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队内教育(3)

叶修往后一倒,靠在枕头上看着周泽楷:“看对象?你就那么确定我靠得住?别的不说,咱俩两地分居是肯定的吧,你见过哪对夫妻长期异地还能婚姻和谐的?”

周泽楷心平气和:“方明华。”他想了想:“静安,浦东,两小时。”

周泽楷摸出身边的手机,专注地快速敲打了一会儿,递给叶修。屏幕上是周泽楷搜出来的高铁列车时刻表,一溜儿的S市到H市的高铁班次:一小时五分钟。

叶修把手机丢一边:“耍赖啊你,市内交通的时间你算了吗?”但叶修的反驳也毫无说服力,S市的高铁站离轮回俱乐部很近,H市更不用说,根本就是有直达的地铁。

周泽楷扑到叶修身上,语气柔情蜜意:“结婚。”他的手臂粘着叶修的手臂,身体在叶修身体上蹭来蹭去,叼住他的嘴唇乱啃。

叶修不动声色地把周泽楷这颗糖衣炮弹吃掉,等俩人亲热够了,才把他的脑袋拨拉开,一边擦着被咬肿了的嘴唇一边说:“好吧,就不说婚内分居的问题。你别太天真了,现实比你想得要残酷得多,我在职业圈里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过,为什么大家都不结婚,甚至都不谈恋爱?精力一旦分散开去,影响不是你想控制就能控制的。这问题你比我有发言权吗小枪王?等你拿到冠军数量超过我,再来跟我谈,好不?”

周泽楷有多倔,叶修是知道的,哪怕他们是纯炮友没在谈恋爱的时候,叶修也很难抗拒他的一些要求。他知道任凭他说得情真意切,周泽楷不听还是不听,还不如直接拿成绩说话。

没想到周泽楷居然笑了,他压着叶修微微倾身,把被叶修丢在一边的手机拿了起来,也躺在了枕头上,把叶修圈进怀里,打开了计算器。

“你,八年,三冠。”周泽楷语气平和地说,修长的手指敲敲打打,在屏幕里输了“3/8”,一个“0.375”跳了出来。

周泽楷随意地按了归零,想了想:“我,五年,两冠。”又迅速地输了个“2/5”,屏幕里一个干脆利落的“0.4”。

“我厉害。”周泽楷说,“听我的。”

叶修目瞪口呆,他想周泽楷真不愧是S市的小伙,别看闷声不响的,脑子倒是比一般人聪明多了。关键是这事儿周泽楷做得毫无漏洞,连叶修空白的第九赛季都没算进去。叶修纵横荣耀圈多少年,虐大了一茬又一茬的新人,三连冠的记录至今无人可破,却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冠军率上被周泽楷刷走了优越感。

但仔细想想,其实也并不意外,周泽楷乍一看是个呆呆的没什么想法的家伙,但自从俩人滚上床单的第一天起,叶修就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他不爱说话,然而省略的只是一般性的客套、说了跟没说一样的感想,如果范围转移到对战局的判断、战术选择赛点把握,他的眼光却比绝大多数人要毒辣准确得多。只能说,他的思路从不受主流意见所局限,在把叶修从陌生人变成炮友,再把炮友变成爱人的过程里,也是同样。

叶修知道这晚上注定不可能用常规想法说服周泽楷了,而且不光如此,他反而被周泽楷影响了些——认识周泽楷之前他从没有留意过感情的问题,甚至在周泽楷跟他认真提起的时候,他第一反应也是“现役选手不能结婚”,因为据说感情会影响到事业,因为几乎所有人都这样觉得。叶修把周泽楷玩弄他胸口小粒的手拨拉开,想,虽然他未必会同意他的决定,但偶尔换个思路想想问题也不错。

周泽楷正在骚扰叶修的动作被打断,也不恼,这晚上叶修拒绝他的理由说了好多个,但是没有一个是因为“我不喜欢你,你不是我的结婚对象”,这就足够他高兴了。他翻个身,压住叶修,目光安静地盯着叶修的脸。叶修不知道在想什么,出神地望了一会儿空气,又揉揉他的头发:“说起来,我们谈恋爱不是谈得好好的么?你怎么会突然起了结婚的想法?”

叶修问到点上了。

要结婚,只能说明对周泽楷而言,谈恋爱的关系不够了。


对婚姻的渴望其实是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多少年来都是这样,轮回去外地比赛的时候,飞机起飞之前方明华总是给他夫人发个短信,或者打个电话,飞机降落、可以开手机的第一时间,方明华也是把电话拨过去,语气温和地跟那边报个平安。 

六年来没和叶修吵过一次架的周泽楷就这么眼巴巴地看着,他打心眼里觉得自己也对H市那位负有报平安的义务,然而那家伙连手机这种让他履行义务的工具都没有。

有时候轮回去风景好的城市打比赛或者表演赛,事后队员们会结伴出去逛逛,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别的小伙子关注的是风景、美食和妹子,方明华的重点比较偏,他吃到什么会先拍个照,给他夫人发过去。在纪念品特产的柜台前也呆得久一点,无论去到哪里都会买些女性喜欢的东西带回去。

周泽楷的重点也比较偏,他爱好各种奇怪的打火机,挑选流连的时间不亚于方明华,跟他组了个购物二人组。他起初没有拍照的习惯,后来觉得这种行为不错,有点同步生活轨迹的意味,就时不时地拍上几张,在手机QQ上给叶修发过去。

叶修也真看,周泽楷给他发的吃的比较多,叶修以为他是在挑衅他,每次都去苏沐橙的相册里扒拉一堆拍得更加漂亮的食物,都是兴欣的日常伙食,给周泽楷发回去:“我们的!服不服?”

周泽楷只能回他一串省略号。


不过来自队友的刺激并不是重点,毕竟感情是私人的事情,方明华也不是个喜欢主动秀恩爱的主,能牵动周泽楷思绪的事情并不多。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叶修。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叶修的,周泽楷不好说,但他知道,如果他没喜欢叶修到一定程度,发现叶修在被窝里的古怪的那天,他绝对不可能对叶修提出那个建议。

他没有仔细想过是什么时候对叶修的注意转化成了喜欢,也没试图厘清过是先喜欢上他的性格,气质,还是先喜欢上他在赛场上的样子。等到他注意到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自觉地在人群中寻找叶修的身影,不管什么场合,只要叶修在,他就开心,只要叶修看着他,他的心脏就会不自觉地跳得很快;QQ群里无论多少人在聊天打屁,叶修不出现他就潜水,而只要叶修出来,哪怕只是发个表情,他也愿意让叶修知道,我在,我在看着你呢。

所以那天的事情,对周泽楷而言与其说是意外,不如说是机会。

他在赛场上不会错过猎物的任何一个漏洞,更何况在生活里。

周泽楷曾经也觉得这样的关系不错,他们已经有了最深的结合,感情上也发展稳定,他本也认为可以先谈恋爱,直到他们都退役,再慢慢计划生活上的事情。但叶修不打招呼的退役实在给了他一个不小的冲击。

周泽楷倒是没有因此受伤,好歹也在一起睡过那么多次,叶修的状态他知道,职业选择他更清楚。他知道叶修肯定会回来,但联系不上他,确实让人生气。周泽楷那段时间没少想叶修,吃饭的时候,坐车坐飞机的时候,睡觉的时候。他把这些年跟叶修交往的细节都翻出来依次温习——叶修跟他在休息室门口聊天的样子,赛场上握着他的手说话的样子,点菜的样子,点烟的样子,眼睛湿润地靠在他胸口急促喘息的样子……周泽楷有时候会做一些白日梦,有时候会做一些白日春梦。他很想念他,从心到身体,都很想。

等叶修生活稍微稳定下来一点,他们重新恢复联系的时候,周泽楷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他们的关系不能总是开心了,想念对方了,才在一起,而出了什么问题,遭遇了什么变故,各自承担。如果叶修没有向他寻求帮助和依靠的习惯,那么他不介意强加给他这样的义务——同样地,叶修也要对他承担这样的义务,他也要想念他,看到他就眼睛发亮,每天都想和他说话,他要叶修爱他,就像他爱叶修那样。


然而周泽楷不会把自己的心路全部说给叶修听,过程太复杂,就连周泽楷自己都不好总结。他抱着叶修思考了半天,事实上说服叶修的过程比他想象得还要艰难,他本来觉得他们相爱、结婚又不影响成绩,就是个水到渠成的事,没想到叶修拒绝得这么干脆,考虑得又这么黏糊。叶修见他半天不说话,知道问不出所以然了,他的恋人在行动上比谁都贴心,但要他说两句情话不要太难——但周泽楷确实是在诚心实意地和他提这件事情,这就是叶修必须要认真去考虑的理由。

叶修低头亲了亲周泽楷的额头:“你也别纠结了,总之好好打比赛,先让我考虑一段时间。”

周泽楷眼神立刻亮了:“多久?”

叶修想想:“考虑到国家允许我们这种情况领证的时候?”眼看着周泽楷马上又要翻身下床闹脾气,叶修立马按住了他:“别闹别闹,我开玩笑的。怎么也得等夏休期吧?”


tbc

下章完结~

评论(46)
热度(815)

小白糖

幼小可怜又无助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