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ABO]失控(2)

警告见,私设众多(这不是客套)


(二)

把叶修抱起来的时候,周泽楷心里非常冷静。

他知道应该做什么。


办公室旁边有一个教师休息室,是这所高校的特别福利,有时候生活作风比较拖拉的Alpha教师发情的时候,会使用这件休息室里常备的注射针剂进行简单的抑制。休息室里有宽大舒适的座椅,和一张小小的床。周泽楷把叶修抱到床上,让他靠着床头坐下,他随之坐在叶修身边,掐住叶修下巴迫使他张开嘴,然后他凑过去,舌头探入叶修的口腔。

没有亲吻。吻是从嘴唇开始的,所有的吻都必然带着感情的因素,礼貌,示好,亲昵,喜欢,……爱。周泽楷不打算亲吻叶修,这有悖于他一开始为自己划定的底线。他只是尽可能地纠缠着叶修的舌头,把饱含着自己信息素的唾液渡给叶修,然后吮吸出属于Omega的津液作为交换。

叶修的舌头又软又甜,这是周泽楷不曾想象到的。它柔顺甚至堪称羞怯地任由周泽楷裹挟着他,舔舐着他,但这只是表象——它的学习能力同它的主人一样强悍,仅仅几个来回,它就试探性地挣脱开,舌尖随即轻柔地挑过周泽楷的舌面。

周泽楷的头脑一瞬间有些发昏。

他悚然一惊,仿佛警醒似的加重了掐住叶修下巴的力道,然后抬起头来,观察着叶修的状况。短暂的体液交换中,周泽楷一直居于主导,他的呼吸依然平稳,除去唇边已经沾染了叶修的信息素味道,他看上去依然是清白而平静的。他伸出手指,帮助叶修收了收唇角逸出的一丝清液,低声说:“别闹。”
叶修喘息着,脸色还是那种不正常的惨白,但表情明显好了许多,没有几分钟之前让人揪心的痛苦感了。他的眼睛有些湿,朝周泽楷微微地弯了一下眼角,却依然说不出话来。

周泽楷的手臂从叶修后面圈了过去,手掌小心地托着叶修的后颈,把叶修抱进怀里。他注视着叶修,继续问道:“好些了?”

叶修虚弱地点了一下头,又摇摇头,朝周泽楷暗示性地张开唇瓣,淡红色的舌尖在里面等待着他。他的意思很明显,好些了,但是,还不够,远远不够。但这对周泽楷而言足够宽慰,这证明他的方法的确有效。他没有迟疑,再度用自己的双唇贴上了叶修的。

要安抚一个发情的Omega,最即时有效的方法无非几种,抑制剂,信息素交换,标记。作为一名责任心非常强的教师,在进入这所学校之前周泽楷已经学习过相关的应急处理手段,只是他从没想过有一天真的能够派上用场,而且还是在对他而言如此特殊的这个人身上。亲吻是最简洁有效的交换信息素的手段,然而仅仅靠它就能平息一个刚刚成年的Omega如此剧烈的发情显然是天方夜谭。周泽楷不抱如此幼稚的幻想,他放松了舌尖,任由叶修贪婪地送进自己的舌头来从他嘴里吮吸饱含信息素的液体,托住叶修脖子的手指缓缓移动,探到他颈后的那个腺体。

叶修在他怀里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他挣脱周泽楷的嘴唇,手死死掐住周泽楷的手臂:“周老师,不……”

周泽楷空闲的手捉住叶修反抗的手臂,把它拉到一边。叶修的脸色变得煞白,也不知道从哪里积蓄起来的力量,他的语气一下子急促起来,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思路却依然是清晰的,他试图说服周泽楷,并且努力让自己的表述看上去更有力度:“周老师,别碰——我控制得住,相信我,我好多了,再亲我一会儿好吗,然后再打一针,我就能回家了,帮帮忙,不要碰那个地方……”他的话语被周泽楷的嘴唇封堵回去。这个亲吻持续了很长时间,属于周泽楷的信息素连同他无言的安慰一起被源源不断地传递着,叶修的焦虑渐渐地平息下来。

然后他感到周泽楷碰了碰他的额头,他睁开眼睛,从他沉默而英俊的老师脸上看到一种不容拒绝的坚定。

周泽楷说:“不行。”

他抱着叶修,把他放平在床上,从而躺得更加舒服一点,然后解开了他衬衫的第一颗扣子。


周泽楷去准备休息室里预备的Omega专用抑制针剂的时候,叶修把手臂抬起,挡在眼睛上。

他明白周泽楷的意图。自从发现自己是Omega之后,叶修私下里找了很多相关资料来阅读,当然也包括发情期的急救措施。他知道周泽楷的处理方式不仅合乎规范,也是彻底为他的身体考虑的——对于紧急发情的Omega而言,在普通药物已经无法抑制的情况下,过量使用针剂或者服用药物强行压抑发情状态,只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正确的处理措施正像周泽楷所准备做的那样,通过刺激腺体促进信息素的彻底释放,等待发情真正被缓解之后,再注射少量抑制剂将信息素调节至正常状态。——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生理程序,没有什么可以恐慌的,叶修如此告诫自己。

但是他阻止不了这种渐渐蔓延上来的恐慌。仅仅是嗅到周泽楷的信息素、被他无意间碰触过腺体,他就软到甚至无法支撑着自己向前迈动一步。而被一个发情期的成年Alpha,尤其是信息素对他有着如此的诱惑力的Alpha刻意地刺激性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那已经超越了叶修的想象力。知识和亲身经历的感受永远是两回事。

当周泽楷回到床边的时候,他敏锐地察觉到叶修的身体僵硬得有些过分。然而这样的叶修还是看着他,努力装出平淡又无所谓的样子,甚至试图朝着周泽楷挤出一个笑容,浑然忘了几分钟之前他还痛苦地在他怀里挣扎:“周老师。”

周泽楷微蹙的眉头微微展开,从抱着叶修进了这间休息室,或者在那之前,其实他都处于一种难忍的煎熬之中,只是他对于叶修的关注远远地压倒了对于自身的,让他刻意忽略了自己所承受的不适。叶修那个勉强的笑容让他一直揪紧的心没来由地像淋了阳光的冰雪一般急速地融化着,他这次没有犹豫。

他朝着叶修俯下身来,亲了亲他的嘴唇:“相信我。”


tbc


评论(34)
热度(553)

小白糖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