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艺术家(完)

叶修跟在周泽楷身后,一路张望巷子两边低矮的楼房。外表灰扑扑的,看上去年代已久,然而依然有着肉眼可见的坚固。有些窗户开着,伸出来几个衣架,上面挂满花花绿绿的衣服。

周泽楷带着他转了几个弯儿,走进这群密集如网的小巷的某个角落,从衣兜里掏出钥匙,打开被一把巨大的锁头锁起来的镂空铁门。透过栏杆上繁复的花纹,可以看到院子里栽种着茂盛的植物,颜色苍翠,在S市溽热难熬的盛夏里生长得肆无忌惮。

踏着咯吱作响的木地板,跟随周泽楷走上二楼之后,叶修掏出打火机,把一直叼在嘴里的那根烟点上。他舒畅地吐出一口烟雾,扫视着房间里的陈设,略带欣赏地吹了声口哨。

周泽楷把背包放在窗边餐桌旁的椅子上,转身走回来。他伸出两指轻轻捏住叶修衔在嘴里的烟卷,把它拿下去,态度平和地说:“禁烟。”

叶修微微蹙眉,露出有点懊恼的表情,周泽楷小心地捏着点燃的烟卷,安抚似地低头碰了碰他的嘴唇。他想找个东西把烟头灭掉,然而房间里并没有烟灰缸。房主人毫无头绪地带着那根慢慢燃烧的香烟在屋里走了一圈,最终还是走到厨房里,打开水龙头将烟浇灭,然后丢到垃圾桶里。

他走回客厅,看到叶修正站在一侧的窗台前,低头摆弄着他的花草。

周泽楷家的客厅非常宽敞,三面都有窗。这一边的窗台上,周泽楷摆了几盆水培植物,花盆大多是他用带回家来的各种外卖用品随手改造的,两个超市买的普通高腰玻璃杯,两个装红豆奶茶的玻璃瓶子,还有一只很粗的塑料饮料瓶,周泽楷用剪刀剪掉上半部分,只留下圆柱状的底座。他给这些容器灌满水,插上绿萝,富贵竹,滴水观音。叶修正在抚摸那株长势最好的滴水观音的叶片,他用拇指的指肚缓缓摩擦着光滑肥嫩的叶子,又抬手看了看,指尖依然是洁白的。

“真干净。”叶修赞叹道,不知道是在夸奖植物,还是周泽楷家里的环境。

周泽楷拿了两杯清水走到窗户旁,放一杯在叶修手边,握着自己那杯喝了口,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自己住吗?还是和你父母一起?”叶修回过身来,视线被窗户对面的书架吸引了。是一个老式的书架,除去在沐橙看的民国题材的电视剧中,叶修还从未见过这种样式。里面摆满了书,其中一半书脊颜色发黄,另外一半色彩就显得缤纷明丽了些。

“出国了。”周泽楷简单地说。

叶修有些诧异地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他心思转得很快,第一反应是,怪不得周泽楷如此寡言,难道从小就是在几乎没有与家长交流的环境里长大的?这样的童年和少年时光,该有多辛苦。

然后他就看着周泽楷笑了起来,说:“度假。”

不过他父母确实也没有在这里生活,周泽楷随后简单地告诉叶修。这幢小楼是他爷爷奶奶留给他的遗产,为了工作方便,他们家很早就在市中心买了房子。

然而周泽楷去了轮回后,周末很少回父母那边,一般会来这里休息一天,生活和比赛的节奏太紧张,这种宁静的独处时光就显得尤其珍贵。

打完比赛回来的时候,他会顺便在附近的超市里捎上几样蔬菜,一点鱼肉,第二天变着花样给自己做了吃——无论他在职业生涯中取得多么耀眼的成绩,骨子里还是个热爱生活的典型的S市男人。余下的时间里,除去日常的训练和娱乐之外,他一点点改造着这幢房子。刚刚搬进来时,家具落满了灰尘,地板污浊不堪,天花板的角落里结了蛛网,即使被八九点钟的阳光填满的时候,房间里的光线都是混浊阴暗的。周泽楷耐心地把它变成一个干净舒适的家,大概也就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这是他跟叶修谈恋爱以来,第一次带叶修过来。

周泽楷将杯子里的水慢慢喝光。他想他大概永远都没办法告诉叶修,看到叶修像只好奇的小动物一样在他们的家中探头探脑地巡视的时候,他心里快乐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叶修终于还是走到了书架面前,将半面书架上的书目扫了一遍:“这些书是你的?”

周泽楷走过去,摇摇头:“祖父的。”

各种版本的石头记,马恩毛著作全集,电工理论,木工知识,基督山伯爵……看上去年代久远。叶修的目光迷惑地落在另一半书架上:“这些总不会是你的?”

周泽楷站在叶修身后,抱住叶修的腰,把下巴搁在叶修肩膀上,点点头。

《AutoCAD实用教程》。《3DMAX建模实用教程》。《土建工程基础》。《空气污染学》。《可撕式配色手册》。甚至还有一些《观赏植物学》、《人体工程学》……叶修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将这堆书的书脊仔细浏览了一遍,才说:“你看这些干什么?看得懂吗?”

“室内设计。”周泽楷说着,想了想:“……一点点。”

叶修还停留在吃惊的余韵里,无论赛场上的周泽楷,还是生活中他所接触的那个,在这天之前,确实没有对他流露出任何这方面的爱好。但是叶修知道周泽楷的性格,他所谓的一点点,绝对不只是翻过书、了解概念的程度,正如有时候他们私下里聊到比赛中的一些技术问题,周泽楷的回答也只是“还好”“我尽量”。叶修随手拿下一本人体素描集,翻了两页,说:“厉害。这个你也会?”

周泽楷想了想,他圈住叶修的腰,转了个身。

他抓住叶修的手腕,抬起他的手臂,指了指角落里叶修还没有发现的画架:“我会。”

这次的回答甚至是“我会”,而不是“一点点”。

叶修确实不知道他的恋人有如此丰富的内心世界,他看了两眼角落里的画架,随口问道:“有作品没?让我看看。”

他听到周泽楷在他耳边低低笑了一声。

“……画你。”停顿了片刻之后,他这样回答他。


 不老歌 

AO3


叶修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周泽楷的手指搭在他的腰上,轻轻抚摸着他的肚脐。叶修慵懒地把他的手推开,站起身来。

他本来只是想喝一点水,然而路过画架时他改变了主意。

他久久地看着自己恋人的作品。

一张画得非常精致的沙发,线条、阴影都无可挑剔,像是把他们正在休息的沙发原封不动地搬到了画面上一般。而沙发上那个由一个圆圈和几条线段组成的火柴棍小人……

那是自己?


叶修把画取下来,走到周泽楷面前,把画纸铺在他脸上:“你自己说,画这个玩意需不需要我把衣服脱成这样?”

周泽楷捏住画纸的边缘,往下拉了一点,露出一双清澈的笑得弯弯的眼睛。

“……我需要。”他回答道。


最美丽的风景不需要用画笔描绘。

因为已经在他的怀里。


Fin


*依然是毫无科学性的肉,请不要计较细节

*灵感来源是昨天外滩画报的《在老租||界遇见“新克勒”》


评论(33)
热度(476)

小白糖

幼小可怜又无助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