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情事(1)

十五岁离家,辗转过多少潮湿或阴暗的出租屋、简陋或冰冷的床铺,叶修已经记不得了。在他刚刚进入荣耀圈的那几年里,随便在什么地方跟人挤挤挨挨地凑合着睡一宿,一星期,乃至几个月,对他而言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有时是没钱租房子,有时是出外比赛时陶轩的预算不足以每人订上一张床位,有时是朋友走投无路时来找他借住一段时间。叶修性格一向随和,也不拘小节,有个地方能躺下合眼便可,就算整夜耳畔都是起伏的鼾声,或者枕边人温热的鼻息,对于叶修的甜梦也不会产生丝毫妨碍。

然而这种感觉毕竟多年没有过了,叶修困倦地睁开眼睛时,因为那股在他耳畔轻轻吹拂的潮湿的吐息,他竟然茫然了一瞬间,仿佛回到了还需要跟某个穷朋友拼床的年少时光里。但他飞快地找回了现实,因为一件红黑白相间的队服映入了他的眼睛——那是国家队的队服,而穿着它的那个人,叶修也慢慢地认了出来:那是熟睡的孙翔,躺在离他不远的另一张床上,衣服潦草地卷起一点来,睡得一脸沉迷酣畅。

叶修闭上眼。他的眼睛还有点酸涩,更多的是困意:他想了起来。这晚上世邀赛刚刚结束,中国队拿了冠军。记者发布会后他们在酒店简单地庆贺了一下,每个人都稍微喝了点啤酒,量不大,就连他都没有醉。但所有人都太累了,密集的赛程和紧张了足足半个月的精神,让这点小酒都成了催生睡意的良药。叶修的记忆只到他在小会议室的沙发上头一点一点地强睁着眼睛,却什么都看不见了,只听到耳边断断续续的几句话,是喻文州还在有条不紊地安排着大家:“王队你送一下姑娘们……周队,麻烦你把叶修……方锐……”

一阵浓重的酒意混着睡意突然直直地冲上了叶修的脑海,他的眼睛被刺激得胀痛不已,叶修长长地出了口气,他了解自己的身体,知道他还得睡,这种程度的劳累至少还得七八个小时的睡眠才能消除掉。但他瞬间也意识到了,这不是他自己的房间,如果另外那张床上的人是孙翔的话,那么,和自己躺在同一张床上,紧紧地揽着他的腰,嘴唇几乎贴着他的脖子,呼吸平稳地安睡着的人,应该就是,和孙翔分在一间房的周泽楷。

叶修挣扎着动了动,把手搭在圈住自己腰间的手上。他合着眼,一根一根地摸过那个人的手指。手背皮肤柔软莹润,手指修长,指节有微微的突起,摸上去仿佛都能感受到这双手的灵敏和力量。叶修的后背微沉,更安心地向身后的那人怀里靠过去。这双手他很熟悉,不需要回头看就可以知道,它的主人,的确是他的恋人,周泽楷。他们确立关系的时间不算短,对于彼此身体的某些细节已经熟悉到了仅凭抚摸就可以确认的程度;但也不算长,以至于他们之间最亲密的接触,还仅仅只是几个甜蜜而匆忙的吻。

房间里的空调响了两声,旋即送出一股强劲的冷气,身后的胸膛显得越发坚实温暖。叶修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在周泽楷的怀里松弛了下来,因为过度的疲惫,像是被抽去了骨头那样,软在他恋人的怀抱里。这样很好,更有助于恢复,叶修无声而愉快地在意念中笑了笑,正准备继续沉睡过去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被自己轻按着的那只手动了动,手指旋即灵活地交缠住了他的。紧接着,是轻微但清晰地,在他耳边响起的一个声音:

“你醒了。”

周泽楷低声说。他的声音清醒而低沉,没有丝毫的困意。


此前叶修辗转过很多房间,很多床,和记不清楚多少小伙伴或者队友同衾共枕过。然而,真正与他在性的意义上产生过关系的床,只有和周泽楷一起睡过的那些。但叶修也没有想到他们的第一次是会发生在这种场合,这样仓促甚至混乱的情况下。过后他回想起来,大约从第一次开始,他跟周泽楷在更深层面的关系模式,就已经初现端倪了。


tbc

本来打算一发完结的,但是脑力不足了,大概3-4章,这篇不完不写其他的!我发誓!(不一定有效)

评论(26)
热度(508)

小白糖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