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夏休期六七事(1)

以后再也不在车里搞了,真的。叶修痛苦地想。


他是被周泽楷舔醒的。他首先觉得耳朵很舒服,然后是脸蛋,再然后甜蜜又温润的舌头碰触到了他的嘴唇,耐心地爱抚着那里。叶修带着一种被宠爱出的特有的懒散感睁开眼睛,困意立刻消失无踪。

他机敏地抬起脑袋,四下看了看。周泽楷的舌头从他的嘴边滑到他的脖颈。他伸出小尖牙,叼住叶修颈部松软的皮毛,含糊不清地叫他:“叶修。”

叶修用了一分钟时间回忆起了过去,以及认清了现实。夏休期周泽楷跟着他回B市见父母,因为长相太过好看,看上去又特别老实,原以为气氛紧张的出柜行为得到了叶父叶母的一致宽容,并给他俩安排好了房间。就在头天晚上,试图玩出更多花样的两人借了叶秋一辆车,开到郊外看夜景顺便车||震。他们停在一个荒凉的停车场里最隐蔽的角落,车窗留了缝,调整好座椅位置,转移到后座上,开整。

叶修是在周泽楷在他身体里到达顶点时失去意识的,回忆起这一点的叶修发现自己当时都没爽成,有点亏。然后就到了现在,他睁眼醒来,发现周泽楷和他都变成了猫,俩人的衣服还在座位下面散乱地堆着。

周泽楷比叶修醒得其实要早一点,虽然话少但他的脑子也相当快,他给自己做了很少一点心理建设之后,就顺利接受了现实,并且既来之则安之地没有打扰叶修的睡眠,而是温柔安静地帮他舔着毛,直到叶修醒来。

“咱俩都变成猫了。”叶修站起身来抖抖毛,用陈述的语气跟周泽楷确认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嗯。”周泽楷也坐直身体,表示同意。叶修发现周泽楷非常好看——他的眼睛蓝得像秋日最深远的天空,五官精致而美丽,每一根毛发都整洁柔顺,映着窗缝透进来的晨光像是镀了金子。他的坐姿比他还是人类时接拍的逼格最高的广告形象还要优雅。不过叶修从来不是会把重点模糊到美色身上的人,否则他每天照镜子的时间都会延长很久。他冷静地看了看周泽楷,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说:“不妙,咱们得先联系我家人,让他们把我们接回去,不然就抓瞎了。你手机在哪?”

叶修刚从苏黎世回来不久,还没来得及买手机,好在周泽楷有。周泽楷从座椅的缝隙之间轻轻一跃,就跳到了驾驶座上,叶修感觉很新奇,也随着他跳了过去。叶修没有驾照,车是周泽楷开的,手机放在前面的支架上。

怕打扰他俩的好事,周泽楷昨晚把手机设了静音,他俩仔细地把手机从支架上扒拉下来——让它的落点正好到驾驶座上而不是掉到下面的缝里去,可是需要一定操作精度的,幸好他俩在这方面都是大神,配合起来也得心应手。

接下来,两只猫轮流着疯狂地划拉手机屏幕,跟用那玩意磨爪似的——周泽楷手机不知道用了什么膜,对猫爪的感应性非常差,除非肉垫擦过的时候才会微微地亮一下。

他们就这么轮番扑腾着,看着手机亮了又暗了,善于注意到细节的叶修脸色一变:“糟了,3%的电,咱们时间不多了!”

周泽楷心里也是一惊,立刻有点羞愧,出门之前电量其实已经不多,但那时候脑子里都是那回事,他甚至还想:没电了也好,不要让外界的声音打扰他跟叶修的二人时光……于是连充电线都没带。但周泽楷从不是自怨自艾之人,相反,他似乎有着一种犯错之后能迅速用更精彩的发挥弥补的天赋,他的爪钩无师自通地往回一缩,肉垫突地一鼓,屏幕锁刷一声就被划拉开了!

“干得漂亮!”叶修马上赞扬了他一句,屏幕上五六个未接来电,有一个“岳母”的,剩下三四个都是“弟弟”的——叶修家人迅速接受了通过给周泽楷打手机来联络叶修的方式,至于为什么给妈妈标那个姓名,叶修无暇跟周泽楷计较,立刻啪地一下按上了爪子,精准地落在了叶秋的名字上。

这是直接回拨的方式之一。手机似乎敏感了些,立刻对叶修的操作做出了反应,给叶秋拨出了电话。

叶修和周泽楷对视一眼,两猫都微微地松了口气。还好,应该赶得及。

谢天谢地,电话通了。那边传来叶秋焦急又生气的声音:“喂喂?是小周还是混蛋哥哥?你们在哪?”

“不废话,我们在六环东北角高架旁边的XX停车场里,XX大厦往前走大概五公里就是,我们开的是你的车,手机没电了,快点来接我们,一言难尽,记得带钥匙!”叶修简洁地把最关键的信息三两句交代完,看着手机右上角的电量从3%跳到了2%。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咪喵喵!”叶秋大惑不解地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一串极有韵律的猫叫,几乎有点崩溃地开口了:“喂?喂喂?我靠怎么是猫叫?叶修你在不在?别耍我啊!”

叶修跟周泽楷都呆住了,他们瞬间同时意识到一个问题,尽管他俩交流起来毫无障碍,但是在“人类”听上去,他们说的话都是猫叫……

随着叶秋略带怒意的呼喊,电量从2%跳到了1%。

“挂掉。”叶修的语气冷静得吓人,而在跟周泽楷说出这句话时,他已经开始行动了。危机之下他的操作异常精准,肉垫轻松碰上了取消通话键,然后后退,调到短信界面。是的,尽管语言不通,但是他们可以用爪打字,发短信给叶秋,至少告诉他地址。叶修的手下有条不紊地操作着,而周泽楷已然明白了他的意图,他搭不上什么手,但是他可以给叶修精神上的支持。但不管叶修多么谨慎又迅捷,他还是不断地打错字,肉垫按到附近的拼音,他没有抱怨,取消,再重来。

只有这个时候周泽楷才开始痛恨自己,为什么要买苹果,为什么仗着自己是人类时操作精准而直接沿用了全键盘输入法……

回天无力。打到第二个字时界面一闪,熟悉的亮银色图标出现,紧接着,屏幕陷入了永久的黑暗。

叶修正要按下的爪一顿,久久没有落下。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这电量也太不耐用了。”

周泽楷进行深刻的自我检讨:“嗯。”

“下次买XPPO的。”叶修仗着这两天看了几眼电视,就用广告教育他。

周泽楷想了下,觉得这实在不是他能接受的品牌,但自己理亏,就默默忍受下来。

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叶修喘了口气,在驾驶座上趴下来,懒洋洋地靠在周泽楷身上休息一会儿。他俩倒是都没有绝望——绝望这种情绪,永远不会出现在他们任何一个人心里,再想辙就是了。叶修倚着周泽楷温暖又柔软的身体,享受周泽楷给他舔耳朵,舒服地叹了口气:“话说,我刚才没来得及问,你怎么这么漂亮啊?”

这句话让周泽楷不由自主地微笑了好一会儿,才亲亲他的耳朵,回答他:“我是布偶。”他平时涉猎的范围并不狭隘,猫狗枪械时尚杂志都会看一点,叶修睡觉时他已经蹿到驾驶座的椅背上照着后视镜,确认了自己的品种。最美丽的猫,最名贵的猫,性格最温柔友善的猫,变成布偶这个品种,周泽楷自己并不感觉意外。

这猫有多贵叶修也听说过,略带赞许地“哦”了一声,说:“那我是什么?”他还没来得及照镜子,也根本就没这个意识。

“中华田园猫。”周泽楷非常谨慎地措辞着。

叶修可不傻,他非常不满:“凭什么啊?凭什么你就是布偶,我就是土猫,凭什么你就比我稀有啊?太不公平了。”

“不……”周泽楷沉思着,轻声但是坚决地否定了他,“你更稀有。”

叶修翻了个身,用爪子扒拉周泽楷的身体:“别逗了,你这么说我也不会开心的。”

“你是三花。”周泽楷也伸出爪子,扑腾住叶修的,开始跟他玩“我的猫爪必须在上”的游戏。

“三花有什么稀有的?不是满大街都是。”叶修懒懒地说。

周泽楷点点头,把爪子从叶修肉垫下抽出来,按到他的上方去:“没有公的三花。”

叶修的猫爪僵直了。他像一个木乃伊猫一样身体梆硬,还在消化周泽楷这句话的时候,周泽楷体贴地用后爪拨拉了一下他的小球:“别担心。你有。”


tbc


*小周是布偶猫的创意来自 @白翠喜 大人

 *“不过叶修从来不是会把重点模糊到美色身上的人,否则他每天照镜子的时间都会延长很久。”这个梗来自  @非你那杯茶 大人
评论(94)
热度(748)

小白糖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