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瞒天过海(1)

双叶年下

 

 

 

“小弟弟,这机位是我的。”

少年正专心地写写画画,听到背后突然有人说话,吓了一跳,扭过头看了一眼,这才回过神来,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手脚麻利地收拾起桌子。笔塞回笔袋里,作业纸整齐叠好,夹到书里合上,最后才收起了那支便携的USB书签灯,又道了一次歉,站起身让开。上机的人心里也嘀咕,他看到了这少年校服上面印的字样,是B市最好的那所中学的;但是跑网吧来用功,这是脱了裤子放屁吧?

叶秋站着把课本和笔袋塞回书包里,背到背上,冲着旁边正在用心敲打键盘的人一通猛锤:“回家了!你不看看几点了!”

“别闹,我这刚开一局。”叶修一脸严肃地看了看屏幕右下角:“还早,妈妈六点下班,这会儿还在二环上堵着呢。我要的东西你弄完了吗?”

叶秋有点生气:“没,还差两道大题,你晚上自己抄吧。我跟你说,解题步骤你必须得变一变啊!要是再让张老师抓着,我这辈子不可能给你抄作业!”

“行嘞。”叶修笑嘻嘻,“那英语课文呢?”

“没抄,你那破字我模仿不来。你回家自己写,5分钟完事,再说不还要求背吗?”

“你少来,咱俩的字迹妈妈都分不清楚。”叶修一边噼里啪啦地操作着,一边软语相求:“好弟弟,帮我抄了吧,你也不差这一个忙。算我求你行不行?好你个叶秋,算你狠,哥!帮我抄吧!”

叶秋气哼哼:“不可能,你看我连坐的地方都没有!”这家网吧算是黑网吧,未成年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进来,所以经常爆满,偶尔还有排着队等机位的。刚刚站起来后叶秋就在四周环视一圈,确实也没位置了。

叶修朝椅子一侧挤了挤:“这么可怜,借你一半坐好了。”

叶秋烦躁:“因为谁啊?我稀罕你那破位置,你快点打完回家行不行?”话是这么说着,他还是挤挤挨挨地坐在了叶修身边,他俩已经进入青春期,网吧的座椅没那么宽,两个人坐起来还是别扭,叶修干脆抬抬腿,一条腿压在弟弟腿上,岿然不动地继续玩游戏:“真的快了,最多二十分钟。你看我队友们多菜,一群小学生,没我这个中学生带节奏就是不行。”

叶修的耳机挂在脖子上,俩人同时听到了那边传过来浑厚洪亮的咆哮:“说谁呢傻X!”

“现在的小学生发育真好哈。”叶修神色如常。

“别墨迹。快点打。”叶秋觉得人生档次都被这周遭的一切拉低了。

 

他们就读的这所中学初中部比较注重素质教育,放学早,于是兄弟俩都报名了学校的一个兴趣社团,周二四傍晚活动——这是他们对爸妈的说法,事实是除了招新那天之外,这两位没有一次在活动中出现过。叶修固定会在这两天跑去网吧玩,叶秋则是担心他的安全,一直陪着。一三五的傍晚是爸妈为他们报的音乐班,叶修学钢琴,叶秋学大提琴,地点就在跟他们一个小区的某位音乐老师家里。这是从小学就开始的,绝无逃课的可能,叶修也干脆死了这条心。

叶修倒是没有食言,他打完这局,得胜地退出来,还跟刚才随机排的那几位相互加了好友,就结账下机了。天已经擦黑,俩人一边不慌不忙往家走,叶修教叶秋把校服外套脱掉,当披风一样架起来让夜风吹——这样可以快点散去网吧的烟味,叶修说。他们之前倒没有遇到过这个问题,因为一直坐在无烟区,但是今天老师拖堂了一会儿,无烟区已经被怀揣同样心思的同龄人们占领了,只好在吸烟区熏了几个小时。

快到家门口,两个小孩彼此闻闻,对视一眼,叶秋很苦闷:“我怎么闻着味还是这么大?”

叶修倒是镇定得多,抬头数着他家的楼层:“灯还没开,爸妈没回来呢。现在有两个方案,一个是赶紧回家,把校服洗了。你会用洗衣机吗?”

叶秋犹豫:“我……不行看看说明书。”

“不成,这样欲盖弥彰,咱俩从没洗过衣服,妈妈肯定会发现。”叶修若有所思地否了:“那只有这么做了。”他胳膊一揽,亲热地架住叶秋的肩膀:“走,哥请你去吃火锅。”

“好主意!”叶秋眼睛一亮。他家小区附近就有个小火锅店,人多锅多,味道特别重,进去一次什么味儿都能遮了。

“不过先说好了,客我请,钱你掏。”叶修紧了紧揽住叶秋的胳膊,免得他变卦跑掉。

叶秋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妈妈不是昨天才给了零用钱?你的钱呢!”

叶修摸了摸兜:“刚网吧充了个会员卡,用光了。还剩两块五,你要么?我可以全部贡献出来。”

“不要,你自己留着吧。不是,你过年的压岁钱呢?”叶秋疑惑。

“不是上交给爸妈了么。”叶修惆怅。

“别来这套,我知道你自己偷偷留下了两千,我都没跟爸妈说。那钱你也花了?”

“哦,我买了个PSP。”

“我怎么没见?”

“……在走廊上玩的时候,被教导主任没收了。”叶修幽幽地说。

 叶秋狂笑,叶修露出不堪回首的表情:“别笑了,你都不知道我为了不让主任告诉爸妈和老师,简直赌上了我这辈子的尊严……”

“那也没有很多啊,你就让他告诉爸妈怎么了?”叶秋说,“了不起就是被打一顿呗。”

“那怎么行。”叶修痛苦地回忆,“你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求他的。我说李主任,对不起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PSP是我跟我哥哥借的,他要是告诉爸妈,爸妈会打死我的。求求您不要告诉老师好吗,班主任一直觉得我和哥哥不一样,是个优等生,她要是对我失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活了……”

“叶修!!!”叶秋恨不得把他的皮扒了。

“你怎么这么傻,”叶修拍拍他,“骗你的。主任又不知道我有个双胞胎弟弟。我是请他还给我,不过他没同意。要不回来算了,反正我也不爱玩掌机游戏。”

叶秋心有余悸。跟叶修不一样,他的成绩在全年级都是前几名,一直以这个年龄段的人生赢家形象出现在爸妈、老师和同学面前,叶修以为教导主任不认识他,怎么可能,校领导还专门给他们开过会,叶修不知道而已。所以叶修可以不在乎,他却是很在乎自己名誉的。

同样的双胞胎兄弟,基因类似,长相也几乎一模一样,但以对学生最重要的成绩而论,叶秋的成绩好得不得了,叶修却一直在年级中游徘徊。固然他们就读的学校好,竞争激烈,但叶修自己对学习也不怎么上心,他聪明是聪明,却总给人一种“志不在此”的感觉。爸妈对他也没辙,只好拿叶秋做心理安慰,把对于叶修的期望也不自觉地加在了叶秋身上,两个孩子拿回成绩单去,父亲总会夸奖叶秋两句,而只给叶修一个“哦”。叶修也不生气,回来还宽慰叶秋:“你也别压力太大,爸妈那是没办法。难道他们要对我说‘儿子,你弟弟考了年级第二名,你考了第三百五十名,你们都干得好’么?要是他们不从态度上表明成绩好有多重要的话,你也就没有好好学习的动力了,他们是在拯救你,懂么?”

叶秋根本不知道跟他隔着三百多个人的哥哥是站在什么立场上来教育他的,于是只能闷闷地回个“嗯”。

两个人钻进小火锅店,点了几样爱吃的菜,胡乱吃完了,熏了一身火锅味出来,满意地回家。刚进电梯,叶秋突然想起什么:“对了,这次月考的成绩出来,我的点数应该就够了。”

叶修懒懒地靠着电梯角落,瞥了叶秋一眼:“够什么?”

“下个月,一天可以看一个小时电视……”叶秋犹豫,“或者玩一个小时电脑。”

叶父叶母都是经历过计划经济时代的人,把这种生产方式直接用到了对孩子的教育上。考试第一名多少点,第十名多少点,低于多少名扣多少点;在学校里得了什么荣誉算多少,音乐比赛拿奖算多少,甚至帮父母干家务也算了进去,只是他家有请钟点工,两个孩子一般捞不着在这个领域拿分的机会。然后攒够一定分数就可以换奖励,手机啦,名牌衣服啦,暑假出国旅游啦。叶修除了在钢琴一个领域偶尔能拿点小分,其余都是扣分项,一个学期下来,负值都出现了。两个孩子都觉得父母这样做很幼稚,但是没有经济能力就没有话语权,初一那年夏天,叶修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爸妈带着叶秋去了趟日本,不过他也不傻,把家里那台电脑密码破解,玩了十几天游戏。但毕竟年龄小,不懂得隐藏证据,回来父亲直接破案,把叶修胖揍了一顿。那之后叶修也没摸家里电脑的机会,只能把所有零用钱都搭上,去外面的网吧玩。

听叶秋一说,叶修的眼睛亮了一下:“那你打算换什么?”

“我当然是看电视啊。我又不爱玩电脑。”叶秋说,“但是你呢?你要想玩电脑的话,我就换后一个好了。”

叶修露出狡黠的表情,跟叶秋交换了一个眼神:“你是说……?”

叶秋也点点头:“不过,我有什么好处啊?”

叶修拍拍口袋:“我所有的零花钱都给你!”

“你那两块五留着自己花去!”叶秋没好气。

“你玩游戏打不过人家了可以喊我帮忙?”叶修建议。

“我不玩游戏!”

 “……”叶修也苦恼。有一个样样都比自己优秀的弟弟就这么棘手,你想收买他都没有资本。

“要不以后我们在一起时你都喊我哥?”叶秋灵光突现。

“不行,这是很贵重的筹码,喊一声够你帮我做一个月作业。”叶修一口拒绝。

“算了,先搁着,回头我想起来再说。你以后不允许未经我允许冒充我啊!”叶秋严正声明。

生意谈成了,叶修笑得特别开心:“我哪次冒充你不是在你冒充我的前提下啊?”

 

tbc

 

“B市最好的中学”跟现实无关,不要对号入座哈

评论(75)
热度(3135)

小白糖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