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ABO]失控(1)

架空,周A叶O,师生,年上,涉及ABO的各种私设,肉(但是还没肉到)

虽然文里未必交代,但是设定叶修已经年满18岁


尽管名义上是在准备下周的教案,周泽楷还是忍不住过几分钟就抬起头来,看一眼坐在他右前方另外一张办公桌边的人。已经快到夏天了,叶修已经换上了短袖的校服衬衫,白色被窗口渗进来的余晖浸染了,呈现一种温和的橘红。除去偶尔会移动一下的手臂之外,他的身体坐得很直,那是因为专注而分外端正的姿态,这种样子,周泽楷很熟悉。

作为一个老师,对自己的学生投入这样性质的关注是不应该的,或者说作为一个Alpha对另外一个年轻的Alpha投入这样性质的关注是没有意义的,这些周泽楷都清楚。但是想法如果只是想法,它就无需太过苛刻地深究和拷问。他们起初是师生,然后是朋友,再然后周泽楷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控制注视着叶修时那种由衷的喜悦。他挣扎过一段时间,然后迅速地放弃了。

还有一个月叶修就会离开。他只需要再撑过这一个月,然后叶修就会离开他,到一个他可以想象但是无法触及的世界中去。周泽楷所能做的,只有让想法继续停留在想法的层面,然后在这最后一个月的时间里,不动声色,不被当事人所察觉地,在这安静而惬意的课后时间里多看他几眼。

叶修不需要像其他学生那样参加高考,由于成绩优异,他已经被本市某重点大学提前录取。来帮教务繁重的周泽楷批改卷子也是他主动提出来的。他现在是这所学校里最闲的人,更何况他跟周泽楷私下里的关系一直很要好。

“嗯?……周老师。”叶修突然开口,周泽楷抬起头看着他。叶修的目光还停留在卷子上,显然还在思索:“你看这个题的解题步骤……”

周泽楷站起身,走过去。叶修很少问他范围内的问题,在高中生的卷子上,这种连他都看不明白的情况实在是罕见。他走到叶修身边,俯下身来看向叶修笔尖所指的地方。

作为一个Alpha,周泽楷在这所由Alpha和Beta构成的学校里是非常普通的一个存在。他的不普通之处只有两点,第一,他长得很帅气,第二,和这种帅气形成了鲜明对比的,就是除了正常教学之外,他极少说话。他的寡言也许是出自新人教师的腼腆,也许是性格如此,但并未影响他正常的传道授业解惑,也不影响学生们都很喜欢他。他进这所学校不到三年,生活上还是单身,发情期和众多没有伴侣的Alpha一样,靠服药度过。 

这是第一个错误:忙于备课,他忘记了距离应该服药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其实站起身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隐约闻到了自己的信息素:一股类似于雨后松林里的味道。但这种味道比较常见,经常被用作很多男香的后调,又比较淡,不会对Alpha和Beta们造成什么困扰,因此周泽楷并没有很介意。

他俯下身来,手臂支在叶修身侧的桌子上,看向卷子。

不管对叶修怀着怎样的心情,涉及本职工作时周泽楷的专注无人可比。因此他并没有注意到叶修的神情突然变了变,假装镇定地用手挡了一下自己的口鼻,随即又握紧了拳头。他的另外一只手依然执着笔,指着那道题跟周泽楷讲述着他的想法。他的声音平静,安稳,没有任何异常。

他们用五分钟讨论完了那道题,周泽楷直起身来。这时他看到叶修的脸色有些奇怪,脸颊发红。

周泽楷无法对此视而不见。但是他很好地摆正着自己的位置,他以一位教师的责任感和朋友的友爱,关心了叶修一句:“你怎么了?”

叶修摇摇头,手下利索地收拾起卷子,将他批改完的收拾到一堆,没有看的叠在另外一堆。他的语气不稳,声音开始颤抖:“周老师,我要先走……不,我出去一下。”

这是第二个错误。周泽楷以为他突然发烧了,他没有应对这种事件的经验,但是他绝对不能放任叶修在身体不适的时候自己离开。他本能地抬起手,想去抚摸一下叶修的额头,给他试一试体温。这时候,叶修猛地站起身转过头,周泽楷伸出去的手指便直直地擦过了他的颈侧。

……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爆裂开来,另外一种浓烈的信息素的味道在他身边铺天盖地炸开了。

周泽楷只愣了一秒钟:“你是……”

他的身体比他的语言要快很多,Omega这个词语并没有从他嘴里说出来,周泽楷已经冲到了窗前,把窗户一扇一扇地关上。夕阳已经开始慢慢西沉,光线萧索下去。教室办公室的楼层很高,但是周泽楷依然拉上了窗帘,开了室内的灯。

他有条不紊地做好这一切,回头看了看叶修。叶修还坐在那把椅子上,整个身体搭着椅背,勉力支撑。他的脸埋在手臂里。周泽楷从背包里摸出Alpha专用的抑制剂,和水吞下,然后回到叶修身边来。

刚刚吞下的药还没有起作用,甚至周泽楷已经在怀疑它是否会起作用。每走一步,他都感觉自己的信息素从手腕,颈侧,每一个腺体,甚至身体内部,源源不断地逸出来,暴露到空气中去撕扯叶修的。他无法具体辨识出叶修信息素的味道,他当然接触过Omega,也闻过属于Omega的信息素,但是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让他反应如此强烈。

他发情了。

并且他还知道,叶修现在的情况只会比他更糟。

或许是心理因素,虽然依旧无法控制信息素,但是他的情绪稳定了一些,理性重归上风,他知道正在椅子上艰难地喘息着的那个人是叶修,而并非一个持续散发着诱惑他的气味的Omega。周泽楷定了定神,走回叶修身边,他的手轻轻抚摸上叶修的脊背,用这种温柔平缓的身体接触传递些许安慰过去。

叶修抬起头来,情况比周泽楷想象得其实要好一些。叶修脸上的红色已经消退,变成惨白,他的表情略带痛苦,嘴唇被咬出了好几个牙印。周泽楷不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忍耐,他只听到叶修勉强笑了一声,说:“周老师,你害苦我了。”

tbc


我一定会肉完的!!!!!!!!咆哮!!!!!!!!!!!!!!!!!!

评论(55)
热度(746)

小白糖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