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喻叶]天赋(上)

《朝与佳人期》番外,肉


世邀赛夺冠之后,喻文州曾邀请叶修去G市住一段时间,但是被叶修拒绝了:“你们蓝雨召回队员开始准备新赛季,我们兴欣就不打比赛啦?我很忙的,连家都没空回好么?”

那时他们已经从苏黎世回来了,头天刚刚倒完时差,下午在B市还有一个新闻发布会,完事后就可以各回各家了。喻文州提出这茬,是在他们一起去一个酒宴的大巴上,两个人交谈的声音都是轻轻的,生怕被人发现。喻文州用余光扫了扫,见到邻座的张新杰和张佳乐并没有注意他俩,于是轻轻握住叶修的手,用指尖搔了搔他的指缝,贴着叶修耳朵,声音低低的:“想要你。”

叶修脸上一热,好在他脸皮厚,没显出颜色来。他轻咳一声转过头去,故意显得和喻文州没那么亲密,顺带观察了一下周围有没有人在围观。喻文州又贴了过来,假装和他说话的样子,嘴|唇的实际落点却是叶修的耳后那一块敏|感的皮肤。他悄声说话,温暖湿润的气流搔得叶修的脖子又痒又难耐:“……想看你不穿衣服的样子。”

“这你就怪不得我了,喻文州,”叶修低声,“我给过你机会。”

喻文州声音有点遗憾:“那是为了比赛牺牲的,我要求重来。”

B市道路平缓,但交通状况不好,大巴时停时走,叶修的身体随着大巴摇摇晃晃,加上喻文州掺杂着情话的小动作,小|腹里像是悄然被撒上了一把火苗。他俩确定关系接近一个月,最频繁的来往就是在各自的房间,或者是无人注意的角落里,或亲密缠|绵或蜻蜓点水的亲|吻。比赛繁忙,这段时间里俩人并没有多少机会和心思来满足私人感情,但不代表他们不想。叶修粗暴地在小|腹上面按了按,想要在下车之前把那股邪火彻底平息下去,他闭上眼睛,往后一靠:“你机票是下午?”

“傍晚。”喻文州说,“我打电话查过了,头等舱还有位置。”

“改签。”叶修语气笃定,“晚回去一天,反正你们离集合的死线还有一周不是么。差价和酒店钱我来出。”

喻文州有些为难:“这样少天肯定能猜出咱俩是要干什么。”把柄倒不至于,只是队长的威严又会下降一点,保不齐还会被嘲笑。

叶修露出“你是不是傻”的表情看着喻文州:“你以为你多带一个人回去,他就猜不出来?”


这之前他们其实有过一次比较亲密的接触,只是没有做到最后。


不老歌

图片

评论(25)
热度(849)

小白糖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