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周叶]迟暮的花(完)

*@屿光 @pluto 大人点文,下一次点文等我平掉一个坑后开。没有纯用小周视角写,对不起!

*短篇,不要太在意细节>w<


(1)

训练室里面灯火通明,冷气开得很足,可三界六道手心里都是汗。

几个小时之前他还乐颠颠的跑来这里一趟,对着经理和选手们夸下海口,说这次要给战队弄个大妖怪,让大家先考虑好用哪个账号来接收。

现在他捏着用公会几百号角色的命养出的怪被君莫笑吞了的消息,张张嘴都觉得是在打自己脸。

幸好经理早去睡了,队长和副队又都是好脾气的人,虽然丢脸,但也没什么可怕的后果就是了——毕竟君莫笑这种阴险狡诈的角色,就算是队长亲自在那里守着都不一定防得了他。

江副队正看着电脑屏幕在笑,和坐在他旁边的周队说着什么。他听到门的响声转过头来,看到三界六道脸上的表情,脸色突然也变了:“是我们的?”

太好了,直接省去认错过程。三界六道沉痛的点头:“君莫笑这家伙,太过分了!”

“他把我们的人都杀了,然后抢了怪?”江波涛一脸不可思议。

“……不是。那个水藻怪太厉害,把看守的人也吞了。”关键时刻,三界六道还是帮手下的人擦了擦屁股。“等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把怪都清光了。”

江波涛点点头。“我觉得叶神也不会这么贱格。咱们损失大吗?还能再养成一次么?”

不,他会!三界六道在心里流着泪呐喊。只是他还不至于推卸责任到要去栽赃的地步。“不好养了,本来收益就慢,角色的经验值也都掉得差不多了。目前看来,只能让公会的人去留意别家的养成。”

“哦。”刚把这种行为定义为贱格的江波涛很自然的同意了。“好的,那辛苦了,我们这边也努努力。别太晚休息啊。”

周泽楷突然站起来,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周泽楷走到三界六道面前,表情很平静:“他抢了什么?”

“水……水藻怪。”三界六道反而有点口吃。周队很少主动和他说话,一般都只是礼貌性的笑笑。现在这个反应,真有点像暴风雨的前奏。

周泽楷点了点头,转身对江波涛说:“我去打电话。”

然后出门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难道周泽楷真要去让叶修给他吐出来?


(2)

叶修正安排着大伙去哪个点偷哪家的养成的时候,值夜班的小网管从门口探出了头:“叶哥,有人电话找。”

“粉丝?不接,正忙呢。”叶修头也不抬。

“他说他是要债的。”小网管一脸好奇。大家的眼神唰一下聚集在他身上。包子跃跃欲试:“老大,你欠人钱?要我帮你解决么?”

这个点不会有记者,也应该不会有粉丝打来了。也不会是黄少天,因为君莫笑的私聊窗口里这货还在愤怒的刷着屏。叶修思忖片刻,暂时下了线,让大伙继续各自手头的事情,跟着小网管下楼。

叶修拿起话筒,喂了一声。过了几秒,那边才传来一个声音。“叶修?”

叶修一下就听出来对方是谁,然后就乐了。他脑子转得多快,瞬间明白这个电话的前因后果,说:“你们会长跟你说啦?不好意思啊小周,把你的夜宵吃了。”

“也不怪我啊,”叶修摸摸自己的嘴,好像有什么美味还停留在那里。“连个看的人都没有,我还以为是野怪。要是知道是你刷分用的,怎么也得给你留一点。”

“好吃吗?”电话那头的人根本没理这茬。

叶修一时没接话。

“我也想吃。”周泽楷接着说。


(3)

时间大概是三年,或者更久之前。

记不清是一次常规赛还是友谊赛之后了,嘉世的人先走了,叶修有点累,窝在沙发里看轮回的记者会直播,抽了一根烟,又抽了一根。

然后门被推开了,刚把他的几个队友解决掉的那个神枪手走进来,轻轻的把门锁上。

神枪手走到他身边坐下。“你在等我。”他语气肯定。

叶修点点烟灰,看着对方。这个人一出道就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他长得非常好看,技术特别华丽,就是有点——大家说,小周就是有点害羞了,不爱说话。不过大家又说,这不是大问题,在海报上足够帅气就可以。

只有叶修知道这个人根本就不是那种真正羞涩腼腆的性格。

真正羞涩的后辈不会用那种炽热得像是要把他的骨头都烧成灰末的眼神看他。

叶修不自然的笑笑,说:“想多了吧?刚用力过度,有点低血糖,抽两根烟缓缓。”

叶修把烟屁股丢在烟灰缸里,进入好前辈的模式。“小周,打得不错啊。技术上越来越精湛了,就是团队还欠磨合……”

周泽楷根本没在听。他闷头翻包,包里是个糖袋子,体贴的周妈妈给他装的。S市本地产的糖果,周泽楷从小到大的最爱。他剥开一颗,塞到还在说着既没有意义又不符合气氛的话的叶修嘴里。

“好点了?”周泽楷期待的看着他。

叶修苦笑,哪有这么快啊。但是他还是点了头。

“好吃吗?”周泽楷继续问。

叶修继续点头。

“我也想吃。”周泽楷说。

但这次没容叶修点头,他就亲了上去。

从对方舌尖上劫掠回来的糖确实特别甜。甜到清洁卫生的阿姨开始咚咚咚敲门,周泽楷才放开压着叶修的手。

他们没事人一样的开门出去,叶修还做贼心虚似的跟阿姨解释一句:“讨论比赛,忘记时间了。”

阿姨根本没鸟他。

他们出了场馆,观看比赛的人早就散尽。夜空晴朗,晚风混着草木的香气,轻轻抚摸他们的头发。他们默默的走了一段路,叶修说:“桔子味的,确实挺好。”

那个是荔枝味,周泽楷想。

“小周喜欢吃甜食?嘉世附近有家甜品店,他家双皮奶不错,下次来比赛我带你去。”叶修说。

周泽楷站住脚步,叶修不解其意,也就停下了。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周泽楷眼中映着路灯橘黄色的光芒,还有对方的样子。他的轮廓被灯光勾勒,眼神显得非常温柔。

周泽楷郑重其事的说:“好。”


从他对这位前辈明示暗示那么多次都被忽略,到这晚上对方终于给了他一个确定的答复。周泽楷只是去做,去争取,他不清楚对方的态度变化到底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叶修也不会去告诉他。

所以在他们交往一段时间之后,当对方突然的宣布退役,然后怎样都联系不上的时候,周泽楷也仍然不清楚,为什么他会什么都不说的就离开,是否自己从此就再也找不到他,就像甜味融化于舌尖,然后被封存于记忆,但是那粒糖,却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4)

周泽楷站起身,离开座椅。江波涛看着他:“怎么?”

“洗手间。”周泽楷简单的说。江波涛哦了一声,没有在意。

周泽楷没有去洗手间。他在长长的光线阴暗的选手专用通道找了个长椅坐下来,把脸埋在手里。

龙抬头。

是他。

周泽楷心中翻涌着,直到一个温暖的东西贴住他的脸颊。他仰起头。

“周队?”那人微微笑着。“咖啡,来一罐吗?”

周泽楷沉默的接过咖啡,把拉环拧开,喝了一口。温热的丝滑的液体,掠过舌头,滑过干涩的说不出一句话的喉咙,流进食道。

那人在他身边坐下来,自顾自喝着手中的饮料,说:“他回来了。”

周泽楷没有接话。

“真奇怪啊,本来以为你会高兴的。他回来了,你才有希望吧。”那人说。

周泽楷蹙起眉头。“你怎么知道。”

“喜欢他的人,又不是只有你一个。”那人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他要回来,连他练的什么账号,用的什么职业都知道。”那人微微偏过头,看了他一眼。“只是我没想到,原来他什么都没告诉你。”

周泽楷直起身,用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看着他。

那人不由得笑了一下:“哦,对了,你问我怎么知道的。知道他回来之后,我也暗示过他考虑考虑我,但是他说他有男朋友了。”

“我问他是谁,他说还能是谁,长得最好看的那个呗。”

“不过,对我而言,这也不算什么坏事。现在想想,也许和他相处,适当的距离,平淡的远观,对我来说才是最适合的方式。”

那人笑笑,站起身来。

“至少,现在我不用失魂落魄的坐在这里,像一只被丢掉的猫一样。”

他的手腕在空中轻轻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叮一声,喝空了的咖啡罐被准确的投入对面的垃圾桶里。

“不过,还是祝你好运。”那人说着,转身离开。


刚喝下去的咖啡在胃里燃烧,要消化掉那人的话,还需要一段时间。等到脚步声终于消失在通道的尽头时,周泽楷有点茫然的站起身。

他有点想哭,有点想冲到他的恋人面前质问他许许多多的问题,但是他问不出来,不要说问不出来,现在对方在哪里,自己都不知道。那个表演了一个奇迹的普通观众已经悄然离去,就连神通广大的媒体都挖掘不出他的任何蛛丝马迹。


(5)

在另外一个通道里,叶修脚下已经积了三四颗烟屁股。

十几分钟之前,他拉住经过这个通道的一个女工作人员,说:“妹子,你是工作人员?能不能帮我去选手席叫一下周泽楷。我有事找他。”

女孩警惕的上上下下打量他一遍:“你谁?怎么走到工作人员通道这里的?”

叶修很坦然:“我是他朋友……被他带到这附近的,迷路啦,需要他带我出去。”

“那你打他手机啊。”妹子毫不上钩。

叶修苦笑着拍兜:“你看我有手机吗?手机也放在座位上了。在他那里。”

女孩又仔细观察了叶修一通,看他不像是携带了什么武器的样子,就说:“你等等噢。”

她也很聪明,想着先询问一下周泽楷是不是有这么个人就行了。如果周泽楷说不认识,那这人铁定就是什么危险分子,也一定要叫保安把他抓起来。

但是当她走到选手的座位区附近,才发现贴着周泽楷名字的座位是空的。

女孩特别聪明,一想就知道那个看上去就很不靠谱的家伙一定是除了自己之外还拜托了其他的工作人员,然后周泽楷已经出去接应了。

选手席能坐外人吗?不对啊,没有留空位啊。女孩一边疑惑,一边回自己工作岗位去了。这个事情之后一定要和领导汇报一下。不过,如果是周男神带进来的,会不会对他影响不太好呀?


叶修又抽完了一根烟,说着等等噢的女孩没有回来,周泽楷也没有出现。

他没有很多时间停留了,沐橙应该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他又犹豫了一下,再次望向通道的光明的一端。

没有人。

叶修转身向出口走去。


(6)

这个时间网吧刷夜的人已经不多,值夜班的小妹在投入的看着国产雷剧,小网管把叶修带下来之后就缩回自己的小床上睡觉去了,没有人注意到叶修的表情,但他还是像是掩饰一样的向里面转了转身,用背对着外面。

“挺好吃的,你要尝尝吗?”叶修轻声说。“可惜嘉世的场馆已经没了,甜品店也倒闭了。”

没有很沉浸于这种人是物非的伤感之中,叶修很快的接着说,“不过我现在急着回去抢怪刷排名,小周你也是吧。你再等等,等我拿了冠军之后请你吃顿好的,天南海北随便你挑。”

周泽楷一时无法接受叶修这种跳跃性的思维,他呆呆的回了个“哦”。

叶修如释重负的挂了电话,三步两步的往楼上赶,推开门之后发现大家的表情都很严肃,叶修没说话,走去一个人身后看,大伙儿正在聚精会神的打着某家倒霉公会的BOSS。

叶修镇定的回到座位上:“你们先打着,我马上上线。”


(7)

B市的夏天有着完全不输给南方的湿热熏蒸,因此白天集训完了的选手们吃完晚饭一般都窝回宿舍看书睡觉打游戏,没人想出去逛。

但是栽种在宿舍外面花园里的植物却依然茂盛的生长着,紫藤攀援过白色的游廊,密密叠叠的垂下深紫色花穗。野茉莉丛丛堆积在小路的两侧,黄昏时绽开娇艳的花朵,并在凋谢后捧出一颗颗小地雷般的籽粒。有些熟了,只要用手轻轻抚触,就会顺着指尖,调皮的滑落到地上。

这天傍晚,天气终于撑不住,下了一场雨。

有两个人被困在花园一隅,他们坐在走廊的石栏上,听着雨不断打在头顶密实的紫藤花苞上的声音。有时候吹起一阵风,挟着雨丝打在他们身上,凉快得很。

谁都不想出去。

“三元梅园,看到很多。”周泽楷说。

“还惦记这事呢?”叶修笑道。“那个我和沐橙去吃过,不好吃,要不让大眼带咱们找家好的吧?”

周泽楷不高兴了:“不带他。”

“你说不带就不带。”叶修哄他。“到了苏黎世我们再出去找。”

周泽楷勉强同意。

他们又沉默了一会儿。

叶修说:“对不起啊,小周。”

“刚退役那会儿,什么都没想,就想先把账号练起来。后来元旦去全明星的时候联系不上你,回来翻记录,才看到你的留言。”

“想着过了这么久,都有自己要忙的事情,不如先放放,结果一放就放了这么长时间。”

叶修揉揉周泽楷的头。“你也是傻,就没想过我变心了怎么办?你就一直等下去?”

如果结局是好的,有很多事情都可以不必再追究。

叶修不会追究周泽楷为什么没有来赴他的约,而周泽楷也不会追究为什么叶修在离开和回来的这么久的时间里,都没有给他们当初的关系一个解释。

他只是去做,去争取,再往后,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去等待。

他不需要叶修和他解释自己的心路历程,就像他也不会和叶修解释,在周泽楷的世界里,在他沉默而安全的保护起来的灵魂中,狭窄得只能容下一个人的身影。他把叶修放了进来,就再也不会把他丢出去。

一生,对于普通人来说太久了,久得很少人能够负担起决定的重量。但对于周泽楷而言,他一生只会爱上这样一个人,而他也知道他的爱会持续终生,甚至死亡也不能将它停止。这无关决定,无关承诺,这是事实。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你不会变心。”

他知道叶修也是这样。

叶修笑了起来,说:“这么肯定啊?我自己都不知道。”

顿了顿,他又说:“不过为了不给自己反悔的机会,还是先送你个东西吧。”

他很自然的拉过周泽楷的手,在兜里随意的摸了一会儿,掏出一个戒指,套在周泽楷的无名指上。

冠军戒指一般都做得比较粗,方便大家调整,不过其实也没几个人真正戴着。叶修手里这个就比周泽楷的手指要粗一点,简直是挂在上面。

“我已经退役了,这个绝版了哦,可不要弄丢,弄丢就没得补了。”

周泽楷收回手,不动声色的在指头上捏了捏,调整着它的弧度,说:“还有三个呢?”

叶修失笑:“你还怕我拿去给别人?忘记丢在哪里了,等我回头问问沐橙,看她收着没。”

“我的也给你。”周泽楷说。

“不用了,用世邀赛的来换就行啊,那个金子成分应该足些。这个好像是铜的。”叶修说。


雨渐渐停了。天气重新变得闷热起来,是以雨后的空气虽然良好,但没有几个职业选手想要出来透透气。否则,他们说不定就会在散步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在依然滴落着稀疏的雨珠的紫藤花架下,有两个熟悉的身影正在缠绵的亲吻。他们亲吻得是那么深情,仿佛是夏夜的雨后,两朵心瓣静静的发芽抽枝,绽开花朵,然后结出的最甜蜜的果实。


Fin


…………

题目出自何其芳“在你眼睛里我找到了童年的梦,如在秋天的园子里找到了迟暮的花”

评论(25)
热度(445)

小白糖

幼小可怜又无助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