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队内教育(1)

没羞没臊的番外,设定和正篇有关,然而正篇就是个小肉梗集合,大概永远不会完结



人在睡觉时最容易泄露真实的情绪,叶修从一个甜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他还像入睡前一样,被后面的周泽楷紧紧抱在怀里,手臂绕过他的腰圈在他胸膛上。这样睡不会太舒服,但周泽楷喜欢。在过去的几年中,只要他们睡在一起,大部分情况下周泽楷能保持着这个姿势,抱着他睡到天明。

叶修往后靠了靠,闭上眼睛,贴着周泽楷温暖的胸膛又眯了一会儿,决定起来小个便。他捏着周泽楷的胳膊,轻手轻脚地想拿开,反而被箍得更紧了。

叶修察觉不对,别着身子扭过头去,昏暗的房间里,周泽楷目光灼灼地看着他,显然完全没睡。他的脑袋凑近,亲了亲叶修的嘴唇。

叶修回咬一口他软乎乎的唇瓣:“你怎么还不睡?都几点了?”

周泽楷没有回答。这情形有点异常,叶修不由得忍了尿意,转过身来跟周泽楷面对面躺着,想追根究底一番。周泽楷就这么注视了他几秒钟,突然说:“跟我结婚。”

他的声音冷静又镇定,不知道是在心里锤炼过多久,更接近一个命令句,而非祈使的原意。

叶修也比较镇定,因为他半年前已经震惊过一次了。


那次周泽楷也是在床上提出来的——床是他俩在一起时活动时间最多的领域。而且那次周泽楷的语气很软,他们刚亲热完,有点意犹未尽,跟小动物似的抱在一起你挠挠我,我咬咬你,周泽楷被叶修痒得笑了好一阵子,他压住叶修,反抗似的把叶修的胳膊架在他头顶上,看了叶修几秒钟,表情慢慢严肃下来。

“我们结婚吧。”周泽楷说。

叶修第一反应是糊涂了,因为这无论如何不是一个求婚的场合,他也确实没想过自己是周泽楷求婚的对象。他以为这是周泽楷跟他开玩笑,于是也就把玩笑开了回去:“我没记错的话,咱俩开始的关系不是炮友么?”

周泽楷的眼神一下子就受伤了,他定定地看了叶修一会儿,松开他,又坐起身,皱着眉头盯着他,重复了一遍:“炮友。”

叶修心知不妙,周泽楷当真了。还没等他解释,周泽楷就翻身下床,像只受伤彷徨的狮子一样在床边来回走了两步,又走到写字台前面闷着头从抽屉里翻出一只手机,往叶修身边一丢,说:“炮友。”

那只手机是他给叶修买的生日礼物,牌子很普通但储存量大得惊人,里面是他多年来收集的叶修所有个人赛视频。他送给叶修之后,又跟叶修商量好,叶修什么时候开始用手机,什么时候再把它拿过去,这之前就先留在周泽楷这里保管(以及欣赏)。

叶修知道周泽楷伤心了,赶快坐直身体,充满歉意地叫他:“小周!你误会了,别生气,过来听我说。”

周泽楷面无表情,又慢慢走到衣柜面前,把叠得整整齐齐的干净衣服一件一件扯出来。三条内裤,叶修的。两件T恤,他几年前买的,这两年穿着小但是叶修很喜欢,来他这里时经常穿,也算叶修的;衬衫和羽绒服,叶修的;还有那件挂在衣柜另一侧的超级贵也超级帅的风衣,是叶修用挑战赛奖金给他买的新年礼物,周泽楷顿了顿,忍痛把它扯出来一半,又塞了回去。他把这几件衣服拿到床前,一股脑儿丢在叶修身上,淡淡地说:“炮友。”

叶修把衣服往旁边一推,狠狠地拍了一下床,床垫发出嘭的一声响。

周泽楷从没见过叶修发火,思路立刻被打断,站在床边一动不动地看着叶修。

叶修说:“过来,坐下。”

周泽楷乖乖地在他身边坐下。

“你等我说完之后再生气好不好?”叶修一脸困扰地把脸埋在手掌里,搓动两下,“咱俩一开始的关系确实是炮友,这我没说错。”他看周泽楷的眼神又委屈起来,立刻说,“你等等!我承认,咱俩现在这个状态,确实也是在谈恋爱。”

周泽楷看上去好受了一点。

但他们是什么时候从肉体关系转化到恋爱关系的,这点谁也说不清楚。也许就在某一年的夏休期叶修选择了来周泽楷这里住的时候,或者是在轮回的那次全明星,他俩重新联系上之后,周泽楷就隔三差五来趟H市,上午过来下午回去,只为了跟叶修一起吃顿午饭,抱着睡个午觉的时候。

可是谈恋爱归谈恋爱,结婚这事儿对叶修来说简直天方夜谭。这种感觉就像他刚晃晃悠悠地开始学着骑自行车,周泽楷就一脸理所当然地说来叶修我们明天就登月吧。叶修斟酌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句没什么营养的废话:“你不觉得咱俩现在考虑这个问题,有点太早了?”

周泽楷坚决地摇了摇头,说:“你,二十九岁。”想了下,又补充了句:“晚婚。”他叹了口气,有点担心地望着叶修。

“我谢谢你替我着想啊!”叶修没好气地说,“请算我周岁,我才二十八好吗?说真的,我之前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就连跟你谈恋爱都是意外,之前我一直以为我只爱荣耀之神。”

周泽楷的眼睛亮了,看上去突然变得很开心:“我就是。”

“放屁!”叶修立刻捏住周泽楷的脸蛋:“我才是。”

“现在是我。”周泽楷不为所动地说。

叶修想好小子两个冠军在手敢回嘴了啊,不过他也不太想把本来很严肃的对话转移成荣耀话题区,就又捏了捏周泽楷,这才松开手:“不闹了,我说的早不是指年龄,而是说咱俩都是职业选手,这么早结婚,你不怕被影响比赛状态?”

周泽楷还真点了点头:“怕。”

“就是嘛。”叶修欣慰,觉得孺子可教,正准备长篇大论再深入劝导一番的时候,周泽楷又开口了:“不结婚,会影响。”

叶修气乐了,他也算是个嘲讽值强大的主,但别看周泽楷平日闷声不语,但发言往往切中要害,时不时就一句话把他给兑回去。他知道周泽楷的意思,那句话虽然让他好气又好笑,但也着实温暖了一下。

俩人这么一闹,叶修最惊讶的那阵也过了。他已经看出来周泽楷是认真跟他商量这个事情,不是一两句话就能糊弄过去的,于是也收敛了玩笑的心,表情也郑重起来:“结婚这个事情很严肃,跟谈恋爱不一样。”

周泽楷点头。

“我们都是职业选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打比赛。”叶修看着周泽楷的眼睛,“你这几年正是状态最好的时候,我刚从挑战赛杀回来,也还想带着队伍拿冠军呢。如果这段时间我们感情出什么问题——不对,是婚姻出什么问题,可不可能不受影响?除去几个特例,你看看这个圈子里有几个结婚的,这不是很说明问题么。作为职业选手,肯定会最大限度地避免这些不安定的因素。你在现在这个状态下,把这么一个不安定的因素引入到你的生活里,是不是太不明智了?”

叶修心平气和,周泽楷也一直安静地听着,没有打断他。叶修自觉说得很有道理了,周泽楷听他讲完,却依然摇了摇头。

“不会。”他说。

“为什么不会?”叶修反问。

“看对象。”周泽楷说。


就算对方是敬仰的前辈和深爱的恋人,在这几年从肉体到灵魂,从浅到深的了解和交往中,周泽楷也从没有因为“这是叶修说的”而放弃过自己的判断。

叶修说的并不一定就是真理,尽管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对的。周泽楷在平时总是显得很乖,他能把“听话”和“宠爱”都以同样的方式表达给叶修,因此就算叶修知道周泽楷其实很有主见和想法,也难免总是带着年长者对于年轻恋人的心态去对待他。

他照顾他、包容他,却很少依赖他、听从他。

周泽楷也不介意这点——但,只是在非原则性问题上。

在结婚这件事上周泽楷绝不会被叶修糊弄过去。他手中恰好就捏着一个典型,叶修说的几个特例之一:方明华。

在这个问题上周泽楷能够思路如此清晰和坚定,实在和他在轮回的日常生活中跟方明华的交流,也有一定的关系。


tbc


特别强调,请不要把小两口调情时的聊天当真理去衡量和要求

评论(45)
热度(905)

小白糖

幼小可怜又无助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