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64)

前文列表


(64)


第二天回俱乐部之后,叶修曾经担心过叶秋到底会不会按照他所承诺的那样,让他安心把这几年的比赛打完。

叶秋也许不会明着追求他,但一定会用一些潜移默化的方式来对他好,而这些好,他没办法拒绝。

他多虑了。

他很快就没有任何时间和心思再去想跟叶秋有关的事情。

第八赛季到来。


真正的变动发生之前,总是会先出来无数风声。叶修对风声感知得比所有局外人都早。因为这体现在很明显的一个地方,嘉世的队员,不好好打比赛了。

如果说第七赛季以及之前的赛场上,他们还会假装在积极比赛,到了第八赛季,很多人已经干脆把不屑和消极怠工明白地写在脸上。

叶修也是在这半年里见到了他有生以来见过最多的下流样子。那倒并非出自性方面的侮辱,而是他从某些人身上见识到,前几个赛季还目光虔诚地追随着他,叫着“叶哥”“叶队”,对他的态度亲密真诚得好像至交兄弟一样的人,原来他们脸上也是可以做出这么难看的表情,抛出这么鄙视的眼神,语调中掺杂进这么浓重的讽刺意味的。

当然叶修绝对不会在这件事上吃亏,在他们向他充分展示完自己尖酸刻薄的才能之后,叶修也会以一个领导者的慧眼,诚恳建议对方把这些才能用在赛场上,朝着对手施展出来,说不定对敌人造成的打击比他们的战斗技能造成的还多。不过他的建议没起到什么效果,攻击敌人的是勇士,不分敌我攻击的是疯子,而在内斗上才能发挥出充分勇气和智慧的只是孬种。就算给叶修一窝疯子说不定他都能带好,可惜他现在束手无策。

叶修隐约感觉到,说不定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是他预计中的那样多了。

他开始更频繁地往训练营跑,正常时间,休息时间。和夏休期一样,他依然手把手地教导着邱非,但也没有过于急躁。压力在他身上,他不至于转嫁给这个孩子。虽然他希望他能成长得快一点,但也不应该破坏正常的节奏,根基不打稳就急吼吼出道,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邱非是他接班人的风声,在新赛季开始之后,随着嘉世成绩进一步向下跌落,终于也传到当事人的耳朵里来。

有一天深夜,叶修和邱非在训练营里打完几场指导赛,叶修给邱非复了盘。两个人闲聊的时候,邱非突然意有所指地问他:“前辈,我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出道?”

“着急了吗?”这个问题让叶修有点意外,他一直不觉得邱非是什么急于求成的人。更何况他还不到火候,他自己应该知道。

叶修想了一下,回答他:“最少还需要半年以上,顺利的话,第九赛季。”

“我一定会配合好你,在赛场上做好策应。这半年,我也会好好钻研双战法的打法,争取到时候能打出全新的东西。”邱非说。

叶修怔了怔,转过身认真地看着邱非:“是不是有人对你说什么了?”

邱非摇摇头:“前辈,我想跟你一起打比赛。嘉世的每场比赛我都反复看很多遍,除了苏沐橙前辈,别的前辈没有办法给你有效的配合。我不会和他们一样。”

叶修听出了邱非话里没有说出来的那一层意思。

他没有想到的是,在涉及“离开”这个可能性的时候,邱非比他还要敏锐,反应还要激烈。

叶修拍拍邱非肩膀:“这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情。而且,我也从来没有许诺给你什么,包括出道这件事。以你现在的水平,除了努力之外,想什么都没用,等你能力到了,自然会得到相应的结果。不要被舆论影响,作为一个合格的职业选手,心志坚定非常重要。”

邱非沉思了一会儿,还是眼神执着地盯着叶修:“那么也就是说,如果我努力的话,和前辈并肩作战,还是有可能的,对吗?”

“有可能啊,”叶修笑着,摸出一支烟,站起身来,“任何事都有可能。”


而时间没有走上“有可能”的那个方向。

一个半月之后,一位和叶修私交不错的嘉世副主管偷偷地跑来告诉叶修,陶轩正在带人私下里跟越云战队接洽孙翔转会的事。据说这个消息传到他耳朵里时,那边已经大致定了下来,费用也商量好了。

传闻越来越多,叶修已经能察觉到,其他部门的人在跟他讨论工作时,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叶修对此并没有太多强烈的感觉,身处事件漩涡中的人往往是最平静的,又或者他在嘉世对他漫长的背弃中早就预见到了这一天。他一如既往地训练,开会,比赛,跑训练营,吃饭,休息,研究新技能搭配,上网游用小号打打竞技场……直到那一天。

直到那一天,傍晚吃饭的时候他接到了通知。晚上不要出门,随时待命,准备来会议室集合,来的时候需要带上一叶之秋的账号卡。

这一刻终于来了。


叶修并没有怎么回味过这个晚上,他并非真的不在意发生在这一天的事情,他只是尽可能轻描淡写地把它略过去,让那些事件仅仅作为事件而存在,让事件发生时他的言行只成为那一刻的应激反应,不让它们固定为真实的感觉,从而避免它们沉到内心深处去,变成结结实实的可以被感知到甚至被无限次回忆起并长久留存于身体中的痛苦。否则的话,他将如何处理这种痛苦。

因而那些事发生了,并且在发生过后就很快结束了。

对这个晚上离开嘉世之前的事情,叶修只保留了一点点记忆。那就是一叶之秋从他手上被孙翔抽走的那一个瞬间,在一叶之秋数年来被他的手摩挲得极其光洁的卡面上,他察觉到了临别之前它传来的那最后一丝温柔的触感。

他几乎没有一点迟疑地开始了新的生活,并且一刻不停地把它向前推进。

这倒不是因为他要逃避被迫离开嘉世和一叶之秋的失落。叶修活得很明快,它结束了就是结束了,把君莫笑的账号卡插进荣耀登录器的那一刻他就有了新的方向,旧世界的情节已经无法对他造成二次伤害。这和他跟叶秋那件过往有着本质不同,他爱嘉世,但他没有伤害过嘉世。他不爱嘉世的那些人,所以他们对他的伤害也就可以约等于无。他不会像纠结叶秋那么多年一样纠结于它,他没日没夜的忙碌只是因为他必须要这样。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享受这样。

叶修有时候会想起叶秋。叶秋很守信用,退役之前的几个月没有骚扰过他,只给他发过两次父母的照片,老两口精神很好,看着镜头,父亲每次都沉着脸,心情不爽的样子,但叶修能看出来他并没有真的在生气。叶修知道叶秋拍照之前肯定会告诉爸妈,这是要发给叶修看的,否则父亲绝不会是那个表情。他感谢叶秋的心意,但每次也就是敷衍地给他回个大拇指,并不说话。

而来到网吧之后,叶秋还没有联系过他。叶修偶尔想过他跟叶秋夏天在酒店房间里的约定,心里也会嘀咕一下叶秋会不会钻它的空子,但也立刻不再想,反正叶秋奈何他不了。后来有一天,叶秋终于在QQ上敲他:“你退役了?”

那时距嘉世公布他退役已经过了一段时间,叶修在网游里跟各大公会交往得风生水起。那时候叶修没在号上,正叼着烟看之前的某份副本攻略,稍一沉吟,很快给叶秋回复过去:“名义上是,实际上正在练号,准备东山再起,重振雄风,大杀四方,比之前还要忙。”

叶秋:“那你现在在什么地方?还在俱乐部里?”

叶修:“怎么可能啊,早让人赶出来了。在我们俱乐部附近的一个网吧当夜班网管,包吃住,免费上网,除了睡觉就是打游戏,爽歪歪,神仙般的日子。”

叶秋:“行啊,比我滋润多了,我整天累得跟什么似的。哪个网吧?”他这边说着,那边已经打开了电子地图,定位到嘉世俱乐部,在方圆两公里之内搜索起了网吧。

叶修留了个心眼:“谁给你的自信让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电脑面前的叶秋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不紧不慢地打字:“叶修,是你说要像兄弟一样相处的吧?我这里就正常问你个地址,是家人都得问一下吧,你就跟防贼似的防我,是我心里有鬼还是你心里有鬼?不是,我挺好奇你整天想些什么,都是想着我怎么来图谋你是吗?你是怕我来图谋你,还是希望我来图谋你?你听说过恐同即深柜吗?我都还没说什么呢,你就这么兴奋,是不是我跟你说出国玩玩吧你都得先算算那个国家允不允许同性结婚啊?”

叶修很快回道:“你这种态度是会很快失去客户的!”

叶秋不屑:“我是投资人,老兄。”

叶修心里动了动:“我这里有个天使投资项目……”他其实对这方面一窍不通,但这种名词好歹听过,就胡乱拿来用了。

叶秋在办公室里笑出声来:“是你的账号卡吗?说说看。不用交商业计划书了,简单点,我要投多少,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回报周期是多久?”

叶修想了想:“你负担我账号卡升级的所有费用,有可能还有战队的一批账号卡费用,战队人员的工资,战队日常开支,基础设施费用,看你预算,几千万到几亿吧,不会更多了。”

叶秋干脆地回:“我的好处呢?”

叶秋真的有点动心,在叶修回复之前的一个瞬间,他假设了一下,要是叶修真的以“那我就跟你谈恋爱”为引诱的话,他能不能抗拒住这个诱惑……别扯什么爱情不能被金钱污染之类的鬼论调,真不能被污染的东西什么都不会污染,叶修就算是骗光他所有的钱然后一脚把他踹了都不影响他是他最爱的人,当然这种情况也不会发生,从法律角度上来讲他也踹不走自己这个弟弟。相反,不管用什么条件,哪怕是这种手段,先把叶修骗到手再说。不过“谈恋爱”是不是会被钻空子?以叶修的狡猾,万一就谈一天,他把自己带到公园吃个棒棒糖就当成约会晚上回来就分手怎么办……还是要把回报条件改成“结婚”比较好……

叶秋在一秒钟之内完成了如上心路历程,同时真心实意地对叶修这个建议感到了一点兴趣,然后他就看到叶修把回复发了过来。

叶修:“天使投资嘛,所以你会在我心里获得一个‘天使’的名号。”

叶秋微笑着,静静地等了十几秒钟,对话框还停留在这一句话上。

叶秋的笑容僵住了,他的表情渐渐转变为不可置信。他把手放在键盘上:“还有?”

叶修秒回:“还有啥?你又想要自行车了?”

叶秋被他哥哥的无耻惊呆了。没等他回复,叶修又发过来一段话:“你以为这个名号很随便吗?你知道我牺牲了多少廉耻才对你许下这个承诺?你觉得我要是真这么叫你的话得损多少年的功德?打字的时候我都觉得我的手指头要吐了。以后万一打不好比赛,也肯定是因为今天把这俩字用在你身上的缘故。”

叶秋疑惑:“你不是退役了吗?还有比赛要打?”

叶修斩钉截铁回他四个大字:“未!来!可!期!”

叶秋注视着屏幕,久久,才深深地出了一口气,从心底漾出微笑来。


得知叶修在当夜班网管的时候,叶秋稳了好几秒钟才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回复的语气尽可能显得若无其事。他知道叶修退役之后,也研究了一下联赛相关的规则,得知叶修如果要重新回到职业赛场还需要最少一年时间。他很疑惑哥哥为什么要退役,转会明明是更好的解决方式。但是联想到他之前透露出来的信息,恐怕这条路已经被他们俱乐部堵死了。

叶秋当时郁闷了一会儿,他有点介意叶修为什么不求助于他,但他又很快释然,觉得可能是因为情势太急,叶修没来得及联系他,他独立惯了,也没有在这个途径上去争取。

但是他竟然在当夜班网管,这是叶秋所不能接受的。只要叶修愿意,叶秋可以收集各方证据曝光嘉世的行为,哪怕叶修退役的缘由被嘉世做得很合理,在媒体上操作一番、做好引导的话,也不是没有反转处境的机会。

如果叶修不愿意以这种方式回到职业圈,那他至少可以找个无忧无虑的环境来继续,叶秋可以帮他联系任何一家条件最优越的俱乐部,甚至为他建设一个可以安心训练、度过这段空白期的场所。

在叶秋心里,以他哥哥的地位和实力,以他哥哥的人品和性格,他应该住在全世界最豪华的宫殿里,享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供奉,每天早上接受所有臣民的朝拜,轻轻抬抬眼皮就有人把准备好的清水和美食献上。除去打他喜欢打的游戏,这世界上的一切烦扰都不应该跟他有关,能牵动他心思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自己。

当然叶秋自己也知道这有点夸张,但是他觉得也总存在一个底线。如果叶修还是执着于打游戏的话,那他至少不应该同时在这种人员混杂的环境中谋生。他应该衣食无忧地专注于自己的目标,而不是会把一大块时间浪费在做这种完全无关的工作上面。他连叫叶修回来继承爸爸的公司都不舍得,怎么会舍得让叶修去做网管?

他更担心的是叶修的情绪状态。虽然叶修语气轻松,而且他也给叶修打过预防针,但是他哥哥主意很大,如果决定不告诉他的事,就一定不会告诉,他不知道他平淡无波的语气下隐藏着多少自己所不知道的苦难。叶秋更怕他装出很好的样子,实际上只是在自嘲,甚至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尽管他不太认为这个有可能在叶修身上发生。

但叶修的四个字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还是他熟悉的那个叶修。甚至,比他们上次见面时情绪要更开朗、更坚定、更自信一点。

没错,这种略带自信的感觉。这跟之前叶修给他的那种自信不太一样,那时他的自信是沉稳从容的,一种上位者的自信;但暑假里的那次见面,叶修身上反而是无奈更多一些。那种无奈非常淡薄,但叶秋能察觉得到,他对叶修的状态感觉总是很敏锐,而且准确。

而这一次又不一样。

叶修轻松了。

他的语气,给屏幕这边的叶秋这样的感受。

因而那种自信更活泼,甚至显得年轻,就像他的哥哥也变得更活泼了一样。尽管知道叶修现在境遇不佳,但叶秋的心情却比暑假里跟他聊起嘉世的事情时还要好一些。这很奇怪,他的哥哥正处于人生的最低谷,他身为弟弟和单方面的爱人,却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

但也很正常。有时候一无所有比拖着一个只会无限消耗和吞噬的黑洞要好,因为前者会把你付出的每一份生命力都回报出来,而后者只会吸干你身上的血。叶秋当了几个月的投资人,见过非常多的创业者,也接触过很多案例,这种情况对他来说屡见不鲜。

叶秋于是释然,替叶修,也替自己。


他打字过去:“不闹了,说真的。你到底需不需要我帮忙,都在哪些方面?我看你还提到了战队的费用,你是想要自己拉一支战队吗?这是个大工程,我确实可以考虑,但我需要你说得明确一点。”

叶修刚去前台买了盒烟回来,叼了一根放在嘴里咬着:“暂时不需要,战队的事就是个想法,都还没影儿呢。我也不需要钱,我现在需要的东西用钱买不到。”十区现在的很多稀有材料都有价无市,真砸钱倒也能买,但能用别的手段获得的东西,暂时没必要拿他弟弟的钱去做这个冤大头。账号卡是个无底洞,叶秋是做生意的,需要考虑回报,他还有个公司,八字没一撇的事,也不应该这么轻率地把他拉进来。

叶秋倒是真有点失望:“真不需要吗?可是你都去给人家当网管了。”

“我当网管主要是为了有个落脚点,顺便解决吃喝问题,这个工作基本上没事做,我每天打荣耀的时间比当职业选手时还多。你用你的理智想想,我在这里无拘无束地玩游戏,跟每天回家面对老爹那张恨不得要我命的脸,你觉得我喜欢哪个?”

这倒是成功地说服了叶秋。他想了想,还是打字过去:“那等你需要投资的时候,可以随时联系我。不过我希望你开出一个我没办法拒绝的条件。你懂的,哥哥。”

叶修秒回:“就是上街讨饭我也不会要你的臭钱的。”

叶秋笑了:“那你上街讨饭时记得喊我,记得头上插根草签,‘卖身氪卡’。说不定我一感动,就花十两银子把你买下来了。十万两也买。”

叶修倒是挺稀奇的样子:“咦,你怎么知道这个字?”

“最近投了个手游,了解了不少这方面的知识。”

“什么手游?”叶修虽然没有手机,但网吧里有人在玩,大家吃饭时也会聊一聊,他听过不少名字。

“还在开发,一款耽美向恋爱养成游戏,知道什么是耽美吗?到时候要不要帮他们测试?我给你买个手机寄过去。你也可以告诉我最喜欢哪个角色。里面有一个霸道总裁,热爱健身,本科T大,在C大留学,英俊潇洒又有钱。你可以建个角色,多跟他互动一下。”

“滚!”叶修回得干脆利落。


tbc

评论(77)
热度(804)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