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61)

前文列表


(61)


叶修皱起眉头,看着叶秋。

叶秋敏锐地意识到,叶修其实并不是在思考,他是在观察他。他并没有考虑叶秋给出的两种可能性,并在脑海里模拟这两种情况,因为他的眼神,比起纠结和迟疑来,更像是一种追根究底的索求。

叶修依然在观察他的情绪,观察他有没有说谎。

叶秋对此极其迅速地做出了反应:他朝着叶修微微勾起嘴角,但是眼睛并没有随之弯起来,做出一副“尝试着假装自己开心,但实际上并不是真的高兴”的模样。

他的眼睛没有笑。不仅如此,叶秋还确信那是一种足够阴郁的目光。能做到这个并不难,过去的几年里,他对这种情绪一直不陌生。

这果然一定程度上迷惑了叶修。叶修没有回答叶秋的问题,只是又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你刚刚说你骗了我。你先回答我,你对我说的那些经历里面,有多少是假的?还是全部是假的?”

“你希望有多少是假的,叶修?”叶秋反问他。

“全部。”叶修一秒不带犹豫地回答他,他的语气之坚定、果断,让叶秋小小地吃了一惊。

但叶修立刻又接着说:“不过,我猜也未必是全部。你不是习惯性撒谎的性格,如果真的全部是你编造出来的,可能你就为了骗我这一次,准备了很久。你没必要精心捏造这么个谎言,就为了问我那一句话。但是我希望它不会全部是真的,至少在你吃药那个问题上。其他的我无所谓。所以,请你现在诚实地回答我,你到底是什么情况。务必诚实,否则,我会生气。”

叶修最后四个字说得很轻,语气也平常,但是让叶秋的心忍不住跳了一跳。

这辈子叶修都没怎么跟他生过气,上一次他生气的结果是跟自己决裂了三年。还是在叶秋的哀求之下量刑变轻的情况。

叶秋尽可能把问题回答得足够简明扼要:“我本科毕业论文没问题,我是优秀毕业生。两个学位都拿到了。没有嗑药,从来都没有碰过,你想想我大学时学的什么,我知道什么不能吃。确实跟父亲借钱在C大买了房,还招了几个舍友,这三年里用房租把欧洲玩了个遍,现在回国,把房子委托给那边的中介公司长期出租了。投资公司是真的,老爸的资金也到账了,合伙人是我在C大认识的同学和学长,两个都是博士。不去老爸的公司是因为不想一毕业视野和思维就被限定死,本来实习期有进投行的机会,但是很想你,所以还是回来了。没有女朋友,没有做过乱七八糟的事情,一直都很乖。”

叶修敏锐地发现叶秋把某些私货夹在了正常的叙述里,但他懒得计较,一旦开始扯皮就偏离重点了。

他只回答了两个字:“证明。”

“我给你看毕业证?”叶秋语气乖顺地说。

“你也说了,你做了两套假的。”叶修态度冷淡。

“我们学院的网站上有毕业生的名单,我开电脑给你查一下?”

“网站也有可能是假的,随便找个公司做一套出来很容易,为了欺骗老爸做个只是域名有细微差别的假网站,挂在哪个野鸡服务器上,然后把你的名字编辑进名单里的事情,你做得出来。”

“哥你真看得起我。我把跟导师们的往来邮件给你看看行不行?包括我的毕业论文?”

“看不懂英语。”叶修不为所动。

“我可以翻译给你听。”叶秋挣扎。

“谁知道你是不是随口编的?”叶修说。

“…………”叶秋一时无语。

“所以你看,信任要毁掉很容易,但是毁掉之后重新建立起来就很难。你有这个胆子骗我,我相信你也有胆子承担以后你再说什么我都存疑的后果。你不用证明了。你说你没嗑药,我就相信你。以后就算你真的嗑了,我也相信你没嗑,只是说来吓吓我。”叶修说。

叶秋愣了一会儿:“我错了,哥哥。”

“你不用道歉,这种情况对我有利。以后就算你真的被狼叼走了,我也不会去救你,而且不会感到愧疚。”叶修平静地说,“我没有生气,也不是在说反话。我从来没有不允许你对我撒谎,而且这一次,你撒完谎——如果你真的是在撒谎,这样最好——之后,立刻就告诉了我实情,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诚实了,只是在拿它来试探我而已。所以我没有生气,你不用害怕。但我确实挺意外的,为了证明有比那件事还糟的可能性存在,你就处心积虑,编出这么复杂的一段经历来,而且说得这么真情实感,细节丰富,让我都听不出破绽。看来以后我有必要修正一下我对你的认识,你并不是我原以为的那个纯良的弟弟,你比我想象中要老谋深算得多啊,叶秋。”

这么多年以来,叶修跟叶秋之间一直存在着一个共识,两个人谁都没有发现,那是从没有形成明确意见、却被两个人都当成真理默认的东西,那就是,对方说什么,实际情况就是什么。面对彼此时他们从不隐瞒真正的感受和想法,甚至有时候坦诚程度比对着自己的时候还深刻。

不过这也是相当狭隘的一个真理。无论叶修还是叶秋,其实都深知自己饱受被对方欺骗之苦。对叶秋而言,那体现在叶修两次抛下他离家,而对于叶修来说,则是叶秋一直隐瞒着对他的心情。但这是性质比较深刻的欺骗,所以不会动用到平常的情绪,生活中两个人相处时依然本能地默认着这种共识。

但是,就在叶修发现叶秋编造经历来试探他之后,叶秋也发现,叶修口口声声地说他没有生气——但他不能按照惯例,当做他真的没有生气。

可能叶修确实没生那种会三年不理他的气,但他此时的情绪显然也不是那种“我弟弟真棒,快给我讲一下留学时的好玩事儿”的情况。

我是什么时候失去谈话的主动权的?叶秋恍惚。

不过情况容不得他细想,叶秋定了定神,压住心气,尽可能把语调显得冷静一点:“不是这样的,哥,不纯粹是编的,没有那么刻意。经历是假的,但情绪很多是真的。你听我仔细解释一下。”

“解释。”叶修丢给他两个字。叶秋小心地看他一眼,叶修的表情一直很平静,但自从叶秋说完这句话之后,那里面有一些细微的改变,真实的不悦成分消失了。

叶秋稍稍安心一点。

“这次是真话,哥哥。我不敢保证自己以后绝对不再骗你,但是现在说的肯定是真的。具体情况就是我刚刚跟你说的那一堆,我确实完成了学业,成绩也一直都很优秀。不过,跟你吵完架,发誓再也不见你,回到家之后是真的难受了很久,不是一星期,是半个月没有出门。那些心情和我说的一样,甚至更痛苦,因为现在已经淡化很久了。但论文还是照写,因为写论文时唯一能让心情挣脱出来喘口气的事情。毕业之后,暑假里稍微好一点,因为那时候开始看研究生阶段的参考书和原著,精力有所转移。你看,哥哥,我跟你说的事情,都是现实里有蓝本的。”

“论文一直在拖延,导致延期毕业的事情,是我大学时寝室里一个兄弟的经历,他考上大学之后,整天窝在寝室里玩游戏,但是跟你不一样,他就是机械性地纯玩,沉迷其中,除了攒一个特别牛逼的号,认识一些游戏好友,也没搞出什么名堂来。他论文一直没写,也没跟我们说,直到毕业之前我才知道,他学分不够,论文也没有,最后求了导师和行政那边的老师,才争取到延期一年毕业。”

“出国之后,课程特别难,语言问题,交流不畅,都是事实。我还好,那种痛苦也经历过,只不过撑下来了,一直保持着进步,后来就越来越自信,基本上成绩跟大学里水平差不多。也听过一些本来很优秀,去到那边落差很大,然后一蹶不振的例子,就结合一下拿来用了。情绪都是真的,哥哥,没有骗你,只是结果不一样。”

“药物滥用的问题我也知道一些,但是大部分是偷偷地吃,不会让人知道。那个环境里大家自尊心都很强,都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过得多光鲜多积极,但是有些人的状态能看出来,虽然表面非常阳光,其实情绪心理都绷到极限了。药物上瘾是我的一个舍友,新加坡人。他身体出问题之后,没有在英国治疗,而是办了休学直接回国,到该重新入学时他也没出现。还有一些更可怕的上瘾类型,你知道是什么。那边没有我们国家管控得严格,就在我正常的接触范围内就有这样的人,他们也跟我聊到过,非常痛苦,生不如死,可是没办法再重来一次了。”

“和其他几件不一样,吃药这件事我确确实实没做过,我很惜命,情绪和感情没办法控制,但我绝对不会干这么蠢的事。但那种绝望和痛苦,我能从我接触过的那些人身上感受到,每天都能看到那种危险就在我的生活里,稍微松懈就会陷进去。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也一直感受着它的威胁和阴影,也许一念之差,跟你描述的那些就会成为事实。也就是出于这种心态,才把它跟我的真实经历混在一起说。”

“我不是蓄意编造这个谎言,哥哥。其实在跟你聊你们嘉世的问题的时候,我都没想过要这么说。就是你问起我怎么样的时候,一闪念的工夫,真的就是那一闪念,本来想抖个机灵,激一激你,于是就顺着一点点编下来了。事情都是真事,只是有些发生在别人身上。所以跟你说完之后,我怕你太着急,所以马上就跟你说我是编的,就是害怕你伤心,你伤心一点点我都受不了。你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

叶秋一口气说完。

其实扪心自问,他的心理过程未必有他自己形容得这么纯良,毕竟他捏造的不仅仅是经历,还配合了很精心的演技,甚至在告诉叶修是假的之后,为了逼迫他回应自己将的那一军,他还刻意塑造了一些虚虚实实的情绪出来,让叶修捉摸不透。

结果叶修不光没有回应他的追问,聊着聊着为什么自己还道起了歉?

算了。叶秋突然发现,他之所以没把这个谎坚持说完,也是因为他始终没办法不去顾及叶修的情绪。这个问题无解。一个人怎么可能在不伤害对手一点点的前提下去战胜他。他本以为自己决心已经很足,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势在必得,为此他甚至有了跟以前截然不同的觉悟,结果实践中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

而且很可能,以后不管实践多少次,他都坚持不到最后。

他永远不可能狠得下心来去无视叶修的意愿和感情。

不过这并不属于原则性的问题,叶秋并没有多么懊悔。而且值得他高兴的是,因为他的坦诚,叶修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了不快。

叶修朝着他点点头:“很真诚,我相信你。——也是真的相信你。”

叶秋松了口气。

叶修说:“现在回答你那个问题。知道为什么我要跟你确认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吗?”

“因为我很怕,如果你真的有药物依赖,状态非常消沉的话,我的回答会把你推到更糟糕的境地。所以如果你不是像现在这样,是个还比较积极正常的人,我可能就不会告诉你我的真实想法,而是选个能让你振作一点的。在这种大事上,如果能拯救你出水火,你哥还是挺乐意撒个谎的。”

“既然你现在很好,那我就诚实地回答你的问题。”

叶秋有点紧张,但神情很认真:“嗯。”

“我不喜欢这一类的假设问题,因为它强行要求我去想象一些没有真正发生的痛苦。不仅如此,当你问我那个问题时,在我看来,‘你喜欢我’那件事发生了,但你所描述的这些堕落的悲观的情况没有发生。你拿这些更坏的情况,来让我重新考虑我当时的反应,这种行为叫做威胁。”

“我评价一下你这种行为,有一个非常精准的形容词,幼稚。”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说我还是选择了继续坚持呢?你会为了让我痛苦,就好端端地跑去做这些傻事吗?如果你说你不会,那么这个问题就问得没有意义,只会平白无故让你自己郁闷。如果你只是为了跟我赌气,就平地里跑去做这些傻事,且不说这不是你的作为,就算你真的做了,我也只会怀疑你出国这几年,脑子交给猪帮你发育了。”

“你不能拿一个更坏的没有发生的事情,来向我证明已经发生的没有那么坏。你也没必要通过假装自己的人生都被我毁了,让我对你产生愧疚心疼的心态。如果我对你今天讲的话信以为真,我会怀着怎样的心情生活下去?通过伤害爱你的家人来获得满足,你真的会感到满足吗?即使我曾经伤害了你,你就要用这种手段来报复我?摸摸自己的胸口,问问自己这种做法幼稚不幼稚?”

叶修抱起手臂,面无表情地看着叶秋。

叶秋沉默不语,看上去一脸懊丧,深深知错的样子。

叶修叹口气:“以上,就是我对你欺骗我这件事的反击。好了,咱俩也扯平了。过来。”

叶秋疑惑地看着他,叶修朝他招招手。

叶秋迟疑地靠近。

叶修伸出手臂,轻轻地抱住叶秋,拍拍他后背:“几年以前,我对你说过很重的话。这些年里,这件事一直折磨着我,我很愧疚,很难过,想到你就会觉得很心疼。叶秋,我不应该对你说那些话,不应该对你做出那样的事情。我为我对你造成的伤害向你道歉。对不起。”


叶秋没有回应叶修的拥抱。

他把下巴支在叶修肩窝里,就那样任由叶修抱着他,没有动,也没有出声。

过了一会儿,叶修觉得自己脖子一侧湿了。

“眼泪可以,要是流鼻涕的话你说一声,别流我身上。”叶修说。

又过了一会儿,叶秋才急促地抽了口气,声音沙哑:“道歉是需要实际行动来表示的。”

“你还想要自行车?我的道歉还不够实际行动?”叶修语气震惊。

叶秋把眼睛贴在叶修的浴袍上,来回地蹭了几下。但是他并没有挣脱叶修的怀抱,只是开口说话,声音明显平稳不少:“你接着说。你再说两句话,就能显得更没诚意了。”

“我劝你见好就收,不要把我稀有的歉意当做你勒索的资本。要知道这玩意我攒了二十五年也就攒出这么点儿。”叶修说。

叶秋这次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深深地喘了口气,叶修放开他。叶秋看了叶修一眼,发现他神情非常自然,但眼眶有微微的红色。

这比他道歉还要让叶秋惊讶,但是叶秋没说出来。

叶修趁势扭身,去床头柜上摸了根烟:“那就说正事儿吧。这几年在国外到底过得怎么样?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都说来听听。”

叶秋点点头:“正好,我也想跟你仔细说说。毕竟我这次来找你,就是为了跟你聊聊这一段。”


tbc


感谢大家的回帖,看得非常感动T T

评论(67)
热度(755)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