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韩叶]夕阳红(完)

正常情况下,一个小团体里总会有一个以上的麦霸,对于霸图好男儿来说更是这样。他们大多数是Q市本地人,喜欢大碗喝啤酒,大口吃海鲜,一个个骁勇善战,能歌善武,就连来自西南边陲的比如说张佳乐这种忧伤明媚的小伙,来了Q市之后都学习到了不少这里的优良风气,整整一晚都唱得天花乱坠如痴如迷,一边唱的时候还一边推叶修,间奏里就着麦克风的扩音驱赶他:“去去去,别在我身边抽烟,讨厌!”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烟,起身转头对着张佳乐一喷:“毒云陷阱!”然后在张佳乐站起来打他之前就迅速溜走了。张佳乐在追打逃寇和继续深情演绎歌曲之间纠结了下,就飞快选择了后者,只是对着叶修看都不看的比了个中指。叶修叼着烟走到点歌台旁边,张新杰正在选歌,旁边坐着韩文清,拿着个杯子,他能喝但是尽量少喝,里面橘色的液体其实是冰红茶。韩文清看着叶修大大咧咧的坐在张新杰身边,屁股挤了挤,硬是把张新杰挤到挨着沙发背,张新杰也不介意,推了推眼镜:“你要点歌?”

“不急不急。”叶修笑呵呵的说,“你先点。”

张新杰笑笑:“你先,还没听过叶神唱歌呢。”

这晚上主要是小年轻们的专场,说得更准确点,是包子vs宋奇英的主场,兴欣麦霸代表对抗霸图麦霸代表,从调子的准确程度来说后者要更胜一筹,从音量上来说当然是前者……叶修倒是玩得很投入,一直在微微笑着听,不抽烟的时候就做做手操。他和韩文清坐得很远,韩文清时不时看他一眼,经常发现叶修就在烟灰缸里弹着烟灰,白皙的手指在昏暗的KTV包间内都很明显,轻盈的一跳一跳,叶修也很敏锐,韩文清看他看得时间长一点他就会看过来,对着韩文清扬扬下巴示意,或者是点点头。但他一直没唱,就连韩文清都唱了两首,叶修只是在韩文清唱完一首后大声叫好,然后稀稀拉拉的鼓几下掌。这个时候就能看出韩文清的威风来,他唱完别人都不敢鼓掌的,得在叶修的带领之下,他鼓开了,才像是有了延迟一样,大家开始摇沙锤,拍手,喝几声采。平心而论,韩文清唱得是真不错,尤其是在包子的衬托下,声线低沉有力,低音区特别饱满,还带了点正常情况下不会表现出来的深情。人的艺术天赋和长相什么的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叶修一边抽烟一边想。

张新杰起身,很礼貌的跟叶修交代一句:“你先点,点完往前插就行,我们都想听呢。”叶修这时候背对着韩文清,专注的看操作屏幕,也就没看见张新杰说完这句话之后,目光通透的跟韩文清交换了个眼神,没什么表情,搭档几年了,这是一种会心的默契。然后他转身,坐到张佳乐身边空出来的那个位置上去了。

叶修也没客气,几下就搞明白操作,把自己点的歌插到了最前面。他掐了烟,清了清嗓子,拿起空着的那支麦克风,在歌曲切换的短暂安静间隙里开始发言:“注意了注意了!大家都听我说!”

叶修本身就是焦点体质,尤其是在霸图人面前,全场的目光小箭头一样刷刷的射向他,叶修很满意:“接下来,请大家欣赏由老韩深情演唱的歌曲,献给我们霸图全队,大家鼓掌!”

这首歌的前奏已经响起来,看到歌名的人早就笑翻了,就连霸图的人也是,又想笑又想生气,换了别人可能早就翻脸了,但这货是叶修,他做这种事情简直再正常不过,也就是附和着前锋张佳乐怒骂他几句不要脸而已。叶修说完就把麦克风往韩文清手里塞,无视韩文清全身散发的黑气:“快点老韩,要不我给您举着?”

韩文清冷冷的看了叶修一眼,左手一把把麦克风抓过来。他居然还真的开始唱了,《夕阳红》,他们刚出生的那个年代的金曲,但流传度太广,就连他们都能朗朗上口,连歌词都不用看。韩文清也没看歌词,他一边唱一边盯着叶修的脸,兴欣的人早就笑翻在沙发里,连霸图的几个小孩都捂着脸,怕被队长看见自己在笑。叶修也不惧,笑眯眯的看着韩文清,然后脸色一变,因为韩文清一边唱着,一边伸出了右臂,圈住了他的脖子。

所有人都惊呆了。韩文清为人一向威严持重,别说这种动作,就连给人的身体接触都很少,他的眼神就能杀人,根本动用不到肢体。这时候韩文清已经唱完,“……夕阳是未了的情,”这句,然后把麦克风递到被他手臂圈住、不断挣扎的叶修嘴边。叶修宁死不屈的别过头,韩文清竟然笑了笑,这笑容看得所有人心里一凛,感受到无限的杀气,然后大家就眼睁睁的看着他把麦克风挪了挪,紧贴着叶修的嘴。KTV档次不低,麦克风上裹了一次性的海棉套,倒是不脏,但没人见过这么狼狈的叶修,像只被制住脖子的猫,大伙儿甚至都能从韩文清的身上感觉到不断散发出来的那种由衷的愉悦。叶修一边挣扎,反而被韩文清按得更紧,一边用麦克风呼救:“兴欣战友在哪里!你们就这么看着你们老大被欺负!”

陈果早就笑裂了,就连苏沐橙唐柔都津津有味的看着事态发展,包子握紧拳头,眼神里闪着星星,给叶修助威:“老大加油!干翻他!”竟然是完全不打算上前帮忙的姿态。张佳乐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指着叶修:“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其他人也都忍着笑,掏手机的掏手机,摇沙锤的摇沙锤,张新杰最冷静,他早就占据了最佳拍摄位置,把手机调成视频模式开始录像。叶修实在是干不过韩文清了,再这么被别下去他得憋死,于是态度软化,一边偏着头,眼神求和一般的看着韩文清,一边快速扫了下歌词唱了句,“化作一片夕阳红……”他还处于应激状态,调子都是歪的,韩文清满意的点了点头,语气却仍然非常严厉:“跑调了,下一节再跑,你就再给我唱一遍。”

这时候已经进入间奏,悠扬的旋律中叶修双手扒住韩文清的手臂,咳咳的咳着跟他商量:“老韩你放开我行不,你这么着我没法不跑调。”

韩文清圈他圈得更紧了些:“别装了!这是你自己的事。”十年对手,他太懂叶修了,连真咳假咳都能分出来。叶修无奈,只能安分守己的看着大屏幕,蔫头耷脑的跟着字幕唱了起来:“最美不过夕阳红……”但是唱了两句他突然得意了,这是献给霸图的歌,他不好意思个什么劲儿,反而越唱底气越足,唱到“夕阳是迟到的爱”这句时,还就着韩文清别着他的姿势扭过头来,笑嘻嘻的看了韩文清一眼。韩文清依旧是黑着脸目光凌厉的看着他,一点也没被挑衅到。

 

唱完歌之后,大家三三两两的回了酒店,Q市的全明星周末,韩文清是东道主,再怎么严肃慑人,他也真是好客,半夜十二点了仍然带了叶修,两个人在Q市沿海的小路上散步,看着夜景。这晚上有点小风,韩文清走到一半回过头来,站在上风的地方给叶修挡着,拉了拉叶修羽绒服的拉链,又摸了摸他羽绒服的厚薄,问叶修:“冷么?”

叶修快速的咬了几下牙给他看:“冻得牙咯咯响!”

韩文清也没好气:“谁让你不穿厚点?”他上前,一把抱住叶修,抱得很紧。他身上那件羽绒服比较厚,暖乎乎的圈住了叶修的身体,又给叶修挡着风,他身形比叶修高大结实,给叶修遮得很严实,手臂也是有力的,不容拒绝的,比刚才在KTV里圈得还紧。叶修静静的被韩文清抱着,听着他说:“Q市虽然在北方,但靠海,冬天冷的时候不多,比H市要舒服很多。”韩文清说完就沉默了一会儿,叶修没等到下文,笑道:“所以呢?老韩你这是打算邀请我来Q市定居么?”

韩文清没再说话,他低下头吻住了叶修的嘴,舌头伸进去,用力的撬开叶修的牙齿,裹住他的舌头扫荡。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却激烈热情得像是一对深爱了十年的恋人,这个吻甚至对叶修来说都没有太过意外,他只是被韩文清亲着,啃咬着,然后他在韩文清的怀抱里伸出手,也圈紧了他。他的舌头迎合着韩文清的动作,跟他一起,交叠舌尖,摩擦嘴唇……他们亲吻得深情而甜蜜,这个吻来得太迟,却因为酝酿了太久太久,而有着超越一切的芳香和醇厚,就像是晚开的花,和陈年的酒。


Fin


最后一句出自这首歌,感觉真的好韩叶啊,笑翻,贴一下

说下,今天有可能调调作息,明天断更一次

评论(37)
热度(489)

小白糖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