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暗度陈仓(完)

周神生快!(虽然晚了)

 

叶修站在公共电话面前,把心里那个熟悉的号码翻来覆去想了两遍,暗自笑笑,从兜里掏出一张小纸片,照着上面写的数字拨了过去。

S市和H市气候差不多,但这两年S市污染治理得好,轮回所在的区域又没有什么工厂,春末的微风干净又柔和,一阵一阵吹进叶修的衬衫里,把他的骨头都吹得酥痒。空气里是潮润润的树叶和青草的气息,清凉微苦,这让叶修突然想起,无论他来S市参加过几次比赛,因为种种原因到访轮回俱乐部却都是在春天的时候。不知道这一带绿化用的是什么植物,这略带苦涩的味道仿佛几年来都没有变化。

他随意地在附近走动一下,挑选一棵比较醒目的树,站在树下,抬头看向轮回俱乐部的大楼。刚过中午,天光正好,却有几个窗口还是透出白莹莹的光。叶修饶有趣味地望着那些窗口,想着在兴欣也是这样,他们这些准职业选手个个怕日光怕得要死,要不是为了透气,一天到晚连窗帘也不肯拉开一点的。

过了一会儿,佟林从俱乐部门口出来,叶修朝他挥挥手。

 

轮回经理是本地人,性格也是典型的S市男人,精明细致又不失厚道。佟林带着叶修进来,径直交代了来意,佟林还把自己账号卡刚刚的经历讲给经理听,以提高这件事情的可信性。一方面是退役的圈内大神,一方面是做事向来可靠的同事,经理也没含糊,直接把电话打去了训练室,叫周泽楷和江波涛带着账号卡过来。等这两个人的时候,他才有闲心好好跟叶修寒暄一番:“叶神怎么就退役了?”

“呵呵。”叶修笑着,没说什么。他跟嘉世再有矛盾,终归也是自家的事,决不可能主动跟别家提及,更何况是管理层的人。

经理也发现这个问题有点戳人伤口,立刻态度自然地找补了一句,挽回气氛:“队里当时讨论了很久,都觉得很可惜呐!现在知道你还在圈里,真是安心多了。”他这话说得亲近又不至于谄媚,的确也是事实,叶修还在荣耀这个圈子里,这不就给他们带好处来了么。

叶修点点头,却没把它当一句客套给忽略过去,而是感兴趣地看着轮回经理:“你们队里?都有谁啊?”

“哦,大家都在惋惜嘛。”经理顿了下,立刻很顺畅地编起了瞎话。他周围倒是的确有人讨论过,只不过都是他手底下的员工,这问题还没跟战队那边交流过,也没必要:“周队啊,江副队啊……都是跟你认识的,你懂的。”

“我不懂啊。”叶修笑吟吟地说,“你们那个闷葫芦小周,还能主动跟你们聊这些呢?他都说什么了?”

轮回经理也笑,顺势就把球踢了回去:“他马上就来,叶神你亲自问问不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周泽楷跟江波涛就敲响了房门。周泽楷走在前面,门开后他第一眼就落在叶修身上,然后再也没有离开。直到江波涛也走进来,关好房门,很有礼貌地跟经理、佟林和叶修打过招呼之后,他才微微眯起眼睛,朝叶修露出一个羞涩又漂亮的笑容。

 

给无浪做任务没有用太长时间,叶修试验了三个任务,两个已经做过,一个毫无收获,江波涛有点郁闷,还是佟林体贴,趁着轮回经理打电话给老板汇报的时候,偷偷拉了他到一边去,八卦他那次任务技能点是怎么获得的。办公室在走廊尽头拐弯处,很是宽敞,外面有个阳台,叶修烟瘾上来,走到阳台上,准备一边吸烟一边四处看看风景。

还没等他把烟掏出来,身后就有轻微的响动,叶修回过头,周泽楷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印着轮回logo的纸杯,也许是怕烫到手的缘故,周泽楷一次用了两个。

他走到叶修面前,对叶修笑了笑。

叶修没有说话,朝向周泽楷身后迅速观察了一下。神级的选手,站位也是神级的,他们的这个位置,是正在给老板打电话的经理的死角,而周泽楷身材高挑挺拔,又正好把在房间里交谈的佟江两人的视线挡了个彻底。叶修这才把目光转移回周泽楷脸上来,他没有接那杯水,只是伸出空闲的手,摸了摸周泽楷的脸蛋:“乖,瘦了。”

周泽楷眸光闪动,没有说话。

叶修笑盈盈地看着他:“不过比全明星那时候更好看了。”

周泽楷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松了一点,眼神也没有刚才那么专注凝重,却又多了些别的东西,喜悦、不舍、委屈……他们无声地相互看了一会儿,叶修才从他手里接过那杯水,笑道:“你看,我来了这么久你们经理也不知道给我倒杯水,还是你懂事。”

他左手端着杯子,右手却搭上了周泽楷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的那只手。他们的手指急切纠缠住,恶狠狠地交织在一起,像是要把对方碾碎那样粗暴地相互揉搓着。片刻,还是叶修的手率先松弛了力度,洁白的指尖轻盈地停留在周泽楷舍不得握起的掌心,缓慢写下几个数字。

8716。

叶修再一次端起杯子,遮掩住自己的嘴唇,喝下一口水,再轻声说出一个酒店的名字:“知道吗?离你们很近的。”

周泽楷垂下眼睛。他的睫毛很长,这个表示默认的动作被他做得优美又迷人。

叶修看到房间里的佟林和江波涛结束了交谈,正在朝他这边走过来。他立刻记起自己来阳台上的初衷,把水杯塞回周泽楷手里,开始掏烟。周泽楷看着他,把纸杯小小地转了个圈儿,含住叶修刚刚喝过的边缘,也喝了一口下去。

 

叶修本来也没想着一天就能谈成,但看轮回这边的态度,把握没有十成也有九成,全看最后对方开出的价格了。他谢绝了轮回经理帮他安排住处的好意,连晚饭的邀请都没有接受。经理也没跟他客套,他要做的事儿比叶修多得多,有没有时间真正吃晚饭都不好说。但他还是很客气地送了送叶修。

再一次路过训练室时,叶修脚步顿了一下。经理很敏锐:“怎么了叶神,要不要再跟周队他们打个招呼?”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不过他们恐怕不在,现在是饭点,他们应该都去食堂了。”

“不用,还会再见的。”叶修说着,自顾自地又走了起来。来的时候被佟林扯着走得急,没能留心,这次特意数了数房间的数量才知道,原来周泽楷的训练室……从外面看的话是那一间。

 

叶修随便找了个小饭馆,胡乱吃了点东西填饱肚子。回到酒店办好入住,洗完澡,披件浴袍,就打开电脑登陆了荣耀。接近九点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敲门声很有礼貌,轻缓平和,叶修把手头的任务迅速交掉,退出游戏拔了卡,关掉电脑,才走过去把门打开。

周泽楷没穿轮回的队服,穿了件休闲的常服,礼貌地朝他笑笑:“前辈。”

叶修一笑,把周泽楷让了进来。

门关上的一刹那,叶修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狠狠地捕获进怀里。下一个视角已经颠倒,他眼前是天花板,身下是柔软的床垫。周泽楷压在他身上,一手捂住他的眼睛,几乎是残暴地啃咬着他的嘴唇。

叶修伸出手,圈住周泽楷的脖颈,极尽温柔地回应着他。他的另一只手抓住周泽楷的手,将遮蔽住自己视线的手指轻轻移开。周泽楷不愿意叶修看到自己此时的眼神,可叶修怎么舍得将它漠视过去?

我失而复得的恋人,你去哪里了?难过、愤怒、焦虑、心疼……叶修从不知道一个人的眼中能承载这么多这么浓烈的情绪,而这些情绪的起源全在自己。周泽楷不爱说话,不善表达,他把这些语言都倾注进炙热得足以让叶修疼痛的吻里。

 

完全没必要去不老歌的部分

 

他们连着做了两次,周泽楷的情绪才缓解过来,仿佛这段时间所有无处可说的心事都找到了出口,原原本本地倾泻回了叶修体内。第二次的结尾他们其实已经找回了往日的感觉,叶修被周泽楷开发得活泛了许多,痛楚从他身体里散去,甜蜜和依恋归位,他们相拥着颤|抖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平复下来。

周泽楷就着和叶修连在一起的姿势,从他身上翻下来,躺在叶修身边,把他锁进怀里,细细地摸索着叶修的身体,像是确认他的每一个地方都完好无损地呆在那里,而归属权上都写着周泽楷的名字一样。叶修动了动,把自己和周泽楷分开,夹|紧后面让里面的东西不至于流出来,才转过身,把嘴唇搭上周泽楷的额头:“还生气吗?”

周泽楷毛茸茸的脑袋在他怀里摇了摇,像是一只撒娇的小动物。

“其实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叶修轻轻叹息,手指把玩着周泽楷的发丝。“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想让你帮忙,再说了你能帮得上我什么?你打好你的比赛我就开心了。”

周泽楷抬起头,把自己移动到一个和叶修平视的位置,黑得纯净的眼睛暗沉沉地盯着叶修,让叶修发现刚刚在他怀里的柔顺模样都是错觉。他的语气平淡,但是语调很稳:“我是你男人。”

“这是什么傻话,我也是你男人啊。你换个角度想想,如果这事儿是你,你会来求我帮忙么?”叶修说,突然想起什么:“你要是真想帮我也可以,明天跟你们经理说说,你想要这攻略想疯了,让他把给我的价格翻一倍?”

周泽楷笑笑,知道叶修又在这顺嘴胡说了,也就不理他,低下头把脸埋在叶修脖颈处,轻嗅着他的味道。

他们又缠|绵了一会儿,墙上的时针已经接近十二点。周泽楷次日还有训练,夜不归宿很容易让人起疑,他抱着叶修小睡了几分钟,睁开眼睛,坐起身来。

“要回宿舍?”叶修在他身边睡得也心安,听到周泽楷的响动,还没从迷糊里出来。

“……嗯。”周泽楷很快穿戴整齐,看了看叶修房间的空调,给他稍微调高了两度。他站在床边,看着已经坐起身,敲了一根烟出来叼住的叶修,说:“……要走了。”

叶修朝他挥挥手:“再见,小周。”

周泽楷沉默地点一点头,眼神放在叶修身上,看了他好一会儿,才说:“……再见,前辈。”

他不敢再看下去,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向门口。拉开防盗链的时候,他突然听到有细碎的猫一样的脚步声,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回头,一个温暖的身体从背后悄无声息地抱住了他。

叶修没有他高,身材也没有他坚实,为了贴住周泽楷耳朵说话他甚至要微微扬起下巴,带着笑意的声音吹进周泽楷的耳朵:“刚才是你的时间。现在到我的时间了。”

叶修半拖半拽地把毫不反抗、笑得格外开心的周泽楷弄回床|上,拉下他的裤|子,草草给自己弄几下,就坐了上去。

 

如叶修所料,第二天的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虽然只是单方面对他而言的顺利。叶修这一天过得也辛苦,陪着轮回确认了各种细节,检验了一遍所有的任务,这单生意最终敲定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其间倒不是一口气也没有喘,晚饭的时候,叶修还跟轮回经理一起在经理室吃了份工作餐。

“味道不错,本帮菜吧?可惜就是有点凉了。”叶修这还挑呢。

“是咱们吃饭的点不对,食堂七点半就关啦,现在都快九点了。”轮回经理感叹道,“这还是周队拿过来的。叶神,你看你面子多大,我就没见周队主动对谁这么关心过,更何况你还不是我们队里的。”

“你怎么不说是技能点的面子大呢?他也就冲这个慰问我们一下吧?”叶修挑了挑菜,突然领悟似的说:“这是你们食堂的菜?那这个……糟鸡里面都是翅中,跟菜是他打的有没有关系?”

“哦,这个菜我们食堂经常做,就是糟翅中。”轮回经理头也不抬。

吃完饭,叶修出去溜达了两步,路过训练室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周泽楷从里面出来。按时间来说,现在大多数选手应该已经回宿舍休息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还在,甚至……叶修往里面张望了一下,轮回几乎所有队员都在。为了季后赛的刻苦准备,绝不是俱乐部单方面的热忱。

周泽楷不知道出来做什么,但是他看到叶修就站住了,却并不说话。

叶修看着他,笑了笑:“训练呢?不错,年轻人就是得这么努力。”

“没有意外的话,我明天就走了。”叶修说。

周泽楷点了点头,朝他走近一些。他没什么表情,只是盯住叶修,轻声说:“……航班……是几点?”

“还没定。”叶修也放低声音,用只有彼此才能听见的音量回答他:“你老实训练,别想这些了。”

他顿了顿,声音又突然变大了:“好好比赛哈小周!我会看着你的。”

几个队员嘻嘻哈哈地走出来,看到叶修站在门口,表情立刻肃穆起来,一个比一个声音响亮:“叶神好!”“叶神!”

叶修也伟人一般朝他们挥挥手:“同志们辛苦了!”

 

天快亮的时候,叶修走出轮回大楼。他想,之后可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再也不会来这里了,也许是一年,两年,但不会更多……他抬起头,望向记忆中那个窗口的位置,那里灯火通明,透出明亮而耀眼的光。

 

叶修这一觉睡到傍晚。他没有手机,定不了闹钟,怕睡过头,只好叫了酒店的叫醒服务,结果还是小睡了一会儿,惊醒时连预留出来的晚饭时间都没有了。S市到H市的航班飞行时间极短,不会有飞机餐,叶修洗漱了一下,想着大不了回兴欣再吃,就匆匆出门了。他跟前台退了房间,正准备拜托他们叫辆出租车,前台却客气地提醒了他:“叶先生,有位先生一直在等您。”

叶修呆了呆:“谁?在哪?”

前台礼貌地将手伸向叶修身后的方向,叶修回过头,看到周泽楷朝他走了过来。他穿得很随意,衬衫长裤,再普通不过的打扮,却被他穿出分外赏心悦目的效果。叶修这才发现他的手上拿着一串钥匙,身后不远处的小桌上是厚敦敦一大袋M记买的快餐。

“……我送你。”他说。

 

Fin

 

*为什么S市到H市会有航班,这问题要问虫爹,说不定H市就是哈尔滨,S市就是三河呢

*因为有些酒店是可以提前付全款定入住房间号的,所以就设定成老板娘给他定的这种啦。小周没有等很久,本来是打算问问前台XXX房间的客人走了没有的,结果没有,拜托前台叫一下前台说XX点预定了叫醒服务,还有几分钟时间,您要不要再等下,于是小周就跟这等了,为什么我要设定得这么详细……

*这个肉实在没必要去不老歌,然而我已经不相信lofter的尿性了

评论(36)
热度(829)

小白糖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