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静水流深(完)

“根据这几个原因,我认为这个神枪手选手在过去的几场比赛中,有刻意隐藏自己实力的可能。下一轮比赛中,他应该会在团队赛里出场,因此,除去之前计划好的几个战术方案,我们需要以他为核心,估计出他们可能会使用的团队配置,并且额外准备一些相应的战术。大家有什么想法?”

叶修把手中的激光笔放下,抬了抬屁股,坐到了投影仪旁边的小桌上。他腿本来就长,腰也细,白天从赛场穿回来的衬衫西裤都没来得及换掉,衬衫还扎在腰带里,身条显得格外优美。这个有些猥琐的姿势被他做出来,都带了点活泼的意味。大家仿佛是等他坐稳了,才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口:

“你这想法太大胆了。”王杰希说。

“不如说出格更合适。”张新杰一向严谨,“前几轮比赛里,他在团队赛中仅有三次出场,有一次还是作为替补。如果接受了你的猜想,那么反推回去,就证明H国队不是过分低估了他们前几场对手,就是过分高估了自己的实力,认为核心需要留着当作秘密武器,出现在后面的场次里。”

“从结果来看,他们前几轮的对手实力确实和他们差距很远。”叶修挺坦然。

叶修这话让大伙儿炸了锅,人们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以黄少天气势汹汹的讨伐声最为响亮。叶修敲了敲桌子:“吵什么吵,一个个来!”

“让我说吧。”喻文州的语调平静,把大家燥热的情绪一下子安抚了不少。“你们刚才的争论偏题了,从张副队的话开始就偏了。对于前几轮里对方做出这种安排的用意进行猜测,我认为我们并没有切实的根据,也没有什么必要,重点还是要放在这个神枪手本人身上。多准备几种战术在我看来有利无弊,关键是如果真的发生了叶修所说的情况,我们是否要在团战中把他作为重点防守,或者说重点突破的对象。这个选择,才是真正影响到比赛结果的,也是大家最疑惑的问题。那么,我的看法是,”喻文州划开手机屏幕,调出他这两天收集来的资料:“这位选手只有十八岁。他出道只有一年,能找到的关于他的比赛视频并不多,之前你没有提到过,因此我并没有刻意研究,就我看过的他的比赛,虽然胜率很高,但表现中规中矩,从技术层面来说比不上周队。经验上,我认为他还没有丰富到面对未知的对手去隐藏实力的程度,他这个年纪,更没有节省体力的必要。”

叶修抱着手臂静静听着,喻文州讲到最后,他只是点了点头。喻文州的担心情有可原,这涉及到团战中最终的战术选择,这个决定在场上,是他这个队长兼指挥做出来的,所以他必然是最上心的一个。叶修的目光越过坐得七零八落的众人的肩膀,径直投向了坐在角落里、一直沉默着的那个人。

为了投影效果更清晰,小会议室里灯光略为昏暗,在角落处更是堆积成暧昧的一团,坐在那里的人,因为久久没有出声,仿佛都要隐没在那片暗淡的区域里。但——当然不是这样。那双清澈而黑白分明的眼睛,始终安静地追逐着叶修。远远地,他凝视着叶修的眼睛,讲话中不断开合的嘴唇,他看得很用心,那种视线是带了热度和力度的,仿佛已经刺透了叶修的衬衫,直直地打进他的身体里面。

叶修一直沐浴在这样的目光里,却视若无睹般专注于自己的讲解,直到他抬起头,像是忽然想起他一样地看了过去。叶修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他嘴角慢慢地扬起了一个轻微的弧度。他看了周泽楷几秒钟,开口问道:“你怎么看?”

他这句话没有带名字,很多人第一反应是愣了一下,然后开始互相张望。

“……很厉害。”周泽楷说。

听到声音,大伙儿略带诧异地回头。就算已经习惯了在闪光灯下的生活,被许多同道中人同时以这样的视线注视,周泽楷还是露出了一个略微有些羞涩的表情,语气却是肯定的:“……不比我差。”

喻文州轻轻皱眉,周泽楷的结论,意味着他刚才对这个神枪手的判断出现了很明显的失误。他倒是不会有面子上的不愉快,他更想知道的是自己的错误在什么地方。但还没等他开口,叶修就带着一种轻快的语气说:“你们这些大神本职都不是神枪手,这个问题上小周更有发言权。有很多在你们看来不算是最优选择、甚至处理失误的地方,很可能那就是最优选择,或者是他刻意为之的。如果我的分析你们觉得不权威的话,”叶修朝着周泽楷示意,“小周,你来举例。”

周泽楷没有推脱,只是皱起眉头看着投影幕布,说:“三分五十秒。”

叶修回身拿起鼠标,晃晃,只一下就拖动到了周泽楷所说的位置。不善言辞,但涉及比赛的交流并没有任何问题,大家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周泽楷从神枪手角度出发的,简单而要点明确的解读吸引了过去。

这一天的讨论会以一种折衷的方案结束了。战术还是要准备,到时候是否使用,还是由团队赛出战的选手,主要是喻文州来决定。中国队的讨论一贯没什么分歧,都是被叶修虐大的人,再有想法也懂得实力说话的道理,更何况周泽楷的意见,虽然少但是弥足珍贵,可靠程度就像他这个人在赛场上的表现。反而是散场的时候,叶修有意无意地叮嘱了喻文州一句:“文州。”

喻文州已经快要走到门口了,听到声音意外地回头:“什么事?”

叶修正蹲在桌子后面收拾笔记本电源线,声音有点飘:“我建议你不要太依靠对选手本人现实情况的推测,来判断他们在场上的表现。”

喻文州笑道:“怎么讲?”

叶修把线理好,站起身来。他一边把笔记本往包里塞,一边头也不抬地说:“比如你身边那个。”

喻文州转过头,周泽楷静静地站在门边,对他笑了笑。

 

所谓大神,并不仅仅是操作意识头脑顶尖就必然会达到的高度。很多时候,常人看来无法理解的许多几近神奇的行为,在他们而言不过是最基本的素质。比如对时间和距离的敏感,比如仅仅是看了一遍视频就能够精确地记住转折点和最生死攸关的瞬间,周泽楷如此,叶修也是如此,任何细小而微妙的情况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但这种接近于奇迹的天赋,因为过度损耗精力,往往只被用在最重要的场合里,或者……最在意的人身上。

晚上比赛结束之后就马不停蹄地开讨论会,大部队现在早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会议室是在酒店一层,这酒店住的另外一支队伍在小组赛中已经提前出局,打道回府了,不会再有冲突,中国队就直接租到了总决赛结束的那天。

在投影仪前面待久了,脸上仿佛罩了一层辐射般不舒服,叶修就着洗手间水龙头里的水洗了几把脸,抬起头看了看镜子。血丝,黑眼圈,叶修从不在意自己的外表,但他也知道经常熬夜研究对手,已经让自己的精神几近透支。幸好方锐睡得特别死,不然作为室友的他也会成为受害者——叶修不自觉地一笑,在这种几乎已经要固化成物质的疲惫中他依然能清晰地辨认出那是周泽楷的脚步声,他正在一步步地走过来,他甚至能够根据他的步伐估算出还有几步他将推开大门,一如在荣耀的赛场上,他能够根据一枪穿云制造出的响动判断出他在自己几个身位格之外。

叶修抽了张纸巾,将湿漉漉的脸埋进去。他合上眼睛,努力缓解着眼眶周围的酸涩感。洗手间的门被无声地推开了,脚步声停在他身边,一个结实而温暖的怀抱用力拥抱住了他的身体。

“我的笔记本呢?”叶修说。

“前台。”周泽楷回答他,同时小心地叼住了叶修的衣领。

开会时他看着叶修的领口就有些不顺眼了,和平时一样,对于叶修的一切细节他总是很敏感。在叶修开始分析比赛视频之前周泽楷就有了结论,他的领子歪了,露出了一边锁骨的一点边缘。他想替他弄得整齐些,这样的叶修会看起来更整洁,更好看,或者干脆把它脱掉,让那白皙秀美的脖颈和精致的肩膀整个裸露出来,然后被他用嘴唇和牙齿细致地爱抚,耐心地品尝……周泽楷的选择做得很快,他做出决定时总是很果断的。

叼住叶修衣领的牙齿微微向后拉扯,然后他侧过头,舌尖探入被松脱一点的叶修的领口,从颈侧一直搔弄到耳根。叶修很明显地颤抖了一下,周泽楷的手臂圈得更紧,让他不至于站立不稳或者是挣扎开。他咬住叶修的耳垂,舌尖挑动着那块柔软的小肉,用牙齿一点一点地磨过去。

这里是叶修身体暴露在外的部分,最敏感的那一点。

周泽楷非常清楚他目标的要害在哪里。

叶修大腿发软。他找到周泽楷的手,手指扣进他的指缝,死死地缠住他的手指,周泽楷的手非常有力,把他稳稳托住了。

耳鬓厮磨间叶修的身体翻转了过来,他抱住年轻后辈的肩膀,两双柔软的嘴唇重叠在一起。周泽楷英气挺拔的鼻梁反复磨蹭着他,他们的呼吸紧紧贴合,周泽楷的舌头缠住叶修的,把它邀请进自己的口腔。他的唇齿甜蜜又灼热,几乎把叶修的舌尖融化了。

周泽楷咬了叶修的舌头一口,用自己的额头警告似的轻轻磕了一下叶修:“闭眼。”

接吻间叶修偶尔会分出心思看一眼门口的事情被发觉,叶修保持着抱住他的姿势,左手安抚般轻拍一下他的肩膀,声音很低:“小周,随时会有人进来。咱们适可而……”

他的话被周泽楷贴上来的嘴唇打断了。圈住叶修的左手紧了紧,更加用力地抱着他,然后叶修眼前一黑,周泽楷的右手抬起来,覆上了他的眼睛。

周泽楷懒于在语言上和叶修争辩,他的行动最有效。

视线被剥夺,全部感觉只剩下周泽楷给予他的那些。鼻尖是清新微甜的周泽楷特有的味道,齿间是对方滚烫又热情的舌头。他温暖的胸膛紧贴着叶修的胸膛,腿顶进叶修的双腿间,紧贴住叶修大腿的内侧慢慢地摩擦着。叶修闭上眼睛,在越来越浓重的疲倦和周泽楷赋予他的强烈的愉悦中彻底放松了几秒钟,几乎是沉溺在了这个吻里。但周泽楷没有让它持续太久,他轻喘着,灼热的呼吸送进叶修的嘴唇里,声音很低,不过足够叶修听见了:“叶修。”

“我想……要你。”


周泽楷的欲望其实并不过分,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做过。

在苏黎世的房间安排是抽签决定的,但叶修的那一间是特意调的,因为叶修作为领队,经常需要熬夜工作,这群人里面只有方锐睡眠质量最好,给他个枕头就能睡着。而在国内的时候,周泽楷跟叶修也是聚少离多,即使集训的时候他们也只在一起睡过两夜,这两夜的素材,周泽楷已经记不清楚翻来覆去地用过多少次了。

即使刨除情欲不论,他也很想叶修……很奇怪地,事实上这段日子里叶修几乎天天都和他在一起——以及另外的十几个人。每一天他们都过得紧张而愉快,同时非常充实,这种充实让他偶尔会忘记对叶修的某些渴望,但更多的时候,当叶修像一位称职的领队和前辈那样,温和而一视同仁地对待着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的时候,周泽楷就会格外想念那个身为他的恋人的叶修,只属于他的叶修。

他想念叶修的身体,想念他柔软的嘴唇和尝起来味道微甜的舌头,想念他在自己手掌的抚摸下微微颤抖的脊背和大腿,想念他用着各种语调——饱含爱意的,调皮的,戏谑的,含着笑的,痛楚而满载情欲的……叫出他的名字,他想念叶修看他的眼神,叶修漂亮的眼睛弯起来,注视着他,仿佛全世界只剩他一个人,或者他就是他的全世界——那种不需任何言语的注解就能够被周泽楷读懂的眼神。他想念进入到叶修的最深处,被叶修紧紧包裹住的滋味,想念那时候叶修的表情,只在他面前会流露出来的那种表情,欢愉到接近罪恶的,脆弱到快要崩溃的……和作为领队与前辈而属于所有人的叶修相处,固然是一种日常性的快乐,但越是这样,周泽楷就越不满足。他知道叶修是他的,但这是个无法宣告的秘密,他暗自享受着这种悄然的优越感的同时,也在被不能独占并宣誓所有权的痛苦切割着。

没错,他们的关系还是个秘密。这当然不是污点,只是当事人都觉得还没有公之于众的必要。周泽楷其实也不是很在乎他们何时会公开——至少也要等到他自己也退役之后,但偶尔他会很无奈,当几近疲惫到虚脱地从赛场上下来的时候,叶修能够给他的,只有身为领队的一个鼓励性的拥抱。

——这段日子,叶修实在是太忙了。他们甚至没有单独在一起吃饭的时间,叶修的三餐都是伴随着跟包括他在内的几个队长关于战术或者选手的讨论,如果他刻意要留给大家安静吃饭的机会的话,那么他的餐盘旁边,一定会放着一个播放比赛视频的平板。


也许是这晚的胜利影响了叶修的情绪,也许是他自己也同样强烈地渴望着周泽楷,叶修没有思考很久,他啄了一下周泽楷的嘴唇:“不方便,咱俩没有房间。”他顿了顿,轻声说道,“……我用嘴帮你。”

周泽楷并没有同意,润滑剂是开会之前出去买的,就在他的口袋中。但这不妨碍他以暂时同意的态度把叶修半推半抱地弄到了一旁的小隔间里。


点我


Fin

周队生快!

早知道要去不老歌,那么小心翼翼地用词是为了什么……

评论(41)
热度(557)

小白糖

幼小可怜又无助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