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队内教育(2)

有过感情经历的人,对别人感情状态的观察会相对敏锐一些,方明华早就发现周泽楷不对劲。

方明华是个非常会看人的家伙,这点从他力荐周泽楷,从别的战队里发现江波涛的才能等等都可以看出来。他跟喻文州张新杰这些人同年出道,年龄并不算老,但轮回上上下下都很信赖他。

方明华看着周泽楷从初出茅庐的后辈一点点变成了横扫职业圈的枪王,周泽楷带着轮回拿下的每一场团战的胜利,都有他勤勉踏实地站在队伍后面挥舞十字架的身影。他们在私下里关系也很好,周泽楷非常尊重他的意见,虽然很少主动跟他说什么,但什么事情都不会避着他。

周泽楷心里可能有人,方明华早就在怀疑了。但他证据并不充分,因为周泽楷很少在休息时间打电话,发短信,平时也不怎么聊QQ。就算是大家一起坐飞机坐大巴出去比赛,谁不捧着个平板看些电影综艺之类的,只有周泽楷,看比赛。方明华经常和他坐一起,有时候偷瞄他两眼,发现还是很多年前的比赛,一叶之秋的。

方明华很欣慰,队长事业心这么强,轮回拿冠军是迟早的事。

他判断周泽楷心里有人的依据很玄妙:精神状态。一个有感情生活的人,就像一盘白水煮菜里面撒了盐,滋味立刻不一样。周泽楷刚刚出道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沉默老实,虽然也乖、也会腼腆地笑,但不像现在这样,就算不说话,不笑,整个人也透着一种高兴劲儿,眼神清亮,容光焕发,像是随时有好事会降临到他身上似的。方明华虽然已婚,但跟他夫人还是热恋的心态,他觉得周泽楷这种状态和他自己很像。

他开始不做声地收集证据,不过总是失败。有一次午休的时候,周泽楷没回宿舍,在休息室里抱着笔记本看东西,方明华恰好路过,他觉得周泽楷的眼神简直要把屏幕烤化掉——方明华觉得见证奇迹的时刻到来了,他悄没声地走到周泽楷身后,垂眼看过去。

周泽楷的手指放在pagedown那个键位上,轻轻地拍着,屏幕上是一张有点糊的照片,他们上周末跟嘉世聚会时拍的,但还是可以看出来照片上的人是叶秋,正在跟张家兴聊着什么。周泽楷的手移到delete上,稍微犹豫了一下,又转移回pagedown上,按了下去。

“糊啦。”方明华好心提醒他。

周泽楷一哆嗦,整个人像是被冻住了似的呆滞了一秒钟,才带着一脸受惊的表情回头看了看方明华。

方明华觉得有点愧疚,毕竟窥屏是不好的:“咳……刚才那张糊了,你不删?”

屏幕里面这张还是叶秋,估计是连拍,同样的表情,明显清晰很多。

周泽楷摇摇头:“不一样。” 

方明华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走开了。他生平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观察能力出了问题——不过也未必,粉丝看偶像的时候,那种眼神也正常。难道周队真的是叶秋粉?


所以当叶秋退役的时候,周泽楷虽然状态没受影响,情绪却低落了好一阵子,发现了这事儿的方明华也没多想,周泽楷好歹一队之长,偶像退役这点小事还用不着他去开解。果然周泽楷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尤其是在叶秋那次到访轮回之后。

故而方明华虽然一直有怀疑,但从没有确凿的证据。

反倒是周泽楷先找上了他。


这时候距离他怀疑周泽楷的感情问题已经过去几年,轮回已经拿了两个冠军了。周一,天气很好,方明华坐在餐厅一侧的窗边,一边吃饭一边和夫人发微信聊天。

周泽楷端着餐盘在他面前坐了下来。

方明华把面前的盘子碗拢了拢,给周泽楷留出位置。周泽楷没事不会找他,方明华稍微犹豫了一下,给夫人发了条语音消息过去,结束了对话。

周泽楷有点抱歉地看着他手机:“嫂子?”

“没事,我们可以晚上聊。”方明华爽快地说,“怎么了小周?”

他跟周泽楷关系好,公共场合叫他队长,私下里叫他小周。周泽楷若有所思地拿着勺子,在汤碗里搅了两下,方明华也不着急,一边吃饭一边等他组织语言。

“结婚,”周泽楷开口了,“有影响么?”

方明华笑了笑——这是一个充满已婚人士令人讨厌的优越感的笑容——说:“肯定有啊。”

他放下筷子:“你看,我也是第四赛季出道的。就拿我的同龄人来说吧,喻文州,未婚,一冠。”

“张新杰,未婚,一冠。”

“妹子们就不说了,李轩,未婚,零冠。”

方明华指了指自己:“我,已婚,两冠。”他停顿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感叹似的说:“人生赢家。”

周泽楷点头,表情复杂地看着方明华,好像在说:……这也行?

方明华很坦然:“咳……虽然说冠军是咱们整个队伍的功劳,而且主要还是队长你带得好,但就我自己在赛场上的表现来说,我夫人的因素功不可没啊。如果不是跟她结了婚,我怎么能够活得这么幸福?我活得不幸福的话,怎么能用最好的状态去打比赛?“

“有道理。”周泽楷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想了想,又说:“不吵架?”

方明华拾起筷子,对周泽楷开始谆谆教诲:“所以说分人。作为过来人吧,我觉得结婚这个事儿其实是中性的,不能说它是好事或者坏事,完全看对象是谁。选错了,就算你离得及时,半辈子也毁了。我跟你嫂子认识五六年了,我俩吵过的架不超过三次。”方明华捏着筷子朝着周泽楷摊摊手,意思是,你看。

周泽楷不说话了,陷入了思考。方明华想不如帮人帮到底吧,于是趁热打铁:“我觉得结婚这事本身没什么可以讨论的,还是你打算结婚的对象更重要。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都晚婚?我看,还是因为从感情上说真爱不够,从条件上呢,又都觉得能遇到更好的,一边走一边挑一边丢,到后来就挑花眼了。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态?你会这么挑你的结婚对象吗?”不过这道理对周泽楷来说没有参考价值,方明华想,他的条件确实有挑挑拣拣的资格。

“不会。”周泽楷坚决地摇了摇头。不会再有人比叶修更好了,他想。他的思路倒是一点也没有顺着方明华往个人条件那个方向走,他的思绪飘远,飘到叶修身上。如果真爱能作为是不是该结婚的衡量标准,那么他对叶修的感情足够他跟他结上三次。

方明华点点头:“那我们就来专心讨论一下你的对象吧。你会问我这个问题,肯定也是有目的,”他循循善诱了一中午,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方便透露下是谁吗?我认不认识?”

对着方明华没什么好隐瞒的,周泽楷稍稍踌躇了一下,就开口了:“叶修。”

好歹也是结过婚的男人,方明华挺沉得住气:“哪个叶修?”

“叶修。”周泽楷表情平静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目光坦然地看着方明华。

方明华这才深深地吸了口气,顿时换了一种充满敬仰的目光看着周泽楷:“队长。”

“嗯。”周泽楷说。

“该怎么评价你的选择呢,”方明华有点苦恼,“总觉得兼具了捡到金山和为民除害的双重性质。”

周泽楷挺高兴:“我会……嗯……管好他的。”

方明华还沉浸在震惊中无法自拔,跟周泽楷传授经验的想法倒是消退了不少。他觉得周泽楷的性质跟他这婚姻的性质一点也不一样,他虽然在圈内属于早婚,怎么说都是符合家庭和睦社会进步国家兴旺的发展规律,甚至人类的繁衍进程的,可周泽楷的选择——方明华想了想,觉得“队长的结婚对象是男人”这点远没有“队长的结婚对象是叶修”这点对他的冲击来得大。

但是方明华很明智地没有提起这茬,既然是周泽楷选的,肯定有他的道理,他平静了一下,就事论事地继续:“那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叶神。其他方面我也不好问你,我觉得重点考虑这一点就行了:你们的性格合适不合适啊?”方明华回忆起他认识的叶修那牙尖嘴利的样子,再想想周泽楷的口才,不由得心疼了一下他们队长:“你足够了解他吗?如果真的结婚了,你们会不会产生摩擦,这些摩擦又会不会影响到你的竞技状态?”

然后方明华看到周泽楷笑了起来。他看到他的队长摇摇头,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刚刚坐到他面前时的忧虑和疑惑仿佛一扫而空,眼神都明亮了起来:

“认识六年。”周泽楷慢慢地说着,他的语气平静,实事求是:

“没有吵过架。”


tbc

评论(71)
热度(893)

小白糖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