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63)

前文列表


(63)


叶修这晚睡得相当不踏实。

跟叶秋又聊了几句之后,他就先道了晚安,半身坐在被子里,把浴袍一扯,在枕头边一团,就钻进被窝里去,背对着叶秋闭上眼。如果叶秋不跟他整那么一出,在得知了对方这样的决心之后,他或许还会嘀咕一下;但虚惊一场之后,他反而踏实下来。

叶修闭着眼睛,听着叶秋那边零零碎碎的动静。他收了几条手机信息,又不知道操作了一会儿什么,按键时发出悦耳的声响。叶秋起身下床,开冰箱,拧瓶盖,喝水……睡前喝凉的不好,叶修模模糊糊地想着,但也懒得出声去阻止他。叶秋把水搁在吧台上,饮料瓶接触木制桌面时有低沉微弱的响动。浴室的门响,叶秋拧开了水管,似乎是在洗手。门又响了,这次是叶秋从浴室走出来。身后的床垫被慢慢地压下,有人体的热度从床的另一侧渐渐传递过来。

叶修眼皮上那层柔和的暗红色消失了。

叶秋关掉了房间的灯。


他们住在高层,叶秋没有拉窗帘,因而即使闭着眼睛,叶修也能感觉到外界并非一种混沌的黑暗。

他的意识并没有随着光线的减弱而昏沉下去,正相反,叶修感觉自己越来越清醒,越来越清醒。

因为他察觉到,叶秋并不是像他原以为的那样,老老实实地合上眼睡觉。

叶秋在看他。

那边的床垫陷下去的程度比较深,不是一个人平躺在枕头上的样子,更像是侧卧,压力集中在相对狭窄的体侧。更重要的依据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直觉,这一刻叶修觉得人的视线简直是一种实体化的存在,它们由叶秋这一端发出,径直打到了他的背上。

叶修怕热,手臂没有缩进棉被,而是蜷缩着搭在体侧,这让他的肩膀和后背有一大片留在外面,也暴露在叶秋的视野里。现在它们几乎像是被密密麻麻、细过针尖的无数小箭戳刺着,扎得叶修汗毛都要竖起来。

叶秋绝对在看他。

这是一切动物在被天敌窥伺时都会产生的本能第六感。

叶修压住心跳,静静地分辨从叶秋那边传过来的声音。但叶秋安静极了,叶修感觉不到他有呼吸的气流打在自己背上,也没有即将陷入睡眠的人和缓宁静的气息起伏。就连窗外偶尔传进来的汽车行驶的声音,都比叶秋的呼吸要更加明显。

但就是这样才不对劲!

一个正常在睡觉的人,怎么可能做到这么安静!

叶修猛地睁开眼。他倒是真希望此时面前有一面镜子,能照出背后叶秋黑暗中猫科动物一般发光的眼睛。但他眼前只有一堵色调柔和的墙。

叶修情不自禁地眨了眨眼,让越发清醒的神智占据自己的头脑,强行将五感推至最敏锐的状态,力图收集身后叶秋透露出来的一切蛛丝马迹。

但是,没有。

叶秋把他的声息隐藏得极其完美,完美到几乎遁形的程度。


叶修终于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你想看到什么时候?”

他背后瞬间传来叶秋的声音,是遮掩不住的高兴:“你也知道我在看你,哥?咱俩真是心有灵犀。”

“你要用这眼神看张桌子,桌子都得忍不住自己走了。让不让人睡觉了?”

“今天的月亮特别美,哥哥。”

“滚!”叶修平时在职业群里看过几个不着调的讲骚话,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有多久没有一起睡过了,连我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快。我觉得我很多年没见过你在我身边睡觉的样子,刚才一直在想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叶秋的语气里满是眷恋。

叶修不接话,把暴露在被子外面的胳膊收回去,被子往上一拉,密密实实地盖住自己下巴以下的部分。为了避免叶秋把他那边的被子掀开、好让自己后背露出来——虽然叶修不觉得他的后背有任何可看之处——叶修又朝床沿靠了靠,让两个人中间那块区域留下足够的被子,以便把脊背也严严实实地包裹好。

他闭上眼睛,满意地感觉到在棉织物的遮护下,那股让他如芒在背的视线消失了。

他不再理会叶秋,准备睡觉。

还没消停几秒,床垫那边又传来微微的颤动。这颤动是接续不断的,以叶修这边接收到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巨型毛毛虫在他背后朝着他拱过来。

半晌,毛毛虫终于行进到了距离他很近的位置,叶修能感觉到自己后脑勺的头发都被他温热的呼吸轻轻吹动着。

毛毛虫在盯着他的头发看,叶修甚至能感觉到后面那货身上传来一阵接一阵的愉悦的气息。

叶修不耐烦地皱皱眉,抓紧被角,猛然一个下潜,整个人钻进里面,用被子蒙紧头。

他并没有看到,身后的叶秋微微笑了笑,随即也一个下潜,整个人也钻进里面……

叶修猛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被窝里的脚踹了踹身边的叶秋:“过去,过去过去。”

叶秋倒是很识相,他察觉到自己已经朝叶修这边前进太多,再挤的话叶修就要掉下床去了。他慢慢蹭回了自己的初始位置,灼灼发亮的眼睛在黑暗中望着叶修。

叶修抖了抖两个人之间的被子,在正中央的位置上把被子捏出浅浅一条凸出的形状:“别过这条线。明天早上我要发现这条线没了,你,小命玩完。”

叶秋乖乖地点头:“那要是我不小心越界了呢?”

“没有小不小心一说。只要你越界,我就让你只能当我的妹妹。”叶修语气平静地说。

“我知道了,哥。”叶秋兔子般乖顺地应道。


俩人重新躺平。叶修依然是侧卧,但这次和刚才不太一样。他躺着躺着,突然间就一个回头,看到叶秋正老老实实躺在枕头上,保持仰卧的姿势,睁眼望着天花板,若有所思。

他不睡觉叶修懒得管,只要别骚扰他睡觉就行。叶修于是安心地回过身去。

又过了几十秒,叶修再次迅速回头。

叶秋依然望着天花板,一动不动。而且,叶修观察他这两次,他都没有什么反应。

叶修于是又安心地回过身去。


“我在想,”叶秋突然开口,语气很正经,“你的状况——是状况,不是状态,是不是,已经到了非常糟糕的程度了?”

叶修没有作声。

“如果还在你能力所及的范围之内,你是不会对我说的。叶修,我觉得你控制不住局面了。”

叶修叹口气:“可能局面如何,从来都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只能控制住很小的一部分。”

“我在想我能帮你做什么。走舆论这一块有用吗?把俱乐部跟你的冲突往外透透风,给他们施压。我大学有一哥们是做媒体的,资源很多。”叶秋把手臂垫到脖子下面,望着天花板,说道。

“你千万别。那样战队会死得更快,而且俱乐部的内斗一旦被宣扬出去,对嘉世来说是很大的伤害。”叶修换了个姿势,也平躺在枕头上,“这件事情用不着你插手,我不是跟你客气,你插手的话,不管出不出面,肯定都会有人顺藤摸瓜到你这里,对我来说也会造成麻烦。”

“那你呢?外界舆论对你有影响吗?”叶秋转过头,看着叶修。

“不会。”叶修语气轻松。

叶秋迟疑一下:“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有一个学妹,是你的粉丝吧?”

“嗯。”

“我有她微信,出国之后也没有删过。有一段时间刻意控制着自己不去看你们俱乐部的新闻,后来也就慢慢养成了习惯;反而从她那里知道了不少你的消息,她会经常分享你的比赛视频到朋友圈里。后来她发得越来越少,而她自己现实里的东西越来越多。再后来,已经完全看不出在关注你们这个比赛的痕迹了。”

“那不是很好么,自己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叶秋又犹豫了片刻:“然后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找个由头跟她聊天,后来终于扯到你们身上来。我问她,怎么最近没看到她在刷荣耀的东西了,她说,脱粉了。”

叶修没接话,叶秋接着说了下去。

“我知道你们连着几年没有拿冠军,于是就问她为什么,是因为没打出好成绩来所以被她抛弃了吗。她说不是。她说,因为真情实感地喜欢过,所以不愿意看英雄末路的情节,于是对整个比赛和游戏都淡了。”

叶秋说完,叹口气:“我是不是不该跟你说这个?”

“这有什么,电子竞技的残酷性就是如此啊。尽管我知道自己状态没问题,但是没有整顿好队伍,打不出成绩就是打不出成绩。比赛不是文学或者艺术,它是有最直观的硬性标准的,就是赢。赢不了的话,粉丝会那么想无可厚非,就连好多业内人士都是这么认为的。”叶修平静地说。

叶秋释然了一点:“我刚才还在想告诉你这事会不会伤到你。不会?”

“当然不会。每个粉丝从职业选手和战队身上求取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得不到了就会离开,很正常。所以我老板的建队方针很要不得,为了观众而打的话,一定会迷失自己,不光会扭曲选手自己的意志,而且观众的需求也是复杂的,不断变化的。就连娱乐产品都不应该这样,更别说比赛了。”叶修说。

叶秋默默点点头,说:“当时听完她的话,我简直眼前一黑,不知道你的情况糟糕成什么样子。她一个外人都这么觉得,你身为当事人,又是什么样的滋味。哥哥,其实我不该跟你提这件事,但我很害怕你在我面前硬撑。就算你跟我说了来龙去脉,但我担心你还是有所保留。今天晚上每次我提起话头,想跟你深入聊聊时,你都会把话题转移开,别以为我不知道。所以我才想起跟你说这个,觉得说不定刺激你一下,你要是真难过的话,估计就表现出来了。但是我刚听了你说的话,又觉得你确实也没在撑,你的心态还是很好的。所以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了,哥哥。你真的扛得住吗?我是说心理上。我现在就在你眼前,有一点点难过,也不要在我面前藏着。”

“老弟,你知不知道这些事我从来没跟人说过。”叶修不以为意,“要是这还叫有所保留的话,那估计在我这儿根本不存在没保留这件事。”

叶秋被叶修那句话甜得心里一抖。他放在心里回味了好半天,简直忍不住要笑出来。但显然不太符合此时的情境,于是他还是忍住了:“所以,真的没事?”

“有事啊,但是都告诉你了。”叶修说,“这些事也只能跟你说,毕竟我的交往范围之内也没什么特别聪明的人。”

“我是那个最聪明的。”叶秋赶紧接话。

“也不至于,马马虎虎跟我持平吧,这么说真是抬举你了。”叶修顿了顿,又说,“其实你回国对我来说真的挺重要,至少知道你平安安安的,人也健康成长,没有学坏,去了我好大一块心病。像你之前那样没着没落地在外面漂着,也不知道你过得怎么样,天天悬着心,万一出了事,我肯定没办法原谅自己。”

叶秋几乎融化在床上。

他晕晕乎乎地把叶修的话在心里转了好几轮,恨不得每个字都刻成铭文供起来;这才一拱一拱地蠕动到叶修身边,贴着他的肩膀,撒娇地叫道:“哥哥。”

叶修一个手刀劈过来:“过去!”

叶秋才想起来那条界线的事。他非常懂得见好就收,立刻缩回自己领地,同时讨好似的把自己弄乱的线整得更明显一点。

他又平静了一下,才换上比较正经的语气:“你肯告诉我这些,我也很高兴,哥哥。你肯告诉我你过得不好,肯告诉我你到底遇到什么问题,这些事情,在我看来是你非常大的进步。小时候你总是把主意闷着不说,欺骗我,利用我,给我一种你总不信任我的感觉。现在长大了,你反而坦诚了一点。你不知道,你告诉我这些的时候,虽然替你担心,但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我也感觉从来都没有这么幸福过。”

叶修的反应比较迷惑:“是吗?我一直就这样啊,我觉得你想多了。小时候不告诉你那些,是因为一旦说了,你会坏我的事啊。你不会搞破坏的那些事情,我从来都没有瞒着你吧?”

“不,不一样的,”叶秋挺认真地说,“是说你的真实感受。你自己没发觉吧?你其实基本上不会告诉别人你的感受和心情,一般都自己消化了,尤其是那些负面的部分。只有你觉得好玩的事,能给人快乐的事,你才会拿出去跟人分享。”

“真该把我的敌人们叫到一块儿,给他们开个班,让你给他们上上课,介绍一下我是什么样的人。”叶修叹息。

“不用了,我希望他们离你越远越好。”叶秋说,“总之我希望你保持住这个习惯,别的不重要,只有这个一定要保持住。我希望你在我面前,永远都不要隐瞒自己的感受,有什么想法都直接说出来,你这么做的话,我会非常、非常高兴。我很担心以后忙起来,会顾及不到你,没办法照顾你太细致,所以有事不要自己扛,我不一定会发现得特别及时,你一定要主动跟我说,现实里的问题和心情上的问题都是这样,好吗?你在别人面前怎么样我不管,作为你弟弟,这一点要求不过分吧?”

叶修想了想:“不过分。我现在就有一点感受想跟你倾诉。”

“嗯。”叶秋赶紧摆出一副真挚又专注的架势。

“我觉得我弟弟总是想性骚扰我,我现在特别想让他滚蛋,怎么办?”


在又一次确认过那条安全界线完好之后,叶修就安心入睡了。他用了个很舒服的姿势平躺着,头歪向墙那边,虽然显得比较冷淡,好歹不至于像防贼一样防着叶秋了,叶秋很满足。

叶秋睡不着。他用手机看了会儿新闻,推测叶修睡着之后又转过头看着他的睡脸,虽然叶修转过去不让他看到,但叶秋还是觉得很幸福。

他数着叶修呼吸的节奏,并且调整自己的呼吸,一开始试着做到跟叶修正好错开,在叶修呼出一口气的最后一瞬间开始吸气,后来又试着跟叶修保持一致,跟他同时吸气,同时呼气,以叶修的节奏来带领他自己的节奏。

一开始有些不适,因为他发现叶修的呼吸比他习惯的要缓慢一些。但后来他就慢慢适应,甚至感觉自己的呼吸因为跟随叶修的缘故而被调匀了,心情也随之平静下来。睡意逐渐袭来……叶秋的意识越来越昏沉。

等一等,不行。

叶秋在心里挣扎着,睁开眼睛。

他轻轻坐起身,沉静地等了一会儿,确认叶修的呼吸没有产生变化,确实是睡熟了。

叶秋这才下床,轻手轻脚地绕到叶修那头,看了看睡梦中的叶修。叶修睡得很香,面容恬静。叶秋又看了他一眼,无声地拿起他放在床头柜上的香烟和火机。

叶秋走到窗前,借着窗外的月光打开叶修的烟盒,数了数,里面还剩下七支。叶秋的手指爱抚般地一根根划过香烟的滤嘴,然后把盒盖扣上。那个火机是一次性的便宜货,随便一家便利店买的那种,没办法带上飞机,但为了毁灭证据,显然也不可能再放回去。

叶秋打开公文包,把香烟小心塞进比较宽绰的一个夹层,再把公文包扣好。他捏着打火机四处看了看,还是走到圈椅旁边,把打火机塞进自己换下来的一条长裤裤兜里。做完了这一切,他又谨慎地嗅嗅自己的手指,确认没有沾染上烟味,这才无声地走回床边,照原样躺下,安然地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82)
热度(789)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