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糖

[双叶年下]瞒天过海(59)

前文列表


(59)


叶修洗完澡出来,叶秋已经吃完了晚饭,把外卖袋子弄整齐,餐盒收回去,正在书桌面前,对着笔记本忙碌着什么。察觉叶修出来,叶秋眼皮都没抬:“你先忙,我这边有些事要处理。”

“公司的事?”叶修点了支烟,走到床的一侧坐下。他没带换洗衣服,于是穿了酒店的浴袍。搁从前他不会,顶多就是拿衣服遮一下下面,或者直接光溜溜地钻被窝,就算在叶秋面前裸奔他也不觉得怎么样。

那件事并非只对叶秋有影响。

这种“避嫌”,几乎是不动声色的。他相信叶秋的纯良,或者不管他纯不纯良,他都可以试着去宽容;但有些细节再像从前一样,显然就已经不太妥当。叶修只希望叶秋别注意到他这点小心思,否则不利于他们关系的修复。

叶秋看起来确实没有注意到,他一直盯着电脑,表情专注而严肃,目光认真得仿佛怎样的破绽和疏漏都无所遁形。他回答得有些漫不经心:“嗯,有几个重要文件要签,我在查对条款。”

叶修不再说话。换了他在这个位置上,只会希望对方立刻收声,让他专心把手里的重要事情解决完。

他默默地吸着烟,试图在心里计算按照今天确定下来的装备属性,下赛季需要作出怎样的调整,但是他的心思一直若有若无地被那边的叶秋弄出的响动牵动,没办法好好地集中精力。

叶秋敲打键盘的声音很好听,节奏和缓,但有力度,仅仅只是听着,就能够感受到当事人心中的镇定和自信。

叶修留意过自己打荣耀时敲击键盘的声音,他清楚,如果一个人找到节奏,心里有底气,那种状态是可以从声音里听出来的。

叶秋偶尔会按动几下鼠标,很轻快,然后是一段时间的沉默,像在静静地思考。听久了,叶修就能察觉到,如果不出现敲击键盘的状况,那么叶秋操作鼠标的间隔就是大体一致的。

叶秋一直保持着很好的集中力。就连呼吸都平稳。

上一次和处于工作状态的叶秋待在一起,还是四年前他准备出国时,夏休期来找自己玩的那一次,那时候嘉世刚刚取得三冠,外界看起来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一晃眼,他已经毕业,留学,工作,仿佛人生中许多件重要的事就这么轻飘飘地完成了,而他们依然停留在当初那个夏天里。

叶修想,也许是这家熟悉的酒店给他的错觉吧,四年前的夏天还在,一模一样的酒店房间还在,自己也和当初一样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叶秋长大了。

他也不需要像当初一样捧着一堆试卷在那里做,他已经完成了需要经过它们的引荐才能前往的某个旅程,回到了出发地,并且顺利迈入了人生的下一个阶段。

叶修漫无目标地想着。

目睹最亲密的人的剧烈变化总会让人有些欣慰和慨叹交叠的滋味,相比之下,他的生活平静而一如往常,四年几乎是由许许多多个同样的一天构成。

但这也正是他所追求的。如果可以,叶修甚至愿意他的全部人生都由这无数个同样的一天构成,但那显然也只是一种奢望。

叶修正胡思乱想着,就听到叶秋那边传来一句话:“好了。”

叶修“嗯”了一声:“你现在在老爸那里上班?”

“不,暂时还不准备去。”叶秋一边说着,一边合起电脑,装到公文包里。“我管老爸借了一笔钱,和留学时认识的几个哥们开了家投资公司。有兴趣入股吗?”

“有兴趣,”叶修觉得支持叶秋的买卖义不容辞,他在床上翻了个滚儿,对着叶秋,在心里迅速整理一下自己的存款,“我现在有不到五万块,凑凑差不多五万。能拿多少股权?”

叶秋笑笑:“自己留着当零花吧。”

“口气倒不小,看不上是吗?”叶修说,“老爸给了你多少?”

叶秋说了个数字,叶修倒吸一口凉气:“老爸这么有钱?他别是干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吧?”

“可以想象你对老爸的事业了解得有多少。”叶秋说,“但是你这么穷,我倒是挺意外的。这几年电竞现在是一个热门项目,我们已经考察过一轮了。你这绝对不是正常选手的收入水平,就连最底层的那些都跟你不是一个量级。怎么回事?”

“这几年战队成绩不太好,分到的奖金不够。”叶修说。

“你们的收入来源有很多,那只是很小的一笔。光是薪水都不止这个数,你又不像是有什么烧钱的爱好。还是买房了?H市还是B市?”叶秋走过来,在叶修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他的坐姿很随意,但是力度没有松懈,整个人的肢体语言依然是精干而沉稳的。

叶修突然发现,叶秋之所以给他变化很大的感觉,是因为他说话时,很少再像以前一样用关心或者征求意见的语气,更像是以他的气场压迫着自己不得不做出回应。他的表态不再主要以叶修为中心,而像是为了更明确、更实在的目的。

但叶修喜欢他成长的这种方向,这样的叶秋显然要更加直接、可靠、一针见血,交流起来更有效率。

叶修摇头:“没有,我没必要买房,又不是没地方住。我一直就是这个收入水平,当时跟俱乐部签了十年的约,合同一直没变过。俱乐部那边想变,但是我拒绝了。”

叶秋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叶修,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他才说:“说说你这几年的状况吧,我想听。”

叶修拒绝得很快:“我这边真没什么可说的,该说的刚才也说完了。战队成绩不太好,但是我还行,收入一直不是问题,比赛也打得挺开心。现在状态也很好,估计还能再打几年。我环境很单纯,你走时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

叶秋望着他的眼睛,他的目光很深:“哥哥,你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过得不好。你这句话不可能是在说成绩。到底怎么回事?”

叶秋是变得犀利了,但是这种犀利也偶尔会让叶修很不爽。他其实已经不太愿意和叶秋聊这个话题了,最需要聊的时候叶秋不在他身边,现在那一阵已经过去了,就连难受劲儿叶修自己都消化得差不多,不想再度提起。比起自己,叶修更想知道的是叶秋这几年的状况,他才应该是这个晚上的中心。

但是,叶秋一眼便看破问题所在的能力,和这追问之下透露出来的对叶修的关心,依然让叶修感觉心里暖了一下。叶修思考片刻:“跟俱乐部关系不太好,导致战队这边也人心不和,影响了成绩。就是这么简单的事。不跟你仔细说,也是因为状况复杂,外人很难解决,平白给你增加烦恼。聊聊你吧,叶秋,这些年我很想你。”

叶修就那么自然地说出了那句话,及至说出后他才意识到这几个字到底承载了多少分量。

他曾经多么刻意地控制着自己对叶秋的心情,一开始是尽量不去想念他,后来即使想念也不会去联系他,努力隔绝着他们之间的一切信息流通,甚至宁可装作彼此暂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花费了这么大代价去维护的那个目标,却伴随着他们的重逢,就这么飘散、消失,连再次提及的意义都没有,就连随口而出的一句话都可以轻易地彻底地否定它。

但是不会有人责备对方。他跟叶秋,都不会再去追问彼此是否严格地遵守了这个只会给他们带来伤害和痛苦的约定。

叶秋维持得沉静理智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破裂,但是他立刻控制住,只是眼神里终究透露出来了一点点难过和不舍,仿佛这些年里他曾沉默承受过的漫漫孤单终于、第一次被他心爱的哥哥看见了一般。

叶秋似乎是忍了一下,才说:“我也很想你,叶修。”

我岂止是很想你,叶修。

如果用来形容我这几年的真实生活的话,这几个字简直太轻浮了。

叶秋心里想着,然而他迅速恢复了平稳的表象:“我的事不着急,今晚慢慢和你说。先把你的问题处理完。你刚才说你状态很好,是真的,还是用来安慰我的?”

“这个问题你哥向来都实事求是。”叶修说。

“因为这是你最引以为豪的地方?”叶秋问。

“因为这是我还留在这里继续打下去的原因。”叶修回答。

叶秋怔了一下,点点头:“明白。你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状况,而且也没有人会比你更专业。那么,现在的条件是,你作为职业选手状态很好,但是你跟俱乐部关系又不太好,也影响了战队和成绩。就我所知,你还是和之前一样,一直没有公开露面过,明面上的商业价值不够多。俱乐部想要变更合同,但是你又拒绝了。你的收入少得可怜,但是你也觉得足够花。这些,我说得都对吧?”

“对。”叶修点头。

“所以问题出在你的商业价值上?”叶秋说。

“这是其中一方面。”既然跟叶秋聊开了,叶修也就索性说了,“还有一些是对队伍的管理和经营思路。我跟俱乐部老板认识很久了,从这个游戏刚出来不久就认识,也算是多年的哥们。签约时跟他说过不能公开露面的事情,那时候很怕被家里抓回去,万一真的被抓回去了,哪怕是再跑出来,也很有可能被老爸动用关系搅黄。这个具体内情我没跟他说,只是跟他说有苦衷。他当时很理解,同意了。”

“他应该是没想到之后会发展到这种程度。他也是玩游戏的?”叶秋问。

“他那时候是网吧老板,也玩,还建了个公会,但水平一般,没办法打职业。不过他这些年很少玩了,成功转型为商人。”

“正常。所以他后来后悔了,想要修改合同,但是你不肯,因为你还在顾忌父亲这边的压力。”叶秋说。

“不光是压力,也有我自己的因素。就像那次你问我为什么不出来一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觉得没必要。等职业联赛开始有点水花之后,我们之间已经因为这件事闹过一些矛盾,但都被成绩压了下去。那时候就是这样,既然能拿到冠军,这些矛盾也都可以暂时忽略不计了。”叶修说。

叶秋想了一会儿:“其实按照我自己的观点,我会友情支持他一下。我也认为你不出面有点可惜,站在一个投资人的角度来看,当然更是这样。但是,实话实说,如果你公开露面,需要承担的风险是很可能再也打不了比赛,这件事老爸做得出来,而且概率很大。你刚说还有管理和经营思路方面的问题,又是怎么回事?”

“我是来打比赛的,所以我的一切想法都是为了比赛。但是,或许他也有他的职业道德吧,”叶修笑了一下,“对他而言,更重要的是怎样把战队的商业价值最大化。不仅仅是在包装选手方面,他也跟我谈过牺牲一些比赛成绩、换取更高可看性之类的考虑,都被我拒绝了。这些说起来轻巧,但如果我这边妥协,那战队的情况很可能和今天完全不一样,路子就走歪了。但这样也有个后果,就是我跟他的分歧越来越大。这是经营方向上的问题。至于管理上的问题就更简单,一言蔽之,战队里的人更听他的话。”

“你没有养几个自己人?”叶秋问。

“这是战队,老兄。”叶修顿了顿,又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这个问题无解,薪水不是我发的。”

“你当初没有参股?”叶秋说,“那你们俱乐部是老板自己的产业?”

“对,账号卡也被他买断了。虽然名义上是战队元老,本质上还是打工仔,这点我还是清楚的,对我来说不是问题。”

“那么他有什么资格对你做合同之外的要求?”叶秋下了定论,“你不是他的合伙人,你们之间更接近一种雇佣关系。他可以提出修改合同,如果你拒绝的话,也可以和你解除合约并给你补偿。他不和你解约,又在战队里安插自己人,让你难受,是想用这种方式逼你就范?”

“没这么复杂,就是想让我走人。”

“那他为什么不直接跟你解约?你薪水这么低,解约对他来说损失不会太大。”

“因为他不敢。”叶修平静地说。

叶秋想了想,也明白了,笑道:“我估计他恨不得能跟你签个竞业禁止协议吧。我明白了,老板跟你过不去,又不放你走,你的队友们也不配合你,所以成绩打不出来。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叶修点头。

叶秋站起身,走到叶修身边,坐在床上,扳过他的肩膀抱了抱他,又很快放开:“抱一下你,是因为接下来要说句冒犯你的话:老哥,你现在就像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我必须严肃地指出,在你这个比喻里,他们其实是一头的。”叶修抗议。

叶秋笑着,想了会儿:“那你为什么不走?他给你设置了很高的门槛?解约金?还是其他的障碍?”

“都没有。我没有动过这个心思,”叶修摇摇头,“这个战队是我看着它一点点成长起来的,虽然队友几乎全换了个遍,但也都是我慢慢带大的。我是队长,战队出了问题,不想着把它解决掉,只想着一走了之去找更顺利的环境,这种事我做不出来。”

叶秋露出了一个有些感动的表情:“哥哥,如果你来给我打工的话,我一定会给你股权的。你这种品质,现在社会上很少见了。”

“别装得跟个身经百战的成功人士一样行么,说穿了,你现在不也就是个刚刚创业的大学生吗?”叶修表示鄙视。

“不是大学生,是两个学位的硕士。”叶秋纠正他。

“我指的是国内学历。”叶修坚持。

叶秋不跟他计较:“那你解决得怎么样了?等等,让我猜一下。我不看好。得罪了大BOSS,怎么努力都没用,除非换个环境。越努力,越挫败。”

叶修深深地叹了口气:“挺好的,正在心态平稳地准备后事。”

叶秋盯着叶修的脸看了一会儿,直到他确定叶修没有什么不正常的情绪,才说:“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叶修虽然并没有跟叶秋抱怨的想法,但是叶秋追问并且好奇,他也就零零散散地说了。叶秋回应的态度让他很喜欢,没有多少家人的义愤,相对公正一点,理智的评价和追问远大于情绪的发泄,又或者他把对自己的偏袒藏在这种理智里,为了达到更好的安慰效果。

无论哪一种,叶秋的心意他都接受了。

甚至叶修宁可叶秋多吐槽一下他,或者给他一个截然不同的视角。最近他心态一直很好,和叶秋聊了这些,他也觉得心如止水,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

反而是叶秋这句毫无杀伤力的话刺痛了他,叶修一时没说话。叶秋察觉到了他的异常,安抚似的拍拍他的手臂,又把手收回去。

叶修回过神来:“还好,我给自己留了个很长的缓冲期,三年。等结束之后,我也到正常退役的年龄了。我现在这个岁数放在圈里都算高龄,同龄人退得差不多了,只是我自己知道没问题而已。”

叶秋沉吟:“哥哥,其实按照我自己的意愿,你退役对我来说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我的公司需要脑子清楚又有能力的人来帮忙,老爸那边,要接手他的位置,也少不了伤筋动骨一番,比较困难而且漫长,会有很大的变动。这两个地方,我都非常需要你。但是我知道你志不在此,你不可能甘心的,对吧?”

叶修没回答他。

叶秋接着说:“其实我也挺想财大气粗地甩笔钱出来,现在过得不如意是吧,来,我给你买块地,盖楼,盖体育馆,我给你建个战队。但是现在不行,我手里的钱不是自己的,我得对把它给我的人负责。所以这种想法,等我挣到属于我的钱之后再正式跟你建议。那现在只能就你这种情况来讨论。我的建议是,如果你还想好好打,还想有点建树,你就应该放下身为队长的责任心,去一个真正为了打比赛的地方。”

他阻止了叶修,继续说下去:“这种念头,你自己不好意思想,我替你想。第一,你们老板在战队里安了自己的人,他们就可以为了跟你过不去,不去好好完成打比赛这个任务,说明他们已经没有最基本的职业道德。这不是能力问题,是烂在根上,你救不了。第二,身为老板,他应该比你这个队长更在意成绩才对,而他能以成绩为代价,纵容自己人跟你闹不和,说明他脑子根本分不清主次,因小失大。你一个脑子清楚的人,在一个脑子这么糊涂的人手下做事,不会有好结果。第三,你的同事是这样,你的老板是这样,而你们整体一个俱乐部的价值观显然都跟你不一样,你在这样一个不以打好比赛为追求的环境里,永远完不成你打好比赛的目标。”

“哥哥,任何选择,都是取舍,都必须舍弃一些你不愿意放手的东西,哪怕它确实对你非常重要。”叶秋说完这句话,突然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下去,“我对此有深刻的感受。”

他意味深长地跟叶修对视一眼:“但是等到你真的下定决心了,放弃了,就会发现那是一条非常明亮宽广的出路。你会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早做出这个选择。现在就是这样,你不愿意放弃队长的责任感,你总觉得你要拯救这个队伍,你同时还想打好比赛,还想替它安排好未来,怎么可能呢?你在试图把根本冲突的几个条件凑在一起,什么都想要。这样的结果就是,你什么都得不到。别犹豫了,你必须二选一,哥哥。去找一个能让你专心打比赛的地方。如果老板给你阻力的话,我来帮你。”


叶修对叶秋的建议并不是非常赞同。

他承认叶秋说的有一部分在理,但是也不少偏颇之处。

叶秋所接触的,只是他只言片语里体现出来的嘉世的某些现状,那并不代表全部嘉世,也不代表它一定就是所有事实。他和嘉世也并非叶秋所理解的纯粹的员工和合约关系,不,不是那么简单的。叶秋不像他一样跟嘉世一起成长了七年,他没有对嘉世付出过任何心血,所以谈及离开和抛弃,都像是纸上谈兵一般轻巧。

可是,叶修确信自己听懂了叶秋的暗示。

他在暗示,他已经舍弃了曾经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那件事——自己。他暗示叶修他已经释怀,并且发现了人生的光明和开阔,发现了更高的追求和价值。

这不得不说是一件让叶修非常开心的事。他只觉得有一块在心里悬了三年的巨石终于落地,那种踏实和安稳的感觉让叶修一时间无比欣慰。

他甚至欣慰到不再准备反驳叶秋。他有自己的坚持,他感谢叶秋基于自己角度给出的足够睿智的建议,但具体怎么做,他还是会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叶修决定结束这个话题,已经在他身上浪费太多时间了:“谢了,老弟。我会考虑。我这边就这么简单的事情,跟我说说你这几年怎么样吧,我很想知道。”


让叶修意外的是,他看到叶秋露出了一个有些奇怪的笑容。

他似乎还从没有见过叶秋露出这么奇怪的笑容,杂糅了无数种诸如讽刺,自嘲,辛酸,诡异,失落,绝望……之类情绪的复杂的笑容。

那笑容只闪现了一瞬,旋即逝去。

叶秋抱起手臂,目光朝向斜上方,思考了片刻,然后他的视线重新回到叶修脸上来。

他的神情已经和刚才谈话时那个沉稳而积极的青年完全不同,带着一种微妙的近似于自我厌弃的冷淡感。叶秋轻轻地皱着眉,表情漫不经心:“那我跟你说实话吧,哥。”

“我没有拿到学位。一个都没拿到。”

“我没有跟爸爸借钱,当然,我会以这个借口和他借。我没有跟朋友一起开公司,不过只要借到钱了,公司开起来是很容易的。”

“刚刚告诉你的一切,基本上都是谎言。但是我想,如果连你都能骗过去的话,老爸那里应付起来也不成问题。”

“你没有发现什么破绽吧,叶修?”


tbc

评论(97)
热度(729)

小白糖

小白兔兽性大发

© 小白糖 | Powered by LOFTER