实不太了解这方面,但是建设战队不是需要很多钱么,真做好的话,需要满足的条件也很多吧?”

“这些都可以慢慢克服,但是最核心的困难我们已经解决了。”陈果说。

“最核心的困难?是什么?”叶秋之前接触过这方面的项目,虽然不是荣耀,但也有一定了解。他倒是挺好奇他哥哥的老板有什么高见。

“就是解决了‘没有叶修’这个问题。”陈果认真地说。

叶秋怔了怔,立刻笑道:“明白。你的意思是,一个非常可靠,实力也很强的队长,是建设一支战队最重要的事情吗?”

“不,这样的队长职业圈里有很多,但就算请来这样的人,也不一定能达到我们的目标。”陈果说,“我们要做的事,如果没有叶修,不要说做不做得成,就连这个念头我大概都不会产生。”

她转过头,望着叶秋,骄傲又自信:“但是现在,我们有了。”

叶秋愣了好一会儿。

他默默地帮陈果继续整理春联,良久,才叹了口气,说:“说真的,我羡慕你。我这辈子没有羡慕过谁,但是听你说完,我居然真的羡慕你。”

“那是当然,”陈果不假思索,“不是每个给人当过粉丝的人,都有跟偶像一起实现理想的机会。你说嫉妒都不过分。”

不,不仅仅是这个原因。叶秋在心里想。

我没有过偶像,因此跟偶像一起追逐梦想,对我而言也不存在多高的诱惑力。但是属于我的最核心的那个困难,竟然和你的困难完全一致,然而和我不同的是,你已经解决了它,而我还挣扎着跋涉在漫长而艰辛的路上。

我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个难题,甚至也是唯一的那个难题。

没有叶修。


不过,这两件事情并不彼此冲突,虽然道阻且长,但趋势应该是向上的,所以叶秋只是深深地感叹了一阵子,倒没有因此而难过。

相反,在听完陈果这一番话之后,他真心实意地为叶修感到高兴。看陈果对叶修的形容,说她是脑残粉都不为过,然而叶秋以自己睿智的眼光和充满前瞻性的视野以及对他哥哥的一贯认识来判断,只有身为脑残粉的老板,才有可能在跟叶修的合作中最大限度地尊重叶修的选择,让他完全发挥出他的天才。

这不仅仅可以让叶修最自由地实现自己的理想,而且也确实是最正确的解决途径。

说真的,除去在跟自己的恋爱问题上是个反例之外,叶秋觉得,任何需要他哥哥和别人商量着、折衷着做出的决策,都是对这个决策正确性的拉低。这是一道数学题。他之所以那么鄙视嘉世那一帮人,也是因为这些人居然不站他哥哥,他的老板居然不会无条件地对他哥哥妥协。他早就明察秋毫地发现了这帮人的无可救药,而他哥哥居然还天真地以为他们的智商可以拯救——当然这只能说明叶修道德高尚,不说明他的判断有问题。

叶秋察觉到自己对叶修已经护短护到不要脸的程度了,脸颊不由自主地一热,很快就把思绪收了回来。

总之,眼前快快乐乐地忙碌着的这个妹子,显然和他在网上看到的嘉世老板陶轩的风格截然不同,她不像个战队经营者,她的决心也多停留在简单的构想甚至是口号上,没有非常具体的计划。如果她带着这样一个态度来向自己要投资,不把对哥哥的感情分计算在内的话,他绝对不会考虑投这样一个项目。

但叶秋也不会粗暴地把陈果的决心判断成为一时冲动。有了再详尽的计划又如何,前期规划得特别好,后来因为各种各样原因夭折的项目他见多了,而即使对方的念头显得天真甚至可笑,乍一看天方夜谭,如果坚持执行下去又会怎样?关键还是要看她接下来怎么做。

陈果刚才说得对极了。

她走对了第一步,无比正确的一步。

他们有了叶修。

叶秋不好说陈果到底能不能完成这个目标,可是既然叶修认可她做了老板,就说明叶修也暂时认同了她的规划。

在是否相信陈果这个问题上叶秋不置可否,但是叶秋相信叶修的判断。

他不会为一个空有一腔热血的荣耀脑残粉买单,但是他会为叶修的判断买单。不过,在此之前,他想先听听陈果是怎么想,毕竟她现在是老板,这个基本的规矩还是要尊重一下的。

叶秋一边帮陈果分着瓜子和糖果到果盘里,一边问道:“那现在你们战队进行到什么阶段了?”

“我们十区公会已经建起来了,叶修牵头的,”陈果眉飞色舞,“你不知道他现在多厉害,是十区最呼风唤雨的人物,没有之一,荣耀网游里这么多年都没出过他这样的,一人能挑一个大公会那种。他建了公会之后,我们公会升级巨快,而且每天的申请人数都爆满,完全审核不过来,已经不公开放人进来了。其他几个大公会当然不能坐视我们这么发展,联合起来堵我们,都被他带着人打服了,还赔了我们很多材料。”

叶秋点头:“虽然我不是很懂,但听上去好强大的样子。”

“真的,你不玩荣耀根本感受不到他多厉害。不光是公会,这个区的副本记录基本上也被我们霸榜了。副本记录对于大公会来说很重要,是抢夺的重点。他刚刚开始练号时,很多公会为了争取记录,都请他过去打工,给他稀有材料。这个稀有材料是他升级武器要用的,他的武器是自制银武,超厉害,荣耀里仅此一份,要升级的话特别费材料。他现在也在慢慢练级,如果将来要打比赛的话,账号卡必须是满级的,也需要很高的属性点和很强的装备,所以我们现在的工作重点是发展公会,升级他的账号,他还会带我们另外一个妹子。那妹子刚刚接触荣耀,但是天赋超高!”陈果总结。

叶秋没想到陈果啰里啰嗦地说了一堆,竟然把重点圆回来了。光听她刚开始说的话,他差点以为这就是一通激情洋溢的脑残粉发言,没想到确实是他们战队现在的工作重点。

不过,细细分析起来,执行这些工作的人也就是他哥了,这个老板目前更像是后勤或者行政多一点。正常情况下建立战队时必须有的规划她一点没提,应该就是没进行到那一步。

叶秋心里有数了。

如果他要出手帮忙的话,还是找叶修商量更靠谱一些。至于陈果……她行为的出发点比起一个成熟的商人,更接近一个凭借本能行事的脑残粉,但尊重叶修的意见恰恰也是她最正确的做法。

叶秋不知道她的热情能持续多久,她将来会不会跟哥哥产生分歧,遇到困难时会怎么选择;但她在这件事情上是个和自己哥哥一样以理想而非利益为导向的人,如果将来他们都不会改变的话,也许这将会是一段美好的合作关系。

叶修会在这种关系中得以实现自己的理想,而不是像原来一样有个不怎么愉快的结局。

不过,他还是给对方一点积极的暗示比较好,就当是提前打预防针了。

“我好久没见他了,这次看到他,感觉他还过得蛮开心的。虽然你说他是你的偶像,但是能够遇到一个全力支持他实现自己想法的老板,我觉得也是他的幸运啊。”叶秋说着,朝陈果笑笑。

陈果一脸得意:“那当然。事到如此,我也就跟你直说了。虽然你是他的家人,但是我觉得你们还是不够支持他的事业。一个人哪怕显得再独立,外面朋友再多,也还是需要家人的关爱的,现在荣耀发展得这么好,你也应该试着理解他一下,理想不分高低,都是平等的,对吧?”

“对。”叶秋干脆地点点头,心里却在想,你得瑟个什么劲啊?论脑残粉的历史,我比你早了二十五年好吧!


tbc

评论(78)
热度(782)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