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队内教育(5,end)

*涉及小周,有部分私设。


叶修并没有思考多长时间,半分钟或者一分钟,周泽楷已经不高兴了。在他看来,同意总是很干脆的,而不同意却需要装出为难的样子,找各种各样的借口,而这个晚上他不会允许叶修说出“我答应你”之外的任何一种答案。他把叶修的双手包裹进自己掌心里,用额头碰了碰叶修的,他盯着叶修的眼睛,声音低沉地叫了他一声:“叶修。”

叶修像是明白他所有想法似的笑了起来,他说:“你别着急。”

他的语调安稳柔和,最重要的是没有一丝愧疚感,这奇异地瞬间抚平了周泽楷的情绪。然后他听到叶修又开口了,声音也是低低的:“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们真的结婚了,你准备……我是说,按照你的打算,你是要举办什么仪式?还是仅仅告诉亲朋好友?这件事要告诉谁,你想好了吗?”

这问题实际到有点离题了,但好歹也是叶修从某个角度在面对它。叶修很了解他,周泽楷在做出任何决定的时候,从来都不仅仅是一个空洞的口号,它必然包含了一系列具体的事件,以及为了这些事件他要去采取的行动,这是周泽楷让叶修相当欣赏的一个地方。在这方面周泽楷的确有着自己的规划,然而他想了想,只说了三个字:“你决定。”

他圈住叶修的胳膊感觉到了叶修身体轻微的震颤。叶修枕着他的手臂,轻轻地笑了起来,他的睫毛贴着周泽楷光洁的上臂,轻快地摩擦着,把他的心撩拨得很痒。叶修伸出手,摸了摸周泽楷的脸蛋。

“你知道我前几天一直在家里休息。”叶修说。

这话题起得有点没头没尾,但周泽楷只是点点头,看着他,他知道叶修肯定有提起它的理由。

“我没和你说过,我妈妈做饭是很好吃的。从小我就喜欢吃她做的东西,不过十几岁的时候,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这些事当然就顾不上了。”叶修说。

叶修少年时候的事情周泽楷早就知道,他没有插话,只是平静地接了一声“嗯”,用目光无声地催促叶修继续说下去。

“这次回家,我们基本上没出去吃过,一直都是妈妈给我做。说来也算我不肖,从我离家到现在也十多年了吧,这是我第一次重新意识到她做的饭有多好吃。有天晚上,她给我做了萝卜豆腐丸子,好像是把萝卜磨成丝,跟豆腐打碎捏在一起,用一点油炸好的。非常好吃。然后我就想,如果小周也在就好了,真想让你也尝尝妈妈的手艺。”叶修微笑着凝视周泽楷的眼睛,刮了刮他的鼻子,“就在那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的家人了。”

周泽楷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听到叶修继续说着,声音平缓而温柔:“我答应你,小周。”


周泽楷把叶修拉进怀抱里,用力地抱紧了他。但是还没等他把狂喜、感动等等情绪分门别类地处理好,叶修在他怀里又开口了,声音有点沉闷:“不过,我想跟你商量一下,结婚这件事,要等你退役之后我们再来做。”

周泽楷不可置信地松开了叶修,眼神里有点被欺骗的委屈。结果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他听叶修说那么长的一堆情话,可不是为了让他用这种缓兵之计的!

“你听我说。”叶修一看就知道周泽楷又误解了,笑着拍了拍他的胳膊:“你别误会,刚才我说那么多,是跟你表个态,我想跟你结婚,也一定会跟你结婚,这是事实,做不得假的。”

周泽楷不为所动地看着他,他是个务实的S市男人,任叶修说得天花乱坠,他只看结果。叶修叹了口气,继续说:“可是你要清楚,结婚——这件事并不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如果我们的家庭不反对,而且我们自己心态不受影响的话,它可以只是两个人的事,对不对?但是别做梦了,事情不可能有这么简单的。”

“我刚才问你结婚之后你打算怎样,你说让我决定。但你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了,对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结了婚,这是一个事实,你不可能对所有人都隐瞒这个事实,如果你一开始就决定隐瞒的话,你结婚的念头不会这么坚定。那你准备怎样控制这个事实的扩散范围呢?你打算让多少人知道,你又怎么保证他们不会去继续扩散这个消息,甚至恶意地解读这个消息?”

叶修说的这些周泽楷都想到过。他不善言谈,但不代表他的思路不清晰周密。周泽楷丝毫没有被叶修的言辞打动,他只简单地回了一句:“没关系。”

叶修缓慢地点头。“嗯,这是我设想过的你的答案。我想过,按照你的性格,这种事情在你看来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既然你做了,你就早做好了承认和承担的准备,哪怕跟我们一开始的计划不一样,它被公开了,甚至被批评了,你都不会介意,因为你明白我们没有错,我们的一切都问心无愧,所以即使受到压力你也觉得无所谓,是吧?但事情不是这样的。小周。”

叶修的声音低了下来。他的语气沾染上了一丝沉重,却依然是平和的:“没有这么简单,周队。”

“我给你模拟一下最有可能——不,是一定会出现的几种情况吧。如果我们结婚的事情被公开了,你觉得反应最迅速,最强烈的是会是谁?不,不是你的粉丝或者我的粉丝,也不是广告商或者媒体,而是所有和我们有利益冲突的角色,以及对上个赛季的结果不满的人。这点我说得偏颇了些,应该是,所有关注了上赛季的比赛,尤其是季后赛的人。他们会用我们的关系来重新评判你和我打过的任何一场比赛,会有很多人据此质疑这些比赛的真实性和纯洁性,质疑我们的职业道德,质疑兴欣夺冠背后的猫腻,质疑你在赛场上拼杀一年,是不是就是为了在最后关头给你的爱人放一场水。”

周泽楷皱起了眉头。

叶修平静地笑了笑。“很污秽,是吗?可这是人之常情。当然,我们可以期待联盟的技术统计给出公正的结论,但即使如此又怎样呢?你要知道,只要‘周泽楷和叶修是恋人’这个事实被人所知,在讨厌你的人眼里,就立刻与‘我们打假赛,徇私情,我们玷污了荣耀赛场’,划上了等号。就算是再多的证据可以证明你我的无辜,都没有用。他们不需要知道真相,他们只需要一个论据来作为给你或者我定罪的理由就足够了。好吧,我们可以不在意这些脏水,但不要忘了,承受攻击的不仅仅是我们两个,而是兴欣和轮回,是我和你的队友,所有为了兴欣和轮回付出过的人,还有,你,我,和这么多年来我们所在的队伍在赛场上的努力。”

叶修笑着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啊。对我而言,我并不在意被人怎么说,可是因为我自己的关系而让无辜的人蒙上阴影,这是我尽量去避免的,我知道也是你肯定会去避免的。而且,”叶修的语气柔和了下来,“假设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但这是不可能的,他在心里默念道。“你想过这消息一旦公布,你将是怎样的处境吗?我已经退役了,什么都好说,但从此你的每一场比赛都要背负着我们婚姻的负担。你赢了还好说,充其量就是被怀疑一下叶修有没有通过不正当途径提供给你信息;你输了的话,你的失败将不是你自己、你们队伍的失败,而是因为你的婚姻影响了你和轮回的状态。”

叶修顿了顿。“你将永远在这个语境之下被评判、被质疑,甚至你自己也会受到这种思路的影响——不光是你自己,还有你的队友,同事,你在赛场上要相信和依赖的那些人。你真的以为,当这种情况发生,还可以干干净净、心无芥蒂地继续打荣耀么?”他笑了一声,手指无比轻柔地抚摸过周泽楷冰凉的脸颊:“这种牺牲不值得,也没有意义。小周,我等你。等你退役之后,你的所有成绩都可以为你的清白作证,等那时候我们再结婚,也不晚。”叶修的手指停留在周泽楷的嘴唇上,食指屈起,温柔地轻抚着他的唇瓣:“我不会爱上你之外的任何人。我知道你也不会。”


周泽楷始终沉默地听着。他确实没有把叶修阐明的情况想得如此透彻,也确实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从出道以来他就在一个温和友善的环境里被呵护长大,接触到的永远是爱慕和欢呼,鲜花与掌声,他没有过像叶修一样默默背负着指责和骂名在网吧的角落里再次从头来过的岁月。但是有另外一种更加强烈的意志,在他倾听的过程中被缓慢地酝酿起来。是的,叶修是对的,情况没有他以为的这么简单,但这个开端不一定非要指向他所认定的那个结果。正相反,周泽楷想。这正是他必须要和叶修结婚,和他完成那个仪式的理由——

婚姻和荣耀并非相互排斥的,即使有可能面对如此险恶的前途。能不能在他的荣耀生涯里保护好他和叶修的爱,以及能不能在婚姻面前保持他对荣耀的纯粹,这是他身为一个男人最基本的担当,这并非挑战,而是再单纯不过的义务。周泽楷知道,叶修的拒绝是因为他看重他的职业生命,不愿意让这个仪式有一点点的可能成为妨害他前途的威胁,可是他不知道,这仪式对周泽楷而言至关重要。

人不可能因为摔跤就不走路,更何况周泽楷有着足够的自信,他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栽倒。

“要结婚。”周泽楷说。

叶修简直要苦笑了,是不是他真情实感这么半天,周泽楷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勉强压了一下情绪,正想着怎么重新说服他的时候,周泽楷又开口了。

“和我领证。”周泽楷的语调平静而笃定。

“我会保守秘密。”他继续说道,又想了想:“退役了,再办婚礼。”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周泽楷这答案让他有点意外,既坚持了他的初衷,又简单地回应了他提出的困难。他暂时没有心情跟周泽楷争论这事情的可行性,毕竟事实容不得太多假设,而是把最紧要的问题抛了出去:“你说保守秘密,是对谁?”

“所有人。”呃……除了方明华,周泽楷想。方明华一向不爱传八卦,这事情他也不可能向外传,但暂时还不能让叶修知道,等生米煮成熟饭再说。

“这不行,我还打算过几天带你回B市一趟呢。我爸妈说要见见你。”叶修一口回绝。

周泽楷突然有点开心:“我家人……也要见。”他想了想,又重新界定了一下范围:“所有人。除了家人。”

叶修被周泽楷的理想主义逗乐了:“好吧,假设我们偷偷领个证,能瞒过所有人,而且我们家人也不会对外说好了。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可行性啊?嗯,小周同志,既然我答应你了,我们就要去国外领证了,现在允许同性恋结婚的地方这么多,你想好了我们要去哪个国家吗?”

“C国。”周泽楷迅速地说。

叶修一瞬间被惊讶到了,周泽楷给出的是唯一有可能的答案。他跟周泽楷都是土生土长中国人,叶修在家时曾经找叶秋的律师咨询过,现在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虽多,但都需要最少有一方是本国公民。双方都不是本国人还可以申请有法律效力的婚姻的地方,只有C国了。叶修没想过周泽楷能把功课做到这么细致,不过确实也是他的性格。“好吧,就C国。但是这个流程很复杂,先要去他们政府网站上申请……”

“申请过了。”周泽楷打断他。

叶修张口结舌了一秒钟,才说:“什么时候?”

“6号。”周泽楷说。

叶修失笑:“这不决赛那天吗?别告诉我你是拿了冠军当天晚上申请的。”

“嗯。”周泽楷的语气难得地带了点羞涩:“……我是。”

叶修又惊讶又好笑,他平静了一会儿,才说:“你……好吧,不说这个流程问题,现在已经10号了,你没多久就要归队了吧?我们去C国的话,要先办签证。等签证下来什么时候了?还要飞过去,然后,等领到证之后还要在那边办一个仪式,这个时间差你算过没有?”

“签证办好了。”周泽楷平静地说。

叶修已经进入了怎样都不会吃惊的阶段:“那是你。我的护照还在我这……诶?不对……”他突然想起来,从苏黎世回来的时候,周泽楷在飞机上跟他坐一起,他装护照和机票的文件袋压根就没收进自己的包里,而是随手塞给周泽楷让他帮忙装着。直到下飞机,取行李,周泽楷一直在他身边,叶修的身份证是单独装的,回国后一证就畅通无阻,他心大到压根儿就忘了这件事情。叶修茫然地思考了好久,他那文件袋里的证件可不少,各种复印件和证明,别说办个签证,周泽楷就算把他整个家底儿都挖出来也不奇怪。

周泽楷观察着叶修的表情,知道不用再解释了,于是笑了笑,心满意足地抚摸着叶修的肚皮,回答了他另外一个问题:“算过。仪式……来得及。”

“你先把我的资料袋还我。”叶修说。

“结婚就还。”周泽楷很干脆。

叶修有种被套牢的错觉,他本以为跟周泽楷关于结婚的讨论只是一个最简单的起点,而现在这种周泽楷已经切好配菜、备好调料、烧好水,单等他下锅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叶修又从头到尾地顺了一遍,呆呆地重复了一句:“来得及?”

周泽楷无比依恋地凑过来,亲了亲他,随即又抛出了一句让叶修更晕乎的话:“机票买好了。……后天走。”

叶修依然沉浸在不可思议的情绪里,这事情在他看来绝没有这么简单,周泽楷能够把一切处理得如此条理清晰,游刃有余,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叶修吭哧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他觉得最不对劲的地方:“对了,这些都不说……就我们两个去?你别闹了,这次可没有翻译啊,我英文就小学三年级的水平,到时候被拐卖了找谁哭去?请翻译我觉得也不靠谱吧,刚刚不是还说除了家人之外对所有人保密吗……”

他的话语被终结在周泽楷压上来的嘴唇里。这个吻时间很长,周泽楷放开叶修的时候叶修已经有点恍惚了,这使得周泽楷的声音显得有点缥缈,听起来显得分外的不真实。他的语气有些愉快,带着笑意:“英语……我会一点。”


叶修退役后的第一个夏休期就这样平静又飞快地过去了,一切看上去都没有什么变化。周泽楷在归队的前两天跟叶修一起回了B市,带着一堆叶修妈妈买好的真空包装烤鸭独自回到了轮回。没过两天,叶修也返回了兴欣,全队上下对他都有种失而复得的惊喜感,对于他提出要单独住一间的申请,除去魏琛哀嚎了几句“你嫌弃我”之外,身为老板的陈果自然没有任何异议。

然而终究还是有点不同了,且不说上个赛季兴欣的崛起改变了联盟的格局,就连夏休期结束的世邀赛,都依然在国内发挥着它重要的影响。比起某些支持固定战队的厂商,也有一部分思路更加开阔的媒体和广告商,直接把目光投向了国家队的一些重要成员,而各个俱乐部方面对此也并无意见,本身就是个借势扩大影响力的事情。叶修跟周泽楷见面的机会反而比上个赛季还多了不少。

这天是周日,常规赛刚刚打完,叶修就跟苏沐橙一起去了某个城市开会。其实也称不上是会议,联盟组织的活动,选了几位本赛季表现比较突出的国家队成员拍宣传照,为冬季即将举办的某个世界性的比赛造势。这种活动叶修一般只接受采访,而不直接出场,大家在摄影师的指挥下拍照的时候叶修就无所事事地在旁边晃荡。他饶有趣味地围观了一会儿这些大神们被呼来喝去的样子,在大伙儿看镜头的时候站在相机边上做着鬼脸,然后又被摄影师赶到一边去了。负责选片的妹子跟叶修比较熟,叶修干脆就站在她旁边蹭笔记本上的原始照片看。妹子很娴熟地操作着电脑,这时候她也无聊,就把照片一张张地放大然后缩小,仔细检查着,然后突然在某张照片上若有所思地停了下来。她轻快地敲击着键盘,把照片拉到合适的大小,低低地“咦”了一声。

叶修看着屏幕上被刻意截取出来的周泽楷的影像,还是忍不住关心了一句:“怎么了?”

妹子有点困惑地拨了拨刘海,努力回忆着:“他冠军戒指是不是戴错手指了?你看,跟其他几个人都不一样。”

叶修看着在周泽楷无名指上闪动的那一点点银白色的光芒,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说不定是他戒指太小,就那根手指塞得下呢?”

妹子低声笑着推了他一把:“你嘴别这么欠!小心周队听到。”她不再关心这个问题,把照片恢复到预览大小,继续看了下去。

叶修不做声地舒了口气,目光转移开去,停留在不远处的人群中,某一个人的身上。在他的视线像是突然感应到什么似的向他投过来的那一瞬间,他微微笑了起来。


Fin


领证流程参考加拿大同性婚姻流程,然而有些细节经不起推敲,请不要太较真。小周会英语是我的私心,其实在我的私设里他不但会英语,而且熟练掌握AutoCAD,3DMAX,人体素描,电脑绘画等多种技能……

叶神:作为有史以来台词最多的一次,我强烈要求今天的盒饭加个鸡腿!

评论(64)
热度(928)

小白糖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