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喻叶]朝与佳人期(1)

“黄少!这边。”看着黄少天匆匆冲进食堂,跑到窗口点餐,徐景熙扬起手招呼了他一声。

黄少天一反常态地没有看过来,也没应声。他沉着脸,从窗口拿起打包好的包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没听到。”喻文州说。

“黄少从今天上午心情就不好啊,是因为叶秋退役的事吗?”郑轩说。

“好像他跟叶神关系一直不错,也难免。”徐景熙说,抬头看了看食堂中间的电视里播放着的电竞新闻。正好重播到了叶秋退役的那一条,新闻里简单介绍着叶秋的职业生涯里获得的成绩,对于嘉世这个赛季的表现也有提及,不过并没有做重点叙述。但这个问题,却正是蓝雨队员最关心的地方。

“我昨天晚上去论坛看了看,”宋晓说,“有种说法,叶秋退役不光是因为他个人状态下滑,也是因为嘉世队伍里有了矛盾,他算是派系斗争的牺牲品。”

“他们这个赛季打得很差是事实啊,团队赛根本没办法看,随便哪个队都能轻松虐他们。再说了叶秋自己就是队长,谈不上什么牺牲品吧,说是斗争失败更合适。”徐景熙说着,同时不忘了问一直在默默吃饭的喻文州一句:“队长,你觉得呢?”

喻文州不紧不慢地喝了口汤:“嘉世的确有内部矛盾,而且这个苗头已经出现几个赛季了。”他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不管是谁的问题,消化不了这个矛盾的话,把矛盾的一方弄走的确是最快的办法。现在看来,被弄走的那一方就是叶秋了……”他抬起头,出神地看着电视机上正在播放的一叶之秋的战斗画面,说:“如果他有什么派系的话,比赛里他们不会是那个表现。他是被孤立了。”

“有这个感觉,其实嘉世的其他队员在某些场次里的配合还是不错的,局部区域的发挥甚至说得上有亮点,就是坚持不了多久,最后总是被打散了。”于锋点点头。

喻文州笑了笑:“没错。但是他们的团体合作再漂亮,也几乎没有一次是按照叶秋的布置来行动。这种个人的亮点,结合失败的结果,也难免媒体总是会把矛头指向作为队长的叶秋了。”

这顿饭大家吃得都说不上开心,再加上叶秋的退役并不是发生在嘉世成绩有多好的时候,更像是走投无路的无奈之举,让人难免心生英雄末路的悲凉。



吃完饭,大家各自回去休息。为了保证精力充足——尤其是在傍晚的这个时间段,喻文州每天中午一般会小睡半个小时左右,效果很好。蓝雨开会时他曾经向大家建议过这种生活方式,也很快地被大多数人接受了。喻文州慢慢散步回房,G市冬天没有暖气,但宿舍里配备了中央空调,房间里一直很暖和。

他简单洗漱了一下,脱掉外套,上床。在柔软的被子温和包裹住他的时候,喻文州闭上眼睛,缓慢地把上午开过的会议、下午要做的训练、晚上要看的资料都过了一遍。还是没有睡意。那么,明天的计划……周末的比赛,准备工作做得如何……青训营有几天没去了,傍晚之前去找负责人要一下这段时间的报告吧……



十分钟之后,喻文州推开被子坐了起来。他没有起身,只是坐在床上,曲起膝盖支着手肘,捂住了眼睛。

直到视线全部被一片温柔舒适的黑暗遮蔽住,喻文州才承认,那股从躺下的时候就无法消除无法掩盖,让他了无睡意的焦虑感,并不是因为房间里还残留了白天的光线的缘故。

他本以为他可以心平气和地分析他看到和听说的一切,他本以为这个结果对他而言并不意外,可以说早就在预想之中,他生活和工作的节奏不会因为这件事情产生任何改变,他甚至以自己一如既往的平静和客观瞒过了所有的队友,以至于看上去比黄少天都要淡定正常许多。然而现在他明白了,虽然他可以完美地瞒过所有人,可他终究无法瞒过自己。

叶秋退役了。

从头一天晚上喻文州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他以如常的平和接纳了它,然后放到一边,拒绝去进行什么思考和处理。直到现在,仿佛才突然吮吸出这条消息里面的藏着的毒,那酸苦的味道让他甚至不能安心地躺在床上,继续这个自欺欺人的午觉。

喻文州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拉开一点窗帘,冬天的阳光凄迷惨淡。他又转回身,回到书架前,手指轻轻地划过一本本书脊。他强迫自己理出一条思路。是的,嘉世的确出了问题,或者说叶秋和嘉世的确不能再继续下去,但这并不代表他必须要离开职业赛场。一直以来被媒体作为重点提出的叶秋状态的下滑,也并不如他们所说,相反,叶秋个人的表现,甚至他的战术并没有什么问题,出现状况的是在战术的执行层面。那么叶秋为什么要宣布退役?他心灰意冷了吗,还是迫于某种外力不得不这样做?

喻文州的手指凝固在某一本书的书名上,在那里无意识地轻点了几下。

他认识的叶秋并不是会心灰意冷的人。

那么,摆在他面前的答案,看上去已经很清楚了。然而喻文州仍然需要一个确定的证实。


喻文州回到床上,拿起手机。他已经等不及打开电脑,而是直接上了手机的QQ,找出最近联系的那个名字,很快地敲了两句留言过去。

“你并不是自己想要退役,而是被逼迫的,对吗?”

“你什么时候回来?”

叶秋的头像灰着,在喻文州握着手机静静等待的几分钟里,没有任何答复。但是喻文州松了一口气,那股一直烧灼着他的焦虑感仿佛因为这两句留言的发出而被缓解了不少,他已经明白,他不仅仅是为了跟叶秋要一个答复,那同时也是给自己一个确定,一个让他不至于在无望的揣测中终日陷入迷茫的确定。

喻文州又等了一会儿,依然不见回复。这个时候的叶秋不一定有心思挂在QQ上,喻文州想,他又看了屏幕一眼,锁上了手机。他的心情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他知道,现在他只需要等待,等待叶秋答复他的留言。而在喻文州的记忆中,叶秋还从没有过不回应他的时候。

是的,尽管他们的交情一直偏于轻松随意,但是每当喻文州回头梳理,就会发现,不管是在网上聊天时,比赛场下遇到时,甚至赛场上你来我往时,叶秋从来没有遗漏过他发出的任何信息、说过的任何话——从他第一次遇到叶秋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


tbc


不会太长,大概七八章完结

评论(42)
热度(1056)

小白糖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