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喻叶]夜思日梦(上)

看了 @又換了個畫風 GN的新图(戳这里),嗷嗷萌!突然有了灵感,突发个喻叶,争取两天写完,偏恶搞一点


叶修张着嘴,四仰八叉地睡得香甜,突然一道寒意劈开活跃的潜意识,把他从梦里拍醒过来。他张开眼,瞬间清醒。

床头灯开着,喻文州侧卧在他枕边,一手支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中央空调开着,很凉快。叶修不动声色地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让它完美地包裹住自己脖子以下所有部分,才说:“你干什么?”

喻文州说:“我刚刚做了个梦。”

叶修说:“所以呢?”

喻文州说:“想知道我梦到了什么吗?”

叶修又往被子里缩了缩,把脖子也藏进去:“我更想让你回你自己床上。”

“求求你让我说吧。”

叶修继续把被缘往上拉,盖住自己嘴唇,只留一双眼睛看着喻文州:“你说。”说完快滚。

“很长的梦。”喻文州思考着,脸上是一种陷入遥远回忆的淡淡的怅惘,这让他的表情看起来温柔又深情:“很奇怪,我梦到跟你是恋人。我刚刚出道没多久你就跟我表白了,梦里情节很模糊,好像是所有职业选手在一起比赛,但是在很多人中间你一眼就注意到了我,拉着我说我是你见过的最优秀的人。然后我们两个就在一起了,中间经历了很多事情,但是我都想不起来了……对了,你第一次退役之后跟我分手,在一个非常破旧的小地方住着,比你在网吧的那间小屋子要破得多,还住在一个没有电脑和网络的农村里面。我去找你,看到的时候难过死了。”

“真是个噩梦。”尤其是没电脑没网这一点。叶修啧啧感叹:“所以你这是吓着了?”

喻文州看着叶修,并不说话。事实上,当他从梦中醒来,整个人的记忆和意识还沉浸在梦境构造出的故事情节中时,他第一眼就看到了睡在他不远处另一张床上的叶修。梦里的爱意、缠绵、怨恨和不舍还在他的心头纠结盘桓着,他几乎本能地起身走了过去,坐在叶修身边。

这是他梦里的恋人。

喻文州看了叶修一会儿,勾起的嘴角突然垂了下来。他发现那种残余的爱意并没有随着清醒时间的延续而逐渐消退掉。这不正常,喻文州很肯定,过去若干年他从没有对叶修起过这种心思,他不是GAY,对男人也毫无兴趣。但这种情绪太过美好,他看着熟睡的叶修,被一种莫名的激情和喜悦渐渐填满了。它们像是火焰一样灼烤着他的心。

他摇摇头:“并没有,还有点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感觉。你知道吗,这么惊世骇俗的情节,在我梦里显得特别顺理成章。我是说我的心情,对于梦里我俩的关系接受起来,简直毫无障碍。”

所以你就半夜跑到我床上来观察我?叶修想。但他很明智地没有接话,他绝对不会在半夜三四点的时候试图打开喻文州的话匣子。他打个哈欠:“行了,我知道了,现在你可以回你自己床上去睡了吗?”

喻文州一动不动,若有所思地看着叶修:“但是这个梦让我有了一个想法。你觉不觉得,这个故事就算挪到现实里来,其实也很带感?你不要用太现实的目光来衡量,人应该给自己一些假设和梦想的空间。”

“一点也不带感。”叶修说,“住在那破地方的又不是你。”

“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喻文州目光灼灼地看着叶修,“我是说我们的关系。你觉不觉得,我们如果不像现在这样是敌人,而换个方式,比如说恋人什么的,是不是视野一下子就开阔了?”

“我们不是敌人。”叶修懒洋洋地说,“我是无敌的。”

“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嘛。”喻文州说,“人生就是要尝试多种可能性。”


叶修半眯着眼睛,他又困了。他跟喻文州认识很久,私下里交往不少。喻文州跟他的公众形象很不一样,在他面前没有那么完美的温和,也不存在他面对别人时那种客气的疏离感。他爱跟叶修聊天,而且有些时候他脑回路很奇葩,跟常人不太一样(叶修想过这个问题,结论就是也多亏喻文州有这样的脑回路,在训练营时才会那么不拘泥于成见,自己创造了手残的生存之道)。有时喻文州会跟叶修开玩笑或者吐槽他两句,有什么话也从来都是直说,因为无论多奇怪的想法,在叶修这里也不会引起大惊小怪的反弹,虽然他也不会听就是了。

叶修知道,这喻文州脑子的弦又不知道搭到哪里去了,但是他也懒得正经教育他,就闭上眼睛:“我拒绝。”

“你思路不要那么僵化。”

“我喜欢的是女人。”叶修说。

“这么巧,我也是。”喻文州很高兴,“你看,这不就是我们之间的共同点吗?必然就是众多个偶然累积而成的。”

“快滚!”叶修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让不让人睡觉了!”


tbc

评论(70)
热度(2309)

小白糖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